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电影《颤抖的肉体》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20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是假的。在埃莱娜刚刚变坏的时候 ,还是个颇为吸引人的女人 ,但 ,她表现出

使吸毒者不太信赖的风姿 :那种自私自利的冷酷 ,还有那一目了然的急迫。

场景 23  埃杜阿多・达托大街  外景  夜晚

埃莱娜居住的大楼 ,尽管由于缺乏管理 ,而且被三四株高大的植物所遮

挡 ,但仍不失其雄伟。这座楼位于埃杜阿多・达托桥的桥头 ,拐角是卡斯德亚

那街。在楼对面的便道上有一个环线公共汽车站 ,旁边还有个蓝色塑料电话

亭。维克托站在电话亭里。他刚刚换过衣服 ,虽然穿着朴素 ,但很整洁。他

才刮过脸 ,脸上光滑得像个婴儿。他夹着一个同四子棋盘一样大小的扁平的

盒子 ,里面装着还热呼的比萨饼。维克托拿着一个四方形的杯子垫 ,上面有

埃莱娜的名字、地址和电话。垫子上还留有涂过口红的嘴唇的印迹 ,但已经

干了。电话号码是用眼线笔写上的。维克托吻印在茶杯垫上的红唇印 ,并叫

了声“美人儿 !”他照着茶杯垫上电话号码拨号 ,好像非常乐观。整整一晚上

了 ,他认为埃莱娜不可能和别的人通话。当清楚地听到表示电话占线的嘟嘟

的声时 ,他生气了。望着对面的楼 ,他似乎隐约看到埃莱娜住的房间。这不

是一座高层楼 ,通过几扇窗户可以看到里边的灯光。

回到场景 22  埃莱娜家客厅  内景  夜晚

埃莱娜一边接电话 ,一边玩弄着有黑印迹的毒品锡纸。她在啃着一块巧

克力糖的同时还在吸烟。这些事都是同时干的。还有几声轻微的低语 ,说明

电视机开着。

埃莱娜(不耐烦地) :不在 ,不在 ,我父亲不在 ,他不会让你往这里打电话

的 ……

她是家里的独生女 ,(父亲是意大利驻马德里的领事 ,母亲去世了 ,他全

心扑在工作上 ,很少顾及家里。60 年代 ,他是位进步人士 ,90 年代是自由派 ;

虽然已 55 岁 ,但很有魅力) 埃莱娜童年的大部分时间住在意大利 ,这从她发

音的语调中可以听出来。当她还是小姑娘时 ,母亲就去世了。父亲的职业使

她能周游世界 ,并且在各地方做些最出风头的事。桌子上摆着父亲、母亲的

照片 ,这是在意大利某地照的。

埃莱娜(接电话) : ……学会等 ? 黑德・罗说的事跟我有屁关系 ……! (命

令) 如果你超过 15 分钟 ,我就打电话给拉・科萨利亚 ……他会来的 ,他起码会

过来的 ……听着 ,给我带几块巧克力糖 ,我说了 ,不下去了 ……!

家里的装饰符合自由的资产阶级的爱好 ,因为这是她父亲所属的阶级。

客厅里有些物品是与埃来娜有关的 ,豪华的家俱与之交相辉映 ,摆在房间的

其他地方 ,与一家之主(埃莱娜的父亲) 的审美相符。

电视机摆在角落里。由于无法静下来 ,埃莱娜神经质地来回换频道。

1990 年只有两个电视网 ,但已是折磨神经的一种好方式 (挑选 90 年代有代

表性的两个节目) 。埃莱娜刚刚挂上电话 ,电话铃又响了。她立即拿起了听

筒。维克托在电话亭的形象和埃莱娜在客厅的形象交替出现。

维克托 :是埃莱娜吗 ?

埃莱娜 :是的 ……(没听出他的声音) ,你是谁 ?

维克托 :我是维克托。

埃莱娜(反感地) :维克托是谁 ?

维克托(十分惊异地) :维克托 ……就是上星期六和你一起的小伙子 ……

埃莱娜(厌烦地) :什么小伙子 ?

维克托的反映就是马上产生的震惊。发生这样的事使他慌乱和僵住了。

维克托(气愤地) :就是在波德雷塔卫生间和你做爱的那个人。你忘了

吗 ?

埃莱娜回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她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埃莱娜 :我忘了 ……

维克托 :是你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约好今天见面的 !

埃莱娜 :啊 ,是你 ! (更亲切地) 喂 ,(咳嗽) 可我正要出门 ……

维克托 :你在哪儿 ?

埃莱娜 :我在 ……改天再来电话吧 ,好吗 ?

维克托(生气地) :是你在一周前约我的 ,你怎么能又找别的男人呢 !

埃莱娜(断然地) :不是跟你说了吗 ,我忘了 !

维克托(伤感地) :可我给你带来了一张比萨饼 ……你对我讲过 ,你喜欢

吃比萨饼的 ……还热着呢 !

