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三项提名《成长教育》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9-25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1.内景 学校 白天

1962年 1 月份。蒙太奇。

伦敦西南郊区的一所淑女学校。我

们看到在 1962 年的一所淑女学校里,一

群女孩子在做淑女学校的学生们该做的

事情;头顶书行走、练习书写、做蛋糕、打

兜网球、跳对舞。

1A.内景 教室 白天

在一个教室里,斯塔布斯小姐,一位

具有吸引力、聪明、活跃的老师正在给一

群 16 岁的女学生上课。有些女孩好像在

做着白日梦――瞅着窗外、检查手指甲。

有两三个女生把老师说的每句话都记下

来。只有一个漂亮女孩,珍妮,显得很活

跃,她听课的状态似乎正是斯塔布斯小姐

所希望的。她淡淡地微笑着、两眼发

亮――她喜爱斯塔布斯小姐和这些课程。

斯塔布斯小姐问了一个问题,珍妮举

手――也是课堂上惟一举手的人。

斯塔布斯小姐(假装叹气):珍妮,

请再回答。

珍妮:是不是因为罗切斯特先生的

眼睛瞎了?

2.内景 卧室 白天

珍妮的卧室。房间里面有书本和玩

具熊。一把大提琴靠在墙上,在这个小

房间里显得很巨大。

珍妮趴在一张小书桌上。身体两边

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拉丁语初级读

本和词典,它们摞成了摇摇晃晃的小

山。她站起来,转向我们伸了个懒腰。

她跪下来。地上有些唱片堆在一台

廉价的电唱机旁边,多半都是埃尔加①

* 根据琳恩・巴伯的同名文章改编。――编者

① 埃尔加(Elgar,1857-1934),英国作曲家、

20 世纪复兴英国音乐的先驱,代表作有管弦乐变奏

曲《谜》、清唱剧《吉伦舍斯之梦》等。――译注

① 朱丽叶・格雷科(Juliette Gréco,1927-),

法国著名流行歌手。1949 年,她被誉为最年轻的歌

唱家。――译注

的唱片,除了有一张朱丽叶・格雷科②的

唱片。她把格雷科的唱片挑出来。音乐

响起,她跟着一起唱。

很快便传来重重的捶击声――在她

下面,有个人在不耐烦地砰砰捶击天花板。

男人的声音(画外音):我不想听到

任何法语歌曲。教学大纲上可没有法语

歌曲,这是最后一次。

珍妮叹口气,伸手把音量调到很低,

她不得不躺下来,脑袋紧贴着唱机收听。

镜头推近珍妮,她跟着几乎听不见

的音乐声默默地歌唱着。

3.内景 起居室 白天

珍妮和她的父母在吃着星期天的午

餐。珍妮的父亲杰克 40 来岁,她的母亲

玛乔丽要比杰克略微年轻一些,不过身

上的每一部分都显出中年人的样子。他

们吃的东西的颜色是灰色和棕色的,同

这所房子的色调相一致。他们正在收听

无线电广播,没有交谈。珍妮从餐桌边站

起来。

珍妮:明天早上有篇英语作文要交。

杰克:今天下午,除了你的汗水滴到

课本上的声音之外,我不想听到楼上传

来任何其他的声音。

珍妮:大提琴呢?

杰克:没有大提琴。

珍妮: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说好了,我

可以把大提琴当做我的兴趣爱好呢?

杰克:它已经是你的兴趣爱好了。牛

津大学面试的时候,他们问你“你有什

么兴趣爱好?”你可以说“拉大提琴”。

不算说谎啦。你没必要练习你的爱好。爱

好就是爱好。

珍妮:或者兴趣。

杰克(不理会她):你没必要精通。

只要感兴趣就行。

珍妮:那我可以不去青年管弦乐队

了吗?

杰克:不行。参加管弦乐队表明你爱

参加社团活动。大学喜欢这样的人。

珍妮:啊,是的。但我已经参加过了。

所以现在我可以不去了。

杰克:如果你不去,那就适得其反

了,是不是?那就表明你叛逆。牛津不想

要这样的人。

珍妮:是。他们不想要独立思考、自

己做决定的人。

杰克 (未听出话音中的讽刺意味,

他一贯如此):他们当然不喜欢啦。

4.内景 学校礼堂 白天

珍妮抱着大提琴坐在弦乐器组。大

家正在做准备、为乐器调音,还陆续不断

有人来。在珍妮所在的那一排,一个相貌

周正的男孩格雷厄姆为他的小提琴调音,

他和珍妮一般大,珍妮向他挥手致意。坐

在他们中间的两个 13 岁的男孩也学着样

向他挥手致意,又向她送去几个飞吻,这

让格雷厄姆很窘,让珍妮很生气。

这些傻男生们不禁咯咯地笑起来:

显然,这是他们生活中最逗乐子的时刻。

有个男孩放了一个响屁,从大家夸张的

动作来看,气味实在难闻。这个屁的喜剧

价值甚至超过了挥手致意的喜剧价值,

他们几乎无法待在座位上,这就是他们

的欢乐。

5.外景 学校 白天

珍妮和格雷厄姆在说话,格雷厄姆

费劲地把自行车从自行车搁架上弄出

来,因为他后背背着的小提琴而稍微有

点失去平衡。格雷厄姆很紧张,缺乏信心

而且腼腆羞怯。

格雷厄姆:我应该穿得正式一点

儿吗?

