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克鲁尼经典爱情《在云端》电影剧本赏析下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2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私人物品收拾好。

塞缪尔没有动。他茫然地坐在那里。

娜塔莉:谢谢你,塞缪尔先生。

没有任何反应。只有更多的泪水在

无声淌落。娜塔莉紧张起来。

娜塔莉:塞缪尔先生?我们能谈的只

有这么多了。(又重复了一遍)谢谢你。

当娜塔莉不知所措的时候,瑞安克

制住自己不去插话。

克雷格的身体更加靠近电脑,他仔

细地注视着这一切。

娜塔莉:塞缪尔先生……塞缪尔先

生……塞缪尔……

终于,塞缪尔从茫然中清醒过来。他

抬起头,环顾四周,片刻后起身,离开。

娜塔莉屏住呼吸。一秒钟后,塞缪尔

经过他们的房间,透过会议室玻璃窗,我

们可以看见塞缪尔的身影。他们目送他

走过去。

瑞安:干得不错。

娜塔莉点点头。

瑞安:你还好吧?要我来替你吗?

娜塔莉:不用,我没事儿。

娜塔莉拿出一张写有四十个人名的

名单。人数之多令人心生寒意。她划掉上

面的第一个名字。

内景 底特律 道奇租赁车 下午

瑞安和娜塔莉驱车前行。外面下着

冻雨。瑞安手机嗡嗡响起来。他拿起手

机。随后是一段同克雷格的对话,但我们

只能听到瑞安这一端的谈话内容。

瑞安:喂……?嗨,克雷格。(倾听)

是,我觉得她做得很好。在压力之下表现

出色。(倾听)不,都是她一个人做的。她

天生就是这块料。

娜塔莉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瑞安:我不知道。我们刚到这儿……

是,我有这个打算,但那只是其中一个地

方。我想我们需要多去几个地儿……

(倾听)也许没什么不同,但如果知道我

们就在隔壁,好歹还欣慰一些……(倾

听)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好过的。(倾听)

我们需要再多试一试。这就是我想说的。

我认为我们还没准备好。(倾听)好吧,

好吧。(摇着头)是……好……嗯,拜拜。

瑞安挂断电话。

瑞安:我们可以回家了。

娜塔莉(略微兴奋地):哦……

他们沉默着继续驱车前行。

娜塔莉:很抱歉说了那些关于爱莉

克斯的话。我做得有些过分。

瑞安:没关系。我理解。

娜塔莉:你不会有事的,对吧?

瑞安:什么意思?

娜塔莉:回奥马哈之后。

瑞安:我不知道……我(想了一下)

没考虑那么多。

娜塔莉:会比你想象的要好。

瑞安对此表示怀疑。

内景 底特律 霍姆斯泰德连锁酒

店 夜晚

瑞安手拿一张硕大的压有花纹的信

封,里面是他妹妹的结婚请柬。他从里面

取出回执卡。

瑞安盯着签写“随同来宾”的那一

行。考虑良久。然后,做出决定。

他拿起电话,拨打。

爱莉克斯(接通电话,画外音):我

正在想你今天是否会给我打电话呢。

瑞安:你想我了?

爱莉克斯(画外音):是。我正在看

鲨鱼特集……

瑞安:所以你就想到我了?

爱莉克斯(画外音):你知道虎鲨还

会嘴碰嘴吗?

瑞安:我也希望能像鲨鱼那样和你

碰嘴。

爱莉克斯(画外音):真好。我也是。

瑞安:你在哪儿?

爱莉克斯(画外音):圣地亚哥。怎

么了?你有什么打算?

瑞安:你能和我在拉斯维加斯会

面吗?

爱莉克斯(画外音):为什么?我们

准备私奔?

(切至)

外景 拉斯维加斯 卢克索酒店

白天

瑞安和爱莉克斯站在酒店外面,摆

弄着那个纸板人像。

爱莉克斯:我承认,当你说让我和你

在拉斯维加斯见面的时候……我想我们

可能会先去赌上一把,然后在一个心型

的高级泡泡浴缸里做爱,最后再看一场

奇怪的法裔加拿大人的马戏表演。

瑞安:我们有的是时间做这些事儿。

(指挥着拍照)向左边挪一点儿好吗?

爱莉克斯按他说的去做。她看着那

个纸板人像。

爱莉克斯:你对这场婚礼有什么看法?

瑞安:我觉得挺好。(指挥拍照)把

它朝我这边儿歪一点儿……好……非常

好……走开吧。

瑞安按下快门。

爱莉克斯拿起纸板人像。

爱莉克斯:他们真可爱。

瑞安:你这么觉得。

爱莉克斯:是,他们会生出漂亮的宝

宝。希望小家伙长得像你。

爱莉克斯和瑞安一起看着照片,片

刻后――

瑞安:下个周末你有安排吗?

这个要求让爱莉克斯立刻意识

到――他是在邀请我参加他妹妹的婚礼。

爱莉克斯:不……

瑞安:为什么?

爱莉克斯:我不能去。

瑞安:我是认真的。

爱莉克斯:你想让我做你的女伴?出

席婚礼?

瑞安:哦……对。

爱莉克斯:天啊,瑞安。你妹妹的婚礼?

瑞安:反正我和她也不是很熟。

爱莉克斯:我只是觉得不太合适……

瑞安:听我说。你知道,我不是那种热

衷参加婚礼的人。这是我平生第一次……

我想有个舞伴。想有个人陪着。如果你能

接受,我希望那个人就是你。

思考良久。爱莉克斯叹了口气。

爱莉克斯:好。

瑞安:真的?

爱莉克斯:是,我不相信我会……

是,我陪你去。

瑞安:我觉得我们应该吻一下。

爱莉克斯:那就吻我吧。

两人吻在一起。

内景 密尔沃基机场 行李传送带

白天

瑞安身旁放着拉杆箱和一个服装

袋。他一只手拿着旅行指南,另一只手

握着电话。在他身后是一个由梅纳德・

芬奇做的巨幅航空公司广告。芬奇穿着

短夹克。头戴机长帽。标题是“我们珍视

您的忠诚”。

瑞安(打着电话):你做我助理多久了?

