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电影《颤抖的肉体》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20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电 影 剧 本

颤 抖 的 肉 体X

〔西班牙〕佩・阿尔莫多瓦

傅郁辰译

60 年代末 70 年代初马德里圣诞节的景象。(装饰一新的阿尔卡拉门 ,

英国商店的布置构思奇巧 ,光彩夺目。还有太阳门、自由女神广场等地都经

过精心装饰) 叠出字幕 :1970 年 1 月 ,马德里。

字幕隐去 ,叠出报纸印刷体的一个醒目的大字标题《: 全国处于紧急状

态》。

字体变小 ,出现的是副标题“: 为维护和平、西班牙的进步和西班牙人的

权利 ,迫使政府中止了西班牙人的豁免条例。该条例涉及言论自由、居住自

由、集会和结社自由 ,以及豁免条例第 18 条。因为根据这一条文 ,任何一个

西班牙人都不能被逮捕 ,即使在触犯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也不能。”

这些醒目的语句闪闪发光 ,如同霓虹灯在闪烁 ,使人联想起圣诞节耀眼

的装饰品。

场景 0  市中心大街  外景  夜晚

几个冻得发僵的工人在长长的高梯上爬动 ,他们正在安装(或者在拆卸 ,

就像政府在紧急状态下也禁止过圣诞节似的) 圣诞节的灯泡。电灯泡正好安

在一个有很多尖角的星状物的金属架子上。

令人不快的环境。天寒地冻 ,只听到咳嗽声和抱怨声。马德里惯有的欢

乐消失得无影无踪。女人的一声长吼象征了国家的不安。

场景 1  交易所大街  “森特罗旅馆”的正面  外景  夜晚

・72 ・

X 译自电影剧本《颤抖的肉体》(西班牙 ,普拉萨和汉内斯出版社 ,1997) ,完成片略

有改动。―――编者

“森特罗旅馆”位于旧马德里交易所大街的另一端 ,而前一场景就发生在

这条街上。

面朝马路的一扇窗户上挂着个长方形的牌子 ,上面写着“森特罗旅馆”,

这是过去的招牌。旁边的几扇窗户挂着广告牌子 ,标有《: 打字、速记、秘书》,

《裁剪和制作成衣学校》等。

又一声尖锐、刺耳、冰冷的喊声就像钟乳石发出的声响。这是女人的喊

叫声。

收音机里正在播放弗拉卡・依里瓦内部长的讲话 ,他在解释宣布紧急状

态的原因。部长先生的语调是糟糕和混乱的 ,他并没有十分明白自己所讲的

话 ,但从给他伴奏的音乐来看 ,讲稿本身平淡无味。

弗拉卡(画外音) :少数人支持的行动 ,全面地扰乱了西班牙的和平和公

共秩序 ……

场景 2  “森特罗旅馆”森特罗夫人的房间  内景  夜晚

继续从收音机里传出弗拉卡的声音。

弗拉卡(画外音) : ……近几个月来 ,这些行动明显地同国际战略有关 ,而

这一战略已渗透到不少国家之中 ……为捍卫和平、西班牙的进步和西班牙人

的权力 ……

森特罗夫人的年纪在 50 岁至 60 岁之间 ,她过去是妓女 ,现在已白发苍

苍。她一边拎起长筒袜 ,一边装作遗憾的模样听着从收音机里传出的弗拉卡

的讲话。她摇晃着脑袋 ,好像在说“: 这家伙真有种呀 !”

从另一房间里又传出的喊叫声分散了森特罗夫人听演讲的注意力。这

是她第三次听到喊叫声了。她转头向门口望了望。她身着罩袍 ,更显得瘦

弱。她抱怨着她的手脚和她的命运。在弗拉卡依旧为佛朗哥政府辩护的时

候 ,森特罗夫人走出了房间。

梳妆台上放着一些纪念品 ,在一个软木做的头型上套着红色假发 ,假发

已梳理和整修好 ,可以随时在紧急情况下拿起使用。软木做的头型的侧面对

着收音机。森特罗夫人走出房间后 ,她留下的套着假发的头型显出若无其事

的样子 ,好像在认真地听弗拉卡的讲话(在走廊里仍能听到他的讲演 ,一直延

续到下个场景) 。

场景 3  “森特罗旅馆” 走廊  内景  夜晚

森特罗夫人穿过有几扇门的长走廊。走廊的墙壁是用纸裱糊的 ,走廊中

放着 60 年代流行的家具和灯。

一扇门开了 ,一个卷着头发 ,脸庞虚肿的姑娘走出来 ,她半裸着 ,汗流浃

背。

女房客 :森特罗夫人 ,出什么事了 ?