埃莱娜想了想(或者自言自语) “: 这个家伙真蠢。”她没有流露自己的想

法。

埃莱娜 :那你就自己吃吧 ! 听着 ,我已决定了 ,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

埃莱娜挂上了电话。维克托举着电话听筒 ,惊讶、委曲、意外、失落地呆

在那里。比萨饼掉到了地上 ,他不但不去拾 ,反而踢了一脚。

埃莱娜在看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部影片的片头字幕。

场景 24  电视屏幕

正在播映路易斯・布努艾尔导演的黑白片《一次犯罪的尝试》。衬托片头

字幕的是以管风琴为主演奏的在宗教和汉默德之间的主题音乐。这段音乐

基本上也衬托出正站在大街上 ,仍拿着已被挂断的电话的维克托的心情。甚

至连布努艾尔这部影片的片名也完全适合于下面将要出现的几个场面的命

名 ―――《一次犯罪的尝试》。

场景 25  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公共汽车  外景和内景

A. 维克托依旧茫然地站在电话亭旁

在维克托身旁是“环线”公共汽车站。正在这时 ,驶过来一辆公共汽车停

在了站上。司机自然认为维克托在等车 ,于是打开了自动门。公共汽车的到

来 ,唤醒了正在沉思的维克托。他知道 ,公共汽车的这扇门是今天晚上他唯

一指望能向他开启的门。

B. 公共汽车里面

他像个机器人似的 ,木然地上了汽车。他让司机(也管收票) 查验了他的

终身月票 ,然后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车里有四五名乘客。维克托瞧着窗

外的城市 ,他坐在汽车里感到就像在家里一样。

场景 26  地图上标志“环线”的曲线

公共汽车掠过镜头 ,车身的红颜色充满银幕。这个红色变换成了马德里

地图上用曲线标志“环线”各个车站的红线。(隐喻在旧影片中的老冒险者们

以及后来的新冒险者)“环线”的红色的标志动起来 ,渐渐转成维克托的近景 ,

淡出淡入使之从属于下一个场景。这足以给人一种感觉 ,即维克托乘坐“环

线”汽车在城内游荡着。

场景 27  “环线”汽车站  外景  夜晚

汽车到达了埃杜瓦多・达托大街的前一站 。这是驾驶员可以换班并且可

以松驰一下的那种车站。可以在这里吸支烟 ,活动一下筋骨。此时乘车的人

很少 ,他们都下了车(有各种各样的乘客) ,维克托却一动不动。司机掏出一

支香烟 ,在点燃之前他疑惑地瞧着维克托。

司机 :下一站就是埃杜瓦多・达托了 ……(维克托望着他 ,好像在说“: 跟

我有什么关系 !”) ……到了那儿 ,我们就又得绕马德里市转一整圈了 ……

维克托 :我知道。

司机 :出什么事了 ? 你不想下车吗 ?

维克托 :不 ,我不下车。

司机不喜欢维克托的语气 ,太傲慢了。

司机 :你去哪儿 ?

维克托 :哪儿也不去。

司机 :怎么能哪儿也不去呢 ! 这又不是旅店 ……你得去个地方呀 !

维克托 :没 ……

司机好奇地望着他。他拿不定主意 ,是继续和维克托争论下去 ,还是不

理他。可今天晚上 ,他不想吵架。不管怎么说 ,小伙子的挑衅举止使他感到

心烦。

场景 28  埃杜瓦多・达托桥下  外景  夜晚

外面一片漆黑 ,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小品剧本。这是坐在公共汽车里的维克托所感

受到的。公共汽车从埃杜瓦多・达托桥下驶过 ,因此显得很暗。

首先隐约看见的是桥上的铁链 ,摄影机朝着与公共汽车的相反方向迅速

拉开。

场景 29  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埃莱娜住宅的正面  外景  夜晚

由于摄影机的位置和夜间的关系 ,从桥上可以看到颇为显眼的埃莱娜所

居住的大楼。楼上有几扇窗户透出了灯光。埃莱娜站在其中一扇窗子旁朝

下探头 ,好像在找人。

维克托从公共汽车里看到了埃莱娜 ,这使他发蒙 ,他惊呆了。

观众不能确定 ,埃莱娜的形象是真实的 ,还是维克托的想像。

维克托像是被弹簧弹了起来 ,他赶紧按了按呼唤停车的按纽。

场景 30  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外景  夜晚

维克托在电话亭旁下了车。掉在地上的散碎比萨饼仍在那里。维克托

想再给埃莱娜打电话。他朝刚才瞧见埃莱娜的那扇窗户望了望 ,可这会儿却

空无一人。不久 ,埃莱娜又出现了。她像刚才一样 ,朝大街的两边张望。维

克托藏到了电话亭的后面 ,为了不让埃莱娜发现他。埃莱娜瞥了一眼之后 ,

又回到房间里。

场景 31  埃莱娜家客厅  内景  夜晚

埃莱娜坐在沙发上 ,拿起了电话。她拨了号码 ,她比前一阵子显得更焦

燥。

回到场景 30  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内景  夜晚

维克托恍然大悟 ,埃莱娜并不像她在电话中说的那样 ,要出门 ;他所具有

的幼稚的傲气指使他以过激的方式进行抗争。一切都很简单 ,因他无法接

受。

维克托(自言自语地叨咕) :婊子养的 ! 骗子 !

他愤怒地穿过街道 ,在豪华住宅大楼门前停下 ,面对自动对讲器。由窗

口的位置看上去 ,埃莱娜住在二楼 ,可是自动对讲机器有二个按纽 ,都有二楼

的住户号码。

继续场景 31  埃莱娜家  内景  夜晚

埃莱娜(对电话) :还要多久才来 ? ……告诉我实话 ,因为我再没有这玩

艺儿 ,就要跳楼了 ! (听到铃声) 这么说 ,他到了 !

回到场景 30  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外景  夜晚

维克托按了一个自动对讲器的钮 ,即刻就听到了埃莱娜通过内部对讲系

统的声音。

埃莱娜 :真是时候 ! 上来吧 !