(对切)

内景 CTC公司 凯文办公桌 同

一时刻

凯文头戴耳机。

凯文:房间几个月前就被订满了。所

有外地来宾下榻“最佳西部”酒店。正式

的婚礼签到也在酒店举行。

瑞安:“最佳西部”的积分系统可真

是老掉牙了。

爱莉克斯(画外音):“最佳西部”?

真的吗?难道收容所也没房间了吗?

瑞安转身面对爱莉克斯。

瑞安(羞愧地):我想他们的合作伙

伴是“边疆航空”①吧。

爱莉克斯:哪家航空公司会将小品剧本林地

动物画在他们的飞机尾部?

瑞安:哦,有了你我的生命才完整。

内景 卫星信息亭② 白天

瑞安和爱莉克斯站在停车场中央卫

星信息亭柜台前。

服务员:会员卡?

瑞安和爱莉克斯同时掏出他们的会

员卡,一齐放在柜台上。真是令人尴尬的

时刻。

瑞安(窘迫地):哦……我……

爱莉克斯:你来积分吧……

瑞安:不,我不用……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 大堂

白天

瑞安和爱莉克斯来到入住登记处。

这里当然设有高级会员专柜,但他们不

能使用。

瑞安被迫排在另外三个人之后,一

位女服务员站在高级会员专柜的电脑旁。

瑞安(对女服务员):您有空吗?

女服务员:对不起,这是我们“金皇

冠”会员专用通道。

瑞安气坏了。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 走廊

白天

瑞安和爱莉克斯沿着长长的走廊前

行。他们的住房被安排在走廊尽头。就在

他们要进入房间时,从走廊另一侧的房

间里走出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手里端

着一个洗衣篮。她就是瑞安的姐姐卡拉。

卡拉:瑞安?

① Frontier:美国一家廉价航空公司,以低

价策略招揽顾客。边疆航空的机队,最令人瞩目的

是每架飞机尾翼上都有不同的动物图案,而每一

只动物亦有专属的名字。在“边疆航空”机尾出现

的动物图案共有数十种,包括小熊、公鹿、山猫、天

鹅、山羊、海豚甚至杀人鲸等。――译者

② Kiosk:一种具有自助查询或交易功能的

电子自助服务终端。――译者

瑞安转过身。停顿片刻――

瑞安:卡拉……

他们拥抱在一起。那感觉很奇特。笨

拙却诚挚。

瑞安:这位是爱莉克斯。

卡拉:嗨,你好。

爱莉克斯:嗨!

卡拉(开诚布公地):瑞安从没和我

提起过你。

瑞安:卡拉,你在酒店里干什么?

卡拉:哦,我真希望我不用在这儿待

着……嗯,弗兰克和我准备分居一段时间。

瑞安:你不在家住了?

卡拉:这儿多开了一间房,所以我可

以住一个周末。

瑞安:哦,是这样。

卡拉:对。那么你们是在约会了?

瑞安和爱莉克斯彼此对视,支支吾

吾地。

瑞安:呃……

爱莉克斯:其实不是……

卡拉:好吧,别在意这些了。这把年

纪再叫女朋友已经不太合适了……我

记得当年妈妈管杰克叫“男朋友”的时

候,我都快疯了。“男朋友”是孩子们叫

的……(嘲讽的声调)我是离婚人士!

“最佳西部”走廊里,一段令人尴尬

的沉默,

瑞安:那么,预演晚餐再见?

卡拉:好,两位,回头见。

卡拉端着洗衣篮沿走廊离去。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房间 白天

瑞安和卡拉安顿下来。一个廉价的

篮子,外面裹着玻璃纸,用粉红色丝带随

意捆扎了一下。篮子里是一本小手册,对

周末的婚礼安排做了简要概述。

瑞安:还有婚礼手册。

爱莉克斯:一生中这么有意义的事

情难道不值得介绍一下吗?

瑞安:哦,那“我爱你”呢?

瑞安是在开玩笑,但好像也不尽然。

他们都当它是个笑话,可“此时此刻”彼

此又情不自禁地认真起来。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 俱乐部

炉边休息区 傍晚

为了婚宴彩排,几张桌子拼凑在一

起。瑞安和爱莉克斯看到晚宴正在如火

如荼地进行。

新娘,瑞安的妹妹茱莉,使劲地挥着手。

茱莉:老天,瑞安!

她跳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茱莉:你一定就是爱莉克斯。你真漂

亮。卡拉说得没错。你看到篮子了吗?

爱莉克斯:它非常可爱。

茱莉:全都是塔米弄的。

塔米挥了挥手。

茱莉:瑞安,你看上去成熟了好多。

瑞安:是吗?但要结婚的是你呀。

茱莉:我知道,说完了吧?你们还没

看我的婚戒呢。

茱莉冲他们显摆自己的婚戒。它看上

去不太对称,似乎更看重重量而非品质。

茱莉(自豪地):是吉姆设计的。

吉姆举手致意。这位就是茱莉的未

婚夫,我们一眼便能看出瑞安并不觉得

吉姆很提神。

瑞安想起了什么。他拿出几张为

那纸板人像拍摄的5X7寸照片。

瑞安:你们要的照片我带来了。

茱莉(兴奋起来):哦,太棒了!你可

以把照片放在那儿。

茱莉指着一张桌子。瑞安走过去。他

站在那儿,看到一张被钉上了近百张照

片的美国地图。真令人震惊。突然,他的

努力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瑞安把几张照片钉在地图上那些为

纸板人像取景的城市上。他向后退了一

步,观瞧整体效果,新添的几幅照片已经

不起眼了。

瑞安走回来,同他妹妹还有爱莉克

斯继续交谈。

瑞安:已经有很多照片了,都快没地

方放了。

茱莉:是啊,每个人都把照片钉在上

面看起来是不是很壮观?

瑞安:是谁给你们出了这么一个……

爱莉克斯(打圆场):有价值的好点子?

