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的神话电影剧本,《岐山云麓仙居》 作者:王志攀 时间:2014-11-16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传奇的神话故事,颇受大家的欢迎,小编为大家献上一个神话电影,乐呵乐呵,为大家的生活添上一道色彩。欢迎欣赏!

人物:

寶唲:云墨弟弟,定天云年幼时好伙伴。

幕珊:云麓仙居宗主。

涵泉:云麓仙居大师兄。

莫云,烟纶:云麓仙居二师姐,三师姐。

定天烈:义军首领,将军。

定天云:定天烈之子,寶唲幼时好伙伴。

如意姑姑:义军副将。

罗睺,天灾小妖:妖魔首领,副首领。

孟亏:妖魔总指挥。


故事简介:

太古同门顿开,妖魔入侵,中原沦陷。位于岐山的云麓仙居迎来了最后一战…..

岐山山脚失守后,云麓仙居弟子便撤回到云麓仙居内部。但妖魔怕强攻会让幕珊不顾自身性命而使出

云麓仙居至宝—无妄天书,于是便下令将云麓仙居团团包围。面对包围之势,幕珊决定从后山山洞逃出包

围圈,可惜计划遭人泄密而失败。无奈之下又重新撤回云麓仙居。恰在此时云墨因为一次意外而被误认为

是泄密者而被关押。寶唲为了替姐姐洗脱罪名,也为了能够找出真正的泄密者而戴上面具离开云麓仙居。

寶唲离开之后便遇到到了幼时好友定天云,在天云的带领下来到了义军的藏身处。为了能够获得更为

有力的情报于是决定前往妖魔军营探听情报。来到妖魔军营,寶唲不听劝阻私自一人闯进妖魔军营,不料被罗睺生擒。寶唲用一个谎言赢得了罗睺的暂时信任。在外等候的定天云看寶唲迟迟不归,无奈只好先行撤回。为了营救寶唲,义军制定计划准备营救寶唲,可就在行动时无意间被天灾小妖发现,天灾小妖率人

击败了义军,定天烈战死沙场,如意姑姑带着定天云成功逃脱。如意姑姑与定天云怀疑是寶唲出卖了自己。

可就在这时孟亏的出现,寶唲的谎言不攻自破,被天灾小妖带人追杀,路上偶遇如意姑姑与定天云,三人

同时被困,后被及时赶到的云飞所救。此时孟亏也率领罗睺对云麓仙居发起了最后攻击,不曾想泄密者,

幕珊,孟亏,天灾小妖之间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最后云麓仙居溃败,云墨,幕珊乘骑金銮火凤成功离开云麓仙居,涵泉,莫云,烟纶……










云麓仙居

淡入

外景。云麓仙居—中午


一系列不同的角度


高高的太阳挂在挺空上。云麓仙居是一座浮游在空中的上古宫殿。鸟儿在空中飞翔,一道彩虹横跨云麓仙居的东西两侧。

然后,我们听到一群鸟儿惊恐的慌叫声。于是:

切至 :


内景。云麓仙居承天殿


大殿内有三个人。慕珊朝前走来。


慕珊

莫云,现在战况如何?


莫云

今日,幽都军团大量增加了各类妖兵,企图对我云麓仙居

发起强攻。


烟纶

涵泉师兄已经率领云墨,寶唲姐弟前去应战。


外景。岐山脚下


妖魔首领罗睺走上前

罗睺

你们这群云麓仙居的残余败渣还不快束手就擒 。


涵泉

想让我们投降,没门 !


罗睺

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小的们,给我踏平云麓仙居。

第一个冲进去的,本首领重重有赏。


说完,妖魔军团疯狂冲向云麓弟子。


涵泉

罗睺,今天看我涵泉去你首级。


拔剑砍杀小兵之后冲向罗睺。

罗睺

我罗睺也早就想和你一战。


上前应战 。


云墨

师兄,小心!


寶唲

姐姐,我们就把这群小喽啰全给他摆平了!


云墨

嗯,寶唲要小心。


寶唲

放心吧,姐姐,我早就不是从前那个只会让姐姐

保护的小屁孩了,我现在也可以保护姐姐了。姐

姐,今天看我的。


岐山脚下罗睺与涵泉厮杀的难解难分。


妖魔天灾小妖

今天我就让你们姐弟一起下黄泉。


寶唲

就凭你,看招 。


天灾小妖化解寶唲的攻击。


云墨

寶唲,小心。


云墨拔剑刺向天灾小妖。小妖轻松一闪。


天灾小妖

小看我了吧,我虽然叫做小妖,但我可是副首领,你们

两个还是趁早投降,我饶你们不死。


寶唲

你这妖魔,今天我要为无数被你们残害的生灵报仇!妖魔

准备受死。


双方展开激烈搏斗。

罗睺

不愧是云麓仙居的大师兄 。


涵泉

多谢夸奖。


罗睺招招致命,涵泉与罗睺在伯仲之间,两人打的不可开交。


外景。云麓仙居承天殿走廊

烟纶

师父,不知大师兄那里情况怎样?我去看看。


慕珊

一切小心。


莫云

切勿恋战。


烟纶

放心。

转身腾云而起飞向岐山山脚。


慕珊

看来我云麓仙居无法躲过这一劫了。


幕珊含泪看着前方。


莫云

师父,弟子就是拼死也会守住这里的。


外景。岐山脚下


罗睺与涵泉依然拼死搏斗。厮杀中,一瞬间,另一把剑隔开罗睺的剑,快速几个翻转拆解了罗睺的招数。


烟纶

师兄,我来帮你。


罗睺

好,又来了个帮手。一起来送死了,小的们,一起

上,给我踏平云麓仙居。


妖魔们疯狂冲向前去。

涵泉

不好,撤!


烟纶

师兄,不能撤,这几乎是我们最后一道屏障了。

涵泉

不,撤!撤!


拉起烟纶的手向后撤退。


云墨

寶唲,走。


寶唲

姐姐。


云墨

走。


随即向后方撤退。众云麓弟子也纷纷撤退。


罗睺

追,一举拿下云麓仙居。


天灾小妖

不,不可追。


罗睺

有何不可?


天灾小妖

慕删手里有云麓仙居的至宝:无妄天书。


罗睺

无妄天书?就是那个以自身生命为代价才能发动

但可以毁天灭地的无妄天书?


天灾小妖

正是,如果我们贸然进攻,慕删施展无妄天书,我们

不仅会损兵折将云麓仙居也必将不复存在,孟亏大人

可是明确说要这座宫殿的。


罗睺犹豫一会。

罗睺

孟亏大人要在上古宫殿之处修行……

天灾小妖

如果云麓仙居因此不复存在了,孟亏大人肯定会怪罪我们。

罗睺

那依副首领之意呢?


天灾小妖

如今岐山山脚的天险已被我们攻破,现在他们就只剩下

这座孤零零的空中城堡了。断水,断粮。我们只要在下

面将其围住,空中派黑羽翼人断绝空中来路。这样云麓

仙居就是一座孤岛,不出3,5日……


罗睺

好,就这样办。到时候就算慕删不投降,她的那些弟子

能撑的住吗?哈哈哈哈……


外景。云麓仙居承天殿走廊

涵泉走到慕删面前,缓慢跪下。


涵泉

对不起,师父。


慕珊

这不是你的错 。


烟纶

我觉得我们不该撤退,奋血一战又有何惧!


慕珊

涵泉做的对。


云墨

如果妖魔现在就追上来怎么办?


慕珊

放心,现在他们不敢冲上来。


莫云

师父,你看那些黑羽翼人 。


寶唲

好一群鸟人。


大家朝远处空中望去。

外景。空中


黑羽翼人在空中排出阵形。

黑羽翼人首领

都给我排好阵形,绝对不能让他们逃出去!


黑羽翼人小兵

是,首领。


黑羽翼人首领

如果看见有人想逃出去,我们就要像打鸟一样把他们

打下来。


黑羽翼人小兵

我们就是鸟啊。


黑羽翼人首领

我们是鸟人,蠢鸟。快给我排阵形去。绝对不可以让

任何人从我们包围圈里逃出去,明白了吗?


黑羽翼人小兵

明白。


外景。云麓仙居承天殿走廊

莫云

看来他们是想包围我们。


慕珊

召集所有弟子来承天殿。


幕珊转身向殿内走去。


内景。承天殿

慕珊

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莫云

所有人都已到齐。


慕珊

云麓仙居现已被团团包围。就算在坚守也无力回天。


寶唲

我会和云麓仙居共存亡。

云麓众弟子

对共存亡,共存亡!


慕珊

安静。作为云麓仙居宗主,我要保护的是所有弟子的

生命,云麓仙居的未来,而不是这一座宫殿。


大家沉默了一会,此时凝梦走上前。


凝梦

师父,既然这样,我们索性杀出一条血路。


云麓众弟子

对,杀出去,跟妖魔决一死战!