维克托推开了大门 ,但他靠着半开的门先考虑了一下自己要做什么。他

明白 ,埃莱娜并不是为他开门的。他确实感到很痛苦 ,想让埃莱娜给他个解

释。最后他决定气气她 ,便进了门。不管怎么说 ,他已经生了一个晚上气了。

场景 32  埃莱娜住宅  内景  夜晚  门厅

(屋顶很高 ,宽大的木门装璜着图案。不规则的多边形的门厅中央铺着

一张圆型的、由各色圆圈组成的类似靶心的羊毛地毯。简洁的陈设显示出房

主对皮革以及对地中海深色细木优质家具的特殊爱好。地毯上方的屋顶上

悬挂着两盏不规则的球型灯。) 埃莱娜按了对讲器的对话钮之后 ,打开了对着

楼道和楼梯的门。由于她太期盼了 ,就像她特意在门口恭候一样 ,她把门半

掩着(客人可以进来) ,然后立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维克托很快就上来了 ,

他轻轻地推开了半开着的门 ,惊讶地注视着门厅。从里边房间传出的埃莱娜

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埃莱娜(画外) :在客厅里等着我 ,可你什么也别碰。

维克托耸耸肩膀 ,觉得这种提醒是多余的 ,因为他没想碰任何东西。他

站在靶心型地毯的中间 ,用目光巡视室内的墙壁。他对这个地方的装饰感到

恐惧 ,因为事实上他是混进来的。他望着朝向大街、亮着灯的房间 ,凭直感那

应该是客厅 ,他朝那儿走去。

埃莱娜从卧室出来 ,拿着几张钞票 ,一眼就认出了维克托 ,便本能地把钞

票放进了裤兜里。她等的不是他 ,她看他时的那种眼神 ,比一拳打在他心窝

里还让人心寒。

埃莱娜 :你在这儿干吗 ?

维克托 :你给我开的门。

埃莱娜 :我 ……? 我以为是那个人 !

有意的挑衅 ,维克托坚持着自己的个性 ,因为他是那种在一种错误意识

的推动下立即会犯更新的、无法挽回的错误的人。

维克托(固执地) :我就是那个人 ! 我记得一周前你是和我在一起的 !

埃莱娜 :你以为你是谁呀 !

维克托发现放在小桌上的烧过的“阿尔瓦”牌锡纸的残余 ,他拿了起来 ,

一语道破。

维克托 :好啊 ,你在等一头骆驼 ,是吧 ?

埃莱娜 :跟你有屁关系 ,蠢货 ! 从这儿滚出去 !

埃莱娜无法克制自己 ,她扬起手打维克托的前胸 ,他转过身来反抗 ,但没

真碰到她。维克托十分严肃地认真警告埃莱娜 ―――

维克托 :说话注意 ! 这方面我可没触犯你 ! 你给我个解释 ,我就走 ……

埃莱娜疑惑地望了望他 ,她不理解他。这家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方

面没触犯”的说法 ,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一种表示。

埃莱娜 :解释 ?

埃莱娜做出“你等着瞧”的表情 ,消失在卧室的门里。维克托一个人呆在

客厅里 ,盯着埃莱娜卧室的门。他希望已离去的埃莱娜能以和解的语调与他

说话。

维克托 :你别这样 ……我只想和你谈一下 ……

在一张小桌上 ,他发现了埃莱娜穿着第一次领圣餐礼服的照片。他靠近

小桌 ,对着照片自卑地解释着 ―――

维克托 :一个星期前我认识了你 ,我们做爱了 ……那是我第一次 ,你知道

那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第一次在比萨饼店偷了东西 ,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能

和你在一起 ……

他的这些心里话让他自己都感动。电视里仍在播放布努艾尔的影片。

埃莱娜突然出现 ,她用手枪对准了维克托。维克托神情忧伤、愤怒地盯

着她 ,一言不发。

埃莱娜(语调严厉、低沉) :走开 !

维克托的惊愕使之忘却了害怕。他以诚恳和受到伤害的目光瞧着埃莱

娜 ,他不理解眼前发生的事。埃莱娜开始激动起来。

埃莱娜(警告地) :你没看到我正用手枪对准你吗 ?

但是维克托太伤心了 ,以至无言以对。这样一来 ,更使埃莱娜气愤。她

打开了枪上的保险装置。

埃莱娜(歇斯底里地喊着) :快滚开 ! 你以为那天晚上 ,你在我的大腿中

间流过水 ,就有权利溜进我家要我给你解释 ? 你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你

这个狗崽子 !

维克托也怒火中烧。埃莱娜不停地用枪指着并靠近了他。维克托眼里

冒火 ,他也向她凑过去。

维克托(威胁地) :你别侮辱人 !

维克托对话语比对于枪更在意。埃莱娜明白这点 ,因而更火上浇油。

埃莱娜(粗野地 ,轻蔑地) :他妈的做爱 ! 可你几乎都没进到里边 ! 只是

个流口水的人 ! 该好好学学 !

维克托扑向埃莱娜。

维克托(失去自制) :住嘴 !