茱莉:哦,吉姆动用了我们大部分

存款去投资房地产,等我们查看财务

状况的时候,发现已经支付不起蜜月

旅行的费用了……不 过……虽然我们

自己不能旅行,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不能

有照片。

这样的想法对于瑞安来说简直难以

接受。

爱莉克斯:真是个了不起的主意。

茱莉:谢谢。

(切至)

一小时之后

瑞安被吉姆黏住了,他们正在谈论

房地产。爱莉克斯正在同伴娘们谈论当

地的戏剧。

吉姆:山麓有六十英亩地产。我把老

拉齐农场分成几块,给自己留了一块最

好的。

瑞安:真棒。

吉姆轻呼一声,意思是“那当然了”。

吉姆:房子是四层的。

瑞安:肯定是一个不错的新建住宅区。

吉姆(纠正他):是社区,不是新建

住宅区。我们的理念是提供全套服务。

买房的同时就签订一份维护合同,我们

会帮你修整草坪,甚至还会帮你换灯

泡。家具吗?你可以自己买也可以从我

们准备的几套家具里挑一套。合同完美,

优惠多多。

瑞安和爱莉克斯目光交会。在同他

人不着边际的闲谈中,这样的对视令彼

此心神愉悦。

吉姆:你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我可以

在三楼给你留一套。我对那些单元很熟

悉。风景也不错。

瑞安:我相信。

吉姆:拿到房子后六个月,你就能净

得利润了。这是有担保的。我们都需要一

个自己的家。这是美国。我们得到过承诺。

瑞安:说得真好。

吉姆:什么?

瑞安:最后关于誓言的那部分……

我喜欢。

吉姆(略带窘色):谢谢。(挖空心

思继续交谈)那么,你还租住在那个一

居室里吗?

瑞安:我不租了。

吉姆(惊讶地):你把它买下来了?

瑞安:也没有。

吉姆:你准备买下来是吗?

瑞安:没这个打算。没有。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大堂 夜晚

大家逐渐离去。塔米抓住茱莉的手。

塔米:你能相信就是明天了吗?!今

晚你睡得着吗?

茱莉:我不知道。

塔米:需要抗焦虑药吗?

瑞安:我觉得那起不到催眠的作用。

茱莉:不用,我很好。我会喝点儿热

牛奶。应该管用。

吉姆抱着一盒子鲜花走出来,这些

花儿刚才摆在里面的桌子上,婚礼时还

要再用一次。

吉姆:还有一盒……

爱莉克斯:我去拿……

瑞安:没问题吧?

爱莉克斯:当然……

爱莉克斯离开。此时此刻,瑞安、卡

拉还有茱莉,在不知经过了多少年之后,

他们第一次单独聚在一起。

瑞安:吉姆看上去挺不错的。

茱莉:是,我知道……他很棒,对吗?

卡拉:他会成为一个好丈夫的。

有那么一刻,兄妹三人就这么相互

对望,咯咯地笑着。只有他们三个人。

瑞安:嗨,茱莉,我想……爸爸已经

不在了……嗯,我不知道是否有人陪你

走过红地毯呢……

茱莉:哦,吉姆的叔叔会陪着我的。

卡拉(不自在地):他帮了我们不少忙。

瑞安:嗯……那太好了。我只是希望有

人能照顾你。那么,我应该几点到呢……

茱莉:客人们大概五点钟到。婚礼五

点半开始。这段时间来就行。不用着急。

坐电梯下来就到了。

爱莉克斯抱着另一盒鲜花走过来。

瑞安看到她,从她手中接过花,放在吉姆

那辆豪华的皮卡车车厢里。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 走廊

夜晚

瑞安、爱莉克斯还有卡拉站在相隔

不远的两扇门外。两张房卡同时滑动。爱

莉克斯走进房间。瑞安停下脚步。

瑞安:嗨,卡拉。

卡拉:怎么了。

瑞安:你能相信她明天就要结婚了

吗?她还是个孩子呢。

卡拉:哦,不,瑞安。实际上,她已经

三十七岁了。算是侥幸成功吧。

瑞安:嗯。

卡拉:睡个好觉。

内景 “最佳西部”酒店 房间

夜晚

瑞安坐在床边。爱莉克斯在他身后。

瑞安:觉得他们会百年好合?

爱莉克斯:我想会的。

瑞安: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每个人都

这么笃定呢?

爱莉克斯:我知道你不会。你只会跟

着自己的心走,希望你是对的。

瑞安:可怜的卡拉。她就是那个以为

自己能搞定一切的人。

爱莉克斯亲吻瑞安的脖颈。

爱莉克斯:我猜,也许茱莉的奇思妙

想对婚姻有帮助。

瑞安:有没有认真考虑过你会和某

个人共度一生的时光?

爱莉克斯稍作停顿。

爱莉克斯:嗯,考虑过,我想这取决于

对方。

瑞安微笑。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显示:娜塔莉。瑞安接通电话。

瑞安:嗨,姑娘,怎么样?

内景 霍姆斯泰德连锁酒店 大堂

夜晚

娜塔莉正在用手机通话。

娜塔莉:我现在就像生活在梦里。工

作加旅行。全国观光。

瑞安:什么意思?

娜塔莉:克雷格让我做一个周期的

裁员工作。

瑞安:能坚持下来吗?

娜塔莉:有点儿担心。一个人出差感

觉挺怪的。

瑞安:是吗?

娜塔莉:嗯。不过还不至于崩溃。他

们差不多都能承受。

瑞安:鉴于目前的状况,看来还不错。

娜塔莉:我昨天在丹佛机场,有人意

外地撞碎了他们为展览廉价艺术品而布

置起来的玻璃柜。第一感觉就是,对现代

雕塑来说,这地方太古怪了,不是吗?

瑞安:机场总是喜欢找奇怪的地方

展出艺术品。

娜塔莉:对吧?不管怎样,最重要的

是,现在满地都是玻璃碎片,我想,如果

你非要带把刀上飞机的话,可以用胶带

给碎玻璃缠出一个手柄。

瑞安:没别的创意了吗?

娜塔莉:不,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有

的是时间考虑这件事儿。

瑞安:你打电话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娜塔莉:不,我只是……(稍顿)达

拉斯哪家餐厅不错,请推荐一个。

瑞安:米亚餐厅。可以点一份墨西哥

牛胸肉玉米卷。

娜塔莉:知道了。听上去不错。

瑞安:你还好吗?