涵泉

现在形势对我们不利,如果依然贸然行动必对我们更

加不利。


烟纶

黑羽翼人没有战斗力,我们可以很轻松的冲出去。


凝梦

烟纶师姐,我觉得不可。黑羽翼人虽没有战斗力,但

它们可以长时间在空中飞行,我们飞行的时间在它们

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它们只要等到我们筋疲力尽的时候

再擒拿我们易如反掌。


莫云

凝梦说得对,我们不可能从空中逃出去。


幕珊

其实在云麓仙居的后山有一个通往古皇陵的洞口。


烟纶

洞口?为何我们不知?


慕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幕珊叹了一口气。


幕珊

当年师傅与我还有师姐外出时救了一个深受重伤

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师姐爱上了这个人,他们

便在后山洞中幽会。起初,我帮他们掩盖事实,

但是后来 我发现那男子竟是妖魔所化,于是禀告

了师傅。师傅知道后大发雷霆,于那妖魔大战几个

回合。最终妖魔重伤而逃,临逃之时还发誓必定灭亡

云麓仙居。师姐万分自责,再诞下一名女婴之后便

自焚而死。那山洞入口也被师傅用碎石掩埋。


烟纶

竟然还有这事?


幕珊

都已经是过去了。


云墨

师父,那入口又在哪?


幕珊

入口已被倒塌下来的乱石掩盖住。我想应该不需要

太大的力量就可以将它打通。


涵泉

入口已被堵住,那里面情况?


幕珊

早已不清楚。


涵泉

那……


莫云

无论怎么样都去看一看,总比呆在这里强。


烟纶

但下面到处是妖魔的巡逻兵,我们人数众多,行动

会非常不便。

寶唲

师父会呼风唤雨之术。只要在晚上招来倾盆大雨,

我们便可以借着夜色与大雨将我们行动时的风险

降到最低。


涵泉

我觉得寶唲的方法可行。


莫云

我也觉得可行。


幕珊考虑片刻。


幕珊

好!那么我们大家在日落之后在承天殿集合。现在

各自去准备。


云麓众弟子

是!师父!


外景。云麓仙居走廊—下午


云墨手拿玉佩站在走廊旁。


云墨

爹,娘。女儿不孝。临别之时却不能再到你们墓前

看你们一眼。不...或许我就快要见到你们了…但是

我希望你们在天之灵可以保佑寶唲平安无事。


凝梦朝云墨走来。


凝梦

云墨,一个人在说什么呢?


云墨

没什么。想起了我已经逝去的父母。凝梦 ,你去

哪呀?


凝梦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父母,算是一种悲哀吧。我去

揽月轩拿东西。回见。


凝梦转身离开,凝梦走到走廊尽头。此时,云墨手中玉佩一滑,掉下空中。云墨立即腾云而起向下追捡玉佩。这一幕恰好被回头的凝梦看到。


内景。揽月轩


莫云,烟纶,涵泉三人在整理杂物。


莫云

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烟纶

能不能走的出去都是个问号。


涵泉

烟纶,不许胡说。


烟纶

入口都已经被封了这么多年,里面是什么情况也不

清楚……


莫云

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涵泉

我也相信。


烟纶

这么多年,你们以前有没有听师父说起过她师姐的事?


涵泉

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


烟纶

师父今天不还说他师姐还留下一个孩子吗?你们猜

她可能会是谁啊?


莫云

这可说不定。可能就是你啊!


烟纶

我才不是妖魔的后代呢!


凝梦从门口走进揽月轩。


凝梦

嗯,大师兄,师姐,你们都在呢。


莫云

嗯,凝梦,你也来啦。


凝梦

我来看看。


凝梦环顾着着四周。


凝梦

真不舍离开这里。


烟纶

谁想离开。


凝梦

师兄师姐,你们说我们今晚能逃出去吗?


莫云

我们刚才也在说这个问题。这种事谁又能说清楚。


涵泉

我能不能出去无所谓,主要是你们年轻的一代一定

要出去,未来在你们手里。


凝梦

大师兄……


莫云

都不要说这些丧气话,我们一定可以度过这一劫的。


外景。云麓仙居走廊


云墨腾云回到走廊上面。寶唲迎面跑来。


寶唲

姐姐,你去哪了?


云墨

玉佩不小心掉下去了,还好被我追上了,没掉到地

面 。不然就捡不回来了。


寶唲

哦。

云墨

寶唲,怎么今天有点不开心啊?


寶唲

姐姐,我不想离开这里。


云墨

姐姐又何曾想离开这里。寶唲,你放心,我们大家

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内景。承天殿—傍晚


幕珊走到众弟子面前。


幕珊

都准备好了吗?


众弟子

准备好了!


幕珊

好,去汇灵台。


众人走出承天殿。


外景。汇灵台


幕珊手持法器走到汇灵台中间。举起法器施法。空中乌云逐渐密布,开始下起点点小雨。


涵泉

雨来了。再等到天色完全变暗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外景。妖魔大本营


两个小喽啰抬头看了看天空。


喽啰1

刚才天空还是好好的,这么突然下起雨来了?今

天又要在雨里站岗一天了吗?


喽啰2

是啊,真实奇怪了。


罗睺走过来。


罗睺

你们在讨论什么啊?


喽啰1,喽啰2

罗首领!


喽啰1

我们刚才在说天气怎么突然就下雨了?


罗睺

哼,那群残兵败将想干什么我还不知道吗?一切竟在

我的掌握之中。


喽啰2

是!罗首领神机妙算,什么都不可能逃过罗首领

的法眼啊!


罗睺听后,朝天哈哈大笑。


外景。汇灵台—夜


烟纶

师父,现在可以出发了吧?


幕珊

在等等……


涵泉

雨虽然很大,但时机尚未成熟。


烟纶

那要到什么时候?


涵泉

当那群妖魔讨厌这场雨的时候,不要着急。


烟纶

哦。


内景。妖魔大本营营帐


罗睺拿着书坐在中间椅子上。突然营帐中间一团黑烟而起,孟亏出现在中间。


孟亏

罗首领。


罗睺抬头一看, 见到孟亏出现,连忙上前参拜。


罗睺

不知孟亏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孟亏

罗首领不必多礼。起来吧。


罗睺

谢大人。大人请上坐。


孟亏

不必,我来只想知道罗首领还需要多久才能攻下云麓

仙居?


罗睺

大人请放心,现在云麓仙居已被我团团包围,不出几日

便可攻下云麓仙居。


孟亏

好,不过罗首领可要当心一下幕珊手里的无妄天书。那

招可是毁天灭地哦。

罗睺

幕珊手里要是没有无妄天书我早已拿下云麓仙居。大人

到时我一定给你一座完好的宫殿供你修行。


孟亏

好,那我就静候罗首领佳音了。


孟亏化作一团黑烟而去。罗睺作揖。


罗睺

恭送大人。


外景。汇灵台


幕珊

我们准备出发吧。


幕珊看了一眼大家。

幕珊

我们从揽月轩后面去后山,那里离山洞最近。


说完朝揽月轩方向走去。众弟子紧跟其后。


外景。揽月轩背面


幕珊看了一眼下面,随即腾云而起朝地面飞去。


涵泉

大家跟上,千万不要走散。


云墨

我和寶唲走在最后。


涵泉

好,出发,跟上师父。


涵泉起身飞往地面,众弟子紧跟其后。云墨最后一人看了一眼云麓仙居也便腾云前往地面。


外景。云麓仙居后山


幕珊

云墨,所有人都下来了吗?


云墨

师父,所有人都已在此。


幕珊

好,大家小心。


众人在滂沱大雨中穿过树林。老李到一个巨石后面。


幕珊

前面那堆乱石后面就是山洞的入口。


莫云

以前无数次路过这里。重来就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一个山洞。


烟纶

我们过去。


涵泉

等等,那里好像有2个巡逻兵。

寶唲

我绕过去把他们摆平。


涵泉

有2个,我和你一起过去。


寶唲

嗯。


涵泉和寶唲从一边慢慢靠近巡逻小兵。


幕珊

注意隐蔽。


涵泉与寶唲逐渐靠近巡逻小兵。


涵泉

寶唲,你上前解决在这个,我这个。


寶唲

放心吧,大师兄。


涵泉冲上去迅速撂倒一个巡逻小兵。寶唲也迅速拿下另外一个。


烟纶

不愧是大师兄,干净利落。


莫云

云墨,寶唲长大了。我弟弟也应该这么大了吧。好长

时间没看到我弟弟了。


云墨

莫云姐姐,很快你们就可以见面了。


莫云

嗯。


幕珊

我们快过去。


众人来到石堆旁。


幕珊

我施法打破洞口,大家迅速撤 离。

罗睺

各位这是要去哪啊?


远处黑暗的森林里传来罗睺的声音。瞬间,他们被妖魔团团包围。


天灾小妖

全部拿下。


众妖魔小兵

是!


妖魔小兵围上去,云麓仙居弟子背靠背摆出圆形防御阵形。


罗睺

哈哈哈……今天就将你们一网打尽。


涵泉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的?