维克托狂怒地推搡着埃莱娜 ,好像要劈开她的脸 ,但在最后一刻他又后

悔了。埃莱娜倒在了沙发上 ,手枪掉在客厅的桌子上 ,意外地射出了子弹。

子弹撞在一个金属球体上 ,然后弹到了窗户上 ,将窗玻璃打出了一个直径 2

至 3 厘米的洞。

与此同时 :电视里 ,一个看护小孩的混血女人从一扇窗户往外看 ,因为街

上的声音吸引了她。一颗流弹穿过玻璃 ,射中女人。她向后倒下的慢镜头。

两声枪声和击碎玻璃的声音同时响起来。被看护的男孩 (8 岁多的孩子) 兴

奋地睁大眼睛注视着这一幕。

在距离电视机几厘米的地方 ,埃莱娜的头撞在沙发的木质扶手上 ,她失

去了知觉。维克托望着她。(电视中) 男孩兴高彩烈的面孔 ,他瞧着躺在地上

的他的保姆血淋淋的身躯。维克托悲伤、无力地呆在昏倒的埃莱娜身旁。画

面是并列出现的。

布努艾尔影片中的男孩兴奋地看着他的保姆脖子上的鲜血是怎么流出

来的。接着他又瞧着她那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腿(同时听到长大后的阿奇瓦

尔多的画外音) 。

电视中的画外音 :那时候我就确信 ,是我杀了那个女人 ……我向您保证 ,

那种病态的感情让我产生某种快乐 ……

场景 33  汽车里  内景  夜晚

戴维和桑乔通过警局电台收听到给一辆字母为 Z的汽车的一个信息。

总部(画外) :刚刚收到一位夫人的报警 ,在她住的楼房中听到了枪声。

是在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18 号。报告人住在三层。

这时 ,戴维和桑乔正巧通过埃杜瓦多・达托桥。戴维回话。

戴维 :离我们这儿很近 ……

桑乔在未与戴维交换意见的情况下 ,便拿起了话筒 ,与总部直接联系。

桑乔 :晚上 K,联络 H50 ……

总部(画外音) :回话 ,晚上 K。

桑乔 :我们刚刚听到了通报 ,我们正好在埃杜瓦多・达托桥上。我们去处

理吧 ……

戴维看了看头儿 ,他不满意桑乔这么急于请命。他看着桑乔想说点什

么 ,但欲言又止。

总部(画外音) :同意。看上去 ,报告人也并不十分肯定 ……你们处理完

后把结果告诉我们。

桑乔 :好吧 ,接受 ……

场景 34  埃莱娜住宅  客厅  内景  夜晚

维克托坐在皮沙发上 ,全神贯注地看电视中播放的电影 ,像是在自己家

里一样。当然 ,他并不知道谁是布努艾尔 ,也不知道影片《一次犯罪的尝试》

是布努艾尔在墨西哥从影时期拍的一部佳作。但是 ,形象完全抓住了他。电

视里 ,阿奇瓦尔多・德拉・克鲁斯留着胡子 ,他拿起了一个人体模型 ,手抓着

头 ,这模型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 ,做得宛如他的一位女友的复制品。(这个人

物由女演员米罗斯拉瓦扮演。而导演的“恶劣”之处是 :在有些场景中 ,该女

演员要扮演僵硬的人体模型。例如 ,人体模型从窑门滑倒的镜头。这种效果

颇具冲击力 ,但无疑也是导演的残酷之处) 。

场面完全是超现实主义的。阿奇瓦尔多从事陶瓷制作 ,他的工作室中有

个直径很大的窑。他在客厅的地上拖着一个人体模型 ,模型撞到了台阶 ,掉

下了一条腿。阿奇瓦尔多从地上捡起这条腿 ,夹在腋下。

维克托正瞧着躺在对面挨着电视机的沙发上、虚弱的埃莱娜的腿。她的

呼吸已经均匀 ,只是仍未清醒过来。

维克托又把视线转向了电视机 ,阿奇瓦尔多把人体模型放倒在窑门口的

一个光滑的台面上。他把那条掉下来的腿安到他认为合适的地方 ,然后用杆

把台面推进窑里。很快 ,火焰就迅速地把人体模型吞蚀了 ,头部像蜡一样熔

化了。维克托注视着埃莱娜的脸孔 ,姑娘睁开了双眼。

在两只沙发中间摆着一张方型的木桌子。手枪放在靠近维克托一边的

桌上。当埃莱娜发现这个家伙依然安详地看电视时 ,她无法相信这一切。

维克托(宽尉地) :你终于醒过来了 !

埃莱娜 :怎么 ,你还在这儿 ?

维克托 :当然了 ,你昏倒了 ,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 ……

埃莱娜的目光投向手枪。这引起了维克托的注意 ,于是他拿起了手枪。

从神情上可看出他并无恶意 ,只是为了让埃莱娜没有机会再拿到手枪了。

埃莱娜 :哦 ! 好痛呀 ! 你伤了我的头 ! (看维克托) 你走吧 ! 要不然我就

叫警察了 ……

她站起来 ,向窗户走去 ,想再看看她等待的人是否到了。由于头部被撞

击引起的疼痛使她只有一个想法。由于她昏迷过 ,渴望更强烈了。

维克托靠近窗户观察着埃莱娜 ,他拿着枪并把枪别在腰上 ,枪把突出来。

在埃莱娜打开窗子之前 ,维克托已站了起来 ,并靠近了她 ,而且很自然地告诉

埃莱娜。

维克托 :啊 ,有人按过自动对讲机。我告诉他 ,你不在家 ,他有点生气地

走了。看来 ,他给你带了几块巧克力 ……

埃莱娜猜想 ,来的人是“送货人”。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 ,扑向维克托 ,

准备把他的眼睛抠出来。

埃莱娜 :见你的鬼去吧 !

维克托处在挨打之中。他抓住她的手腕 ,为了避免再挨打。她奋力抗

争。

场景 35  埃杜瓦多・达托大街  外景  夜晚

警车在便道停下来 ,正好对着埃莱娜居住的楼房。

桑乔首先从车里出来 ,他注视着大楼的正面 ,立即透过窗户看到了正在

争斗的两个人。他看见维克托的裤腰上别着一把枪 ,窗户的玻璃上有个洞。

他穿过大街 ,戴维紧随其后。

场景 36  埃莱娜住宅楼的正门  外景  夜晚

桑乔按了三层楼的自动对讲器。(举报者的家听到了声音) 戴维想要拿

掉桑乔茄克衫的兜里露出的对讲机 ,但桑乔一巴掌把戴维的手打了回去。戴

维因为桑乔对他不理不睬和自行其事感到有点丢面子。三楼自动对讲器里

传出了惊慌的声音。

女人甲的声音 :谁呀 ?

