黑泽清日本各种大奖《救赎》电影剧本下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19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水沿着地板流到明子的脚底下。

明子一时被水吸引住 ,但是片刻后 ,她

把目光移向间宫。

间宫坐在椅子里 ,低垂着头。

一行泪水从他眼里淌出 ……

间宫 :不要看我。

明子急忙看着自己的脚下。

间宫 :现在轮到你谈谈你自己了。

明子 :我 ? ……谈我的什么事 ?

间宫 :你为什么当了医生 ?

明子 :为什么 ? ……

间宫 :你只是一个女人 ,为什么当医生 ?

明子 :只是一个女人(倏地抬起头来) ?

间宫站在她的眼前。

间宫温柔地按着明子的头 ,让她朝下

看。

明子的眼睛很自然地闭上了。

间宫(一直按着明子的头) :只是一个女

人 ……人们没有经常这么说你吗 ? ……有

吧 ? 想一想 ……好好想一想当时的心情。

明子(怒气上冲) :只是一个女人 ……

间宫 :女人是一种比男人低级的生物。

不是吗 ?

明子(闭着眼睛 ,越来越生气) : ……

间宫 :看吧 ,你想起来了 ,一定是在学生

时代。你在大学实习时解剖过尸体吧 ? 第

一次看到尸体 ……想一想 ……那是一个男

人吧 ? 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你拿着解

剖刀切割了男人的尸体。怎么样 ? 感到很

轻松吧 ? 对不对 ? 仔细想想 ……你原来想

当外科医生 ,可是 ,你犹豫了。结果你成了

内科医生 ……不对 ……其实你最希望的是

切割男人。

明子(脸上开始浮现出一丝笑容) : ……

间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玻璃杯拿在

了手里 ,把杯子里的水猛然泼向明子的脸。

明子 (一惊睁开了眼) : 哎呀 ,什么事 ?

我怎么了 ? ……

401 潮见町医院・走廊

间宫沿着走廊走去。

411 潮见町医院・诊室

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 ,明子继续

工作着。

她忽然看到挂在墙壁上的白色书写板

上 ,涂写着一个 X。

明子注视着 ,过了一会 ,她站起来把它

擦掉。

421 填筑地的派出所

全景。

巡逻车和救护车停在那里。

警官们匆匆忙忙地工作着。

高部的身影也在其中。

年轻警官田村的尸体被抬出来。

431 警视厅的审讯室

大井田坐在桌前。

高部和佐久间站在对面 ,警官木村站在

后面。

高部 :你用手枪朝着他头部开枪 ,仅这

一点不是足够了吗 ? 难道还有其他理由 ,促

使你要用刀进一步伤害一个死去的人 ?

大井田 :是的 , ……因为我恨那家伙。

高部 :为什么 ?

大井田 :很多原因。那家伙到我这个派

出所来有三年了 ,我一直忍着。也许是已经

忍无可忍了吧。

高部 :恨到想杀他的程度 ?

大井田 :是的 ……刑警先生 ,你没有杀

过人吧 ? 当你从心底里恨一个人的时候 ,就

会是那样。

高部 :那么 ,等于说 ,因为愤怒而一时冲

动犯下的事喽 ?

大井田 :不是 , ……我很冷静。

高部 :这未免太奇怪了。

大井田 : ……是的 ,的确是很奇怪 (笑了一下) 。

佐久间(插话) :打扰一下行吗 ? 我是精

神科的佐久间。大井田先生 ,你记不记得看

到过闪光的物体 ? (一边说着 ,一边拿出笔

式电筒 ,并点亮) 比方说这种东西。

大井田 :咦 ? ……没有。

佐久间 (一边使电筒忽亮忽灭 , 一边

问) :案发前见过什么特别的人吗 ?

大井田(注视着电筒) :没有。

高部 (一直盯着大井田 , 观察他的反

应) : ……

佐久间 :真的吗 ? 你好好想想看。

大井田(将视线从电筒上移开) : ……我

说 ,您能不能不要那样用电筒晃我 ?

佐久间关掉电筒。

高部 :佐久间 ,继续问。

佐久间(犹豫) : ……

高部 :别管他 ,继续问。

高部扳住大井田的脸 ,硬让他冲着电筒

的方向。

佐久间再次闪亮电筒。

高部 :大井田先生 ,你见过谁吧 ? 肯定

见过。别讨厌这个光 ,看着它。

大井田 :我没见过任何人。

高部 :不 ,你见过。他是谁 ? 叫什么名

字 ?

大井田 :我没见过 !

佐久间 :喂 ,高部 ,到此为止吧。

高部(不顾劝阻) :大井田先生 ,你应该

见过和这个一样的光。当时有谁在场 ? 有

人命令你吧 ? 是谁 ?

大井田 :也许有人在场 ……有人 ……

高部 :是谁在那里 ?

大井田 :我不知道。

高部 :你不会不知道。他是谁 ? 把姓名

告诉我。

大井田 :姓名 ?

高部 :没错 ,姓名。他的名字叫什么 ?

大井田 :他没有名字。

佐久间 (关掉电筒) :今天就到此为止

吧。

大井田 (长叹一口气) :对不起 ,我口渴

了。

高部示意站在房间角落里的警官。

警官给大井田端来一杯茶。

大井田津津有味地呷了一口茶。

高部 :果真是催眠暗示吗 ?

佐久间 :这些证据不足以证明。

高部 :可是 ,他的反应不正常吧 ?

佐久间 :正常不正常由我来判断。不要

随意伤害别人的心。

高部 :佐久间 ,这不是辅导 ,是审问。你

别搞错了。

佐久间(有些生气) : ……

这时 ,大井田若无其事地站起来。

高部和佐久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大井田拿着玻璃杯 ,朝站在房间角落里

的警官走去。

警官拉好架式防备。

高部 :不要动 !