罗睺

你们想做什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天灾小妖

幕珊,今天就让你葬身与此。


挥起武器冲向幕珊。幕珊还手一击将天灾小妖击出数米远。


幕珊

你不可能赢的了我。

天灾小妖恶狠狠的看着幕珊。


罗睺

小妖,你不要命了吗?


天灾小妖

我小妖今生不杀你幕珊,我枉活此生。


涵泉

罗睺,我涵泉今天就算是死也要砍下你的头颅,为无

数死在你手里的冤魂报仇。


罗睺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要怎样砍我头颅。

莫云

冷静一些。


罗睺

幕珊,你们还是快快投降,省的本首领动手。


幕珊

就凭你们这群喽啰吗?


罗睺

不要以为你有无妄天书我就怕你了,有本事你施展一

次让我开开眼界啊。


烟纶

就算是同归于尽也比投降好。


罗睺

只会耍嘴皮子,你倒问问你师父愿不愿意把自己心爱

的弟子全部一起葬送在这里?哈哈哈哈……


罗睺抬头哈哈大笑,涵泉乘机瞬间将剑架在罗睺的脖子上。


涵泉

你说我该怎样砍你头颅。


罗睺

好一个涵泉。


烟纶

解决他。


罗睺

杀了我你们谁也走不了。


涵泉

给我闭嘴。下令让他们让开。


罗睺

你不是让我闭嘴吗?


涵泉把剑稍稍刺进罗睺颈部,绿色的血液留了出来。


罗睺

就算我下令他们也不会让开的。

天灾小妖

谁走出这里一步,杀无赦。


众妖魔小兵

是。


罗睺

你看吧。


涵泉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的?


罗睺

你们的一举一动全耐本首领掌握之中。


涵泉

说。


烟纶

大师兄,一刀结果了它。


莫云

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妙,依我看,我们还是先撤回云麓

仙居再重新打算。


云墨

我同意莫云师姐的看法。


幕珊

先撤回去在重长计议。


天灾小妖

先走,没门。


幕珊

我说过,你不可能赢得了我。


莫云

大师兄,先撤回去。


涵泉

嗯。


一瞬间,罗睺挡开涵泉架在脖子上的利剑,双方顿时陷入激烈的搏斗。

天灾小妖

上,别让他们跑了。


莫云

快撤。


众人先后腾云撤回云麓仙居。


烟纶

大师兄,快走。


涵泉一招将罗睺击退,起身撤回云麓仙居。


天灾小妖

该死,让他们跑了。


罗睺

那又何妨,不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吗?


天灾小妖

也是,看他们还能耍出什么花招出来。这座上古神

殿马上就归我们幽都军团所有了,哈哈……


内景。云麓仙居承天殿


全体弟子集中在承天殿,四周火红的蜡烛照亮整个大殿。


幕珊

对不起大家,或许我不配做你们的师父。


寶唲

不,你一直是我们最敬爱的师父。


涵泉

与其自责,不如想想到底是哪里除了差错。


莫云

大师兄说的对。


烟纶

罗睺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计划。


寶唲

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们走漏了消息。

莫云

这不可能。


寶唲

难道罗睺猜得到我们的计划吗?


幕珊

天灾小妖不可能猜得到。虽然它知道……


烟纶

师父,你说天灾小妖知道什么?


幕珊

没什么。


幕珊看了一眼烟纶。


涵泉

或许我们中间出现了奸细。


莫云愣的向后退了两步。


莫云

这不可能,在这里所有的人一起同生共死,有些人

都已经死过一次了,绝对不可能出现内奸的。


烟纶

会不会是我们在讨论计划时鸟人靠近听到了我们的

计划?


两位云麓弟子走上前。


云麓弟子1

师父,烟纶师姐,谈论计划我在窗户面前一直监视着那群

鸟人,没有发现有鸟人靠近。


云麓弟子2

是,弟子一直在另一边监视,也没有发现有鸟人靠近。


幕珊

难道真的是我们内部出现了问题?


莫云

我不相信。

幕珊

都累了吧,都先休息一下吧,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众人纷纷席地而坐,神情沮丧。


外景。云麓仙居走廊—清晨


幕珊与涵泉站在走廊上看着东方升起的日出。


涵泉

不知还能在这里看多少次日出。


幕珊

我好久没有看日出了。


凝梦走过来。


凝梦

师父,大师兄。


涵泉

凝梦师妹也来看日出吗?


凝梦

不是,师父有件事我想说一下。


幕珊

什么事情?


凝梦

昨天下午碰巧我看见云墨去过地面。


涵泉一惊。


涵泉

你说什么?


凝梦看了一眼涵泉。


凝梦

我说我昨天碰巧看见云墨去了地面。


幕珊

你是说云墨吗?不应该啊,那孩子我了解。

凝梦

这个弟子也不敢确定,我只是看见云墨飞下去,是不

是我也不清楚。


涵泉

不管是不是,都要问清楚。


幕珊

凝梦,速让云墨来揽月轩见我。


凝梦

是。


内景。揽月轩


凝梦领着云墨来到幕珊,涵泉面前。


凝梦

师父。


云墨

师父,大师兄早。


幕珊

云墨,我问你,昨天下午你是不是单独离开过云麓仙居?

如实交代。


云墨

单独离开?


幕珊

昨天下午有人看见你去过地面。


云墨

哦,昨天下午弟子的玉佩不慎掉落,弟子便追拾玉佩,并

没有到过地面。


涵泉

何人可以证明你没有到过地面?


云墨

这个……


幕珊走到云墨面前。

幕珊

云墨,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泄露。


云墨

不,师父我没有,我没有泄露。


幕珊

但是有人看见你私自离开过云麓仙居。


云墨

不,我没有,我只是去捡玉佩。


幕珊

但是没有人能够证明。


云墨含泪看着幕珊。


云墨

师父,你要相信我。


幕珊

现在是特殊情况,很多事情都要特殊对待,云墨你

明白吗?


云墨

弟子明白。


幕珊

涵泉,先把云墨关起来 。


涵泉

是,师父。


云墨流着泪水,哽咽着。


云墨

师父。


涵泉带着云墨走出揽月轩。


凝梦

师父,你相信是云墨干的吗?


幕珊走到门口,回头看着凝梦。

幕珊

无论是谁,我都不愿意相信。


凝梦

师父。


内景。承天殿—上午


寶唲冲进来。


寶唲

师父,师父。


云麓弟子

寶唲,师父在汇灵台。


寶唲听后马上转身跑去汇灵台。


云麓弟子

出什么事了?


外景。汇灵台


寶唲跑到幕珊面前,跪下。


寶唲

师父。


幕珊

不用说,我知道。起来吧。


寶唲

师父,你要相信,我姐姐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云麓仙居的

事情,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担保。


幕珊

先起来吧。


寶唲站起来。

寶唲

师父。


涵泉走到寶唲面前把手放在寶唲的肩膀上。

涵泉

我们都相信。


寶唲

大师兄。


涵泉

只不过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很多事情……


寶唲

我知道,我去看下我姐姐。


涵泉

云墨在万元塔,凝梦也在那里。


寶唲

嗯。


外景。万元塔


凝梦看见寶唲过来,便走上前去。


凝梦

寶唲,来看你姐姐。


寶唲

嗯,凝梦姐姐,我姐姐绝对不会……


凝梦

凝梦姐姐知道,去跟你姐姐单独聊聊吧,我先离开一下。


凝梦径直离开万元塔。寶唲来到屋前。


寶唲

姐姐。


内景。万元塔


云墨站起来来到门前。


云墨

寶唲。


云墨眼中流下两行泪水。

寶唲(话外音)

姐姐,我知道绝对不是姐姐。


云墨

但是姐姐却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寶唲(画外音)

我要还姐姐一个清白。


云墨

不用,姐姐问心无愧。


外景。万元塔


寶唲

这或许不止只关系到姐姐。这次要跟姐姐道别了,寶唲

希望姐姐永远可以开心的活下去。


云墨(画外音)

寶唲,你要去干嘛?


寶唲

去做件事。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但我无法说服

我自己不去做。


云墨(画外音)

姐姐不许你去。


寶唲

姐姐,再见。


寶唲转身径直离开。


内景。万元塔

云墨流着泪拍打着大门。


云墨

寶唲,你要去干嘛,给我回来,回来。


内景。承天殿—夜


幕珊坐在中间翻阅书籍。寶唲身穿黑色盔甲,头戴黑色面具,手持双刃从门口逐步走都幕珊面前。

幕珊站起来看着寶唲。

幕珊

寶唲吗?


寶唲

是,师父。


幕珊

怎么穿成这样?


寶唲

师父,我想去做一件事情。


幕珊

什么事情?


寶唲

我要去找出我们中间的内贼。


幕珊

内贼?我们中间有内贼吗?


寶唲

我相信中间一定出了问题。开始为我们与妖魔的对抗虽

不是次次获胜,但也能与妖魔抗衡。后来却不知为何我

们节节败退,落得今天的地步。而且今次的计划无故的

被泄露,我确信一定有人背叛了我们。


幕珊

寶唲,你还小,不必去承担这些。


寶唲

我只想为这个家做一点事情。况且我已经长大,我已经

不是曾今的那个我了。有些东西就暂时让我先背负着吧!