森特罗夫人(断然地) :没什么 ……去干你的活儿吧。

她发出的是一种严厉的呵斥 ,嗓音像老海员。女房客关上了门。森特罗

夫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她来到另一扇门前。里面传出喘息声 ,她没敲门

就进去了。

场景 4  “森特罗旅馆” 伊莎贝尔的房间  内景  夜晚

伊莎贝尔在床上扭动着身体 ,呜咽着。

伊莎贝尔(喊叫着) :啊 ……森特罗 !

森特罗夫人 :别喊了 ! 你要把大家都吵醒了 !

伊莎贝尔说话时有明显的埃斯特雷马杜拉人的口音。她 25 岁左右 ,棕

色皮肤 ,十分美丽。她的头发蓬乱 ,被汗水浸透贴在额头前。

房间虽小 ,但很干净。墙上糊着壁纸 ,显得寒酸 ,可是很整洁。墙上挂着

一幅宗教画和一些的装饰品。物品都堆放在小品剧本一个旧沙发上和沙发旁边。一

幅 40 年代一对夫妇的合影 ,照片的颜色是手工染上的。两个床头柜 ,一尊圣

母像。墙壁潮湿。标有 SPAR 字样的包是当时流行的食品包 ,也是赠品的标

志 ,填写卡片后可以得到礼品或减价。塑料包里装着婴儿的衣服。

森特罗夫人(嘟哝着) :别太过分了。

森特罗夫人帮助伊莎贝尔坐起来。姑娘的头发很乱 ,显得狼狈不堪。她

满面通红 ,流着汗。森特罗夫人帮助她穿上长到膝盖的衬衫 ,她闻到姑娘身

上有股味儿 ,是从大腿之间发出来的。森特罗夫人的表情变了。

伊莎贝尔 :怎么了 ?

森特罗夫人 :没什么 ,孩子。别太过分了。你真不如穿短的 ……(抓住伊

莎贝尔的肩膀 ,帮助她坐起来) 来吧 ,孩子。你要生了 ……小伊莎贝尔 ,你怎

么能骗得了我 ! 当你来到这里 ,就一直跟着我。

场景 5  “森特罗旅馆”的台阶  楼道  内景  夜晚

黑漆漆、肮脏的楼道的大门上 ,挂着“森特罗旅馆”的招牌 ,在门的中间挂

着简陋的圣诞节的装饰品。

此时 ,森特罗夫人戴着我们在她的房间里看到的红色假发 ,穿着超短裙、

平跟鞋、人造皮大衣 ,嘴角上叼着烟打开了大门。她拽着伊莎贝尔。姑娘穿

着肥大的绿呢子宽下摆短大衣 ,脚上穿着在家里穿的呢子拖鞋。两个女人走

下台阶 ,好像没费力气似的。她们碰上了两个人 ,森特罗夫人与他们打招呼 ,

并机智地与他们周旋(似乎在告诉他们 ,你们别担心 ,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

(注意发型、化装、服装。所有一切都应准确地表现 60 年代末的现实和

潮流。)

森特罗夫人不断地鼓励着痉挛着的伊莎贝尔 ,她们走到了街口。没有时

间拿更多的东西 ,她们好像只拿手包。

和前边森特罗夫人在房间里“孤独”的形象相比 ,这会儿她陪着伊莎贝

尔 ,倒好像姑娘是她的侄女 ,显然她是化妆了。我们的意思是 ,森特罗戴着红

色假发 ,穿着超短裙 ,她显得非常年轻 ,但仍给人一种易装的感觉。伊莎贝尔

稍稍整了整头发 ,也没梳理好。她拿着手包 ,还提着 SPAR 牌的塑料袋。

场景 6  波尔萨大街  旅馆正面  外景  夜晚

一月份的夜晚 ,黑暗、寒冷、让人感到有种逼人的敌意。冰冷的寒风并没

有驱散大街上的恐怖。

森特罗夫人 :偏在今天晚上你要生孩子了 !

伊莎贝尔 :我怎么会预料得到呢 !

森特罗夫人(嘴角上一直叼着烟) :如果你不知道 ……

伊莎贝尔 :我怎么会算 !

森特罗夫人 :没文化 ,真糟透了 !

场景 7  普罗宾西亚广场  外景  夜晚

离“森特罗旅馆”只有几米远的波尔萨大街通往普罗宾西亚广场。森特

罗夫人拽着伊莎贝尔走到了广场。由广场向四周幅射着很多不规则的小胡

同 ,在马德里市中心就看不到这些胡同了。这里白天沸沸扬扬 ,而此刻人已

绝迹。

森特罗夫人小心地扶伊莎贝尔靠在一辆停着的汽车旁。驶过来一两辆

汽车 ,森特罗夫人喊着让车停下来 ,但谁也不理她。伊莎贝尔哭了 ,呻吟着。

森特罗夫人骂骂咧咧 ,她拿出一支烟 ,点燃了。她吐出一团团烟雾 ,然后又挥

手把烟气驱散。“瞧我的 !”