警官 :可是他 ……

高部 :没关系 ,你站在那儿不要动。

警官小心翼翼地站着。

大井田走到警官跟前 ,把玻璃杯放到架

子上 ,无事可做地呆了一会儿。

片刻后 ,大井田的手缓缓抬起来。

高部和佐久间注视着 ……

大井田的手保持着握刀的姿势 ,从警官

的脖子到胸前 ,画了一个 X 形。

大井田做完动作后 ,好像什么事情也没

有发生似的 ,往玻璃杯里倒满了茶水。

佐久间 :大井田先生 ……大井田先生 !

大井田 :啊 ?

佐久间 :你刚才做了什么 ?17 大井田 :刚才 ? 什么也没做呀。

大井田的手又比划了一个小 X ―――

佐久间 :你的手在比划什么 ?

大井田 :是这个吗 ? ……什么呢 ? ……

我看没什么特别意义。

佐久间 : 告诉我 ,你刚才都做了些什

么 ……

大井田 : ……我只不过想起了那个家伙

的事 ……仅此而已 ,没别的 ……

441 公园

卡车停在公园门前

车门开着 ,从车内的收音机里传出音乐

声。

副驾驶的座位上放着一顶帽子。

驾驶员拿着两罐果汁饮料走来。

驾驶员(看了一眼空着的副驾驶座位) :

哎 ? (环视四周) 喂 ,山本 ……山本 ……(看

看手表) 跑哪儿去了。

他四下寻找。

摄影机摇向全景 ,有一座厕所。

数位行人从摄影机前走过。

一位女职员走来 ,进入女厕所。

摄影机也缓缓地跟进厕所内。

摄影机跟进男厕所。

厕所里满地是血。一名年轻男子躺在

地上 ,明子蹲在他的身旁。

年轻男子的脖子上有一个被割成 X 形

状的刀口。

而且 ,明子正在用手术刀剥离年轻男子

脖子上的肉和皮。

年轻男子脸上的皮被揭起来 ,头盖骨的

下半部分露了出来。

刚才那位驾驶员忽然走进来。

驾驶员“: !”

他被吓得跑了出去。

明子(看着驾驶员) :你走错了 ……这里

是 ……你真的走错了 ……

明子再次看着地上。

满地的血。

年轻男子的脸 ……变成了半骷髅的形状。

明子 :怎么回事 ? ……我怎么会做出这

种事来 ? ……

她渐渐失去理智。

451 警视厅门前

高部从门里跑出来 ,坐进警车的副驾驶

席。

高部 :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呀。

警车开动。

461 疾驰的警车内

木村 :高部刑警。

高部 :你在做什么 ? 快来 ! 在中央公园

的厕所里又发生命案了。

木村 :可是 ,现在获知在江东区的潮见

町医院有一个可疑的人。

高部 :哎 ?

木村 :据说是三天前由大井田带去的。

471 道路

警车掉转车头往回开。

481 潮见町医院・全景

警车到达。

木村等候在那里。

491 潮见町医院・门口大厅

高部、木村及数名警官并排走着。

高部 :是记忆障碍 ?

木村 :嗯 ,好像是。

高部 :人在哪里 ?

木村 :不在病房里。

高部 :逃跑了 ?

木村 :不 ,据说人没有出去。

501 潮见町医院・各处

高部在医院里各个地方来回寻找。

哪里都不见间宫的身影。

警官朝高部跑来 ,报告情况。

高部和警官走下楼梯。

另一位警官站在地下仓库前 ,手指着

门。

高部向警官们下达指示后 ,独自一人朝

门里走去。

昏暗的地下仓库。

高部走进来。

摆着各种各样的物品。

高部一边环视四周 ,一边走着。

拐了一个弯。

一片黑暗。

突然望见前方闪现出烟头儿的火光。

高部 :有人在那里吧 ?

没有回答。

高部 :我是警察 ,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间宫的声音 :刑警吗 ?

高部 :你出来 ,到这边来。

间宫 :哪边 ?

高部 :这边。

间宫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高部 :你要是不过来 ,那么我就过去喽。

高部冒冒失失地走过去。

只见架子的一端放着一支香烟。不见

间宫的身影。

高部 :你在哪里 ? 快出来 !

间宫 :你是谁 ?

高部 :警察。

间宫 :谁 ?

高部 :我是警察。

间宫 :你听得懂我在问你什么吗 ?

高部 :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间宫 :我想听你谈谈你的事情。

高部(确实有些火冒三丈) :是我在问

你 ,好好回答我 !

间宫 :你是谁 ?

高部 :你在哪里 ?

间宫 :我在问你是谁。

高部 :我是搜查一科的高部 ! 你别再耍

花招了 !

高部毫无顾忌地朝里走。

他碰到了什么东西 ,摔倒在地上。

高部呻吟着 ,过了一会儿。

这时 ,门开了 ,木村和数名警官进来。

高部爬起来。

在门口处 ,看得见间宫已经被警官们保

护起来的身影。

木村朝高部这里跑过来。

木村 :那个男子已经保护起来 ……高部

先生 ,不要紧吧 ?

高部(生气地) :嗯。

511 警视厅・审讯室

间宫孤零零地坐在桌前。

高部和木村在单面可视玻璃后面 ,通过

麦克风与里面的间宫交谈。

木村(通过麦克风) :姓名 ?

间宫 :忘记了。

木村 :住址、年龄、职业 ……

间宫 :不知道。

木村(在预审记录的一栏里写上“不明”

二字) : ……你什么时候住进那家医院的 ?

间宫 :哪里 ?

木村 :潮见町医院。

间宫 :什么 ?