幕珊

不,师父不同意。我们可以先撤出去,然后在彻查此事。


寶唲

撤出去之后他隐藏起来便不可能查得出是谁,寶唲觉得

这件事情必须去做,内贼不除的话,无论我们撤到哪里

都面临威胁,他就像插在我们心中的钢刀。


幕珊

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还有你姐姐?

寶唲

要是没有云麓仙居,我们姐弟早就不在了。我现在只

希望大家可以安全的撤出去。


幕珊

不,寶唲。我要你和我们一起撤出去。


寶唲

寶唲心意已决,寶唲希望师父可以带领所有弟子重新光

复云麓仙居,寶唲死而无憾。现在,对不住了师父。


寶唲挥起双刃冲向幕珊,幕珊挥手还击将寶唲击退,碰倒了花瓶。落在地上,放出砰的一声响。


外景。云麓仙居承天殿走廊


涵泉与莫云在走廊上,里面传来砰的一声响。


莫云

什么声音?


涵泉

进去看看。


内景。承天殿


涵泉与莫云冲进来,看见寶唲躺在地上。


莫云

你是谁?


涵泉

寶唲吗?


寶唲缓慢的站起来。


寶唲

寶唲?你说的是那个死了很多年的寶唲吗?


涵泉

死了很多年?


寶唲

孟亏大人派我来监视你们,可惜今天被幕珊识破了。你

们败局已定,看来我可以先撤了。

莫云

你到底是谁?


寶唲

在下魍魉。


寶唲破窗而出,莫云随即追到窗口看了一眼。


莫云

他跑了,要不要追?


幕珊

不用,下面全是他们的人。追上去只是送死。


涵泉

他说寶唲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莫云

师父是怎么识破他的。


幕珊

他自己来找我的,想暗杀我。


涵泉

这个寶唲,不,魍魉潜伏了这么久却没人发现,就连云墨

也没能识破……云墨会不会也是……


莫云

绝对不会,云墨自从来了云麓仙居就一直跟随于我,绝对

不会有问题。


涵泉

总之这件事还必须好好查一查。


幕珊

我去看一下云墨。


莫云

师父,我陪你一起去吧。


幕珊

不用,我去单独和她聊一聊。

幕珊走出门外,脸上流下泪水。

幕珊(画外音)

寶唲,难为你了。


外景。岐山


寶唲来到地面,微蹲向前走去。忽然一巡逻小兵看见了寶唲。


巡逻小兵

有人,是谁?


寶唲快速向前奔跑。


巡逻小兵

站住,别跑。


寶唲来到一处悬崖边,无路可走。寶唲一看,发现悬崖边上有个突出的岩石,便跳下躲在岩石

下面。忽然定天云拿出一把刀架在了寶唲的脖子上。


巡逻小兵

明明有人,跑到哪里去了,必须快去禀报首领。


巡逻小兵快速离去。


寶唲

请问阁下是?


定天云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定天云。


寶唲

天云?你父亲是不是定天烈?


定天云

你怎么知道?


寶唲

天云,你还活着。我是寶唲啊,云墨的弟弟。


定天云

寶唲?真的是你?


寶唲

此处不宜久留。


定天云

先去我父亲那里。


寶唲

嗯。


寶唲与定天云爬上悬崖,快速离开。


外景。瀑布


寶唲与定天云来到一座大型瀑布面前。以巨龙般的姿态奔腾,咆哮着。


定天云

父亲大人就在这座瀑布后面的山洞里。


寶唲

好壮观的瀑布。


定天云

我们进去吧。父亲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内景。山洞


寶唲与定天云径直向前走去,如意迎面着急走来。


如意

天云,你去哪里了?你父亲都担心死了。


定天云

如意姑姑,我去侦查了一下情况。


如意

你没事就好,这位是?


定天云

寶唲,我年少时的好朋友 。


如意

怎么这副穿着?


寶唲

此时说来话长……


定天烈从山洞内部跑过来。

定天烈

天云,你终于回来了。


定天云

父亲大人。


定天烈

我不是说过不许擅自行动的吗?


定天云

孩儿只是想去看看情况。


寶唲

天烈叔叔 。


定天烈

你是?


定天云

父亲,他是寶唲啊!


定天烈

寶唲 ?真的是你?


寶唲

是我,天烈叔叔。


定天烈

怎么穿成这样?


寶唲

哎,此时说来话长。


定天云

去里面说吧。


定天烈

嗯。


一行人走进洞内。


外景。云麓仙居万元塔


幕珊独自一人来到万元塔前。

幕珊

云墨。


内景。万元塔

云墨站起身,来到门前。


云墨

师父。


外景。万元塔


幕珊打开大门。


幕珊

云墨,为师有话对你说。


云墨

师父。

幕珊

寶唲,他…….走了。


云墨

寶唲,走了?去哪了?


幕珊

对不起,云墨,我曾经发誓会好好照顾你们姐弟,可是…….


云墨

寶唲他怎么了?师父。


幕珊

他背负了不应该由他背负的事情。


云墨

什么事?


幕珊

他以内奸身份叛逃出了云麓仙居,去寻找真正隐藏在我们

内部的奸细。


云墨

内奸?我们中间真的出现问题了吗?

幕珊

很早以前我便以怀疑我们中间有人泄露计划,只是当时

不愿去承认,但有些事情不得不承认。


云墨

那寶唲会不会有事?


幕珊

师傅也说不好。这次寶唲以叛逃名义离开云麓仙居,所以

下回你们姐弟相见或许要刀剑相见。


云墨

不。


幕珊

寶唲这次离开的真正目的只能我们三个人知道,云墨,不要

告诉其他任何人,知道的人越多,寶唲的危险就越大。


云墨

我明白,师父。


幕珊

师父,先走了,明日上午去承天殿。


慕珊离开万元塔,云墨独自一人站在万元塔前望着空中皎洁的明月。


内景。瀑布山洞


定天云站起来。


定天云

原来发生这么多事情。


顶天烈

寶唲,真是难为你了。


定天云

寶唲,有我们帮助你,一定事半功倍。


寶唲

谢谢你们。但请你们替我保密我的身份。


定天烈

这个天烈叔叔知道,你就放心先在我这住下。

寶唲

天烈叔叔,你们怎么会来到云麓仙居呢?


定天烈

自从当日与你们姐弟走散之后,我们便去了一趟雷泽。原本我

以为你们姐弟早已……不过老天有眼,今日又让我们相逢。


定天云

我们刚从雷泽回来,就发现妖魔正在围攻云麓仙居,便赶过来

希望可以帮上忙。


寶唲

现在妖魔已经围住了云麓仙居,上次师父带领大家想逃出来,可

惜计划泄露……


定天云

父亲大人,我们召集大家来商讨一下计划吧!


定天烈

嗯。


内景。山洞石桌


定天烈,定天云,如意姑姑,寶唲站在石桌周边。众多兄弟站在身后。


定天烈

大家来先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如意姑姑

寶唲,现在你师父那里怎么样?


寶唲

师父她们现在很好,只是上面缺粮断水我怕坚持不了多久。


定天云

刚才我去调查一番,这道包围圈异常厚实,还蔓延到空中,

想要轻易的进出几乎不可能。


如意姑姑

有一点我很奇怪,罗睺这样的阵势应该可以很轻松的攻下

云麓仙居,但为什么还要包围起来呢?


寶唲

应该是惧怕我师父手中的无妄天书吧。

如意姑姑

无妄天书?传说中可以毁天灭地的无妄天书?


寶唲

嗯。


定天烈

我想肯定不单纯只是惧怕无妄天书,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不论是其他任何原因,现在一定要想办法如何才可以联系

上处在包围圈里幕珊宗主。里应外合一定可以救出他们。


定天云

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如何和幕珊宗主去的联系呢?


如意姑姑

寶唲,你能不能和你师父取得联系?


寶唲

我来时根本就没有料到会遇上大家,所以根本没有准备。


定天云

我想应该再去妖魔军团附近探下情况,或许……


如意姑姑

我同意。


寶唲

那我去吧。

定天云

我跟你一起去。


定天烈

多去几个兄弟在外面接应。


定天云

是,父亲。


外景。小土坡


寶唲与定天云趴在小土坡后面探出脑袋观看妖魔军营。


寶唲

天云,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先查看一下。

定天云

不行,进去太危险了。


寶唲

站在这里又能看到些什么?况且我身上还有特殊的使命。


定天云

万一出了什么情况,你让我如何向父亲大人交代。


寶唲

天云,相信我,给我一炷香的时间。


定天云

可是……


寶唲

放心。


定天云

一炷香必须回来。


寶唲点头示意,戴上面具朝妖魔军营跑去。


内景。妖魔大本营营帐


罗睺与天灾小妖干杯饮酒。


天灾小妖

很快我们就可以攻下云麓仙居了,到时候…哈哈哈…


罗睺

只要攻下云麓仙居,到时所有妖魔首领都得对我们俩

刮目相看。


天灾小妖

我的仇终于可以报了。


罗睺

还放不下当年的陈年往事啊。


天灾小妖

我与幕珊有不共戴天之仇。


罗睺帮小妖斟满酒杯。

罗睺

今天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来为我们的胜利干一杯。


天灾小妖

干。


两人喝下满满的一杯酒。


外景。妖魔军营


寶唲站在营帐后方,偷偷地探出脑袋。巡逻小兵拿着火把从前面走过。


妖魔小兵

大家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众小兵

是。


寶唲继续向军营内部潜入,突然不小心碰到了一个酒坛,砰的一声响。


妖魔小兵

是谁?快去看看。


寶唲一愣,小兵已将寶唲团团围住。


妖魔小兵

你是谁?