一辆市公交公司的公共汽车在远处出现了。森特罗夫人顾不上扔掉点

燃的香烟 ,就像基督受难的模样 ,张开双臂站在路中间(一个吸烟的圣基督) ,

她一手拿烟 ,另一只手拿着造型独特的、职业女性用的手包。

公共汽车的司机只好停车。车辆嘎吱嘎吱地响着 ,伊莎贝尔喊了起来。

公共汽车在离张开双臂成十字型的森特罗夫人仅有几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

出现这种场面都是因为马德里人缺乏同情心。

伊莎贝尔像个给瞎子领路的人似地跑到森特罗夫人身旁 ,她一只手捂着

大肚子 ,另一只手拎着 SPAR 牌的塑料包。

场景 8  公共汽车的里边和外边  夜晚

公共汽车里空无一人。司机身材瘦弱 ,留着小胡子 ,有些神经质。他开

了前门 ,为让森特罗夫人能听到他的讲话。

司机 :你疯了吗 ,你没瞧见我能轧死你吗 ?

森特罗夫人 :是这双该死的鞋要我的命 !

森特罗夫人扶着伊莎贝尔的胳膊 ,帮她登上汽车的三级台阶。

司机(想要阻止她们) :你们不能上车 ! 我要回车场 ,收车了 ! 我下班了 !

但他的阻拦已经晚了 ,两个女人上了车。

森特罗夫人 :我的朋友要生孩子了 ! ……(听这话的意思 ,好像伊莎贝尔

是瞬间作出的决定)

司机 :你们想要我怎么样 ! (抗议着) 听着 ,我说过了 ,不许上车 !

森特罗夫人(对伊莎贝尔) :坐舒服点 ,孩子 !

森特罗夫人不理会司机 ,她望着前方 ,帮着伊莎贝尔在第一个座上坐得

舒服点 ,她发现后面的座位空间大 ,两条腿可以伸直时 ,她就坐在了后面的座

位上。司机站起来 ,想要把她们轰下去。但是 ,他毫无信心 ,自己是否能做到

这一点 ,因为面对的这两个人犹如活着的石碑 ,任何人都会感到无能为力。

司机 :你们不能这么干 ! 请你们下车 !

森特罗夫人(以她的方式请求) :我并没让你收养孩子 ……只让你拉我们

到妇产医院 !

司机的火气小了些。

司机(抗议着) :我必须告诉您 ,我要收车了 ! 夫人 ,公共汽车不是我的 !

一声适时机的伊莎贝尔的喊声 (是真的痛) 结束了这场争吵。宫缩又来

了。森特罗夫人不理司机 ,去照顾她的朋友。从这时起 ,只有伊莎贝尔才是

最重要的。

森特罗夫人 :镇静 ! 吸气 ……收拢腿 !

森特罗夫人给伊莎贝尔做示范 ,怎么呼气和吸气。伊莎贝尔尽量在模

仿。司机仍站着 ,吃惊地望着她们 ,什么也没说 ,无可奈何地回到驾驶座。

司机(埋怨着) :在马德里有三万个司机 (讲了准确的数字) ,怎么偏让我

碰上了 ! ……我真是个倒霉鬼 !

森特罗夫人拿出一小瓶花露水 ,用手指沾了点 ,然后抹在伊莎贝尔的前

额。司机不情愿地发动车子。

森特罗夫人(对伊莎贝尔) :别哭了 ! 就因为有几个傻瓜才让我们时不时

地生孩子 ,要不然的话 ,世界会是空荡荡的或者尽是些老家伙 ……花露水让

你感到清凉了吗 ?

伊莎贝尔用乞求的目光不停地抱怨着 ,好像她是某些事情的罪人。

场景 8A  马德里  70 年代初  外景  夜晚

公共汽车经过一条空无一物、没有圆型路灯、也没有近 26 年来可供辨识

的建筑物的街道的全景。

场景 9  阿尔卡拉大街  外景  夜晚

显出在费利斯大楼顶上的天使雕像的轮廊 ,它对着“大街路”上方黑沉沉

的天空。画外传来伊莎贝尔疲惫的声音 ,她提醒着“: 要生了 !”森特罗夫人的

回答是“: 要压紧腿 ……!”孩子并没有生出来。

伊莎贝尔有点冲动地继续说“: 是天使 !”镜头快速摇到下方(没有改变镜

头) 向我们展现出在公共汽车里的两个女人。

伊莎贝尔 :好像他要出来了 ……好像他想死 ,可怜虫 !