木村 :潮见町医院。你在这家医院接受

过宫岛明子医生的诊断吧 ?

间宫 :哪里 ?

木村 :嗯 ……这样可不行。

高部站起身来。

木村 :哦 ,佐久间先生交代过 ,不要和他

直接说话 ……

高部不顾一切地朝里走去。

高部坐到间宫面前 ,把照片摆放在桌子

上。

是明子、大井田、花冈等人的照片。

高部 :你见过这些人吧 ?

19   间宫(看着) :不记得了。

高部 :嗯 ……那么这个人呢 ?

说着又放上一张照片 ……是间宫本人

的照片。

间宫(看着) :我不认识。

高部 :这个人就是你呀。

间宫把头一扭。

那里有一块单面可视玻璃 ,映照出间宫

的脸庞。

间宫 :很像。

高部 :那我们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这就

是你。没错吧 ?

间宫 (一边看着单面可视玻璃 , 一边

说) :我不认识这个人 ,这就是我吗 ? ……

(无意中看了一眼高部) 嗯 ? 你是谁 ?

高部 :我是刑警。那么 ,这是怎么回事

呢 ?

说着摆上了几张照片 ……是死者的尸

体照。

间宫(看着) : ……是尸体。

高部 :没错。

间宫 :你喜欢这些东西 ?

高部 :不喜欢。

间宫 :不喜欢可为

什么还有这种东西 ?

高部 :因为这是我

的工作。

间宫 :工作 ? 什么

工作 ?

高部 :现在是我在

问你。

间宫 :为什么 ?

高部 :因为你是重

要的参考人。

佐久间来到这里 ,

透过单面可视玻璃窥

视着里面。

间宫 :我 ? 为什么 ?

高部 :在花冈的家里找到了你的指纹。

也就是说 ,不管你记得不记得 ,你的确和花

冈见过面。

间宫 :哦 ,是这么回事呀。你什么都很

清楚嘛 ,刑警先生。

高部 :是的。不过 ,我不知道你脑袋里

装的是什么。

间宫 :脑袋 ? ……(突然用手指戳着高

部的脑袋) 这里吗 ?

高部 :这种态度对你可不利呀。

间宫 :为什么 ?

高部 : 行吗 ? 我让你按着顺序回忆一

下。首先来这里之前 ,你承认自己住过潮见

町医院吧 ?

间宫 :怎么搞的 ? 你干吗这么大声。

高部 :因为你不好好回答。

间宫 :你要干什么 ?

高部 :我要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间宫 :我可以吸烟吗 ?

高部(急躁) :不行 !

这时 ,佐久间进来 ,招呼高部。

高部喘了一口粗气 ,从座位上站起来。

间宫 :刑警先生。

高部 :什么事 ?

间宫 :多告诉我一些你的事情。

高部 :等你说了再告诉你 !

佐久间 :喂 ,高部 ,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说着把高部拽出去。

佐久间 :还是记忆障碍 ,病情发展得相

当严重。和他认真起来 ,连自己也会变得很

怪的。

高部一反常态 ,张皇失措。

佐久间 :喂 ,你怎么了 ? 不要紧吧 ?

高部 :唉 ,说我 ? ……我不要紧。

佐久间(以冷静的目光观察高部) : ……

521 高部的家( 夜)

高部回来 ,显得筋疲力尽。

洗衣机“咕咚咕咚”地响着。高部神情

忧郁。

他到盥洗室里把洗衣机关掉。室内才

安静下来。

屋里好像没有人。高部放心不下地在

家里寻找。

文江不在家里。

高部飞奔出去。

531 高部在寻找文江( 夜)

高部在夜晚的街道上奔跑 ,寻找文江。

住宅街区。

公园。

便利店。

末班电车发车后的车站。

高部心里难以言状的焦虑越发厉害。

人影稀少的郊外住宅区。

偶尔见到几个人 ,不是醉鬼就是无处可

去的年轻人。

街角。一个很像文江的女人的背影。

高部跑过去 ―――

高部 :文江 ……

不过 ,这不是文江 ,是一个浓妆艳抹的

女人。

高部 : ……对不起。

已经寻找得精疲力尽的高部 ,拖着沉重

的脚步 ,朝家走去。

前方有一个女人的身影 ,正是文江。

高部跑上前去。

文江 :亲爱的 ……

文江也是一脸的疲惫。

文江 :去便利店时迷了路。

高部 :是吗 ?

文江 :我想我们需要牙刷。需要吧 ,牙

刷 ? 要是住在旅馆里没有牙刷的话 ,那会很

糟糕的 ,对不对 ? 会很糟糕吧 ?

便利店的袋子里装着几十把牙刷。

高部(提着袋子) :东西我去买就行了 ,

知道了 ?

文江 :你累了 ,不要太勉强 ……我不去

旅行没关系。

高部看着文江。

他紧紧抱住文江 ―――

高部 :我们旅行去 ,一定要去。下个休

息日 ……一定去。

文江尽管很吃惊 ,但还是露出了微笑。

541 警视厅的走廊

高部揪住警官木村。

高部 :把那家伙的衣服和携带物品全部

扣押下来 !

木村 :唉 ? 可他不是嫌疑犯 ,是个参考

人呀 ……

高部 :不管这些。彻底查明那家伙的真

面目。给我彻底查 ! 一定会查出什么来。

551 警视厅・审讯室

木村及其他几名警官七手八脚地把间

宫的上衣、衬衣、鞋子全都扒下来。

高部站在单面可视玻璃后面看着。

他身旁站着刑侦技术员。

21 疤痕 ,其形状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弧形。

高部 :那是什么 ?