寶唲(画外音)

不好。


妖魔小兵

抓起来,带到罗首领那去。


寶唲被小兵擒拿,单膝跪地。


寶唲

放开我。


妖魔小兵

押走。


寶唲

不用押,会走,到了罗睺那里我看你怎么交代。

妖魔小兵

那你到底是谁?


寶唲

到了罗首领哪里你就知道了。


内景。军帐


妖魔小兵冲进营帐。


妖魔小兵

报……


罗睺

什么事?打扰我与副首领的雅兴。


妖魔小兵

报告首领,我们抓到一个奸细。


罗睺

奸细。


天灾小妖

快快带上来。


小兵将寶唲押到罗睺面前。

妖魔小兵

跪下。


寶唲

胆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罗睺

堂下何人?


寶唲

罗首领,好久不见。


罗睺

好久不见?


天灾小妖

好像我记得你,你是云麓仙居的人。

寶唲

错了哦。


天灾小妖

不是?那天我们在岐山脚下交过手。


寶唲

那确实在下。


罗睺

那还用狡辩。


寶唲

那只是我卧底的身份罢了。


罗睺,天灾小妖

卧底?


寶唲

不过现在我已经被揪出来了。


罗睺

谁派你去卧底的?


寶唲

孟亏大人。


天灾小妖

孟亏大人?


罗睺犹豫了一下。


罗睺(画外音)

孟亏大人从来就没有对我说过他在云麓仙居插入过卧底,

八成是假的。


天灾小妖

你说你是孟亏大人派入的卧底可有什么证明?


寶唲

我被派入卧底的时候你们两个还不知道在哪呢!


罗睺

好,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答的出来就证明……

寶唲

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罗睺

那就证明你不是,拉出去杀了。


寶唲

好,那我在黄泉路上静候2位。


天灾小妖

等等,你说你是孟亏大人派进云麓仙居的卧底,那又

为何不敢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寶唲

回答你们的问题,你们还是想想到时怎么回答孟亏大

人的问题吧。


罗睺

你根本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寶唲

只要孟亏大人来了就不用证明了。


罗睺

好一个小鬼。


天灾小妖拂过身子和罗睺私语。


天灾小妖

这小鬼身份不明,万一真的是孟亏大人的人……

弄错了可不好。


罗睺

那依你之见呢?


天灾小妖

我在问他一下。


天灾小妖对寶唲作揖。


天灾小妖

我们想知道云麓仙居里面的情况,不知这位兄台

是否可以告知一二?


寶唲

哈哈哈……还是副首领深明大义。虽然他们表面上

若无其事,其实我知道他们心里早就……哼哼。


罗睺

照你这么说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寶唲

真心不得不佩服罗首领,不费一兵一卒就攻下云麓仙居。


罗睺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寶唲

罗首领真是谦虚。


天灾小妖

说了这么多,还不知兄台你如何称呼?


寶唲

在下魍魉,不过你们还是称我为寶唲吧,挺喜欢这

个名字的。


天灾小妖

那寶唲,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你的真实身份,所以还

要委屈你一下,希望你不要介意。


寶唲

副首领言重了。


天灾小妖

来人,送寶唲兄弟下去休息。


妖魔小兵

是。寶唲,请。


妖魔小兵带领寶唲离开营帐。


天灾小妖

他的身份不确定,现在还不宜动手。

罗睺

嗯,现看着他,派两个人盯住他,看他有什么举动。

反正在我们手上,量他也耍不出花招。

外景。小土坡


定天云焦急的等待着。


定天云

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我得要

进去看看。


轻风伸手按住天云。


轻风

不行,进去的话太危险了。


定天云

但是……


轻风

不如我们回去在重长计议。


定天云

我们出来就是为了情报的,现在情报没有,寶唲还不知

是凶是吉……


轻风

现在我们只有相信他。


定天云

这……好吧,那我们先撤回去。


众人离开小山坡。


内景。山洞


定天烈拍了桌子站起来。


定天烈

什么?寶唲独自一人潜入了妖魔军营?


定天云

寶唲他……


定天烈

天云,你糊涂啊,你怎么可以让寶唲一个进去?

万一……哎呀……

定天云

父亲大人,我……


如意姑姑

算了,这是也不能全怪天云。我只是有一点点的担心。


定天烈

担心什么?


定天云

寶唲不会有事的。


如意姑姑

不是这个,可能是我多心了。


如意姑姑离开。


定天烈

哎,希望寶唲可以平安无事。


内景。承天殿—上午


众弟子在殿内等候幕珊。


烟纶

师父怎么还没来?


涵泉

再等等,应该马上就要来了。


莫云

师父来了。


幕珊走进殿内。


幕珊

我想告诉大家一个消息,不过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寶唲其实就是藏在我们内部的奸细。


凝梦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幕珊

其实那根本不是寶唲。寶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凝梦

不是寶唲?


涵泉

他说他叫魍魉。


云墨在一边哽咽。幕珊走到云墨面前。


幕珊

师父知道你很难过。


云墨

师父。


涵泉

寶唲其实早已不在,我们都能理解你的心情。


莫云

云墨,不哭了。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你去做。


幕珊

现在我们团团包围,想要冲出去确属不易,不知各位

是否有对策?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毫无对策。


烟纶

不如我们索性杀出去,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强。


涵泉

这就是羊入虎口。


烟纶

但我们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莫云

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烟纶

那只是神话。


莫云

那我们就创造神话。


慕珊

哪有这么容易。我们没有外援,没有食物,淡水。

已经不能在拖了。


涵泉

师父,要不就强行突围吧。


烟纶

弟子愿意打头阵。


幕珊

那突围的出去的胜率又有多少?


涵泉

无论有多少都比没有强。


幕珊

那依你们之见,什么时候行动。


莫云

还是晚上,我想罗睺不会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会进行

第二次突围。


涵泉

我觉的莫云师妹说得有理。


幕珊

那好吧,今天晚上再博一回。


烟纶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大家说对不对?


众弟子

对,对……


内景。妖魔营帐


罗睺走进关押寶唲的营帐。


罗睺

寶唲。


寶唲

嗯,是罗首领啊,来,快请坐。

罗睺

主要是想找寶唲兄弟聊聊。


寶唲

不知罗首领今日为何有如此雅兴呢?


罗睺

现我们胜局已定,又立了一个大功。


寶唲

恭喜罗首领,贺喜罗首领。罗首领真是羡煞众人啊。


罗睺

哪里哪里。咦,不知寶唲兄弟以前是干什么的呢?


寶唲

以前?


罗睺

在你没有潜入云麓仙居之前。


寶唲

像我们这种人没有过去。


罗睺

寶唲兄弟真是会说笑。


寶唲

我们只需要完成任务,不需要任何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罗睺

这怎么可能呢?


寶唲

我知道罗首领对我的身份依然存在疑惑,但是只要孟亏大人

一来,所有的都会真相大白。


罗睺

唉,说到哪里去了,今天晚上到我那里痛快的喝一场。


寶唲

好。


罗睺站起,哈哈一笑。走出营帐

寶唲(画外音)

就知道还回来问我,少说话为好,免得露出破绽。


外景。妖魔营帐


罗睺回头看了一眼。


罗睺

这小子,态度如果过硬的话,万一真的是孟亏大人的人

那我的功劳岂不是要减半了。万一不是…….还得要想个

办法对付他一下。


内景。山洞


定天云

父亲大人,今天晚上我们去救寶唲吧。

如意姑姑

不行,妖魔军营里的情况我们一概不知如何去救。


定天烈

军营这么大,寶唲不知身在何处,去了无疑是去送死。


定天云

我们好不容易才遇到寶唲,难道就这样丢下寶唲不管了?


如意姑姑

不管是不可能的,但是怎么管……


定天云

如意姑姑那你说怎么办啊?


如意姑姑

这个还需要仔细想想,切不可轻举妄动。


定天烈

天云,如意姑姑说的有理,不可胡来。


定天云

我知道,可我真的担心寶唲。


如意姑姑

你跟寶唲从小就在一起,遇上这种事情,换成谁,谁

都会担心着急。

定天烈

天云,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休息,先休息一下吧。

定天云

我怎么休息得了。


如意姑姑

天烈说得对,天云,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定天云

好吧,那孩儿先告退。


定天云离开。


如意姑姑

天烈。


定天烈

怎么?