娜塔莉:当然。一切都好。谢谢你的

建议。

瑞安:加油吧。

挂断电话。深吸一口气。瑞安回头看

看爱莉克斯。她已经睡着了。

(切至)

一张高中曲棍球球队的合影照片

一根手指入画,指着一副有些难以

辨认的十几岁少年的面容――

瑞安(画外音):那就是我。

内景 沃帕卡高中 走廊 第二天

清晨

瑞安和爱莉克斯站在奖杯陈列柜

前。两个人挤在一起。

爱莉克斯:你会打曲棍球?

瑞安:用不着这么吃惊吧。

爱莉克斯:没想到你还是个运动健

将呢。

外景 沃帕卡高中 平台 白天

瑞安和爱莉克斯走过一个混凝土平台。

瑞安:在这儿,我第一次打架。

爱莉克斯:结果如何?

瑞安(避而不答):带你看看我的老

教室。

内景 沃帕卡高中 教室 白天

阿力克和瑞安坐在课桌前。瑞安指

出教室里各式各样和他有关的物品。

内景 沃帕卡高中 楼梯井 白天

瑞安指着楼梯井后的一块空地。

瑞安:布列塔尼・罗森。她长着一头

金发,黑棕色的眼睫毛……当我们接吻

的时候,两个人的牙套就像链条一样搅

在一起。

爱莉克斯:它们没扣上?

瑞安:没有,没真的锁上。

爱莉克斯:我干过这事儿!

瑞安:不会吧。

爱莉克斯:我那会儿戴着牙箍,当我

和他分开的时候,我的牙箍从他的嘴里

突了出来。

两人大笑。

(切至)

瑞安和爱莉克斯在楼梯井里接吻

外景 沃帕克高中 露天看台 白天

爱莉克斯和瑞安像两个高中生一样

紧挨着坐在一起。

爱莉克斯:到这儿来我真高兴。

学校橄榄球队走到场地里进行练习。

瑞安(对着球队):加油!

孩子们奇怪地回头望着他。

瑞安手机铃声响起。

瑞安(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卡拉。

我们一上来便听到电话里传来哭泣声。

卡拉(画外音):瑞安,你在哪儿?我

们这儿已经一团糟了。

瑞安: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卡拉(画外音):是吉姆。你能回来

吗?我们需要你帮帮忙。

瑞安:哦,好的……

外景 教堂 白天

瑞安租用的汽车停在教堂前。他跳

下车,爱莉克斯坐到驾驶座上。

爱莉克斯:我去帮你取礼服。(又补

了一句)好运!

内景 教堂 入口处 白天

瑞安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抽泣的茱

莉,女伴们正在一旁安慰她。伴郎们挤在

另一个角落,他们既尴尬又迷惑。卡拉离

开那些伴娘,把瑞安领到一旁。

瑞安:出什么事儿了?

卡拉:吉姆临阵脱逃了。

瑞安:今天?

卡拉:所以才叫临阵脱逃啊。

瑞安:你希望我做点儿什么?

卡拉:和他谈谈。

瑞安:你想让我和他谈谈?

卡拉:嗨,不是你就是我。你知道我

的底细。我已经出过一次局了。

瑞安:可我还没击过球呢。我连替补

席都没坐过。

卡拉:你不是靠演讲谋生吗?激起人

们生活的热情?

瑞安:我是告诉人们怎么避免承诺。

稍顿。

卡拉:都是些什么狗屁内容啊?

瑞安:是哲理。

卡拉:真愚蠢。

瑞安:嗨,没准儿对你有用呢。

卡拉:对承诺有所恐惧恰恰反映了

某些人的内心渴望。

瑞安:说得真精彩。有人快成一流女

作家了。

卡拉:是,我正在努力完善自己。我

知道对你而言,结婚就是罪恶。

瑞安:这么说话毫无意义。

一时陷入僵局。

卡拉:瑞安,你已经好久没回来了,

我们基本上都当没你这个人啦。我知道

你想帮她……现在机会就在这儿。这是

你的机会。

瑞安深吸了口气。

内景 教堂 主日学校教室 白天

瑞安轻轻走进来,他看到了吉姆。吉

姆的礼服没有完全穿好,正在读一本名

叫《感恩树》的儿童图书。吉姆抽泣着。

瑞安刚想离开,就听到……

吉姆:瑞安?

瑞安:嗨,吉姆。

吉姆:你读过这本书吗?

瑞安:是,非常感人。

吉姆:我也这么认为。

瑞安:卡拉说你好像有点儿……想法?

吉姆把书放下。

吉姆:我觉得我做不到。

瑞安:哦。那你为什么今天才说?

吉姆:昨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难以入眠。我一直在想婚礼还有仪式的

事情……然后想到今后买房子,住在一

起……生个孩子……然后再生一个孩子

……(开始滚雪球)……感恩节,圣诞

节,春假,足球比赛……突然他们就毕业

了,开始找工作,准备结婚……然后,你

知道……我就当上了爷爷。再然后,我退

休了。还没活明白呢……我就死了……

我不停地在想……“意义何在?”

瑞安咽了口吐沫。妈的。

吉姆(直截了当地问瑞安):我的意

思是,结婚的意义何在?

瑞安:意义?

吉姆:是啊,我为什么要开始一段婚

姻呢?

瑞安(挪动脚步):这就是婚姻……

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你知道,每

个人都渴望它……

吉姆:你又没结过婚。

瑞安:没错……

吉姆:你甚至都没尝试过。

瑞安:那要看你怎么理解尝试这个

词了。

吉姆:你看上去比我那些已婚朋友

们活得更开心。

瑞安停顿了一下。

瑞安:吉姆,我不想撒谎。婚姻也许

会让你痛不欲生。你是对的――所有的

一切最终的结果就是消亡。

(切至)

卡拉躲在门外,惊出一身冷汗。

(切回)

瑞安:我们就像是一只永不停歇的

时钟,你不可能让它慢下来或者让它停

住脚步,大家最终的结局都一样。有些

人留下了印记,这些印记超越了他们自

身的死亡……不像我们这些平凡的家伙

……但那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可是,就

连这些印记最终也会消失。(稍顿)没有

任何意义。

吉姆听进去了一点儿。

瑞安:我不是那种能和你谈论这个

话题的人……但仔细想一想――你生命

中最快乐的记忆,还有那些最重要的时

刻,你愿意独自一人吗?