刑侦技术员 :是火烫的疤痕 ,受伤不太

久。大概是碰到了什么金属吧。是又圆又

烫的金属。

高部 :是又圆又烫的金属 ……

561 东京郊外・废品回收业中心

熊熊的火焰。

这是一个巨大的旧焚烧炉。

一个圆圆的大炉盖关闭着。

高部和管理人沿着旁边的阶梯爬上去。

收废品的管理人饲养着宠物猴。猴子

“吱吱”地尖叫着。

管理人 :就在这二层。

571 二层・房门前

管理人叩门。

没人应答。

管理人 :好像不在。

高部 :钥匙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

管理人 :好(说着把钥匙递给高部) ……

间宫先生牵扯到什么案件里了吗 ?

高部 :我想看看里面就是为了调查清楚

这件事。

管理人 : 原来如此 ……那么麻烦您了

(说着离去) 。

高部 :喂 ,请等一下。

管理人 :啊 ?

高部 :你最后一次见到间宫先生是什么

时候 ?

管理人 :嗯 ―――(思索着) ……大约半年

前吧。不过我很少来这里。他今年的房租

都已经付了。

581 间宫的房间

高部进来。屋里一片昏暗 ,积满了灰

尘。

高部试着按了一下电灯开关 ,开关已经

失灵。

高部点亮手电筒 ,朝里走去。

并排摆放的一排书。

几乎都是有关心理学的书籍。

桌子上是一摊一摊腐烂的食物。

旁边放着喝剩下的咖啡。

一本书打开着摆在杯子旁边。

高部用手掸去书上的灰尘。

能够看到《催眠术》、梅斯梅尔等文字。

架子上摆着厚厚一摞报告纸。

封面的标题《: 关于动物磁气及其心理

作用的考察》,下面的署名是间宫邦彦。

高部“哗啦哗啦”地翻阅了一下 ,里面全

是心理学的论文。

《催眠状态》几个字映入他的眼帘。

报告纸的下方印有武藏野医科大学的

字样。

高部环视着凌乱的居室 ,走进盥洗室。

洗脸台的池盆里蓄着黑黢黢的水。

上方的镜子被打得粉碎。

高部忽然看了一眼旁边 ,墙壁上很不自

然地挂着一块布。

高部缓缓地伸出手 ,把那块布揭掉。

布的后面是 ……一只宠物猴 ,四肢被钉

在了墙上 ,已成了一具干尸。

猴子的身上有个豁开的 X 形状的伤口。

591 高部驾驶着汽车

高部(用手机通话) :佐久间吗 ? 那家伙

的身份查清了。名字叫间宫邦彦。三年前

是武藏野医科大学精神科的学生。我向教

授打听了一下 ,他好像很少在研究室里露

面 ……哦 ,他和你是同类哟。后来他住进所

泽的废品回收中心 ,在那里打工。肩膀上的

火伤大概是那时候留下来的吧。……行踪

不明已经有半年了 ……他一直在干什么还

不清楚 ……不过 ,佐久间 ,你知道什么是“梅

斯梅尔”吗 ? ……好 ,我知道了 ,回到你那儿

再说。

汽车在信号灯前停下。

高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猴笼。

猴子“吱吱”叫着。

突然高部不安起来。信号灯变了。

高部的车还没有启动。

后面的车鸣响喇叭。

高部这才醒过神来 ,启动汽车。

601 高部的家

高部焦躁不安地冲进家里 ―――

在起居室里悬梁自尽的文江 !

高部大吃一惊 !

高部禁不住捂住眼睛。

不过 ,这只是他的幻觉。

文江拿着洗涤物站在那里。

文江 :怎么了 ?

高部的头脑一片空白 ,呆立着。

611 警视厅的走廊

高部和佐久间发生争执。

佐久间 :他是个病人。所以我把他转到

医院去了。

高部 :谁有权力这么做 ?!

佐久间 :我有权力。

高部 :你想让我远离那个家伙 ?

佐久间 :是的。你再跟他谈下去是很危

险的。

高部 :你竟然自作主张 ……

高部朝大门口走去。

佐久间 :喂 ,你不想听吗 ? 关于催眠魔

梅斯梅尔的事情。

高部 :我直接去问那家伙。

高部大步流星地走出去。

621 精神病医院・全景

古老而富丽堂皇的建筑物。

631 精神病医院・走廊

高部走来。

医生试图阻止 ,但是高部不顾一切地径

直朝里走。

641 精神病医院・特别室前

高部走过来。

木村一个人站在房门前。

木村 :哦 ,高部刑警 ……暂时谢绝会见。

高部 :让开 !

木村 :是。

说着慌忙躲开。

23 651 精神病医院・特别室

高部进来 ,关上房门。

间宫在里屋惬意地休息着。

高部坐到间宫的对面。

间宫 :怎么了 ? 你的手在发抖。

高部(做了一个深呼吸 ,使自己的心情

平静下来) : ……我终于知道了。间宫邦彦 ,

这就是你的名字。

间宫 :嗯 ?

高部 :喂 ,梅斯梅尔是什么人 ?

间宫 :谁 ?

高部 :梅斯梅尔。你在武藏野医科大学

精神科专业就读时 ,研究过梅斯梅尔和催眠

术吧 ?

间宫 :什么 ?

高部 :很遗憾 ,你这一手已经没用了。

无论你记不记得 ,我都要写报告正式逮捕

你 ,以教唆罪起诉你 ,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

间宫 (唐突地) : ……你太太死去的模

样 ,你想像到了吧 ?

高部愕然。

间宫(清晰的口吻) :你太太有病。

高部 :什么 ?

间宫 :你在家里照顾她 ,想必相当辛苦

吧 ?

高部 : ……你听谁说的 ?

间宫 :一个年轻的刑警告诉我的 ……你

不喜欢说你太太的事吗 ?