桑乔 :警察 ! 我们接到举报 ……

女人甲的声音 :对了 ,是我打的 ……我的同伴说我疯了 ,但我发誓 ,我确

实听到了一声枪响。

听到里边另一个女人同她争吵起来 ―――

女人乙的声音 :那是电视里的枪声 !

女人甲的声音 :我说过了 ,不是电视里的枪声 !

桑乔开始不耐烦了 ,他粗暴地打断她们。

桑乔(厌烦地) :夫人 ,您给不给我们开门 ?

女人甲的声音 :我不是夫人 ……夫人旅行去了 ……我们是寄宿 ……

桑乔(不耐烦地) :快点开门 ! 妈的 ! 在你们的脚下 ,有个疯子 ,正要强奸

你们的女邻居 !

戴维迷惑地望着他。

桑乔的话还没说完 ,就听到了对讲器里开门的声音。画外还可以听到两

个女人争吵的声音“: 一个强奸者 ? 看见了吧 ! 我说过 ,是埃莱娜的家。”

桑乔推开了门 ,戴维跟在后面。这位副手不赞成桑乔掌握局势的方式 ,

他很想提醒他 ,但桑乔不给他机会。

场景 37  大楼门房  埃莱娜住宅  内景  夜晚

戴维和桑乔进入门房 ,这里比一般的门房宽敞 (他们紧握自己的手枪) 。

一片漆黑。他们走到一层楼道 ,右边是电梯的门 ,但电梯坏了。行动中 ,戴维

一直在毫无作用地劝他的头儿。

戴维 :桑乔 ,等一等 ……给我对讲机 ……

他又想从桑乔穿的茄克衫的口袋里拿出对讲机 ,但桑乔又迅速地打了他

一下 ,他不理他。

桑乔 :我在前边 ,你掩护我 ……

戴维(紧张不安地) :应该叫总部 ! 这是个陷阱 !

桑乔愤怒地转向他的同事。

桑乔 :你想干吗 ? 难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怎么强奸那女人吗 ?

他们悄悄走上电梯口旁的楼梯。

戴维(坚持着) :我不想出什么花样 ! 但是这样于事无补 !

桑乔 :去你妈的 !

戴维 :因为我没像你那样喝两瓶威士忌 ,也没有任何人与我的女人发生

性关系 !

他们把手枪举高 ,刚走到楼层中间。桑乔迅速转向戴维 ,猛地把他挤到

墙边 ,粗暴地抓住他的前胸。

桑乔 :不许你再提克拉拉。

戴维明白自己有些过份了。他把拿武器的手放了下来 ,默不作声。桑乔

松开了手。两个人都把态度变得缓和了一点儿 ,但他们差一点就发生冲突

了。他们都明白 ,俩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墙上映出电梯的缆线影子 ,他

们凭借这点光线看到了第一户住宅的门。这是一个差不多有 4 米高的木制

门。门死死地关着 ,牢不可破。

场景 38  埃莱娜住宅楼  台阶  内景  夜晚

两个警察瞧着门 ,就像瞧着一座堡垒一样。

戴维 :好了 ,门就在那儿了 ! 现在我们怎么办 ? 我们怎么进去小品剧本 ? 把对讲

机给我 ,呼叫总部只要一分钟 ,我们就 ……

这天晚上 ,桑乔是什么事都可能干出来的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恢复到起

码的正常状态。

桑乔(执着地) :必须进去 !

戴维(绝望地) :我们怎么进去呀 ?

桑乔 :叫门呀 !

他们距离这个门还隔着楼道和 10 级台阶。楼梯口微弱的光线把两个男

人和他们的武器的轮廓投映在墙上。

场景 39  埃莱娜住宅  内景  夜晚

(同时发生) 维克托由客厅走到门厅。他手里拿着枪 ,听到埃莱娜的声

音。

埃莱娜(画外音) :别把手枪拿走 ,那是我父亲的。

维克托把枪放到了靠近门的一张桌子上 ,这扇大门对着楼道。

维克托 :把你这个婊子的枪放在这儿了 !

维克托开了门。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足以让他看到在楼道里的两个警察 ,

他们离门只有两步远。他们也看到维克托。

场景 40  埃莱娜住宅  门厅  内景  夜晚

三个男人迅速、同时地做出了反应。

维克托要关门 ,就在他快要把门关闭的一刻 ,两位警察从外面往里推门。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

埃莱娜听到声音 ,出现在客厅门口。

维克托看到她 ,脸色变了。埃莱娜望着维克托所在的地方 ,但并不是看

他 ,而是看维克托刚刚放在桌子上的手枪。埃莱娜向放手枪之处挪动 ,但维

克托在她之前拿起了手枪。两位警察闯进门厅 ,维克托拽住埃莱娜 ,往里走 ,

并用手枪对准了埃莱娜。

维克托 :站住 ! 不然我就开枪了 !