吉姆(思考着这句话):不……我想

不会。

瑞安: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像碎嘴老

太太……但,生命,最好还是有人相伴。

吉姆点头。

瑞安:仔细想一想……昨晚,就是你

婚礼的前夜,当你脑子里想这些乱七八

糟的事情时……你们是分开睡的吗?

吉姆:是,茱莉回公寓了,我一个人留

在宾馆,独自待在豪华蜜月套房里……

吉姆哽咽着。

瑞安:觉得寂寞了?

吉姆:是。

瑞安:所以说,人生旅途每个人都需

有人同行。

这引发了吉姆的共鸣,他情不自禁

地微笑起来。

内景 教堂 入口

吉姆朝着围成一圈的伴娘们走去。

她们闪开,让他进来。他跪在茱莉脚旁,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泪水和笑容挂在女

人们的脸上。

卡拉朝瑞安走去,轻拍他的肩膀。

卡拉:欢迎回家。

一连串蒙太奇画面

瑞安和爱莉克斯在教堂一间小厨房

里换上婚宴礼服。两个人匆匆忙忙地,衣着

稍显凌乱,他们的脸上都挂着别样的喜悦。

吉姆和教父站在圣台上,他的好哥

们儿轻拍他的后背。

茱莉在吉姆叔叔的陪伴下,走向圣

台。他们经过瑞安身旁时,瑞安看上去一

脸骄傲。

牧师赐予新人新婚祝福。

吉姆揭开茱莉的面纱。两人拥吻。

婚礼来宾鱼贯进入宴会大厅。

瑞安和爱莉克斯与同桌的人交谈着。

瑞安:嗨,我是瑞安。

来宾:我是你的堂兄……哈罗德。

瑞安:哦,你好!

瑞安和爱莉克斯像年轻人一样跳舞。

乐队奏响了一首时髦的热辣舞曲。

吉姆发言。他并不擅长在公开场合

讲话,客人们的脸上挂着宽厚的笑容。

塔米挑逗一位伴郎。

瑞安拉起卡拉来到舞池。卡拉将头

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慢慢地跳舞。

吉姆和茱莉同众人道别,然后离开。

瑞安和爱莉克斯一起走进电梯。她

披着他的夹克。两个人就要吻在一起时,

电梯门关上。

内景 密尔沃基机场 清晨

瑞安和爱莉克斯站在两人的登机门

之间。一个写着“奥马哈”,另一个写着

“芝加哥”。

爱莉克斯: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

瑞安:现在,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爱莉克斯:说定啦。你不会改变我,

对吗?

瑞安:不,还和过去一样。只不过多

了一个地址而已。

爱莉克斯:孤单了就给我打电话。

瑞安:我们网上聊。

爱莉克斯微笑。两人吻别。

片刻后,他们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朝

各自的登机门走去。瑞安驻足片刻,他有

一种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踏上

了回家的旅程。

(切至)

一支钢笔沙沙作响

内景 奥马哈 旧商业区 公寓楼

白天

瑞安为自己的新私人寓所签署文件。

房地产经纪人:欢迎回家。

瑞安(深吸一口气):感觉真好。

房地产经纪人:在这儿您会非常开

心的。步行即可到达老商业区。

瑞安(指着):这条路?

房地产经纪人(指着相反的方向):

不,这条路……

瑞安微笑着点点头。心里有了主意。

内景 奥马哈 旅行社 白天

瑞安走到窗前,从展柜里拿出一本

手册。手册封面上画着一位妇女,她双手

放在脸的两侧,喊着“喔!”,为奥马哈市

做宣传。

内景 观光巴士 白天

瑞安坐在一辆小型巴士上,手里拿

着导游手册。

导游:奥马哈是一座江城,从河岸向

西延展,宛若一条时间线。这儿是美国最

富有的公民沃伦・巴菲特以及第三十八

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的故乡。

内景 内布拉斯加家居市场 白天

置身于大量居家用品之间,瑞安在

选购商品。

内景 来德爱① 白天

瑞安手里拿着一瓶大包装香波,同

一位售货员交谈着。

瑞安:你确定没有小瓶的了?

售货员:进货时就只有大包装的。

瑞安:我又不是给猛犸象洗澡。保质

期到什么时候?我的意思是,老天,这确

实太多了。

售货员默然无语。

内景 观光巴士 白天

观光巴士经过奥芬剧院。

导游:在左侧,您将看到刚刚整修好

的奥芬剧院。我们内布拉斯加州出了很

多知名艺术家,包括亨利・方达、弗雷德・

阿斯泰尔、蒙哥马利・克利夫特、马兰・白

龙度,还有加布里埃尔・尤尼恩。

内景 二十四小时健身馆 白天

一位健身销售代表领着瑞安四处

观看。

健身销售代表:对于你们CTC员工而

言,这儿真是一处休养生息的好场所,而

且距离如此之近,在午休的时候就可以

光顾。我们甚至还有赛前训练俱乐部。届

时您可以查看社区公告。

外景 旧商业区 白天

瑞安从一家中餐馆走出来,手里拿

着一份外卖。一阵劲风袭来,差点儿把瑞

安吹了个跟头。一位陌生人转身对他说

道――

陌生人:这儿的风能把人劈成两半。

内景 观光巴士 白天

观光巴士途经奎斯特会议中心。

导游:人们一直以为奥马哈只是一

① Rite-Aid:美国第二大连锁药店。――译者

个保险业之城,其实我们还有奎斯特①、

康尼格拉②以及盖洛普③……这就是为什

么我们总觉得我们的手指按在了美国的

动脉上。

内景 CTC公司 白天

会议结束后,人们鱼贯而出。瑞安拦

住克雷格的去路。

瑞安:娜塔莉怎么样?