伊莎贝尔头靠在窗户上 ,对着费利斯大楼拐角 ,望着上面。背景里 ,天使

像座落在大楼圆屋顶上 ,使她感到 (或者由于为分娩担心 ?) 天使会掉下来砸

在大街上。

交通灯变成了红色 ,公共汽车停在了靠近美术馆的信号灯前。

交通灯变成了绿色 ,公共汽车起动了 ,画面消失。

场景 10  阿方索 12 世大街  正在行驶的公共汽车里  夜晚

伊莎贝尔刚刚说完天使好像要自杀 ,她就听到液体流到地上的声音。她

往下看 ,发现自己的腿和脚上都淌着液体 ,地上也满是羊膜液体。伊莎贝尔

以为自己小便失禁了 ,这让她很难为情。

伊莎贝尔 :森特罗 ,我小便了 !

森特罗夫人望望地上 ,站了起来 ,脱掉人造皮的大衣 ,把它放到座位上。

森特罗夫人 :不是小便 ,孩子。是羊水出来了(对司机) 马上 ……! (极为

亲切地对伊莎贝尔 ,以消除事态的严重性 ,为了不吓着她) 镇静 ,有我在这儿

呢 ……你就按照我说的做 ……

司机 :我得转一圈 ,得找个不打扰别人的地方。

他转向邻近的一条街道 ,往来的车辆很少。森特罗夫人卷起袖子 ,站到

伊莎贝尔前 ,帮她摆成分娩时的最佳姿势。伊莎贝尔伸开两条腿 ,把脚蹬在

离得最近的座位上 ,三个人往旁边看的镜头。森特罗夫人坐在伊莎贝尔张开

的两条腿前面。伊莎贝尔开始叫起来。

场景 11 和 12  门德斯・努亚斯大街  公共汽车到达  车内和车外  外

景  夜晚

(我们是从公共汽车外边看到这一切的) 司机把车停在了一面贴满了广

告的墙前 ,这是“雷蒂罗 ―梅迪奥蒂亚区”一个偏僻、狭窄的地方。可怜的人

完全豁出去了 ,他离开驾驶座 ,自愿地加入到女人队伍中。森特罗夫人负责

接生 ,其他的就顺其自然了。公共汽车两旁的街道空无一人。没有任何车辆

驶过。公共汽车停着的地方紧靠着一条便道 ,只听到风声、伊莎贝尔的呻吟

声和森特罗夫人的指点声。

便道上 ,用死气沉沉的灯泡装饰着路灯的花环和星状物把便道两边的阳

台连在一起。只有从圣诞节的装饰品中可以看到金属的构架和灯泡的侧面。

公共汽车背后的墙上贴了许许多多圣诞节的广告 (拉卡德纳・贡苏拉多关于

除夕夜和主显节盛装晚会的通告) 。墙上除贴有宣扬法西斯主义的画外 ,还

贴有反法西斯主义的画。

从空中俯拍的镜头 ,公共汽车处在画面的背景之中 ,用灯泡做成的星状

物和花环围着的画面中间以自然的方式变成了现实的、有生机的混乱景像。

画外传来伊莎贝尔的呻吟和森特罗夫人的声音。

森特罗夫人(画外) :吸气 ……用力 ……用力 ! 加油 ! 加油 !

伊莎贝尔嘶叫着 ,不停地用力。她抓住顺手能够着的东西 ,如 :椅子背或

者司机的领带。

森特罗夫人 :别停 ……继续 ……使劲 ……使劲 ……加油 ……加油 ……很

好 ……行了 ! 看到头部了 ! 孩子出来得很顺 ……好了 ! 行了 ! 是个男孩(小

婴儿的呻吟声) 。他高兴地降生了 ……啊 ,首先要捆住脐带 ……(对司机) 你

有什么可以用来捆绑的东西吗 ?

全景 ,通过充满雾气的公共汽车的车窗 ,能直接感受到在车里面所发生

的奇迹。

司机 :我吗 ?

森特罗夫人 :是的 ,把鞋带给我 ,快点。(司机顺从地弯下腰。对伊莎贝

尔) 你干的真棒。

司机把鞋带交给森特罗夫人。森特罗夫人想绑住刚刚出生婴儿的脐带。

伊莎贝尔 :他不缺胳膊少腿吧 ?

森特罗夫人 :一样都不缺。给了你一个健康的儿子 ……现在我们要绑上

脐带 ……(对司机) 你有没有剪刀 ,或者其他能剪的东西 ?

司机 :我 ? 没有 ,没 ……

可怜的男人(面对他所看到的壮观情景和戴红色假发的女人的开拓精

神) 感到自己是最不走运和没有出息的人。森特罗夫人并不真生气地表示不

满。

森特罗夫人 :这个男人 ,要什么没什么。好了 ,我用牙咬断吧 ……(对伊

莎贝尔) ,镇静点 ,这不疼 ……

她说到做到。森特罗的头隐没在车窗的下面。从汽车外边瞧不见她在

做什么。当她抬起头露出笑容时 ,活像个在狂欢闹宴之后的吸血鬼。森特罗

夫人厚厚的嘴辱上沾满了鲜血。婴儿抖着小手 ,发出微弱的哭声。摄影机第

一次清清楚楚地拍摄了他。

森特罗夫人(对司机) :递给我块毛巾 ……(指指 SPAR 牌的塑料包)

她用一条绒线毛巾裹住了刚刚出生的婴儿 ,把婴儿递给了他的母亲。终

于她可以喘口气了 ! 此刻在马德里 ,没有谁比森特罗和伊莎贝尔这两个女人

更喜形于色了。

伊莎贝尔 :啊 ,我的孩子 ! 你真帅呀 !