两位警察猛地站住了。他们双方正巧站在靶式地毯的各一边 ,就好像掉

进同一个陷阱似的。

场景 41  埃莱娜家的门厅  内景  夜晚

三个男人 ,三支手枪。埃莱娜面对这种局面 ,她重又清醒了 ,并僵在那

儿。两个警察一动不动地瞄准了维克托 ,而后者也小心地把枪指着离埃莱娜

没有梳理过的头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可埃莱娜完全失去自制了 ,她吓得魂不

附体。在这四个人中 ,戴维最能克制。一旦处于危险之中 ,原有的恐惧全消

失了。

戴维(对维克托) :安静 ,镇静。放了那个姑娘。

埃莱娜看着戴维 ,他的声音让她镇静了。就在这一刻 ,她喜欢上他了。

两个人之间一下子就沟通了。戴维突然高兴能来这儿救这位姑娘。

维克托(喊叫着) :你们在这儿干吗 ? 我什么也没干 ! ……(对埃莱娜) 你

告诉他们 ! 啊 ? 这是个误会 !

埃莱娜以自己的呻吟作为回答。她用一只手捂着面颊 ,在混乱中 ,她的

面颊被抓伤了 ,出了点血。

桑乔 :你正在犯一个严重的错误 ,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

戴维(指责) :桑乔 !

维克托(固执地喊着) :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

桑乔 :那脸上的伤呢(指埃莱娜) ?

维克托 :什么伤呀 ? (看埃莱娜 ,发现了她脸颊上的抓痕) 对不起 ……可

能是我刚才拽她时碰的 ,没注意 ……

这么圆满的解释是可以相信的。戴维明白 ,维克托唯一的危险性就是他

因受到惊吓而促使他再犯错误。因而 ,必须尽量让他镇静下来。但是 ,他忽

视了自己的同伴了 ……

桑乔 :你不放开姑娘 ,我就把你的生殖器连根拔掉 !

桑乔调转了枪筒 ,直接对准维克托的小腹下部。威胁立即生效 ,维克托

极为紧张 ,他手中的枪抖动了。戴维想要转移他同伴的狂怒。

戴维 :桑乔 ! 你别再激他了 !

桑乔 :小心呀 ……你别激我了 !

戴维气愤地望着桑乔。他决定控制局面 ,不理睬桑乔。

戴维(对维克托) :你叫什么名字 ?

维克托 :维克托 ……维克托・波拉萨。

戴维 :维克托 ,我知道这一切你都是可以解释的(给维克托上了一堂真正

明智的课 ,他确有说服才能) ,你把枪放下 ,把姑娘交给我 ,然后你向我解释一

切 ……好吗 ?

在和蔼年轻的警察面前 ,维克托屈从了。

维克托 :好吧 ,让他(指桑乔) 别再对准我的生殖器 ……

桑乔(吼叫着) :你不放姑娘 ,我把它弄成薄饼 !

戴维不再把枪对着维克托 ,而转向对准他的同事桑乔。这种情况使得戴

维的转变有了充分的合理依据。

戴维(抓紧枪筒对准了桑乔的太阳穴 ,命令他) :桑乔 ,好了 ! 把枪放到地

上。

桑乔大吃一惊。

桑乔 :戴维 ,你正在瞄准你的上司 !

戴维 :我正在瞄准一个疯子和一个醉鬼 ! 把枪给我 !

维克托和埃莱娜 ,他们的感觉第一次吻合了。桑乔不知该做什么 ,他开

始缓缓放下武器 ,但武器并没有离手 ,他感到彻底地受了羞辱。戴维的一只

手又对准维克托 ,他心有余悸地用另一只手抓住桑乔的手腕 ,把枪口对着地

上。桑乔垂头丧气地顺从了。

戴维(对维克托) :我们达成个协议 ,我的同事把枪给我 ,然后你把枪也给

我 ,并且把 ……(看埃莱娜) 你叫什么名字 ?

埃莱娜 :我叫埃莱娜。

戴维(对埃莱娜) :很高兴认识你 ,埃莱娜。(对维克托) 同意吗 ?

维克托(茫然不知所措地) :好吧 ……

戴维(斩钉截铁地命令着) :桑乔 ,快点把枪给我 !

戴维猛地拿走了桑乔的枪。

场景 42  埃莱娜家门厅  内景  夜晚

桑乔没有反抗 ,让戴维拿走他的枪。他的表情恍惚而阴沉。戴维在那个

下流胚面前侮辱了他。如果戴维稍有心计留意地看他一眼 ,就会发现 ,真正

的危险潜藏在桑乔那里。但是 ,戴维只顾利用时间 ,用眼睛、直觉和勇气尽快

把埃莱娜从那个十字路口解救出来。只听到一只旧钟的嘀答嘀答的响声。

埃莱娜汗流浃背 ,像只发情的母猪。必须打破这个僵局。

埃莱娜(对维克托) :别瞄准我了 ! 放开我 ……

可是 ,维克托在拖延着。让人摸不透。

戴维(和蔼地) :来吧 ,维克托 ……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 ,现在轮到你了。

戴维明白 ,自他们闯入这个家里 ,这会儿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对方要降

服了。维克托慢慢放下了拿着武器的胳膊 ,但他还没有松开埃莱娜。四个人

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约有一秒钟。

维克托 :好吧 ……可 ,你们怎么处置我 ?

戴维 :不做处罚 ……

戴维向埃莱娜伸出了手 ,就好像在邀请她跳舞。

戴维 :不会有事的 ……请放下枪 ……(对埃莱娜) 小姐 ……

埃莱娜开始慢慢地、小心地向戴维方向移动。时间停止了 ,消逝了 ,或者

是延长了(音乐应该协助使之产生这种效果) 。埃莱娜极为紧张地望着戴维 ,

向他身边靠近。在埃莱娜的目光中有那么多的病态、说不尽的感谢、说不尽

的欲望、说不尽的快乐和忧伤。(埃莱娜已走到戴维身后了) 戴维又转过头 ,

想要享受一下她那犹如无底深井似的深色的眼睛。在这暂短的分神之时(戴

维只顾看埃莱娜的眼睛 ,忘了维克托和桑乔) ,桑乔像头公牛冲向维克托 ,而

维克托手里还拿着埃莱娜父亲的手枪 ,枪口对着地板。

场景 43  埃莱娜家的门厅  内景 夜晚

两个人滚在了地板上。埃莱娜逃出家门。戴维转向桑乔和维克托 ,他们

两个人凶残地扭在一起。戴维举枪瞄准 ,但他们像拳击手似地继续滚打着 ,

使他无法确定目标。他严厉地喝斥 :桑乔 ! ……维克托 ! 把枪放下 !