克雷格・格雷戈里:不错。一定是你

调教得好。(往外走)现在,只需确保其

他人知道他们都该做哪些事。

瑞安环顾着那些坐在电话会议终端

前的新员工。他们可真够嫩的。

内景 奥马哈 瑞安公寓 傍晚

瑞安躺在沙发上,正在和爱莉克斯

通话。

瑞安:嗯,是一个真正的家了,万事俱备。

爱莉克斯:有没有觉得不安?

瑞安:不,我挺适应的。

我们注意到瑞安还穿着霍姆斯泰德

连锁酒店的睡袍。

爱莉克斯:现在有一张正儿巴经的

床了,对吗?不用再睡床垫了。

瑞安:星期三你就都看到了。

爱莉克斯(挑逗地):是吗?你会像

鲨鱼那样碰我吗?

外景 租车柜台 清晨

瑞安同一位租赁顾问交谈着。

瑞安(指着一辆道奇层云):我真想

买一辆。

租赁顾问:很高兴您对我们租赁的

汽车如此满意。

瑞安:不,我是认真的。我想买下来。

租赁顾问:您想买一辆道奇层云,先生?

瑞安:买一辆你们的道奇层云。

租赁顾问:哦,它们是非卖品。

瑞安掏出他的会员卡。

(切至)

内景 CTC公司 白天

瑞安从旁边走过,发现一位年轻的

员工正在犯低级错误。他停下脚步,上前

帮助。

瑞安:用不着如此安慰他人。我们的

工作并不是让别人觉得好受一些。我们

就是要建立一个过渡期。不仅不需要同

情,语气还要再强硬一些……直到最后

一秒再把这份文件抛出去。那是你同他

告别的方式。

外景 奥马哈 旧商业区 白天

瑞安同一群慢跑者在一起,他们转

过拐角,向市中心跑去。

内景 CTC公司 会议室 另一天

瑞安和另外八个人坐在桌旁。克雷

格正在给大家开会。瑞安的注意力集中

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

瑞安电脑屏幕:日历上写着爱莉克

斯今天就到。屏幕切换到航班时间。其中

一个班次显示“准点到达”。

瑞安微笑起来。

内景 超市 白天

货品通道里,瑞安跟在一名老妇人

① Qwest:美国奎斯特通讯公司,全方位电信

服务巨头。该公司目前提供的光纤宽频网路已达

255 500里,服务范围遍及全球160多个城市。

――译者

② ConAgra Foods,Inc.:北美最大的包装食物

公司之一。康尼格拉的产品出现在超级市场以及众多

餐厅、饮食店。公司总部设于奥马哈。――译者

③ Gallop Polling:盖洛普民意测验。――

译者

身后,她拿什么他就也拿什么。

外景 花卉市场 白天

瑞安抱着两瓶鲜花走出来。

内景 瑞安公寓 白天

瑞安正在收拾房间。

他给冰箱装满食物。摆好饮料,商标

朝外。铺好床单。放好鲜花。打开一个崭

新的浴皂。

内景 奥马哈机场 行李领取处

下午

瑞安在自动扶梯下面等候着。女人

们的双脚相继出现,但没有爱莉克斯的。

终于,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瑞安(应答):嗨,你下飞机了吗?

爱莉克斯:我留在芝加哥了。

瑞安(显然大失所望):哦。我都准

备好了……真遗憾。出什么事了?

爱莉克斯:工作方面的。你能理解

吧。我们俩都飞来飞去的时候,见个面多

容易啊。

瑞安:你还来吗?

爱莉克斯:我要在芝加哥多逗留几

日。然后,西部还有几个地方要去,但下

周怎么也能到你那儿了。

瑞安:好吧……

爱莉克斯:我也挺失望的。

瑞安:是,我也是。

内景 会议大厅 白天

瑞安站在“目标探求”公司的一大

群人面前。

他拿出一个背包,把它放在桌子上。

瑞安:去年,我飞行了三十五万英里。

而地球距离月球也只有二十四万英里。

长时间的停顿。有点儿别扭。瑞安看

着背包。

瑞安:想象一下,你背着这个背包

……我希望你们能感受到背带压在肩上

的力量……感觉到了吗?

瑞安自己并没有感受到。他一点儿

也不鼓舞人心。毫无说服力。他根本就心

不在焉。

瑞安:现在,我希望你们将自己生命

中所有的东西通通装进这个背包里。从

最小的物品开始。

瑞安在努力,但他兴致索然,没法做

到这一点。

瑞安:那些……嗯……抽屉里的小

玩意儿,还有书架上的东西。

瑞安停顿了一下。他紧紧地盯着背

包,考虑将所有的东西从书包里取出来

……然后……

瑞安:对不起。

说罢,他离开演讲台。一名经理人想

要弄明白瑞安在做什么。一个身穿西服

的男子急忙走到麦克风前,安抚听众,但

镜头此时已经移开。

外景 机场 空中走廊 傍晚

瑞安步履匆匆,随后他一路小跑起来。

内景 奥马哈机场 登机门 傍晚

瑞安朝登机门跑去。他是最后一个

上飞机的人。

内景 飞机上 夜晚

当飞机下降时,越过瑞安肩头,我们

看到舷窗外芝加哥的夜色。

内景 芝加哥 奥黑尔机场 灯光

走廊 夜晚

瑞安站在行人传送带上,头顶上霓

虹灯闪烁。柔和的音乐从隐匿的麦克风

里飘荡出来。瑞安轻快地从那些闲散的

旅客身旁走过。

外景 租车处卫星信息亭 夜晚

瑞安匆匆忙忙地在一个手持机器上

签名,随后跳进一辆轿车,疾驰而去。租

车处服务员突然想起了什么――

服务员:嗨,您忘了给我您的忠诚俱

乐部会员卡了。

外景 来德爱 夜晚

瑞安从自动门里出来,手里拿着一

个袋子和一些鲜花。他从包装袋里取出

一盒避孕套,把它塞到自己的衣服口袋

里,然后把袋子扔掉。

外景 芝加哥市郊 联排别墅 夜晚

瑞安从车里下来,走到一扇联排别

墅大门前――又看了一眼写在霍姆斯泰

德连锁酒店便笺上的地址,比对了一下。

瑞安停下脚步,敲门,然后脸上浮出

一丝微笑。

我们听到脚步声。房门打开,是爱莉

克斯。她穿着运动裤,戴着眼镜。她在家。

看上去有些异样。

瑞安:一个惊喜!