森特罗夫人和司机咽下淌到嘴角的泪花。由于摄影机拍摄的选位及所

表现的情节 ,这组本应是野色的自然主义场景被淡化了。公共汽车停在空旷

的街道上 ,由俯拍的大全景镜头 ,慢慢前移 ,平稳地将焦点靠近了公共汽车。

与此同时传出了两个女人和司机的画外音。镜头推至三个人的中景时停下

来。婴儿被车体遮住了 ,70 年代公共汽车的车窗很高 ,齐到乘客的肩膀 ,当

我们再看到婴儿时 ,他已经被毛巾包好。所能听到的一切都必须小品剧本非常真实 ,

以便使观众产生他真在公共汽车里面的感觉。

司机 :现在我们去哪儿 ?

森特罗夫人 :去医院 ,眼下我还不能把她带回家 ……

森特罗夫人坐到了伊莎贝尔后面 ,把头靠在了她的头上。伊莎贝尔一只

胳膊抱着儿子 ,另一只胳膊伸向后面 ,搂住了她的救星 ―――森特罗夫人的头。

森特罗夫人 :你别打盹 ……小心 ,别把孩子摔了 ,因为你很虚弱 ……

公共汽车起动了 ,露出刚才被公共汽车挡住的墙壁的中央 ,用颜料涂写

的“自由”二字闪闪发光。

场景 13 和 13A  大街  行驶的公共汽车的车厢内和车厢  夜晚  外景

司机放声大哭(由于激动) 。森特罗夫人在衣服上擦擦手 ,找出了一只香

烟 ,点燃了。由于刚刚生完孩子 ,地面被弄脏了。她走向司机 ,递给他一只香

烟。司机没有要 ,但向她表示谢意。森特罗夫人好像从一部低劣的 60 年代

的恐怖影片中走出来 ,她满身血污 ,连腋下都沾有血迹。

森特罗夫人(对司机) :你别担心地面 ……我会给你擦干净的 ……(转头

看伊莎贝尔 ,一刻不停地观察她) 你别睡着了 !

司机 :我叫托尼 ,你们呢 ?

森特罗夫人 :她叫伊莎贝尔 ,孩子 ,可别睡觉 ! 我是森特罗夫人。大家也

叫我森特拉或森特罗小姐 ;有时挖苦我 ,还叫我森特罗・德梅萨小姐 ,因为小

的时候 ,在“森特罗小姐比赛”时 ,我是参赛选手 ……当时我是个非常迷人也

很可怜的小动物 ,这样我就很容易地当了“模特”之后 ,又从事旅馆业 ……现

在你是教父了 ,哪天该来作客 ……

司机(笑着) :你想的真周到 ……

伊莎贝尔呻吟了一声。

伊莎贝尔 :森特罗 ! 我又疼了 !

森特罗夫人扔掉香烟 ,立即来到女朋友身旁。她克制着自己情绪 ,伊莎

贝尔的脸色令她不安。伊莎贝尔脸色变了 ,变得很虚弱。

森特罗夫人 :噢 ,胎盘 ! (抱过孩子) ,把孩子给我 ……(对伊莎贝尔) 使

劲。你该让它都出来 ……好了 ,是最后的了 ……就这样 ……

伊莎贝尔用尽了最后的一点气力。森特罗夫人抱着孩子走到司机身旁 ,

她悄声对司机讲话 ,为的是不让伊莎贝尔听到。

场景 13B 街道  外景

司机刹住了车 ,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脱衬衫。

司机(不理解地) :要衬衫干什么 ?

森特罗夫人 :为了代替棉纱塞堵住下身 ! 无论如何也要止住她的流血 !

森特罗拿走了衬衫 ,司机穿着背心和夹克重新起动了公共汽车。

回到场景 13

森特罗回到伊莎贝尔身旁 ,把孩子交给了她。森特罗把衬衫放在伊莎贝

尔两腿中间 ,堵住了她的下身。

森特罗夫人 :你别睡觉。要当心孩子 ,抱好他。

司机透过反射镜注视着她们 ,他也十分担心。

森特罗夫人坐在只能瞧见一边的三角形座位上 ,挨着伊莎贝尔的脚。

(她正好在伊莎贝尔和司机之间) 。森特罗夫人以从未有过的温柔和伊莎贝

尔聊天 ,目的是分散她的注意力 ,也为了在到达医院之前不让她睡着。

森特罗夫人(对伊莎贝尔) :你给他起什么名字 ?