他的声音已失去了力量 ,好似埃莱娜把它带走了 ,就像镜片粘在了他的

视网膜上。桑乔搏斗着 ,为了夺取维克托的枪 ,桑乔用粗大的手绕住了维克

托的腿 ,维克托还拿着手枪。他踩他的脚。当戴维用枪对准扭在一起的两个

躯体时 ,埃莱娜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头慢慢地出现在他背后的门口 ,她就像

大多数女人那样好奇和胆大。这是否表示 ,她不顾自己 ,而此刻要关心戴维

呢 ? 或者是深情的迷惑 ? 戴维看到了她 ,他转向门口 ,对她喊起来。

戴维 :你在这儿干什么 ? 你疯了吗 ?

场景 44  埃莱娜家的楼道  内景  夜晚

戴维靠近门 ,几乎是把埃莱娜推到了楼梯的台阶 ,挥着手命令着 :走开 !

埃莱娜跑下阶梯。枪声响了 ,这时戴维还挨着门 ,背对着门厅 ,他要确保

埃莱娜走了。子弹正好击中了他的腰部。可他没任何感觉 ,他想跑 ,他觉得

已往前迈了两步。他的身体倒在了楼道旁。戴维抓住铁栏杆 ,犹如一名囚犯

抓紧囚窗上的铁条。他想站起来 ,但只是躯干抬了抬。埃莱娜站住了 ,扭头

看他。在墙上的电梯缆线的影子上映出了他的脸 ,墙上也映出了像是在监狱

的模样 ,在双排影子中看到他的慌乱。埃莱娜探询、请求、痛苦、惊慌、迷茫地

望着戴维。她正想回来救他 ,但戴维又用“走开 ! 走开 !”的喊叫声阻止了她。

戴维不知道发生的事 ,他只知道要救头发染成多种色彩的姑娘 ,那个目

光深不可测、深色眼睛的姑娘 ……埃莱娜顺从了 ,她开始下台阶 ,枪声如雷 ,

在头上隆隆作响 ,直钻进她的躯体。

一级一级的台阶让她远离了一种生活 ,而奔向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场景 45  两年后  巴塞罗那 1992 年奥运会

电视报道 ,只见到电视机。

出现了用红、蓝两色画出的残疾人奥运会场地 ,地面上写着“: 巴塞罗那

92”的大字。体育场的装饰让我们自然感受到了不久要叙述的比赛。

坐在轮椅上的三名运动员穿过荧屏 ,在写着“巴塞罗那 92”字样的场地

上转了一圈 ,就像遵从着一种有嘲讽意味的舞蹈设计。

一台电视机的近景。开始 ,我们看不到电视机所放的位置 ,因为电视机

放在一个有锁的木柜里。这不是设计上的疏忽 ,而是为了防盗。

播音员的画外音 :在巴塞罗那 92 年残疾人奥运会上 ,西班牙队在轮椅篮

球比赛中又夺得一枚金牌 ……

场景 46 和 47  监狱  公共区或娱乐区  内景  白天  电视正在转播

篮球赛

维克托站在另外三个囚犯身边玩棋 ,可以听到电视播音员正在评论轮椅

篮球比赛西班牙队的战绩。棋盘上的线是用手工画上的 ,棋盘用一块白色床

单布做成 ,大小正好到桌角边 ,而桌子是钉死在地上的。棋盘上的四个角各

有一个手执圆球的女人的图案 ,是用各种色彩的圆珠笔画上的。在监狱的犯

人看来 ,可以算是“传家宝”了 ,真该把它收藏在艺术博物馆里。电视机放在

一面墙的上部。

播音员(画外音) :西班牙队以 56 比 52 ,战胜了阿根廷队。

播音员评述的情况 ,在电视中以近景出现。

播音员(画外音) :球传给 35 号戴维・德・帕斯 ……

维克托认出了两年前 ,在场景 44 中受伤的警察。当维克托听到戴维的

名字时 ,立即停止了游戏 ,盯着电视。

播音员(画外音) : ……毫无疑问 ,他是比赛中的强手。德・帕斯顶住了阿

根廷队防守的压力 ,继续投 ……

事实上 ,在一名阿根廷队队员推倒戴维时 ,戴维已经出手投篮。尽管姿

势不正规 ,但球投进去了。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播音员(画外音) :在观众席上有一名特殊的观众也在庆祝这一关键性的

投篮。

一位把棕色头发拢在帽子里的姑娘的近景。猫一样的眼睛使人想起了

埃莱娜。维克托睁大了眼睛 ,眼前的情景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电视中 ,戴

维刚刚投入了决定性的一个球。观众热情地喊叫。姑娘也狂热地鼓掌。她

的外表与埃莱娜不一样 ,但仍让人想起了埃莱娜。

播音员(画外音) : ……她是戴维・德・帕斯的妻子埃莱娜・贝内德蒂。戴

维・德・帕斯原来是名警察 ,在一次执行任务时 ,由于中弹而致残。他以平均

每场得 20 分、8 次篮板球、3 次远投完成了他的比赛 ……

监狱的地方很挤 ,维克托避开其他人 ,来到电视机跟前 ,所看到的一切着

实让他十分气愤。

他开始听阿尔贝特・普拉的一首歌 ,这首歌曲代表了维克托的心声(献给

脱胎换骨的埃莱娜 ,因为从电视上看出她很幸福) ―――

阿尔贝特忧伤、低声唱着 :