珍妮:最好这样。好让我爸看看你是

个稳重的青年(法语),不是个男阿飞。

格雷厄姆:噢,天哪。

珍妮:没关系啦。我得走了。要下大

雨了。周末见。

珍妮尽快朝街道走去。

格雷厄姆:再见。

前面那两个傻男生走过来,送去更

多的飞吻。

男生甲:再见,亲爱的!周末见!我会

全心全意想你的!

格雷厄姆的脸红了。珍妮用她的乐

谱朝这个男生的头上挥打过去。

6.外景 公共汽车停靠站 白天

下雨了。珍妮试图为自己挡雨。一个

母亲带着两个小孩穿越她面前的马路,一

辆漂亮、光鲜的红色跑车――布里斯

托――停下来让他们过去。开车的人是

戴维,他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衣冠楚楚,长

相还算英俊。心不在焉、显得不耐烦的戴

维看到了站在公共汽车停靠站上的珍妮。

在汽车前面,一个小孩的一只橡胶

靴从脚上掉下来,这让他们过马路的速

度更慢了。

珍妮被雨淋湿了。戴维同她的目光

相接。珍妮苦笑了一下,她的笑容让人着

迷。戴维叹口气,迟疑了片刻。布里斯托

车的车窗缓缓摇下来。

戴维:你好。

珍妮不理他。

戴维:听着。如果你明智的话,你不

会搭一个陌生男人的顺风车。

珍妮淡淡一笑。

戴维:可我是个爱好音乐的人,我担

心你的大提琴。所以我提议,你把大提琴

放在车里,然后你在旁边跟着走。

珍妮: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带着大提

琴把车开走了呢?

戴维:噢。也对。

他把另一边的车窗也摇下来,冲那

些停在他后面的汽车挥手。

戴维:一把新的大提琴要多少钱?20

英镑?30?我不知道。就算 30 吧。

他掏出一个皮夹子,从里面拿出三

张 10 英镑的钞票,交给珍妮。

戴维:给你。放心了吧。

珍妮笑了,把钱推开。

7.外景 街道/ 学校附近 白天

后来。大提琴安放在布里斯托车的

后座上。珍妮跟着车快走。戴维一边开

车,一边同她说话。

戴维:我叫戴维。

珍妮一言不发。

戴维:你叫……?

珍妮:珍妮。(稍顿)我以前从没见

过这样的车。很别致。

戴维:这是布里斯托车。限量款的。

珍妮点点头,但却不知道如何回应。

戴维:音乐会开得怎么样?

珍妮:排练而已。演出是下周四。

戴维:你演奏什么?

珍妮(做怪相):埃尔加。

戴维:噢,埃尔加。我经常觉着他在

伍斯特待了那么长时间可惜了,你说呢?

伍斯特离伯明翰太近。你能从音乐里听

出来。如果你仔细听,能听出里面可怕的

伯明翰口音。

珍妮微笑着望着他。她没有料到他

会拿埃尔加开玩笑。

戴维:反正,埃尔加和犹太人不适合

混在一起。

珍妮:我可不是犹太人。

戴维(微笑):我是犹太人。但我并

不是……指责你。

珍妮:噢。(笑容尴尬)我能和我的

大提琴一起坐车吗?

戴维(停车):上来。

8.内景 汽车 白天

珍妮关上车门,表示赞赏地坐在白

色皮椅上。戴维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这个

浑身湿漉漉的女孩。

珍妮:里面更漂亮。

戴维:去哪儿,小姐?

珍妮(做鬼脸):我就住在拐角处。

戴维:真可惜。我们尽量开慢点儿。

9.外景 街道/ 珍妮家附近 白天

布里斯托车以步行的速度沿着马路

缓慢行进。

10.内景/ 外景 汽车 / 珍妮家的房

子 白天

戴维一边缓缓开车,一边伸手到珍

妮座位那一边把贮物箱打开,掏出一包

香烟。

戴维:抽烟吗?

珍妮:不了。我快到家了。

戴维给自己点了根烟。

戴维:我想大提琴手们要去很多音

乐会。

珍妮:我们不去音乐会。我们不信音

乐会。

戴维:噢,它们是实实在在的

珍妮:大家是那么说。

戴维:为什么不信音乐会呢?

珍妮:我想……他会说什么?

戴维:你父亲,是吗?

珍妮(脸色阴沉):是的。他会说,去

音乐会没有意义。它们只是娱乐。除了学

校的音乐会,当然,那完全不是娱乐。真

正的音乐会不会帮助你出人头地。

戴维:这当然也是它们的魅力所在。

反正你总有一天会去的。

珍妮(由衷地):我会去的。我知道。

有时候努力学习的意义好像就在于此。

如果我上了大学,我就能看我想看的,想

我所想的,听我想听的。我会去看画展、

看法国电影,同博学的人聊天。

戴维:挺好的。想上哪所大学?

珍妮:牛津。如果幸运的话。你上过

大学吗?