伊莎贝尔 :我想过叫他伊诺森特 ①,像我父亲一样 ……

森特罗夫人 :这对你父亲算是特别尊敬了 ……可是 ,你不认为在我们现

实的生活中“伊诺森特”会给人某种嘲讽的意思吗 ?

伊莎贝尔 :那么 ……(思考) 就让孩子叫维克托 ,像 ……

她没继续说下去 ,此时 ,她想起了一个叫维克托的男人 ,他是孩子的父

亲 ,可他也许并不知情。森特罗夫人喜欢这个名字 ,她打断了伊莎贝尔。

森特罗夫人 :维克托 ! 我喜欢 ……

森特罗夫人又站了起来 ,从孩子母亲的怀里接过了孩子。

森特罗夫人 :让我来抱 ,你歇会儿 ! (对婴儿) 你不能等会儿吗 ? ……好

了 ,你已经来到人世了 ,在马德里了 ! 你高兴吗 ? 不 ……?

婴儿用哭叫回答了她。森特罗夫人把孩子的小脸贴近。由于寒冷而变

得模糊不清的车窗玻璃。

森特罗夫人 :维克托 ,你看 ! 马德里 !

场景 14  在马德里的形象上叠出片头字幕

在足以让观众震撼的主旋律乐曲的烘托下 ,庄严的阿尔卡拉门像是在婴

儿的视点中显露出来。在不断变换色彩的马德里形象之上 ,开始出片头字

幕。

这些形象不论是取自报纸、明信片还是图书 ,都不重要 ,只要它们能象征

着马德里近 20 年的变化 ,能反映政治、体育、社会、城市的变化过程 ,因而也

是国家演变的一个反映 ……(是作者对养育他的城市所作的谦卑的回顾) 除

了字幕之外 ,还叠印出维克托・波拉萨出生后引起的一连串的反响 ,而且用的

是当时独特的表达方式。

连锁反应 ―――

A1 医院病房  内景  白天

马德里市长在医院里把孩子的第一份衣物交给了伊莎贝尔 ,并把孩子命

名为马德里之子。这位市长颇似法西斯主义者 ,留着小胡子。同时 ,欢乐的

修女们高兴地围绕着他。伊莎贝尔显得胆怯、害羞 ,但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

B1 报纸发表的消息( 报纸头版 ,摇拍报刊图像)