高部极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不安。

短暂的沉默。

高部(抑制着内心的不安) :啊 ,没关系。

时间还多的很。无论哪条道 ,你都已经逃不

掉了。

间宫 :想逃的是你。

高部 :你惯用的手法我很清楚。

间宫 :要说什么尽管跟我说。你是为了

这个才来的吧 ?

高部 :间宫 ,你对那些犯人施用了催眠

术吧 ?

间宫 :有个疯老婆 ,就是当个刑警也不

光彩呀。

高部 :说什么 !

间宫 :工作和私生活的界限要划清楚 ,

这就是你的做法。

高部 :你和那些犯人是在哪里认识的 ?

怎么对他们进行暗示的 ?!

间宫 :一个作为刑警的你和一个作为丈

夫的你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

高部 :住嘴 !

间宫 :哪一个都不是真正的你吧 ? 真正

的你根本就不存在。你太太也清楚这一点。

高部 (内心难以平静) : 不对 ! 不是这

样 !

间宫 :看着 !

间宫突然掏出打火机 ,打着了火。

高部刻不容缓地夺过打火机 ,把它扔

掉。

高部 :是啊 ,没错。我妻子是我的沉重

包袱。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是一个

刑警。无论什么时候也绝对不能轻易表现

出自己的感情 ,即便在家人面前。我一直接

受这样的教育。其结果就是这样 ,我不了解

她的内心 ,她也不了解我的痛苦。这一切都

是我的责任。这些我都明白。

间宫 :你只有这么做了 ?

高部 :是的。我别无选择。不过 ,你知

道吗 ? 我认为这样就可以了。我还认为人

应该懂得知足。安定而幸福地过着平凡的

一生。……这不是戏言。但是社会却不允

许我这样。

间宫 :哦 ,你是在说社会不好吗 ?

高部 :正是因为有你这种人存在。你这

种罪犯使我的头脑一刻也无法休息。如果

你们不存在的话 ,我也会和妻子相处得很

好。所以我可以原谅我的妻子 ,但是绝对不

原谅你们。

间宫(一声冷笑) :好厉害呀。

高部(冷静地) :我的这番话 ,感到有趣

吗 ?

间宫 :很有趣。

高部 :好 ,那么现在轮到你了。你就给

我好好地说清楚。

间宫 :好厉害呀 ,你。

两人陷入一阵沉默。

高部 : ……怎么了 ? 没有打火机你就说

不出来了吗 ? ……瞧 ―――

说着拾起打火机 ,打着火后 ,放在了桌

子上。

这时 ,不知何故 ,天气突变 ,下起雨来。

雨水打在了间宫背后的玻璃窗上。

雨水从天棚上滴落下来 ,打火机的火苗

顿时熄灭。

高部(不由得看着打火机) : ……

水滴不断地滴落在打火机上 ,桌子上渐

渐出现了一汪水。

间宫 : ……那些水使你快乐 ……感觉舒

服 ……彻底放松 ……你将得到重生 ,就像我

一样 ……

661 精神病医院・特别室前

“咣当”室内传来一声巨响。

木村急忙打开门。

高部精神恍惚地走出来。

屋子里面 ,间宫捂着脸倒在地上。

高部搓着右拳。

木村(一边关上门一边问) :你没事吧 ?

高部 :是你 ?

木村 :什么 ?

高部 :是你跟他说了我的事吗 ?

木村 :唉 ? ……噢 ……不 ,他总是

嗦嗦地问我 ,所以我才 ……

高部猛然殴打木村。

高部又对倒在地上的木村踢了几脚。

医生们从远处跑过来。

671 佐久间任教的大学前・公园

高部在听佐久间讲。

佐久间 : ……梅斯梅尔是 18 世纪奥地

利的一位医生 ,也是第一个研究催眠术的

人。

高部 :噢 ―――

佐久间 :可是 ,当时催眠术还不被医学

界所承认。人们都认为它是骗术、魔术和操

纵人的巫术。

高部 : ……后来呢 ?

佐久间 :有关梅斯梅尔 ,还有许多谜团

没有解开。也有人说他确实一直在研究魔

术和炼金术一类的东西。

高部 :间宫也是这类货色吗 ?

佐久间 (笑笑) :不 ……不可能啊 ,如果

真是如此的话 ,事情反而简单了。那他只不

过就是一个夸大妄想狂了。但是 ,事实并非

如此。他确实存在重度记忆障碍 ,又不是一

个不正常的人。

高部 :是吗 ? ……我知道了。

说罢 ,站起身来。

佐久间 :高部 ,和那个家伙说话太危险

了。说不定会发生意外。不要谈得太深。

高部 :我知道。

高部迈步离去。

681 警视厅・会议室

本部长 (藤原) 及手下数名干部聚集到

会议室来 ,高部的上司站在正面讲述着。

高部站在旁边。

上司 : ……从以上的证据来看 ,毫无疑

问 ,几起案件都与间宫有关。但是 ,间宫毕

竟有重度记忆障碍 (看着诊断书) ,嗯 ……

(向旁边的高部指了一下) 说是这种病叫柯

萨克氏综合病症。总之 ,现实情况是 ,从他

本人口中很难问出确切的情况。所以今天

25 召集大家来 ,想请各位仔细观察一下间宫的

精神状态。

691 警视厅・走廊

间宫在数名警官的押送下走来。

701 警视厅・会议室

间宫进来。

干部们一齐将目光投向间宫。

间宫迈着沉稳的步伐从他们中间穿过。

他坐到高部的旁边。

上司 :高部。

示意高部 ―――

高部:是 ……间宫先生 ,你的姓名、出生年

月日 ,什么都可以 ,把你记得的事情说出来。

间宫 : ……

高部 :怎么样 ? 你记得自己的事情吗 ?