戴维:我上的是所谓的社会大学。在

那里没拿到很好的学位。

珍妮(微笑):我家到了。谢谢。

她带着大提琴下了车。戴维目视她

的背影,然后驱车离开。

11.内景 珍妮家的起居室 下午

珍妮、她的父母还有格雷厄姆一起

喝下午茶,茶点是新鲜的鱼酱三明治和

双色蛋糕。

玛乔丽:你母亲还好吗,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她很好,谢谢。她向你们

带好。

杰克:你申请的是哪所大学,格雷厄姆?

珍妮显得很窘。她知道下面会说

什么。

格雷厄姆:我还不确定。

杰克:那你什么时候可以确定呢?你

知道,不要让草长在你的脚下(意指浪

费光阴)。否则你就会掉队。

珍妮(面无表情):我想是的。我想

长出来的草会让你失去平衡,接着会跌

倒,等你再爬起来的时候,就有一条队

伍了。

她的父亲瞪了她一眼――怎么这么

放肆?

格雷厄姆:我可能休息一年。

珍妮眉头一皱。杰克盯着他,似乎他

刚才说的是他要把所有的衣服脱光。

杰克:做什么?

格雷厄姆(含糊):我还不知道。也

许去旅行,类似这样的事情。

杰克:旅行?你以为你是男阿飞吗?

珍妮的特写镜头――她知道下面会

说什么,都快受不了了。稍顿。

杰克(冲珍妮点头示意):你知道她

可是要去牛津的?牛津。英语系。如果我

们可以让她的拉丁文达标。

珍妮叹口气。

杰克:所以她在牛津学英文的时候,

你就当个到处流浪的犹太人……

珍妮好奇地瞅着他。格雷厄姆鼓足

勇气说。

格雷厄姆:梅勒先生……我不是男

阿飞。我是个稳重的青年。(不标准的法

语)稳重的青年。

珍妮再一次皱眉。她父亲盯着格雷

厄姆。格雷厄姆的脸红了。

12.内景 珍妮家的房子 傍晚

青年管弦乐队音乐会之夜。珍妮和

父母忙着出门。杰克背着大提琴。珍妮穿

着校服,头发往后梳成简朴的马尾辫。他

们三个人慌慌张张地。珍妮给父亲打开前

门,他脚下一绊,跌跌撞撞地来到门外。

珍妮:噢!

12A.内/ 外景 珍妮家的房子 傍晚

珍妮看到门阶上有什么东西。她弯

腰把它捡起来――是一大束花。

珍妮:是给我的!

玛乔丽(好奇):谁送的?

珍妮打开附在花里的卡片。

珍妮:啊呀。是他。

玛乔丽:谁是“他”呀?

珍妮:就是……一个我认识的家伙。

玛乔丽:一个送花的家伙?所以他是

个男的咯?

珍妮:是,他是男的。

杰克表示怀疑地盯着花。这束花在

他心里引发了某种慌乱和恐惧,犹如一

次生化武器的进攻。

杰克:这是怎么回事儿?

玛乔丽(冷冰冰,知道这会引起麻

烦):杰克,有个家伙送花给珍妮。

杰克:有个家伙?什么样的?是谁?为

什么送花?

珍妮(忍耐):他祝我今晚好运。

杰克:你确定他希望的就只是这个

吗?他哪来的钱?

珍妮:我想是他赚的吧。

杰克:什么意思,他赚的钱?他为什

么没上学?他做什么?

珍妮:我们走吧。要不然祝好运的花

反会害我迟到。那多讽刺啊。

杰克:我不喜欢。

玛乔丽:反对意见听到了。珍妮?

珍妮:听到了。

杰克:这束花可不便宜。送给一个女

学生太过了。你们不能把它放在这里。要

是这样的花摆在房子外面,我都想入门

盗窃。人家会以为我们家很有钱。

12B.内景 珍妮家的房子 傍晚

珍妮叹口气,把花放进屋里 ,关

上门。

13.内景 咖啡馆 白天

珍妮和两个学校里的朋友哈蒂和蒂

娜,坐在一家典型的 1950 年代末风格的

咖啡馆里喝咖啡。珍妮无疑是这三个女

孩中最亮眼的――可能还是最聪明的。

她们全都身穿校服――也没佩戴任何时

髦的装饰品。珍妮有些做作地抽着烟。蒂

娜很不优雅地用调羹喝咖啡里的泡沫,

发出咂咂声。珍妮以啧啧声以示不满。蒂

娜叹口气,放下调羹。

珍妮:加缪不想要你喜欢他。他想说

的是感情是小资的。他母亲死了,他没有

任何感觉。

蒂娜:要是我母亲死了,我也不会有

小品剧本任何感觉。那我就是存在主义者了吗?

珍妮:不。那说明你是头母牛。

哈蒂(法语):一头母牛。

笑声。

14.外景 街道/ 咖啡馆 白天

珍妮、哈蒂和蒂娜从咖啡馆里出来,

说着话。

珍妮:我要当法国人。我要去巴黎、

抽烟、穿黑衣服……

她突然住口。在马路对过儿的一家

烟店的外面,停放着一辆红色的布里斯

托车。她看到戴维拿着一份《泰晤士报》

和一盒雪茄从烟店里出来。珍妮穿过马

路跟他说话,哈蒂和蒂娜在原地傻看着。

戴维:你好。

珍妮:你好。谢谢你。

戴维:音乐会怎么样?