C1 市政府大厅或市公交公司办公室

办公室内 1970 年除了西班牙国旗外 ,还有那一时期各种交通工具的模

型图表 ,以及具有当时地方色彩的家具。市公交公司的总经理在代表以及有

关女士(她们像在大百货公司里穿着华丽的女店员一样) 的陪同下 ,将两张个

人终身免费乘车卡交给了伊莎贝尔 ,因为由她养育小维克托。那辆公共汽车

的司机也在场 ,身着西装 ,系着领带 ,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就像伊莎贝尔那

样。伊莎贝尔把两张允许她和儿子终生免费乘坐公共汽车的乘车卡展现在

照像机前。

拍新闻片的摄影机也架在了医院和市公交公司的办公室里 ,以便以黑白

新闻片的形式证实这一消息。马蒂亚斯・普拉特特有的语调是专门报道重大

事件的(实际上 ,普拉特先生的声音是为这部黑白纪录片做解说的) 。

普拉特(画外音) :在马德里的市中心 ,一个年轻女人不顾恶劣的环境 ,在

属于市公交公司的公共汽车上生孩子的消息引起了极大的同情。马德里市

长看望了刚刚出生的婴儿 ,并送给他第一份衣物 ,此外 ,还命名他为马德里之

子。市公交公司的总经理也不甘落后 ,在部门代表及有关女士们的陪同下 ,

赠送给母子俩两张终身乘车卡 ,使他们在需要时 ,可以免费乘坐公共汽车。

有这么令人羡慕的未来 ,我们确信这个迫不急待的小家伙 ,要过“一种在车轮

上的生活”。

在讲上述最后几句话时 ,正好配合画面上出现街道的柏油马路。在黑色

柏油马路上叠出了红色的字体 :20 年之后。

场景 15  马德里中心大街  外景 夜晚 20 年之后

柏油马路上的字体隐去 ,出现了一对模样可怜的轻便摩托车的车轮。全

景向我们展现了戴着头盔的骑车人只露出的双眼。他是 20 年后的维克托。

背景出现了阿尔卡拉门 ,与 20 年前一模一样。维克托骑着摩托车驶过了他

出生的地方。他确实生活在车轮之上。在车的行李架上放着一个盛着几块

比萨饼的盒子。有各种牌子的 ,比如 :有 Pizzicatta 等。

维克托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 ,是一种红得刺眼的带风帽的运动衫。

在中-国 ,红色是死刑囚犯囚衣的颜色 ,在马德里 ,红色是送比萨饼者衣服

的颜色。还有更糟的 ,就是橙色。橙色(除了象征癔病的色彩之外) 注定是要

为汉堡包效力的。这比死还糟。

场景 16  汽车内  外景  夜晚

自从进入了 90 年代 ,也就是 ,马蒂亚斯・普拉特的话音刚落 ,配合画面出

现城市黑色的柏油马路的同时 ,就开始听到西班牙歌曲《我的狗》的节拍 ,这

是由尼娅・德・安德盖拉用亚马逊的嗓音演唱的 ―――

在多尼亚那禁猎区他们杀死了我的狗。

一只母鹿依旧在绿色的岩蔷薇中窜来窜去。

在安达鲁西亚所有的狗都不能与我的狗相比 ……

一辆汽车停在了信号灯前。车里坐着两个穿便服的警察。年纪稍大的

一位看上去已到不惑之年 ,年轻的一位有 25 岁左右。年长的叫桑乔 ,他不仅

年龄比同伴约大一倍 ,而且脾气也大。他一面谈论安达鲁西亚的歌曲 ,一面

观察在便道上行走的人们。他语调悲观地议论着 ;之所以发泄怒气 ,有时是

由于他饮酒过量。

桑乔 :狗 ! 他们就这么对待我们 ! 瞧我们这样 ! 狗 ! 你看看这群我们该

照顾的羔羊 ……!

年轻的警察叫戴维 ,穿戴像个行政人员。而老的则有点像面包店的伙

计。桑乔是巡视员 ,戴维是副巡视员。他们两个人都喜欢狩猎 ,他们透过汽

车的窗户 ,注视着便道上熙来攘往的人群。

场景 17  黑暗的中心大街  由汽车内向外巡视  外景  夜晚

较长的全景镜头描绘便道上的生活情景 ,可听到继续演唱的那支歌 ―――

它是管理我的农庄和牲畜的钥匙 ,

我的哨兵。

狼不敢欺凌岸边的羔羊。

它是勇敢者中的一员 ,

但它从不张狂。

当它同我的孩子在林荫道嘻闹时 ,

要留神它。

任何狗也比不上我的狗。

便道上各种人匆匆而过 ,川流不息。停下来的是一些心怀叵测 ,或是要

与他人打交道的人。街上的人种族不同 ,民族也不同。道旁既有非洲的夹肉

面包店 ,也有当地的面包奶酪店。人群中甚至还有过着双重生活的某些行政

人员。猜忌、急迫、疯狂历来是 42 街(在给它消毒之前) 和马德里的“大路街”

的一种混合产物。这里也是最基本的渴望与文化的大熔炉。沸腾的都市。

维克托 ,就是骑轻便摩托车的小伙子 ,是 20 年前出生在属于市公交公司的一

辆公共汽车里的那个孩子 ,他在人群穿梭前进。

他把摩托车停在了一家惹眼的比萨饼店门口 ,走进店里。他在这店里工

作。

场景 18  寒酸的比萨饼店杂物间  内景  夜晚

维克托进到一间堆满东西的狭小杂物间 ,里面堆放着饮料箱、塑料椅子、

纸箱等。阴暗的房间显得肮脏 ,如同小伙子在摘掉摩托车的头盔后 ,露出的

脏脸。他打开一个狭窄的柜子的金属门 ,从里面取出自己的衣服。旁边的柜

子由于使用者的疏忽 ,没锁上。维克托小心地把手伸进去 ,翻找着。他从同

事衣柜的一件衣服里连抽出了几张钞票。他攥着不让别人瞧见 ,从中拿了一

张 5000 比塞塔的钞票 ,把其他的钱又放回到原处。但是 ,他立即改变了主

意 ,又拿出了另一张 5000 比塞塔的钞票。他自言自语“: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

钟。”