如意姑姑

其实我倒有一个想法或许可以一试。


定天烈

可以救出寶唲吗?


如意姑姑

这个还要看他自己。


定天烈

什么想法?


如意姑姑

晚上,我们去攻打防御圈最薄弱的西面,云麓仙居见状

肯定也会及时做出反应,到时里应外合说不定可以帮助

幕珊成功突围,也可以在混乱之中救出寶唲。


定天烈

这个方法我不是没有想过,现在我们无法和幕珊宗主联系

万一我们行动,云麓仙居没有做出反应或者反应缓慢了一些

必对我们造成重大损失。


如意姑姑

这个我也想过,所以我们必须要留条后路。

定天烈

如果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可以及时安全的后撤,这个方法

倒是可以一试。


如意姑姑

要不现在就去准备?


定天烈犹豫了一下。


定天烈

好,马上安排。后撤路线一定安排好。


如意姑姑

我马上安排人去办。


定天烈(画外音)

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如我们想的一样。


内景。承天殿


幕珊

不知大家对这次突围有何良策?


涵泉

弟子认为,要冲出去就攻打最薄弱的西面。


莫云

如果短时间没有攻破,其他地方的兵团及时赶到增援的话

我们的形势就会一败涂地。


凝梦

师父,弟子认为想要突围就一定会冒很大的风险,如果我们

用分身之术迷惑对方让他们觉得我们是想再次从后山撤退,

当他们分心之时,在趁机攻打最薄弱的西面,强行突围。


莫云

分身之术会把自己的力量平均分成不等分,分身越多,本尊的

力量就会越薄弱。分身距离远的话,自身战斗力会大大减少。


凝梦

如果调虎离山成功的话,成功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


莫云

可是……

幕珊

不用争了。罗睺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对付得了的。


烟纶

师父,我也觉的用分身的话自身战斗力减少,对于我们

突围不利。


幕珊

再下一场大暴雨吧,下一场能让那些小兵心烦杂乱的暴雨。


涵泉

师父,现在就开始下,即使罗睺猜到我们晚上有行动,但在

黑暗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可以抗衡。


莫云

对,黑羽翼人就非常讨厌雨水,那会他们飞起来更累,要让

他们中间出现一些不满与唠叨。


幕珊

嗯。


内景。山洞


如意姑姑

不知为何,外面突然下起了漂泊大雨,以前从没见过这么大

的雨。


定天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幕珊宗主召来的大雨。


如意姑姑

幕珊宗主还可以控制天气吗?


定天烈

以前只是听人偶尔提起,今日看来是见到实情了。


如意姑姑

那是不是说明云麓仙居也有行动?


定天烈

我想幕珊宗主不会无缘无故召来这么大的雨水。


如意姑姑

那云麓仙居那边会有什么样的行动?

定天烈

这可说不好,我们的行动计划依然要准备,不过还要

随时做好策应幕珊宗主的准备。


如意姑姑

嗯,进攻的事情已经交给轻风了。


定天烈

一定要万无一失。


如意姑姑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定天烈

关于寶唲的。


如意姑姑

刚见到他时,他穿的那身服装…….


定天烈

不用担心,寶唲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和天云了。


如意姑姑

什么事情?


定天烈

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时间告诉你,寶唲其实这次出来是

以叛逃的身份出来的,为了调查藏在云麓仙居内奸。


如意姑姑

什么?云麓仙居出了内奸!


定天烈

寶唲是这么说的。


如意姑姑

那寶唲有没有拿出什么证据证明?


定天烈

证据证明?证明什么?


如意姑姑

如果寶唲就是内奸的话…….


定天烈

这怎么可能?


轻风快速的冲进来。


轻风

报。


定天烈

何事?


轻风

不好了,天灾小妖带兵包围了这里。


定天烈

什么?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发现这里。


如意姑姑

难道……


定天烈

可恶。


轻风

天灾小妖正在外面叫骂,请将军定夺。


定天烈

迎战。


外景。瀑布沙滩


天灾小妖

定天烈,还不快快出来受降,本首领可饶你们不死。


定天烈率人从瀑布后面走出。


天灾小妖

我以为你不敢再出来呢?


定天烈

哼,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天灾小妖

哈哈哈…….你以为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们了吗?

定天烈

哼。他们人数众多,我们不可能获胜。如意,我带人

在前面拖住他们,你带着天云从后面逃脱。


如意姑姑

这怎么可以,要走一起走。


定天烈

快。来不及了。


天灾小妖

还不快快过来受降。


定天烈

受降。等我把你的头颅砍下来在说。


天灾小妖

好啊,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才能办到。


定天烈

如意,快进去带天云离开,快。


定天烈一把推开如意姑姑,如意姑姑看了一眼定天烈,转身朝瀑布后面跑去。


天灾小妖

小的们,给我上。


妖魔小兵疯狂的冲上去。


妖魔小兵

杀啊,杀……


定天烈

兄弟们,决一死战的机会来了,我们要为所有冤死的

父老乡亲们报仇,杀。


定天烈带领义军兄弟冲上前迎战。双方展开激烈搏杀。


内景。山洞


定天云

如意姑姑,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如意姑姑慌忙上前拉起定天云的手往外走,定天云挥开如意姑姑的手。

定天云

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如意姑姑

快走。


定天云

怎么了?


如意姑姑

妖魔们包围了这里,我们得快点离开。


定天云

什么?怎么可能?它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如意姑姑

有人出卖了我们。


定天云

谁?


如意姑姑

我们先离开。


定天云

父亲大人呢?


如意姑姑

将军为我们断后。


定天云

我要去帮他。


如意姑姑

不行,这是命令。


定天云

可是……


如意姑姑

没有可是,走。


如意姑姑拉起定天云的手朝后山洞跑去。


内景。妖魔军帐


罗睺走进来。


罗睺

寶唲兄弟。


寶唲

罗首领,有何要事?


罗睺

我是来请寶唲和我一起去观看一场战斗。


寶唲

哦,什么战斗?


罗睺

你去了便知。


寶唲

好啊,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呆在这里,很想出去透透气。

希望是一场精彩的战斗。


寶唲站起来随罗睺一起走出营帐。


外景。瀑布


妖魔与义军开展着激烈的战斗。


天灾小妖

定天烈,你大势已去,还不快快投降。


定天烈

我还没砍下你头颅呢。


天灾小妖

痴人说梦。看招。


天灾小妖对定天烈展开猛烈攻势。


外景。山顶


罗睺带着寶唲出现在瀑布上方山顶。


罗睺

看吧,我们已胜券在握。


寶唲上前看了一眼,一愣。


寶唲

他们…是…谁?


罗睺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义军。今天刚发现他们。竟然藏在这么隐蔽

的地方。


寶唲

那是怎么发现的?


罗睺

今日副首领在外巡逻,但突降暴雨,本来想要找个可以躲雨

的地方,但是无意间发现有义军活动,便跟踪到这里,发现

了他们的老巢。


寶唲

那……


罗睺

寶唲兄弟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寶唲

哪有,看来这次副首领又立了一功啊。


罗睺

哈哈哈……


外景。树林


如意姑姑拉着定天云的手一直往前奔跑。


定天云

我想回去帮助父亲大人。


如意姑姑

不行,回去就等于送死。


定天云

我从来就不怕死。

如意姑姑

不行。


定天云撒开如意姑姑的手,往回跑去。


如意姑姑

天云,回来,回来。


如意姑姑追上去拉住定天云。


如意姑姑

回来,给我回来。


定天云

不,我要回去。


如意姑姑

回来,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定天云

什么事?


如意姑姑

我们这么小心,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定天云

怎么发现的?


如意姑姑

有人出卖了我们。


定天云

谁?


如意姑姑

寶唲。


定天云

寶唲!不可能。


如意姑姑

怎么不可能,昨天他来的时候穿成那样,云麓仙居的人怎么

会穿成那样。


定天云

寶唲说过……


如意姑姑

那都是片面只词。


定天云

不,不,不。


如意姑姑

我们必须要查清楚。


定天云

寶唲,寶唲,寶唲……我一定要抓住你,问个清楚。


外景。瀑布沙滩


定天烈与天灾小妖依然进行着殊死交战。


定天烈(画外音)

寶唲,当年你父亲为了我们大家可以顺利撤退,毅然决然

的冲上前去。把你们姐弟托付给我。而我却没有照顾好你

们,我愧对你父亲。现如今你成为妖魔奸细也是我当年所

下的过错。我愧对你们。


天灾小妖

定天烈,纳命来。啊!

画面黑白,屏幕现:一身转战三千里,天国曾挡万国兵。


外景。山顶


罗睺

哈哈哈……我们大获全胜,我一定要让所有的义军都知道

我罗睺的厉害。


寶唲(画外音)

天烈叔叔,看到这样我却帮不了你们。


罗睺

寶唲,我们回去好好的喝一顿,哈哈哈……


寶唲面无表情的站着。


罗睺

寶唲,怎么了,取得了胜利怎么不开心啊?