我希望你能承受我已经历的痛苦 ,

我要学会为此而祈祷。

我希望你毫无作为 ,

犹如手中没盛酒的空杯。

我希望你感触到胸腔内的心 ,

这颗心好像不是自己的 ,但它使你疼痛。

我希望你体验死亡 ,

为此我学会祈祷。

听到歌声的同时 ,又看到了电视中的形象 :在掌声中戴维交回了卡片 ,和

其他队员拢在一起。他张开左手 ,以美国方式向大家致敬。埃莱娜离开座

位 ,下到比赛场的护栏旁。戴维转向埃莱娜 ,不顾几百名向他们欢呼的观众 ,

他们聚在一起 ,融在紧紧的拥抱接吻之中。

场景 48  迪斯科舞厅  内景  夜晚

(作为电视节目的一部分) 晚上 ,西班牙队就像其他正常人一样庆祝自己

的胜利 ,他们在一家迪斯科舞厅尽兴地玩了很长时间。戴维有点醉了 ,他和

伙伴们开玩笑。几个运动员坐在轮椅上随着音乐节拍在场地转动着 ,大部分

人都和他们的女朋友在一起。运动员们坐在轮椅中跳舞 ,女友们站着跳。这

是十分感人的场面。戴维和埃莱娜也来到同伴们中间。戴维拉着埃莱娜 ,让

她骑坐在他失去功能的大腿上。轮子不停地上下运动 ,给人一种做爱的感

觉。所有的人都聚在一起跳舞 ,他们在轮椅上旋转着 ,听不到疯狂的音乐伴

奏 ,因为维克托在看电视播出这个节目时 ,仍听着阿尔贝特・普拉的歌。由于

画面中真实的声音被压住了 ,使得形象有点失真。

场景 49  监狱  内景

维克托盯着电视 ,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无奈。他剃了个光头 ,两年的囚

禁使他变得强悍 ,没有那么多的孩子气了。

监狱犯人活动场所的全景。宽大、简朴 ,四壁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装饰 ,

只有两个潮湿的印痕吸引了囚徒们的视线。如果有个隔板 ,可以说是个酒

吧。但除了几张方桌和几个木凳之外 ,什么也没有。墙上连张一文不值的海

报也没有。绝大部分囚犯是黑人 ,或像是黑人。几乎无人留长头发。给人的

印象是 :所有的人都是寸头 ,因为这是剃了光头后 ,刚长出头发来又修饰过的

头型。环境的光线有些特别之处 ,这些模样单一的人像是属于同一种族或者

是同一个家庭。几乎所有的人都站着 ,他们穿着杂牌的各式各样的针织运动

衣 ,可能有些人穿的是假名牌的运动服。他们都很紧张 ,像是等待着随时会

爆发的事情。

场景 50  维克托的牢房  内景  夜晚

留有埃莱娜唇印和她原来的电话号码的杯子垫 (我们在前面的场景看

过) 夹在一个旧的、红色硬封面的《圣经》之中十分显眼。维克托与另外两个

囚犯关在同一间牢房。他在一张很小的桌子上工作 ,上面堆放着函授教育大

学的课本《、圣经》、一封打开的信、一张维克托小时候与母亲的合影照片。桌

上还摆着关于报道他在汽车里出生以及一张他与市长和几个类似市政官员

的修女合影的剪报。用短镜头扫拍过上述这些物品时 ,我们听到了维克托母

亲沙哑、疲倦、带有埃斯特拉马杜拉地方口音的声音。

维克托的母亲(画外音) :我的孩子 ,我得了癌症。看来我是等不到你出

狱了 ……我把拉奔蒂利亚的房子留给你 ,如果这座房子不被拆掉的话。有点

积蓄也留给你 ,假如我这个可诅咒的病没把它花掉的话 ……对你来说 ,我知

道自己不是个好母亲 ,我所有的一切 ,都与你共享了 ,但社会给我的也只是贫

穷 ……我给你寄去一张照片和剪报 ,你曾向我要了那么多次 ……但直到今天

我还没找到其他的 ……,有几天 ,我头脑不清醒 ……

维克托与母亲的声音相互交叉 ,就像两个在大街上相遇的人那样 ,他们

有好多事想要说 ,却只有片刻的时间。他们要讲最要紧的 ,或者甚至连这一

点都不能 ……几乎什么也没说。我们看到 ,维克托在牢房里正在给母亲写

信。

维克托(画外音) :妈妈 ……你听了一定会很高兴 ,我没染上吸毒 ,也没染

上艾滋病。我学了很多东西 ,白天我自学 ,用上课来打发日子 ……我学了教

育学、木工活、学做手工艺品 ,甚至学神学 ……用上课来摆脱惩罚并学习新东

西。一位保加利亚的同伴正在教我保加利亚语。我也喜欢《圣经》了 ……现

在 ,我被《旧约全书》的第一卷吸引了 ……你会认为我在发疯 ,是吗 ? 可我要

想不让自己发疯 ,就必须让脑子别闲着 ,别去想什么。上帝是个非常好的主


上一篇:西班牙电影《颤抖的肉体》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下一篇:西班牙电影《颤抖的肉体》电影剧本赏析下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