珍妮:还不错吧。我想。我的意思是,

我没演砸我的部分。之后也没有人被赶

出管弦乐队。

戴维:那总归是文化成功的标志。听

着。我很高兴再次碰见你。这个星期五你

干什么?

珍妮:上学啊。

戴维:我是说晚上。

珍妮(尴尬):噢。是的。当然。没什

么事。

戴维:因为我要去圣约翰的史密斯

广场听舒伯特的音乐会。我的朋友丹尼

和海伦也会去,所以不会是……这么说

吧。我过来接你,要是你父母不同意,你

就拿着票跟他们中的一个人去。怎么样?

珍妮不知道说什么。她看着戴维,他

急于讨好她的热望似乎说服了她。

珍妮:谢谢。我想你带我去。我想跟

知道什么时候该鼓掌的人一起去。

戴维:我通常都是看丹尼。这种事情

他在行。

珍妮微微一笑。

戴维:7 点钟?我们可能过后会吃夜

宵,要是你……不过要是你,要是不……

我们总归会把你送上出租车的。

珍妮(怀疑地):夜宵。

戴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珍妮:问题是。我们那会儿已经吃过

晚餐了啊。

戴维:我的意思是,假如你想吃的

话,那么星期五你可以……先不吃?

珍妮(再次尴尬):噢。是的。当然

可以。

珍妮露出笑容,穿过马路和她的朋

友会合。蒂娜和哈蒂站在那里,嘴巴微张,

十分诧异。珍妮什么也没说,继续走路。

蒂娜:对不起。刚刚我做了一个最最

奇怪的梦。我梦见你穿过马路,跟一个帅

男说话,他的车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

然后你又走回来,一字不提。

珍妮露出谜样的笑容。蒂娜急不可

耐地抓住珍妮。

珍妮(轻松、随意):就是一个男的

想接我去听星期五晚上的音乐会。然后

一起吃夜宵。

蒂娜(尖叫):夜宵?

珍妮:你听说过夜宵?

哈蒂:我们听说过。但从没吃过。

珍妮:我注意到,你们两个人都对音

乐会的部分不感兴趣。

哈蒂:不。当然有兴趣了。

蒂娜:噢,我的天哪!我刚刚想到!你

会发生什么事?瞧瞧她!男人要在大街上

接她,还要带她吃夜宵!

哈蒂:天哪,你说对了,蒂娜。我还没

想到呢。瞧瞧她。

珍妮:别疯了。

蒂娜:我们也要设法吸引男生的注

意。你还得多说一些。

珍妮:为什么?

哈蒂:因为没有男人约我们出去吃

过夜宵。你要把所有的事都跟我们老实

交待。否则就不公平。

珍妮:可再没什么可讲的了。

蒂娜:那就编一下呗。

15.内景 珍妮家的房子 傍晚

珍妮为了出门梳妆打扮。她的样子

很好看,不过却有些局促、不自在――身

穿连衣裙的她似乎变了一个人,比她的

实际年龄要显得成熟得多。她父亲站在

她面前,大声嚷嚷着。

杰克:我不准!

珍妮(冷静):行啊。他很高兴由你

带我去。

杰克(拿不准):好啊。我带你去。

珍妮:那好。

杰克:在哪里呀?

珍妮:圣约翰的史密斯广场。

杰克:那又在哪里?

珍妮:我不知道。相信我们总能找

到的。

玛乔丽走进房间。

玛乔丽:在威斯敏斯特。就在西敏寺

的拐角处。

杰克望着她,仿佛她方才给出了去

最近的鸦片烟馆的方向。

杰克:你是怎么知道的?

玛乔丽:你知道我在结婚前也有社

交生活的。

珍妮:但很快被他制止了。

杰克:在西敏寺附近。我才不会大老

远地跑去那里呢。

珍妮:问题是,圣约翰的史密斯广场

就在那里呀。

杰克:我说过了。我不会去的。这附

近肯定也有什么演出。报纸在哪儿呢?

玛乔丽:杰克,她想享受专业表演者

精彩的演奏。不是看什么三脚猫的技艺。

我带她去。

杰克:你们怎么过去?坐皇家空军的

直升机吗?

门铃响了。

珍妮:是他。

杰克:噢,见鬼。

玛乔丽:杰克!

珍妮朝大门走去,接着转身。

珍妮:噢,顺便说一下……戴维是犹

太人。一个到处流浪的犹太人。所以注意

点儿。

她走到门边。

杰克(惊慌失措、大喊大叫):她在

说什么呢?我从没说过那样的话!不就

是个表达方式吗!我可没有反对犹太人

的意思!

珍妮领着戴维回到屋里,戴维的衣

着时尚,身穿 1960 年代早期年轻主管

的休闲服――运动茄克、宽松长裤、开

士米套衫。他看上去同周围的环境格格

不入,他太光鲜、太有色彩了,似乎具有

异域风情。

戴维显然听到

了杰克说的最后一

句话。

戴 维 ( 和 气

地):很高兴听你这

么说。你好。我是戴

维・戈德曼。

他伸出手。

杰克:我不是

反对你的意思……

实际上我不是没有

那个意思,因为我不是,但是……

珍妮:爸爸!