寶唲

嗯,不,不是,这是被震撼了。


罗睺

哦,哈哈哈……


内景。妖魔军帐


罗睺,天灾小妖,寶唲坐在一张桌子旁喝酒。


罗睺

为庆祝这次胜利,干。


天灾小妖

干。


三人举杯相碰,一饮而光。


寶唲

好酒。


罗睺

那是当然。


说话间,一缕黑烟而出,孟亏出现在营帐内。


罗睺

孟亏大人。


慌忙上前作揖迎接。


寶唲(画外音)

这就是孟亏,不好了。


天灾小妖也放下酒碗,上前。寶唲跟随起身。


罗睺,天灾小妖,寶唲

孟亏大人。


孟亏

进展如何啊?

罗睺

回孟亏大人,一切进展顺利,今日还剿灭了一股义军。


孟亏

好,不愧是罗首领。


罗睺

谢大人夸奖。


孟亏

罗首领,不知这位是?


罗睺

哦,这位是……


寶唲

在下寶唲。


孟亏

寶唲?


寶唲

我有信物给大人?


孟亏

信物?什么信物?


寶唲

我拿来,大人就知道了。


寶唲嘴角一笑,转身朝营帐外走去。


天灾小妖

孟亏大人,寶唲是你安插在云麓仙居的内应啊。


孟亏

我安插在云麓仙居的内应?我从来就没有在云麓仙居安插过

内应啊。


罗睺

什么?你别走。


寶唲一听,马上跑出营帐。


罗睺

快追,别让这小子跑了。


天灾小妖随即跟随冲出营帐。


外景。妖魔营帐


寶唲疯狂逃窜,转过一个营帐,忽然遇见了凝梦,寶唲一惊。


寶唲

凝梦姐姐。


凝梦

寶唲。


天灾小妖(画外音)

快追,别让他跑了。


寶唲

你出卖了我们。


凝梦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灾小妖(画外音)

快追。


寶唲推开凝梦,朝外跑去。


天灾小妖

那小子跑哪去了?


凝梦走过来。


凝梦

副首领,怎么了?


天灾小妖

凝梦,有没有看到有人跑出去?


凝梦

跑出去?寶唲吗?


天灾小妖向四周看了看。

天灾小妖

你见到他了吗?


凝梦

他往那边跑了。


凝梦指了指方向。


天灾小妖

追。


天灾小妖率人追去。


凝梦(话外音)

寶唲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叛逃了吗?


外景。树林


寶唲继续向前奔跑,不时回头看看。


寶唲

凝梦,是凝梦出卖了我们,我要赶回去把这个消息

告诉师父。


忽然定天云的宝刀向寶唲挥来,寶唲一闪。


寶唲

谁?天云。


定天云

准备受死吧。


寶唲

天云,你还活着。


定天云

你很失望吧。接招。


寶唲挡着定天云的进攻。


寶唲

天云,停下,有事好好说。


定天云丝毫听不进寶唲的劝说。

寶唲

停下。


定天云

我要为我父亲报仇。


寶唲

天云,等等。


如意姑姑来到定天云身边。


如意姑姑

准备受死吧。


寶唲

先等等,听我说完。


如意姑姑

拿命来。


寶唲躲开如意姑姑的攻击,三人厮打起来。


天灾小妖(画外音)

在那里,快追。


寶唲回头一看。


寶唲

不好,追上来了,快走。


定天云

怎么了?


如意姑姑

你竟然叫来了援军。


寶唲

什么援军?追上来了,快走。


定天云与如意姑姑相视一眼。


寶唲

快走,先走,等会和你们解释。


如意姑姑

先走。


定天云

走。


三人往树林深处跑去。


寶唲

我查到藏在我们云麓仙居的内奸了。


定天云

谁?


寶唲

凝梦。


如意姑姑

寶唲,我问你,是不是你出卖了我们?


寶唲

我没有。


如意姑姑

我们这么隐蔽,不是你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发现我们?


寶唲

罗睺跟我说过天灾小妖在巡逻的时候发现的。


如意姑姑

如何信你?


寶唲

我现在也正在被追杀啊。


定天云

为何追杀与你?


寶唲

我在罗睺面前谎称是孟亏的人,今日孟亏来到军营,我的谎言就

不攻自破了。


定天云

你是说孟亏来了。

寶唲

嗯,他们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了,我必须快点把这个消息

告诉我师父。


内景。妖魔营帐


孟亏

罗首领。


罗睺

属下在。


孟亏

今日就对云麓仙居发起总攻。


罗睺

幕珊手里有无妄天书。


孟亏

听说罗首领在云麓仙居内部安插了眼线。


罗睺

是。


孟亏

唤她来,我有事交代。


罗睺

就在帐外,可无妄天书……


孟亏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由安排。


罗睺

是。


外景。树林


三人在树林里极速奔走,天灾小妖尾随其后,穷追不舍。


天灾小妖

站住。


定天烈回头一看。

定天云

你让我们站住就站住啊,傻瓜。


如意姑姑

你们看前面。


向前一看,妖魔小兵向前方包围而来。


寶唲

不好,被包围了。


天灾小妖

看你们往哪里跑。


寶唲

一定要出去,师傅一定还在等我的消息。


定天云

拼了。


如意姑姑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


外景。汇灵台


孟亏带领妖魔军队出现在汇灵台上。


罗睺

人呢。怎么都不在呢?


孟亏

去大殿看看。


内景。承天殿


仙居弟子

师父,不好了。罗睺带人冲上来了,正往大殿而来。


幕珊

什么。居然这么快。


涵泉

可能会是一场恶战。


烟纶

何必怕他,大不了同归于尽。


莫云

不宜迟早下定论,先了解情况在说。


幕珊

一起去看看。


孟亏(画外音)

去看什么啊,水仙姐姐。


幕珊

谁?


孟亏一行人出现在大殿面前。幕珊看见孟亏一惊。

幕珊

小欣。


孟亏

看来水仙姐姐还记得我啊。


幕珊

怎么会是你?


孟亏

怎么不能是我啊,我现在的功力可不比你差,不过这次你要

输给我了。


幕珊

为什么?


涵泉

师父,你认得孟亏?


莫云

师父为何喊他小欣。


孟亏

水仙姐姐,很吃惊吧,你从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孟亏竟是我吧。


幕珊

为什么?

孟亏

竟然你这么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吧。因为你根本

不配当云麓仙居的掌门人。


烟纶

妖魔,休得胡言。


孟亏

胡言,你问问你师父我是不是胡言。要不你问下你师父,问

问她父母是谁?


烟纶

何必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


幕珊

不,她谁的对,我是不配当云麓仙居的掌门人。云麓仙居规

定有血有肉的人才可以当掌门人,可我不是。


莫云

师父。


孟亏

自己承认了吧。


幕珊

为何你会加入妖魔军团。


孟亏

那我今天就把所有的事情说白了,当你是附在仙石上面的水仙花

我是你旁边的一颗杂草,你我共同修炼。但每年都有人细心照料

于你,而我只要探出脑袋就会被人拔去。你我说好一起得到成仙

可当年仙翁给你我走的时候你却丝毫不替我求情,我恨你那种淡

默的眼神。


幕珊

那是因为你心术不正,想要平白无故就要得到无妄天书。


孟亏

你不也是卑鄙的手段得到了吗?你告发你师姐与天灾小妖恋情,

于是仙翁废除了你师姐,立你为掌门。你觉得你很坦荡吗?你

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掌门人。


幕珊

我没有。

孟亏

不承认也没用。


涵泉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但我知道的是师父一心为我

云麓仙居,从没有做出对不起大家的事情,无论师父是谁

她永远都是我们最爱戴的师父。


孟亏

好一个忠心的徒儿,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动手。


凝梦在幕珊身后掏出匕首插入了幕珊的背部。


幕珊

呃。


涵泉

师父。


涵泉出手将凝梦打飞。


烟纶

师父,凝梦,你。


倒在地上的凝梦抬头看了一眼烟纶。


凝梦

哼。


莫云

为什么?为什么要刺杀师父?


孟亏

哈哈哈……幕珊我看你这样还能不能使出无妄天书。


幕珊

小欣,你……


孟亏

小欣已经死了,现在是孟亏大人。


涵泉

好一个孟亏,拿命来。


涵泉出招攻击孟亏,罗睺出手一挡。


罗睺

就凭你也想和孟亏大人抖吗?


涵泉

好,今日我就仙斩杀与你。


两人陷入激战。


孟亏

看来你的徒弟还有两下子,竟可以和罗首领过招。


烟纶

那是你太小看我们了。


烟纶拔剑冲向孟亏。


孟亏

就凭你这无名小辈。


莫云

还有我。


莫云与烟纶同时对孟亏发起进攻。孟亏化解两人的攻势。


孟亏

想不到你们两个后生还有两下子。


莫云

云墨,带着师父先撤。


孟亏

想走,没门。


孟亏朝着幕珊扑面而去,烟纶出击截住。


烟纶

先过我这一关。


莫云

云墨,带着师父先走。


云墨搀扶起幕珊,向万云塔方向撤去。

外景。树林


天灾小妖率领妖魔小兵对寶唲三人发起猛烈进攻。


定天云

怎么样,还撑的住吗?