这可不仅是惊喜。爱莉克斯简直是

大惊失色……她呆立在那儿。

有什么不太对劲儿。瑞安的笑容开

始淡去。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男人的声音(画外):亲爱的,是谁啊?

两个小孩儿咯咯笑着在背景里跑过

去。男人在后面追赶他们。

爱莉克斯仍旧一言未发。她的眼中

充满了愤怒,同时也写满了歉意。

瑞安就那么站着。一种失血致死的感觉。

爱莉克斯(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

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瑞安向后退了一步。他转过身,朝汽

车走去,随手扔掉鲜花。

就在爱莉克斯关上房门的一瞬间,

我们隐约看见了她丈夫的身影。

爱莉克斯的丈夫:谁啊?

爱莉克斯:……一个迷路的人。

瑞安坐进租来的车里,驾车离去。

外景 霍姆斯泰德连锁酒店 夜晚

我们从远处透过窗户观察瑞安……

就像是从双筒望远镜里看到的景象一

样。他坐在床边,领带解开,膝头放着一

个玻璃杯,里面盛了些许苏格兰威士忌。

内景 霍姆斯泰德连锁酒店 瑞安

的房间 清晨

一瞥之间,瑞安已收拾停当。蹩脚的

咖啡壶费劲地煮着咖啡。廉价的酒店肥

皂带着讨厌的肥皂泡。简陋的吹风机令

人心烦地吹着风。

内景 机场大巴 清晨

瑞安正用手机和爱莉克斯通话。

瑞安:你为什么对我撒谎?

(对切)

内景 市郊车库 爱莉克斯的汽车

同一时刻

爱莉克斯坐在车里,汽车引擎已发动。

爱莉克斯:你怎么能就这样出现在

我家门口呢?

瑞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见到你。

我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你从来没跟我

说起过。

爱莉克斯:哦,我以为我们对此已经

达成默契了。

瑞安:请跟我说明白。我们在什么事

情上达成默契了?

爱莉克斯: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

再清楚不过了。你就是……(长久的沉

默)一个避风港。

瑞安:我是避风港?

爱莉克斯:你明白我的意思,这只不

过是我们平凡生活中的一个间歇……一

段插曲。

瑞安:我是一段插曲?

爱莉克斯:认真点儿,好吗?我不相

信我们之间会有这样一番谈话。我的意

思是,你到底想要什么?

瑞安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究竟想

要什么?

爱莉克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想要

什么。抱歉昨天晚上让你难堪……但你

真的差点儿就毁了我的生活。那是我的

家庭。那是我真正的生活。

瑞安:我以为,我也是你真正生活的

一部分。

爱莉克斯(叹气):听我说,瑞安。我

是个成年人。我不会怨恨的。当你准备好

做成年人,再次兴趣盎然的时候,就给我

打电话吧。

瑞安根本不能相信他听到的这一

切。只有一件事情可做了。他挂断电话。

外景 空中走廊 清晨

瑞安向前走,手机铃声响起。看了一

眼来电显示,是公司打来的电话。他按下

无人应答键。

内景 芝加哥 奥黑尔机场 值机

柜台 白天

瑞安朝着值机柜台走去。他的神情

看上去比平时失落。服务员胆子挺大。

勇敢的服务员:欢迎您,宾厄姆先生。

瑞安:嗯,还记得我的习惯吗?

勇敢的服务员:当然。通道左侧,不

要挨着隔板。一切都照您喜欢的安排。

瑞安:什么事情让你他妈的这么

开心?

服务员热情消退,竭力保持镇静。

勇敢的服务员:您的登机牌,宾厄姆

先生。

内景 波音757 白天

瑞安坐在那里无所事事。他周围的

人,有的在玩“数独”游戏,有的在读蹩

脚的平装书,有的在笔记本电脑上工作

着。瑞安只是盯着他前面座位上的针脚。

然后……“叮”一声响。

乘务长: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现在播

放一条特别消息。

乘客们抬起头。

乘务长:机长刚刚通知我,我们正在

飞越梅萨城……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并

不算什么,但对一位乘客来说,今天意义

非凡,因为他刚刚完成了五百……万

……英里的飞行……

瑞安:哦,不……

那首格什温为航空公司编写的主题

曲从头顶上的扬声器里飘出来。乘客们

鼓掌。空姐们手捧香槟酒,面带微笑,围

在瑞安座位旁。

瑞安不知如何是好。他还处在眩晕

之中。

空姐们闪开一条道,让一个身穿短

夹克的男人挤进来。他是梅纳德・芬奇,

那个做广告的总机长。

梅纳德・芬奇(对瑞安):这儿有人

坐吗?

瑞安:哦,不……没有……

梅纳德对空姐们微微致意,然后坐

到瑞安身旁那个靠窗户的座位上。

梅纳德・芬奇:在达到五百万英里里

程的客人中,您是最年轻的一位。真不知

道您哪来这么多时间……(想起什么事

情)哦,对了,这个给您……

梅纳德拿出一张会员卡。会员卡光

芒闪烁,仿佛由白金打造而成。

梅纳德・芬奇:我们做的第七张卡。

这是一个小型俱乐部。

在“会员号7”字样旁边还印着一

对翅膀。瑞安双手拿着这张卡……上面

映出他的影子。

梅纳德・芬奇:我们对您的忠诚深表

敬意。

瑞安:你知道我以前有多少次想象

过这个场景,想象过此时此刻你我之间

会有怎样一番对话吗?

梅纳德・芬奇:真的吗?那么,你想说

什么呢?

长时间的静默。

瑞安:呃……我想不起来了……

梅纳德・芬奇:没关系,每个人都会

忘事儿。(闲聊起来)你的家在哪儿?