戴维的手还伸着――让他困惑、尴

尬的是,杰克还没握住它。现在他握住

了,而且握了很长时间。

杰克:对不起。我是说你不是那种我

会反对的人,如果我是那种反对……人

的人的话,你不是老……啊呀。我是杰

克,她是玛乔丽。

戴维(面无表情):你可没告诉我你

有个姐姐,珍妮。

大家一片茫然。戴维顽皮地咯咯发

笑。玛乔丽也跟着笑了,接着伸出手。

戴维:你很幸运,杰克。

杰克:我想是的。

大家落座。

戴维:哎哟。(他以赞许的目光环视

四周)这里很不错呀。

玛乔丽(微笑着):谢谢。

杰克:不好意思,戴维。我给你倒杯

喝的吧?

戴维:我是想的,杰克,可时间不早

了。要是珍妮准备好了,大概我们就得出

发了。

珍妮看着父亲,在心里赌一把。

珍妮:爸爸有话跟你说。

杰克:不,不,没什么……就是有个

问题。你怎么从这里去圣约翰的史密斯

广场呢?供日后参考。

戴维:噢,其实不用绕什么弯路。直

接到哈默史密斯,坐 A4 到肯辛顿下就

到了。

杰克:就这么简单。

戴维:就这么简单。

杰克咧嘴而笑。

玛乔丽 (开玩笑):要我去订车

票吗?

杰克(仍然笑着):不用了。(稍顿)

10 点前回来,戴维。一般那个时候她就

要上床睡觉了。

珍妮皱眉。

戴维:我原本打算过后带珍妮和我

的姨妈海伦一起吃点儿夜宵的。

珍妮仔细端详他。他的朋友丹尼和

海伦突然变成了“海伦姨妈”。

杰克:噢,我想……

戴维:我保证 11 点半之前把她送回

来,这样可以吗?

杰克:今天是星期五晚上。如果你们

去伦敦西区……

戴维:谢谢,杰克。很感激。再见。

他们热情地握手。他转向玛乔丽。玛

乔丽伸出手。戴维握住了它,但却温文尔

雅地亲了一下,这让玛乔丽有点儿慌乱。

玛乔丽:祝你们愉快。

珍妮:再见。

珍妮和戴维离开了。

杰克 (嗅着什么气味):什么气味

呀?他擦了香水吗?

玛乔丽:那是剃须后搽的润肤香水,

杰克。

15A.外景 圣约翰的史密斯广场 晚上

珍妮和戴维走向那个漂亮的大厅。

在徘徊在大厅外面的成年人中间,珍妮一

下子显得年轻了。女人们不像小女生那样

打扮。丹尼和海伦在外面等候着,他们将

近 30 岁,极富魅力。海伦远远不是人们所

想象的姨妈的形象。她和珍妮一样漂亮,

但是打扮得更加得体、引人注目。她广受

瞩目的能力珍妮目前还无法企及。丹尼也

具有吸引力,但却适度不张扬。跟他们这

一对比起来,戴维和珍妮在一定程度上就

显得暗淡一些,不太出众了。

戴维:你好。你好。我们迟到了吗?

海伦:我还希望我们错过开场呢,这

样就不值得进去了,然后我们可以去跳

舞,或是干别的事情。

丹尼:海伦是今晚最不捧场的观众

之一。

珍妮和戴维出于礼貌地笑了。

戴维:珍妮,我的朋友海伦和丹尼。

珍妮同他们握手。他们都以评判的

目光打量珍妮。他们听说过她。

戴维(继续):进去吧。

他们步入大厅。

16.内景 圣约翰的史密斯广场 晚上

这是一座漂亮的厅堂――周围的环

境和周围的人让珍妮赞叹不已。海伦尤

其让她大吃一惊。

海伦:瞧。我们可以把外套放在那

边。我不想拿着它。

海伦指了指手里的外套。一想到要

和海伦单独待上几分钟,珍妮就显得激

动不已。丹尼一句话也没说,便把他的外

套交给海伦。珍妮和海伦走向几码开外

的另一个柜台,柜台后面是一间衣物寄

存处。珍妮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海伦天鹅

绒般柔滑的外套的袖子。她收了手。海伦

已经注意到了。

珍妮:不好意思。

海伦(被逗乐了):没关系啦。好

看吧?

珍妮:很漂亮。

海伦盯着珍妮的衣服,明显想要回

报以同样的赞美。

海伦(示意珍妮的连衣裙):这……

很适合今天的音乐会,不是吗?

珍妮(轻声):谢谢。

海伦现在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她傲

慢地把外套递过去。

海伦: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哪

天一起逛街。

她从服务员那里接过一张凭证。

珍妮:不错啊。不过你买衣服的地方

恐怕……对我来说太贵了(法语)。

她们互相注视着。海伦愣住了,珍妮

显得很窘。

海伦:你说什么?

珍妮:我说……对我来说太贵了。

海伦:不,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

说的完全是别的东西。

珍妮:我刚才……嗯,说的是法语。

海伦:说法语?为什么?

珍 妮 感 到 丢 脸。她 还 尚 未 意 识

到――海伦其实是非常迟钝的。

珍妮:不知道。

珍妮别过脸去。海伦盯着她。开场的

铃声响起,她们走回去。让珍妮又惊又喜

的是,海伦挽着她的胳臂一起走。

海伦:其实我也觉得挺贵的。不用担

心。如果你想购物,就让戴维带你去。

珍妮:他为什么愿意带我去购物呢?