寶唲

还行。


天灾小妖

你们马上就会撑不住了。小的们给我活捉他们。


妖魔小兵

是。


如意姑姑

没门。


妖魔小兵轮番进攻。


如意姑姑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定天云

那边兵力较少,我们试试能不能从那边逃出去。


寶唲

嗯。


外景。承天殿


云麓仙居弟子边打边撤。


罗睺

拦住他们。


涵泉

你得先打败我。


罗睺

今日你我终于可以分个高低了。

双方激战,不分伯仲。

外景。万元塔


云麓弟子逐渐撤到万元塔前,败局已定。


孟亏

哈哈哈,你们已溃不成军,还不快快投降。


烟纶

我云麓仙居怎么会投降你们妖魔。


孟亏

就数你你这丫头嘴硬。


莫云

不用与她废话。


涵泉撤回到烟纶,莫云身边。


涵泉

你们怎么样?


烟纶

还好。


罗睺

看我一举歼灭你们。


孟亏

罗首领,等等。


罗睺

不知孟亏有何事?


孟亏走上前去。


孟亏

我看你们三人是把好刷子,不如就留在我身边,辅佐我

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涵泉

请你去做梦。


罗睺

孟亏大人看得起你们,你们竟不知好歹。

孟亏

不用这么着急回复我,你们可以仔细思考一下。


烟纶

不用思考。


孟亏

年轻人就是爱冲动,我说过了你们可以仔细思考一下。如果

你们三人肯归顺与我,不仅你师父可以被释放,还有你们那

群师兄妹也可以得到赦免,仔细考虑一下在回答我。


烟纶

你……


涵泉

等等。


三人回到幕珊身边。


涵泉

师父,你没事吧。


幕珊

没事。


烟纶

可恶的凝梦。


幕珊

不要怪她。


烟纶

师父。


幕珊

凝梦是我师姐的孩子,我答应过师姐要好好照顾她。


莫云

什么?


幕珊

她父亲是天灾小妖。


幕珊嘴角淡淡的一笑。

涵泉

难怪她会背叛我们。


幕珊

不,她现在应该还不知道。


涵泉

那为什么会背叛我们?


莫云

我们先到塔内在说。


涵泉

嗯。


搀扶起幕珊,云麓弟子撤进万元塔内。


罗睺

他们进去了。


孟亏

让他们清静一会。


外景。树林


寶唲三人拼命想要冲破天灾小妖的包围圈。


天灾小妖

想跑,没门。


如意姑姑

难道我们真的要葬身子此地了吗?


天灾小妖

可以不啊,乖乖跟我走不就行了。


定天云

死也不跟你走。


天灾小妖

那我就不客气了。


忽然,林子里响起了义军的呐喊声。


义军

杀啊……


义军从一边直扑天灾小妖的妖魔军团。


天灾小妖

什么情况?


妖魔小兵

副首领,不好了,不知从哪又冒出了一支义军。


天灾小妖

什么。


妖魔小兵

他们人数众多,抵挡不住啊。


天灾小妖

快撤,撤。


妖魔军队纷纷撤退。


寶唲

他们是谁啊?


定天云

都是义军兄弟。


义军队长云飞走上前。


云飞

敢问三位是…….


如意姑姑

在下如意,这位天云,寶唲。


云飞

在下云飞,碰巧路过此地,看见你们被困便出手相助。


如意姑姑

多谢。


三人作揖感谢云飞。

云飞

不用多礼,你们怎么会被围困至此/


如意姑姑

哎,说来话长。


寶唲

师父。


寶唲迅速朝云麓仙居跑去。


定天云

寶唲,你去哪?


寶唲

去找我师父。


定天云

等等我。


定天云随即追上去。


如意姑姑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也要跟去看看。


云飞

没事,我和你们一去。


如意姑姑

嗯,路上和说我们的事情。


如意姑姑与云飞一起追赶寶唲而去。


内景。万元塔


幕珊躺在中间,众人围绕着幕珊。


莫云

师父,你说凝梦是天灾小妖和你师姐的孩子是真的吗?


幕珊

嗯,天灾小妖就是在后山山洞和我师姐幽会的男子 ,当年

被打成重伤,现在回来报仇了。


烟纶

凝梦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背叛了师父。


幕珊

她又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世?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涵泉

谁?


幕珊

看看。


烟纶上前打开门,凝梦出现在面前。


烟纶

你怎么来了?


凝梦

孟亏大人让我来跟大伙谈谈。


烟纶

谈什么,你这个叛徒。


涵泉

好啊,师兄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可以狠心暗害师父?


凝梦

师兄,你们还记得小时候吗?我跪在大点面前苦苦哀求了

三天三夜师父也不肯教我法术,而你们一来便可以学习法

术。大家都笑话我说我是我天资愚笨,所以师父不愿意教

我这个傻瓜。虽然这样但我还是傻傻的相信只要我够努力

有一天我也像你们一样,但是我错了。无论我多努力换来

的总是你们孤傲的背影,我不服,我要超越你们,不论用

什么办法。


莫云

所以你投向了妖魔。


凝梦

是,孟亏大人教我强大的法术,我会越来越强。


幕珊听后流下了泪水。

幕珊

不是师父不教你,而是你体内有太多的污浊之气。


凝梦

什么?我体内有污浊之气,一派胡言。多么可笑的借口。

孟亏大人说只要你们肯投降,便饶恕你们。你们自己好

考虑一下吧。


涵泉

如果想让我们投降,那你就不用说了,请回吧。


凝梦

好,是非利弊你们自己考虑。


凝梦拂袖离去。


莫云

师父,为什么说凝梦体内有污浊之气?


幕珊

她是妖魔的小孩,我虽没有嫌弃她,但她体内有妖魔的

污浊之气,如果学了太多云麓仙居的仙术,会相互冲撞

会导致她不适,严重会导致死亡。


莫云

可凝梦她……


幕珊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跟着孟亏她可以得到她曾经失去

的。


外景。岐山山脚


寶唲一行人躲在一个岩石后面。


寶唲

该死,他们已经冲上云麓仙居了。


定天云

寶唲,已经这样了,不如静观其变。


寶唲

我担心我姐姐和师父他们。


如意姑姑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办法?


云飞

要不我回去派我的人回来增援?


如意姑姑

不可,那只是白白牺牲,无任何意义。


云飞

难道就这样眼铮铮的看着吗?


如意姑姑摇头。


内景。万元塔


涵泉在幕珊面前跪下。


涵泉

师父,徒儿要擅自做一个决定。


幕珊

什么决定?


涵泉

召唤金銮火凤送师父离开。


幕珊

送我离开,那你们了?


涵泉

师父你不用担心。


莫云

师父已经教会了我们这么多,就不用在多担心。


幕珊

不行,要走一起走。


涵泉使出阵法召唤出金銮火凤。


涵泉

师父。


幕珊

不,我不会一个人离开的。


涵泉忽然伸手打晕了幕珊。


烟纶

大师兄,你干嘛?


涵泉

你觉得师父会同意一个人离开吗?


莫云

嗯,让云墨陪师父一起离开吧。


云墨

不,我要和你们在一起。


涵泉

云墨,我已云麓仙居大师兄的名义命令你,陪随师父一起

离开,时刻保护好师傅的安危,你能做到吗?


云墨

我…..


云墨流下了眼泪。


云墨

能。


涵泉

不愧是我云麓仙居的弟子。


云墨与幕珊爬上金銮火凤的背上。莫云走到云墨面前。


莫云

或许我再也见不到我弟弟了,你一直是个好姐姐,代替我

成为一个好姐姐,可以吗?


云墨含泪看着莫云,莫云冲云墨笑了笑。

烟纶

云墨,你可是责任重大,一定要替我们光复云麓仙居,如果

有一天云麓仙居光伏了,记得回来给你烟纶师姐烧柱香,告

诉我云麓仙居光复的好消息。

云墨

烟纶师姐。


涵泉

你们该出发了。


涵泉打开大门,金銮火凤已极快的速度冲出了黑羽翼人的包围,向远方飞去。


涵泉(画外音)

有些人就得活着,而有些人就得为那些能活着的人付出一点代价。


外景。岐山山脚


如意姑姑指了指天空。


如意姑姑

你们看天上。


定天云

什么?


寶唲

那是金銮火凤。


定天云

上面还有两个人。


寶唲

是姐姐吗?


外景。空中


云墨抱着幕珊。


云墨

师父。


落幕

全剧终

上一篇:美国电影剧本《马 尔 霍 兰 车 道》赏析一 下一篇:西班牙经典剧情电影《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剧本赏析上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