瑞安直视他的双眼。

瑞安:这儿就是我的家。

(淡入)

一段发生在航站楼里的梦境。

瑞安主观镜头――一条伸向远方

的行人传送带。途经两旁的几扇大门。画

面效果是半透明的。仿佛我们是透过眼

镜在观看。

随后,我们明白了其中的原因。镜头

反打,瑞安穿着白色太空服。站在传送带

上。手里拎着旅行箱。

身穿太空服的瑞安走下传送带,穿

过候机大厅。没有人注意他。迷失在航空

世界里的人很多,他只是其中一个。

外景 航站楼 夜晚

身穿太空服的瑞安站在出租车候车

处,等车。

内景 出租车内 夜晚

身穿太空服的瑞安坐在出租车后座上。

外景 CTC公司总部 夜晚

出租车停在奥马哈城市商业区CTC

公司总部外。身穿太空服的瑞安下车。片

刻后,他慢慢飘浮起来。

他先是飘过了出租车,然后一层一

层向上浮动。

他经过自己办公室的楼层,向空荡

荡的屋内望去。

然后到达楼顶,再继续向上,直到升

入空中鸟瞰整座城市……

从远处,我们看到身穿白色太空服

的瑞安,他那渺小而孤单的身影悬挂在

奥马哈的天边。

跳回近景镜头。他的上升趋势似乎

已经停止。瑞安打量着下方的世界,随后

一个空姐盘旋上升进入画面来到他身

旁。她就是影片开始时的那位空姐。

空姐:宾厄姆先生?您该下飞机了。

(镜头猛然切至)

瑞安在一架飞机上醒来

飞机已停在登机门处,机舱里只剩

下他一位乘客。空姐站在他身旁,一只手

搭在他的肩上。他终于恢复了意识。

内景 CTC公司 瑞安办公室 第

二天

瑞安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掏出他

那张崭新的五百万英里里程卡,拨打该

卡背后的一个电话号码。

航空公司接线员:您好,宾厄姆先生。

瑞安:哦,你怎么知道是我?

航空公司接线员:这是您的专线。为

我们最忠诚、最值得敬佩的乘客而预留的。

瑞安:我想转让一部分里程。你可以

为茱莉和吉姆・米勒开一个账户吗?

航空公司接线员:当然可以。您想转

让多少里程?

瑞安:如果想要环球旅行,需要多少?

航空公司接线员:我们有“环球”专

票。每张机票需要四十万英里。

瑞安:听起来不错。

克雷格走进瑞安办公室。

克雷格・格雷戈里:有空吗?

瑞安(对接线员):我一会儿再打给你。

克雷格・格雷戈里在瑞安对面坐下。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昨天干什么去

了?我找你找了一整天。

瑞安:我……有点儿……私事。怎么了?

一段令人尴尬的沉默。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还记得卡伦・

巴恩斯吗?

瑞安没有回答。

克雷格・格雷戈里:几周前,威奇托

公司裁员三十人,她是其中之一。娜塔莉

解雇的她。

瑞安:不记得了,我们每天都会辞退

很多人。

克雷格・格雷戈里:她自杀了。从桥

上跳下去的。

瑞安:妈的。

克雷格・格雷戈里 (同意他的看

法):是啊。(例行公事地)你还记不记

得是否有人说过什么,给过你一些暗示?

比如压抑的感觉?

瑞安:他们都很压抑。我们是在开除

他们。

克雷格・格雷戈里:嗨,听着,我必须

要了解此事。

瑞安:不,我不记得任何事情了。当

然,他们很沉闷。你从不认为他们会……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不记得有个女

人曾经给过你什么暗示……?一点儿都

没有吗?

瑞安想起来了。

瑞安:没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有

个念头一闪)娜塔莉还好吗?她来了吗?

克雷格・格雷戈里:她辞职了。

瑞安对此并不惊讶。

瑞安:是吗?

克雷格・格雷戈里:短信通知我的。

瑞安克制住笑意。

克雷格・格雷戈里:是,真他妈不错,

对吗?没人在乎礼仪了。

瑞安:她说她要去哪儿了吗?

克雷格・格雷戈里:没有。她有点儿

失落。

瑞安:我会给她打电话的。

克雷格・格雷戈里 (公事公办地):

我要你重新出差。

瑞安没反应。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没听见我说什

么吗?我以为你会激动不已呢。

瑞安:好吧。那些视频会议怎么办?

克雷格・格雷戈里:公司准备将这些

新媒体搁置一段时间。还需要再考虑考

虑。我们要让空中飞人们回到云端,做他

们最擅长做的事情。

瑞安:你准备让我去多久?

克雷格・格雷戈里:我们会让你马不

停蹄。记得给我们寄明信片来。

瑞安思量着这句话。点点头。

内景 奥马哈 瑞安公寓 白天

瑞安收拾好他的拉杆箱。

外景 城郊住宅 白天

娜塔莉拖着她的拉杆箱,沿车道前

行。房屋大门打开,我们看到一对五十多

岁的夫妇站在那儿。他们是娜塔莉的妈

妈和爸爸。她回到了父母身旁。

娜塔莉垂着头,神情尴尬。他们立即

上前拥抱她。此时此刻,她又变成了一个

孩子。

内景 奥马哈机场 白天

瑞安穿过一扇自动门。他看上去和

影片开场时一样。甚至连穿的衣服都差

不多。但还是有些许不同。

瑞安(旁白):今晚,很多人在回家的

时候都会有蹦跳的狗儿和尖叫的孩子欢

欣雀跃地迎接他们。配偶会关切他们今天

过得怎样。晚上则相拥而眠遁入梦乡。

瑞安停下脚步,抬头望着巨大的电

子显示屏。世界各地不计其数的城市名

称。每五分钟就会更新一次即将起飞的

航班名单。

瑞安(旁白):白天四处隐匿的星辰

终将现身,闪烁着光芒为天空加冕。

我们再看看瑞安,他的眼睛锁定了

某个城市。我们不知道它是哪里。然后,

他打定主意,转身朝登机门走去。拉杆箱

丢在一旁。

瑞安(旁白):在万点星光之中,有

一道略显耀眼,那是我的翼梢,划过夜

空,祝福他们。

瑞安向前跨了一步,在他脚步落地

之前,画面――全黑。

(完)

上一篇:乔治克鲁尼经典爱情《在云端》电影剧本赏析中 下一篇: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电影剧本上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