间宫 :不记得 ……

藤原 :间宫先生 ,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处

境吗 ?

间宫(忽然朝着藤原看去) : ……

藤原 :我指的是你所受到的怀疑。

间宫 :你是谁 ?

藤原 : 本部长藤原。怎么样 ? 间宫先

生。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吗 ?

间宫 : ……无聊的家伙。

藤原 :嗯 ?

间宫(问高部) :他是你的上司 ?

高部 :是的。

间宫 :你是怎么和那种无聊的人相处

的 ?

藤原 :间宫先生 ,回答我的问题。

间宫 :你是谁 ?

藤原 :我是本部长藤原。

间宫 :谁 ?

藤原 :喂 ,你在耍我吗 ?

间宫 :你是谁 ?

藤原 :高部 ,这个人是怎么搞的 ?

间宫 :我在问你是谁 ?

藤原 :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

间宫 :你先回答我吧 ? 好好回答我的问

题。听好 ,我要再问你一次 ……本部长藤

原 ……这种事无所谓 ……你到底是谁 ?

藤原 :你 ,想知道我的什么事 ?

间宫 :这你自己去想 !

藤原(哑然 ,无法张口) : ……

干部们纷纷议论起来。

上司 :嗯 ,对不起 ,我想难为大家了 ,不

过 ,这就是记忆障碍。由于一直处于这种状

态 ,所以 ,调查也迟迟没有进展。嗯 ,希望各

位能理解这点 ……

干部们随意交谈着。高部冷眼看着他

们。

间宫 :真差劲。

高部(怀着一种奇妙的共鸣 ,看了一眼

间宫) : ……

间宫 :那些家伙根本一点儿都不了解我

的事 ,还有你的事 ……刑警先生 ,你听得到

我的声音吗 ? 听得到吧 ? ……这就证明你

是一个特别的人。一开始你就知道了吧 ?

我早就知道了。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一

个能够理解我的话语中真正意思的人。

高部用手捂住间宫的嘴 ,竭尽全力将他

打倒在地上。

干部们惊愕地望着高部。

警官们跑过来。

高部 :把他带走 !

警官 :是 !

说罢 ,拽起倒在地上的间宫。

711 警视厅・走廊

间宫被带走。

他一下子转过身来 ,微微一笑。

高部站在会议室门前 ,目送着他。

721 高部的家( 夜)

黑暗中 ,传来洗衣机“咕咚咕咚”的空转

声。

片刻后 ,灯亮了 ,高部进来。

高部先进了盥洗间 ,把洗衣机关掉。

他从盥洗间出来 ,一屁股坐到了厨房的

椅子上。

卧室的门开着一条缝。

高部把餐桌上的盖布揭开。

碟子里放着一片生肉。

高部 : ……

忽然卧室的门开了 ,身着睡衣的文江走

出来。

文江完全无视高部的存在 ,一声不吭地

走向盥洗间。

高部 : ……

洗衣机又转动起来。

文江又走进卧室去。

洗衣机“咕咚咕咚”的声音。

高部焦躁的情绪达到了极限 ……

水池子里放着一把菜刀。

高部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把手伸向菜

刀。

高部轻轻打开了卧室的门。

文江正睡着。

高部凝视着。

高部忽然看到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两个

旅行包。

还有介绍冲绳的小册子 ,外出旅行的准

备工作都已做好。

高部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这些 ……

731 列车的包厢内

高部和文江面对面坐着。旁边放着旅

行包。

文江 :冲绳很暖和吧 ?

高部 : ……

文江 :我要吃好多好多的美味佳肴 ……

你想吃什么 ?

高部 :文江 ,别这样。我们不是去冲绳。

文江 :哦 ……大海一定很美吧 ?

741 综合医院的内院

文江的主治医生 ―――精神科医生和高

部交谈。

护士和文江站在不远的地方。

高部 :工作处理完我一定会来接她。

精神科医生 :我知道了。

给护士使了一个眼色。

护士搀了一下文江 ,把她带往大楼那

边。

文江老老实实地跟着。

高部 (目送着) : ……大夫 ,那么一切都

拜托您了。

高部正要离去。

精神科医生 :喂 ,高部先生。

高部 :哦 ……

精神科医生 :过度工作绝对不是一件好

事。

高部 :知道了 ……

精神科医生 :在我看来 ,你比你夫人更

像是个病人。

高部 : ……

751 洗衣店( 夜)

店员 :是黑色上衣和两件女式毛衣吗 ?

高部 : 嗯 ,我想是的。 ……不过 ,对不

起 ,单据不见了 ……真怪 ,不知弄哪儿去了。

店员 :一星期前送的 ?

高部 :没错儿。

店员 :是高部先生吧 ? 请稍等一下。

说罢走进里间。

高部站在那里无所事事。

店员(出来) :对不起 ,还是没有。

高部 :真怪呀。

店员 :会不会拿到别家店洗的 ?

高部 :不会。

店员 :是不是交给您太太了 ?

高部 :没有。

761 家庭餐馆

27 餐桌上摆着份饭 ,饭渣撒了一桌。

高部坐在桌前发呆。

女侍者(过来) :可以收了吗 ?

高部 :可以。

这时 ,手机响了起来。

高部(拿着手机) :喂喂 ,你好。 ……佐

久间吗 ? 什么事 ? ……不 ,有空啊。……现

在吗 ? ……知道了 ,我马上过去。

771 佐久间居住的公寓・走廊( 夜)

高部走来。

781 佐久间的家( 夜)

佐久间的单身房间。

室内到处摊着书。

高部和佐久间面对面坐着。

佐久间 :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

高部 :什么东西 ?