海伦做了个鬼脸,意思是心照不宣。

17.内景 圣约翰的史密斯广场 晚上

戴维、珍妮、丹尼和海伦坐在观众席

的中间一排,注视舞台,聆听音乐。珍妮

无法集中注意力――这样的场合、这样

的同伴让她太兴奋了。珍妮偷瞟海伦一

眼,后者平视前方,眼睛一眨也不眨,显

得神秘莫测。戴维微微露出笑意,似乎在

传达着某种愉悦。丹尼的眼睛发亮――

他懂音乐、了解音乐的组成部分,知道乐

师对乐曲做出的贡献。珍妮把这一切都

看在眼里。

18.外景 圣约翰的史密斯广场 晚上

珍妮、戴维、丹尼和海伦随人潮一起

走出大厅。

戴维:我在朱丽叶之家定了位子。不

会扫你们的雅兴吧?

海伦:噢,但愿如此。

其他人都笑了。

海伦:我总觉得每次听古典音乐都

像是在给自己送葬。(犹豫) 是古典音

乐,对吧?

丹尼:是。相当古典。你能听到的最

古典的音乐。

海伦显得很高兴。

戴维:朱丽叶之家到了。但愿我们不

会在送葬的气氛中结束今晚的聚会。

珍妮愉快地微笑。她从未曾碰到过

这样的人。

19.内景 朱丽叶之家夜总会 晚上

一位歌手正在演唱《爱的心绪》,抽

烟的女人和美丽动人的女招待们在桌子

边走来走去。

珍妮和其他人一起坐在一张桌子边

上,边吃边聊。我们现在知道她的生活不

可能再同从前一样了,已回不到同长粉刺

的格雷厄姆一起吃鱼酱三明治的日子。

戴维:你听过《歌唱弗朗索瓦兹・萨

冈》吗?

珍 妮 摇 头。她 的 眼 睛 睁 得 大 大

的――显然充满着敬畏之情。戴维给她

一支烟,她接过去。戴维帮她点烟,她欣赏

着音乐。

丹尼:噢,太棒了。

珍妮:我只有……嗯,我想是叫《朱

丽叶・格雷科》吧。就是唱片套上有眼睛

的那张。我存了钱,让我的法语会话老师

圣诞节之后带给我。

海伦:你有法语会话老师吗?

珍妮:是啊。

海伦:所以你才会突然毫无来由地

说法语?

丹尼 (不理她):你一定看过她

唱歌?

① 伯恩 - 琼斯(Burne-Jones,1833-1898),

英国画家和工艺设计家,其绘画体现了拉斐尔前

派的风格,设计过金属、石膏等浮雕和挂毯图案

等,绘画方面的代表作有油画《创世》、《维纳斯的

镜子》等。――译注

珍妮再一次摇头,露出笑容。她到哪

里去看朱丽叶・格雷科呢?丹尼呢,反倒

很困惑。谁没见过朱丽叶・格雷科啊?

戴维:她是不同凡响的。

丹尼:不过你应该在巴黎看她的演

出,而不是在这里。戴维会带你去的。

戴维:我很乐意。你说对了。

海伦(赞同地):比这里好多了,

真的。

戴维:能找到一个什么都想知道的

年轻人真叫人高兴。我想带你去看的东

西还多着呢。

他们小口喝着饮料,大概想让时间

消失在烟雾中。

戴维:星期五你还有时间跟我去看

彭布罗克的别墅区吗,丹尼?

丹尼:噢,不行啊。星期五克里斯蒂

拍卖行有伯恩 - 琼斯①的作品拍卖。我

想要。

珍妮(怀疑地笑):你想要买一幅伯

恩 - 琼斯的作品吗?真迹吗?

丹尼:我有预感,拉斐尔前派的作品

要暴涨。

珍妮:我喜欢拉斐尔前派的画风。

戴维(兴奋):是吗?

珍妮:是啊,当然。罗塞蒂和伯恩 -

琼斯都不错。不过不太喜欢霍尔曼・亨

特。他太花哨了。

丹尼望着她。这个女学生比他想的

要有内涵。

戴维:说得太对了!不如我们大家一

起去拍卖会吧?不是更有趣吗?

珍妮:拍卖会。天哪。太叫人兴奋了。

丹尼:下周五早上。戴维过去接你。

珍妮(垂头丧气):噢,星期五。

丹尼:你很忙吗?

珍妮:嗯。是的。

她不想说明原因。

丹尼:真倒霉(法语)。

海伦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为什么

说起法语了?

戴维:你真的没空吗?

珍妮(犹豫不决):不。我想我可以

重新……安排一下。肯定会很愉快的。

20.内景 珍妮家 晚上

珍妮悄悄走进屋子。过道里一片黑

暗,不过她听到厨房里有声音。她在拐角

处探头,看到母亲在洗餐具。

玛乔丽:噢,你好,亲爱的。玩得好吗?

珍妮:你在干什么?

玛乔丽:这个砂锅盘怎么都洗不干

净。今晚我们吃罐焖土豆牛肉,边缘都烧

糊了……

珍妮:现在是 11 点 35 分。我们 7 点

就吃完了啊。

玛乔丽:我知道现在几点。晚上过得

怎么样?