场景 19  中心大街  内景  夜晚

尽管桑乔有了高级职称(巡视员) ,他在开着车 ,戴维坐在他旁边 ,是副驾

驶员的位置。他想听收音机 ,(因而没与桑乔答话) 听他的同伴播送的外星呼

叫声演奏会以及重要的新闻。桑乔喝了一口小瓶装的威士忌之后 ,继续他那

痛苦的、毫不含糊的、可怕的、蔑视的议论(瞧着在便道上行走的人) ―――

桑乔 :你面前的这些人 ,他们偷东西 ,搞邪门歪道、背叛、相互腐蚀 ……我

们就是这群病人的哨兵。给你 ,为这喝点庆贺一下。

他拿着烟盒大小的小瓶威士忌喝了一口 ,然后递给戴维。年轻警察以嘲

笑的表情和话语表示拒绝。

载维 ;不了 ,谢谢。你把我的那份已经喝了。

场景 20  马德里的街道  外景  夜晚

汽车驶出了画面。汽车顺着一条街行驶 ,随后又改变了路线。戴维觉察

到这一变化 ,但他什么也没说。他熟悉这条路 ……桑乔拨了电话号码 ,等待

回应。他使用的是时髦的车载电话。

场景 21  桑乔家的阳台  内景  夜晚  汽车里

大玻璃窗里面有很多盆花 ,像个小型的祭坛。在这种墨西哥式的盆状空

间里 ,有一位纯洁秀丽的女人 ,她用巴罗克式的假珠宝装饰自己。玻璃窗前

的这个女人正是克拉拉 ,她长得十分美丽 ,但显得忧心忡忡 ,她正在浇花。

电话铃声响了 ,分机就放在客厅里靠近阳台的一张小桌子上 ,我们只能

看到电话和一个女人的脸部 ,房间里的其他东西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克拉拉

的年龄在 36 岁左右 ,是桑乔的妻子。当她接电话时 ,我们只看到她的侧面 ,

仍是一副忧郁的神情。

克拉拉 :谁啊 ?

桑乔 :你好 ,是我。

克拉拉(严肃地) :啊 ……什么事 ?

桑乔(低声地说 ,为使同伴听不到) :你干什么呢 ?

克拉拉(生气地) :我在浇花 ……

桑乔 :你生气了吗 ?

克拉拉(毫无感情) :没有 ……

他不是个善于词令的人。随着摄影机移动可以看到克拉拉的另一个侧

面 ,在靠近眼睛的边上有块紫斑。

桑乔 :对不起 ……就这样离开家 ,我感到很遗憾。

克拉拉默默不语 ,桑乔感到不安 ,他忍着痛苦 ,看了看戴维 ,可是 ,副巡视

员并没有听他所说的话 ,而是通过窗户注视外面的景物 ,这景物也包括克拉

拉 ,因为透过客厅的玻璃窗 ,他看到克拉拉拿着电话在与桑乔通话。桑乔转

动方向盘 ,以便驶过他居住的街道。尽管克拉拉看不到他 ,但她预感到 ,丈夫

就在附近。就像那些关节疼痛的人能预感到将要下雨一样。

桑乔(温柔地坚持着) :你原谅我吗 ?

克拉拉 :别说了 ,桑乔 ……我不喜欢在电话里谈这事。

桑乔的痛苦的低音在抱怨着所爱的人。

桑乔 :好吧 ……我们待会儿再谈。我尽量早点回去。回头见 ,亲爱的。

警车穿过了一条车辆稀少的街道。

桑乔仍以愤怒的目光注视着在便道上行走的人 ,尽管这些人并没有露出

任何可疑的迹象。

桑乔 :克拉拉欺骗我。

戴维(惊讶地) :你说什么 ?

桑乔 :我老婆同别人睡觉。(痛苦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他又喝了一口酒。戴维注视着他 ,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来直去 ,戴维一点

儿都不喜欢他。

戴维 :你应克制自己少喝点。

桑乔 :就像你这种不喝酒的人 ,你们以为不喝酒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戴维 :我不认为酒精能帮助你。

桑乔(果断地) :假如我不喝酒 ,那我就去宰了她 !

戴维(反驳着) :桑乔 ,别说蠢话了 !

桑乔(嘶哑地) :这是让女人不再纠缠你的唯一法宝。(沉思) 当然 ,也可

以宰了那个男人。可我不知道他是谁 ……

桑乔又喝了一口酒。他恶狠狠地盯着便道 ,仔细搜索那些向他们刚刚经

过的街道走去的行人的面孔 ,而这条街正是他和克拉拉居住的地方。此时 ,

他的妄想已到了顶点。

桑乔 :他会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吗 ? 想到这些白痴中的某个人乘我上班的

时候躺在我老婆身上 ,一想到这些 ,我就满腔仇恨 ……

戴维(厌恶地) :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

场景 22  埃莱娜家客厅  内景  夜晚

用火苗正在加热一张锡纸的近景。一滴黑色的液体像爬虫似的 ,在美丽

的地方滑动。埃莱娜用一个纸捧吸着仅有的一点毒品。

埃莱娜 20 多岁 ,染着多种颜色的卷发 ,(发根是黑色的 ,但大部分头发是

黄色的) ,一副青春放荡的模样。独特的皮衣 ,皮裤 ,非常艳丽 ,正如她那苍

白、脸颊下陷、瘦俏的面孔。她虽然瘦 ,但胸部发达 ,她的胸部独具韵味 ,绝不

上一篇:好莱坞喜剧之王金・凯瑞《月亮上的男人》剧本三 下一篇:西班牙电影《颤抖的肉体》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