佐久间把录像带插进录像机里 ,按下播

放键。

佐久间 :催眠疗法的纪录片。是从大学

借来的录像带。

播放的录像画面 ,这是一部很老的布满

划痕的黑白片 ,没有声音 ―――

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个女人。

与女人相对而坐的一个人的手和肩膀

时不时地在镜头前闪现。

佐久间 :日本保存的资料里 ,这部纪录

片大概是最早的了。大约是 19 世纪末拍摄

的。

画面上的女人盯着镜头前那只男人的

手。

佐久间使录像画面定格在静止画面上。

佐久间 :你看的懂吗 ? 我指的是那个男

人的手势 ……你不仔细看就不知道。你没

看到他好像在画 X 形吗 ?

佐久间把录像带往回倒了一点 ,再次播

放这一段。

看上去确实很像。

高部凝视着。

影片很快就播放完了。

高部 :就这些 ?

佐久间 :是啊。

高部 :什么意思 ?

佐久间 :这个女人叫村川铃 ,是歇斯底

里患者 ,留在记录里的只有这些 ……(取出

一份文件) 根据警方的资料 ,1898 年村川铃

因杀害自己的儿子而被捕。当时她所用的

手法 ,好像就是在颈部割了一个 X 形。

高部 : ……

佐久间 :除此之外就不知道了。

高部 :间宫看过这盘录像带吗 ?

佐久间 :怎么说呢 ……即便是医科大学

的学生 ,我想 ,他也很少有机会看到这种东

西 ……而且就算看过 ,仅凭这点恐怕还是无

法解释他的动机。

高部把录像带倒回一点 ,又再次播放。

一个男人的肩膀在镜头前一闪而过。

画面在此静止。

高部 :镜头前的这个男人是谁 ?

佐久间 :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这个男

人不让摄影机拍到自己的理由。当时 ,催眠

疗法还没被承认是一种治疗 ,被认为是妖术

或魔术的一种。这次治疗肯定也是背着明

治政府 ,作为一种秘密仪式进行的。

熊熊燃烧的焚烧炉。

在笼子中“吱吱”叫的宠物猴。

这里是废品回收中心的垃圾处理场。

楼梯处拉上了禁止入内的绳索 ,数名警

官站在那里。

一个如同影子一般从画面中穿过的男

人 ―――是佐久间。

佐久间朝楼上走去。

间宫的房间。

邢侦技术员在取指纹。

佐久间进来。

不知为什么 ,看上去好像谁都没有发觉

佐久间。

佐久间被一本书所吸引 ,将它拿在手

上。

书名 ―――《邪教》。

翻开书页 ,有一项是“催眠术”。

书上登载着一个男人的旧照片 ,影像模

糊 ,看不清楚。

佐久间合上书 ,走向盥洗间。

盥洗间里空荡荡的 ,什么也没有。

突然 ,在森林中那座无人居住的破房子

前。

佐久间伫立在那里。

在脏兮兮的玻璃门里站着一个男人。

其身影朦朦胧胧。

佐久间两腿发软 ,动弹不了。

佐久间不知何时走在了精神病医院的

走廊上。

佐久间好像被什么拽着似的 ,朝远处走

去。

片刻后 ,他到了特别室的门前。

从呆立在那里的木村身旁穿过 (木村好

像根本就没有发觉佐久间) ,进入房间。

精神病院的特别室内没有任何人。

佐久间目不转睛地盯视着。

尽头的墙壁上贴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原来是 ……先前看到的那具猴子的干

尸。

镜头突然摇成全景 ,只见一个男人呆呆

地站在房间的角落里 ―――是高部。

佐久间吓了一跳。

高部快步走过来。

佐久间全身僵住。

高部 :佐久间 ……佐久间 ……佐久间。

(以上镜头的气氛使人无法判断佐久间

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幻中。)

再次返回佐久间的房间。

佐久间(表情憔悴) : ……

高部 :佐久间 ……佐久间。

佐久间 : ……嗯 ?

高部 :我说 ,间宫到底是什么人 ? 把你

的推测说给我听听。

佐久间 : ……传教士。

高部 :传教士 ?

佐久间 :是把仪式推广到世间的 ……

高部(深信不疑地) :哦 ……

佐久间 :不 ,这是我的胡乱猜测。我在

说些什么呀。……你可千万别把我说的当

真啊。……我累了 ……今天就聊到这里吧。

我想得多了一些。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隔壁房间走去。

点亮电灯。

只见墙壁上有一个用粗体墨水笔涂写

的大大的 X。

高部(看着) : ……佐久间 ,这是什么 ?

佐久间 :唉 ? ……哦 ,这个吗 ? ……我

只是参考用的 (慌慌张张地 ,试图用手擦掉

墨水笔的痕迹) ……

高部(怀疑地) :参考什么 ?

佐久间 :哎呀 ……参考什么呢 ? ……我

也不太清楚(苦笑) 。

高部 :你见过间宫了 ?

佐久间 :没有 ……

高部 :你一个人擅自见过他了 ?