珍妮:它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

个晚上。

玛乔丽:是他开车把你送回家的?送

到门口吗?

珍妮望着她。她好像没听到母亲刚

才在讲什么。

珍妮:晚安,妈妈。

玛乔丽:我很高兴你享受了音乐会。

21.内景 教室 白天

珍妮、哈蒂和蒂娜坐在课桌上等着

上课。八九个同学分散在教室周围闲聊

着。珍妮和她的朋友们聊得热火朝天:蒂

娜和哈蒂的身体前倾,听珍妮说话,她们

的眼睛炯炯发亮。珍妮给她们讲述的外

界的故事明显让她们惊叹不已。

蒂娜(对哈蒂说):我对舒伯特不感

兴趣。我想知道节目单上还有什么。

笑声。

珍妮:别想歪了。他是个十足的绅

士。他只说想带我去很多地方看很多

东西。

蒂娜:很多东西?哦,天哪!

更多的笑声。英语教师斯塔布斯小

姐精神饱满地走进教室,她注意到珍妮

那帮人的兴奋情绪。

斯塔布斯小姐:我就知道《简・爱》

最终会给你们施加魔力的。我想你们是

因为它而兴奋吧

学生们开始在椅子上落座。

珍妮:当然了。

蒂娜:《简・爱》和珍妮的新男朋友。

珍妮:他不是我的“新男朋友”。

天哪。

蒂娜:那倒是。他更像是个男性朋

友,是不是啊?他有一辆跑车,斯塔布斯

小姐。

斯塔布斯小姐:啊。一个罗切斯特先

生那样的人物。

蒂娜:我想他一定也跟罗切斯特先

生一样是盲人喽。

笑声。珍妮对她做了个鬼脸。

斯塔布斯小姐:你们或许已经意识

到了,我正试图把话题从珍妮炫丽的爱

情生活引向手头的正题。

她开始发作文。

斯塔布斯小姐:而且一切情况都表

明,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对前者知之甚多,

而对后者几乎一无所知。尽管不太情愿,

但我必须承认珍妮对这两样都很在行。

一如既往的优秀,珍妮。

斯塔布斯小姐啪的一声把作文放在

珍 妮 的 课 桌 上。我们看到上面写着

“A+”。

22.内景 珍妮的卧室 晚上

走神了。

23.内景 戴维的汽车 白天

戴维坐在他的布里斯托车里等候着。

24.外景 学校 白天

布里斯托车停在外面,珍妮朝它走

过去,巨大的操场上面出现了一个矮小

的人影。她已经脱下校服,换上了便装。

一位老师走向她,珍妮差点儿吓呆

了――不过这位老师只是和气地笑笑便

走过去了。珍妮继续以匀速走了一会儿,

接着便开始跑起来。

25.内景/ 外景 汽车 / 破旧的房子

白天

珍妮和戴维驱车沿着北肯辛顿街

行进。

珍妮:你是怎么认识丹尼的?

戴维的思想不集中。他缓缓行驶,显

然在寻找一个地址。

戴维:噢,你知道。我们经常碰面,于

是变成了哥儿们,后来就一起做点儿事。

珍妮:什么样的事情?

戴维:房地产。一些艺术品的交易,

买和卖的……

他把车停下来。

戴维: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下车,珍妮看他穿过马路。

在一幢破旧房屋的外面,站着一大

家人,母亲、父亲、三四个小孩和一条

狗。他们周围放着的似乎是他们全部的

家当。戴维蹲下来跟孩子们说话,弄乱

最小孩子的头发。接着他掏出一串钥

匙,把这家人带到门口。他打开门把他

们领进屋去。

在房子楼上的一扇窗户里,我们看

到一个老妇人在焦虑地往下面张望着。

26.外景 街道/ 破旧的房子 白天

戴维从房子里出来,钥匙叮当作响。

27.内景 汽车 白天

珍妮打开汽车里的贮物箱,取出一

包烟,自己抽出一根,然后把这包烟递给

戴维。他把烟点燃。

戴维:抱歉久等了。

珍妮:你是怎么认识这些,这些……

黑人的?

戴维:他们都是客户。

珍妮:客户?

戴维:亲爱的珍妮,就算是施瓦泽一

家人也要找个住的地方呀。但是仅凭一

己之力却办不到,是不是?

他发动汽车离开了。

珍妮:我还是不太理解你做的事情。

戴维:你不需要理解。那太无聊了。

你只需要知道我搞房地产,所以可以带

你去高档的地方。

珍妮的主观视点镜头:这家黑人出

现在一扇窗户里,那个老妇人从另一扇

窗户里消失了。

28.内景 克里斯蒂拍卖行 白天

丹尼专心研究一份目录,海伦出神

地目视前方。戴维和珍妮在拥挤的拍卖

大厅里费力地穿行。拍卖商在后景处嘟

嘟囔囔地说着话。

丹尼:你们差点儿就错过了。

珍妮惊叹于伦敦的丰富多彩。拍卖

商清清嗓子。

拍卖商:现在我们来看 41 号拍卖

品,爱德华・伯恩 - 琼斯的《宽恕之树》。

要买拉斐尔前派的重要作品,这是一个

难得的机会。500 几尼起拍,有人要吗?

珍妮很快瞥了丹尼一眼。他对这个

价格没有反应。其他人也没有。他沉着冷

静,仔细听着。

拍卖商:200 呢?

一位穿着两件套毛衣、佩戴珍珠饰

品,脸上扑满厚粉的中年女人举起手。

拍卖商:谢谢,女士。300 吗?

一个男人也举起手。

拍卖商:是 350 吗?

中年女人点点头。

拍卖商:到你了,先生。400 几尼吗?

谢谢。450……

丹尼继续坐在那里。珍妮感到困惑

不解。中年女人出价 450。坐在丹尼旁边

的戴维对他耳语。丹尼点了点头。

戴维(对珍妮耳语):该你了。

珍妮望着他。

拍卖商:没有更高的出价了吗?

戴维:快点!

珍妮高高地举起手,就像在学校里

一样。

拍卖商:一位热切的新买家出价

500 几尼。

大家环顾四周,当他们看到珍妮的

时候,都露出笑容。珍妮的脸红了,不过

目光逼视前方。

拍卖商:550 吗,女士?谢谢。

珍妮看着戴维,他点点头。

拍卖商:600 几尼。

珍妮继续打手势。

拍卖商:650 吗?谢谢,女士。已经

700 了……

这一次珍妮几乎是漫不经心的。

拍卖商:700 吗?

当被问到她是否出价 700 时,中年

女人摇摇头,噘起嘴唇。

拍卖商:650 几尼成交。谢谢。

他敲击小木槌,屋子里一片窃窃私

语声。珍妮激动极了,咯咯直笑。戴维轻

拍她的后背。

拍卖商: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珍妮望着丹尼。

丹尼:你知道你叫什么。

珍妮(对丹尼说):珍妮・梅勒。

丹尼:我也知道你叫什么。告诉他。

珍妮(大声对拍卖商说):珍妮・

梅勒。

丹尼:谢谢你。没有你我肯定买

不到。

戴维:干得好。表现沉着。

珍妮笑容满面、激动不已。

29.内景 丹尼的公寓 白天

贝德福德广场二楼的一套装潢独

特、雅致、带有波希米亚风格的公寓。起

居室漂亮、宽敞、通风。珍妮一边喝着白

葡萄酒,一边在房间里着迷地走来走去,

观赏丹尼收藏的拉斐尔前派的艺术品。

丹尼在墙上自豪地挂出三四幅巨幅画

作。他跟珍妮讲这些画,而海伦和戴维则

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戴维洋洋得

意、海伦无动于衷。

丹尼:几年前,你只要花 50 英镑就

可以买到它们。没有人对它们感兴趣。

珍妮:真的吗?50 英镑?简直不敢

相信。

珍妮突然看到屋角有把大提琴――

一把很好的提琴。

珍妮:那该不会是洛基 - 希尔吧!

丹尼:来这儿的人很少有人这么说。

海伦:当然不是我。

珍妮:真漂亮。你会拉吗?

丹尼:以前拉过。我曾经发誓一定要

拥有这样的琴。现在我有了,反倒不去碰

它了。俗气地放在那里当摆设。

海伦:那就送给珍妮吧。

丹尼:那就更俗了。

戴维:给我们来一曲,珍妮。

珍妮:别了。等哪天我练得够好了再

说罢。

戴维:她现在就够好的了。

珍妮:噢,戴维。你又没听我拉过。

丹尼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戴维:我会去圣约翰的史密斯广

场听你演奏。或者等你去了牛津,在那

里听。

丹尼;我们应该去牛津度周末。平

顶草帽、河上泛舟、奶油茶点、古旧书

店。顺便看看有没有生意可做。下个周

末怎么样?

戴维 / 海伦:好啊!

珍妮:出去一个周末吗?他们不会同

意的。

所有人都望着她。

戴维:我来想办法。我跟他们谈。

珍妮:跟谁谈?

戴维:杰克和玛乔丽呀。

珍妮:谈什么?

戴维:去牛津的事。

珍妮嘲笑地发出嘘叫声。

珍妮:你去问我父亲可不可以跟你

出去度周末?他会把你抓起来的。

戴维:走着瞧呗。

珍妮:我打赌你办不到。

戴维:赌多少?

丹尼(被逗乐了):小心了,珍妮。你

可不知道你在跟谁打交道。

珍妮:半克朗。

戴维:成交。

他们握手。珍妮突然注意到丹尼的

壁炉架上的钟。

珍妮:天哪(法语)!你得送我回学

校了。我必须换回校服。

一阵沉默。丹尼和戴维的目光短暂

相接――他们明显在思量着珍妮最后一

句话的意味。海伦察觉到了这一点。

海伦:噢,你们规矩点儿。

珍妮看着他们,困惑不解。

30.内景 教室/ 拉丁语课 白天

珍妮等着上拉丁语课。蒂娜和哈蒂

没有和她在一起,她在自己

的 座 位 上 坐 着――拉 丁 语

课堂的气氛同斯塔布斯小

姐的英语课气氛截然不同。

女生们的表现也不同,更严

肃、不再嘻嘻哈哈了,气氛

更加沉郁。拉丁语教师威尔

逊夫人的年岁更大、更朴

素、更严厉。她从包里抽出

一些考卷。

威尔逊夫人:维吉尔诗

上一篇: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电影剧本下 下一篇:奥斯卡三项提名《成长教育》电影剧本赏析中集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