佐久间 : ……嘿嘿 ,真奇怪呀 ……我想

不起来了。

791 精神病医院・护士站

数名护士在休息。

突然隐隐约约传来“咚”的一声。

护士们环视四周

片刻后 ,又传来“咚”的一声。

灰尘从天棚上“哗啦哗啦”地落下来。

一名护士吓得捂住耳朵。

又传来“咚”的一声。

29 天棚上的灯微微晃动着。

801 精神病医院・走廊( 夜)

从远处断断续续地传来“咚”“、咚”声。

811 精神病医院・警官的休息室

木村静静地坐着。

从相当近的地方传来“咚咚”的声音。

桌子上的茶杯震得微微滑动。

木村的表情冷静得出奇。

821 精神病医院・特别室门前

听见“咚咚”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831 精神病医院・特别室

间宫抡起椅子朝着暖气管用力砸下去。

他使劲砸着。“咚咚”的声音回荡着。

间宫用常人难以想像的体力不停地抡

起椅子 ,不断地砸着暖气管。

841 精神病医院・走廊( 夜)

“咚咚”的声音回荡着 ,高部从远处走

来。

851 精神病医院・警官的休息室

高部打开门。

“咚咚”的声音戛然而止。

木村倒在地板上。

身上流着血。

高部伫立在那里。

861 疾驶的警车中

驾驶席上和助手席上分别坐着一位警

官。

高部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无线对讲机里的声音 :间宫没有朝 ××

方向逃窜。他在 ××改变了逃窜路线 ……

这时 ,助手席上的刑警携带的手机响起

来。

刑警 (接听电话) :是 ……是 ,请稍等一

下。(对高部说) 高部先生 , ××警署来的电

话。

高部(接听电话) :是 ……(冷静地) 哦 ,

是吗 ? ……好 ,我马上过去 ……

871 佐久间居住的公寓・走廊

高部走来。

881 佐久间的房间

高部打开门。

数名警官和有关人员在场。

墙壁上溅着血。

刑侦技术员(对高部说) :佐久间的遗体

已经运到医院去了。

高部 : ……

刑侦技术员 :肯定是自杀。自己割断了

自己的颈动脉 ……

门框上耷拉下来一副手铐。

高部抬头看着它。

刑侦技术员 :右手用手铐铐在了门框

上。很奇妙的死法。

悬挂着的手铐。

891 疾驶的列车中

高部一个人孤单地坐在包厢里。

901 森林中

一个男人在森林中漫无目标地转悠。

他就是高部。

他衣服肮脏 ,胡子很长 ,只有两眼目光

炯炯。

可以望见前方有一栋摇摇欲坠的无人

居住的老房子。

高部摇摇晃晃地迈步朝前走去。

总算走到了门前。

这里就是佐久间在幻觉中站立过的地

方。

高部撬开门 ,走进去。

911 山中小房内

漆黑一片。

高部缓缓朝里走去。

这房屋柱子倾斜 ,房梁坠落 ,宛如迷宫

一般。

高部大步朝前走着。

但是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尽头。

只见房间的角落里悬挂着一个半透明

的帘子。

隐隐约约看见帘子的后面有一个男人

的身影。

高部走过去 ,撩开帘子。

后面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放大的旧照片。

是一帧焦点不实的男人照片。

高部突然感到一阵疲倦 ,垂下脑袋 ,用

手扶柱子。

这时 ,从黑暗中传来间宫的声音。

间宫的声音 :哦 ……你终于来了 ,刑警

先生。

高部 : ……

间宫的声音 :为什么要让我逃走 ?

高部 : ……

间宫的声音 :我知道 ,你让我逃走 ,是想

搞清我的秘密吧 ? 要靠你一个人的力量。

高部 : ……

间宫的声音 :其实你根本就用不着这么

做。想见到真实自我的人 ,有朝一日一定会

到这里来的。这是命运安排的。

突然 ,高部迅速拔出手枪 ,朝着声音传

来的方向连开数枪。

扑通一声 ,传来有人重重倒地的声音。

高部刻不容缓地一脚踹开关闭着的木板双

层窗。

阳光照进室内。

浑身沾满血迹的间宫倒在地上。

高部 :想起来了吗 ? 全部都想起来了吗 ?

间宫目中无人地笑着点点头 ……

高部 :是吗 ? ……这么一来你的生命也

结束了。

高部对准间宫的脸部 ,毫不留情地扣动

扳机。

间宫死去。

高部面无表情地站着。

忽然发觉不知从何处传来异样的声音。

好像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高部走向隔壁房间。

推开已经倾斜的门 ……

房间内 ,一台旧留声机在转动着。

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声音 ―――留声机以

失控的转速播放出来的声音如时断时续的

咒文一般 ―――这简直就是前世狂人的声音。

921 综合医院精神科・地下走廊

护士以惊愕的表情看着什么。

一具女尸吊在那里。

从女尸的脖子到胸前 ,有一个用刀子豁

开的 X 形 ,如同那只猴子一样 ……

这个女人是文江。

931 家庭餐馆( 夜)

高部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进餐。

相当平静。

女招待 :可以上咖啡了吗 ?

高部 :好。

手机响起来。

高部 (接听电话) :是 ……哦 ,知道了。

先把车开到主管警署那边去。

女招待端来咖啡。

撤下空碟空碗。把它们端进厨房。

女招待坦然自若地在炊事间拿起了一

把菜刀。

店长消失在炊事间的里面。

女招待随后跟进去。 ( 完)

[资料]

本片获第 1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男主角奖(役所广司) ;第 40届日本蓝绶带奖男主角奖(役所广司) ;第 7届日本电影

职业大奖影片奖、男配角奖( 原圣人) 、日本十佳影片小品剧本第 1位;第 72届日本《电影旬报》日本十佳影片第 5位;第 27届日

本《电影旬报》读者评选十佳影片第 4位;第 53届日本每日电影竞赛美术奖(中泽克己) ;第 21届日本奥斯卡奖最佳男配

角奖( 原圣人) ;第 20届日本横滨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导演奖(黑泽清) 、男配角奖(大杉涟) 、日本十佳影片第 1 位;第

24届日本大阪电影节日本十佳影片第 7位;第 13届日本高崎电影节最佳影片奖(黑泽清) 。


上一篇:黑泽清日本各种大奖《救赎》电影剧本上集 下一篇:好莱坞喜剧之王金・凯瑞《月亮上的男人》剧本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