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美国经典爱情电影剧本《安倍逊大族》剧本赏析中 作者:王志攀 时间:2015-08-13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乔治 好吧

, 那么他为什么要把那个破烂东西拿到这儿来呢 有大象

的人不会牵着大象去作客的

。 他把它带来千什么

威尔伯 我肯定是不知道

。 你问他去吧

威 尔伯进卧室去了

伊莎贝尔 对乔治 我去道个晚安

她跟着威尔伯走了

。 芬妮朝她的卧室走去

, 但被叫住了

乔治 对芬妮 芬妮姑姑

芬妮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乔治 我看您大概不知道爸爸为什么明天不想去坐那个小品不用 马拉 的 车

子兜风吧 ……

芬妮 你这话什么意思

乔治 您是他唯一的妹妹

, 而您却不知道

芬妮 我没有听说他不想出门

。 你是怎么啦

乔治 他不想去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叫摩根的人

芬妮 不耐烦地 天哪 你爸 爸脑子里压根儿就没有过尤金

・ 摩根的

影子 他千吗要不喜欢他呢

乔治 犹豫地 您和 … …所有的人 ……千吗都对他那么感兴趣呢

芬妮 嗤之以鼻 感兴趣 见 了老朋友

, 能不高兴吗 就你这种傻孩

, 大惊小怪的 我还建议你母亲宴请他们一次呢

乔治 请谁

芬妮 请谁

, 乔治 请摩根先生和他的女儿呀

乔治 迅速地 晴 别这么干 妈妈决不能干这种事

。 这不体面

芬妮 尖刻地

、嘲弄地 不体面 好吧

, 乔治

刁 米纳弗

, 我建议你快快

回你的房间里去 你有时候说的那些话表明你的情趣相当低下

乔治 被她的这股火气吓了一跳

, 好奇地 怎么啦

, 您千吗那么生气

芬妮 尖刻地

, 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你的心思

。 你是想暗示说

, 因为

尤金

・ 摩根是个鳃夫

, 所以我要让你母亲出面替我邀请他来

乔治 倒 抽了一 口冷气

, 不知所措地 我是想暗示说

, 您在勾引他

,

一 。要我母亲帮您忙

芬妮 晴

・ , ・ …

乔治 您是这个意思吗

芬妮 火 冒三丈地瞪他一眼 你少管闲事

她快步走开

, 扔下他一人站在那里呆呆地 目送着她

乔治 哼

, 我该死 我 … …我真该死

内景

・ 摩根家的马厩

・ 夜

“ 尤金开着他的汽车进入马厩时

, 几匹马嘶叫起来

。 在进行以下对

话时

, 尤金忙着对汽车采取防冻措施 把盖马的毡子盖在车头上

, 放尽 了

水箱里的水

, 等等

。 露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 一言不发

。 过 了一会儿 ……

露西 爸 ……

尤金 嗯 ……

露西 您 觉得乔治狂妄 自大

、 盛气凌人之至吧

尤金 抚 慰地 唉

, 他还是个孩子呢

他是伊莎贝尔

・ 安倍逊 的儿子啊

露西 爸爸

, 我看您过去喜欢过她

他身上有许多优点 … …必然如

尤金

露西

尤金

露西

尤金

露西

实人很好

平静地 现在还喜欢

她很可爱

一可爱 爸爸 停顿 … …我有时候觉得奇怪 ……

奇怪什么了

奇怪她怎么会嫁给米纳弗先生的

, 威尔伯很好嘛

您知道

, 我 希望乔治别那 么妄 自尊大

,

也许我不该说他脾气真那 么暴躁

脾气暴躁

。 他 … …他其

尤金 当然不

, 只是当他有所不满的时候 … …你知道

, 露西

, 乔治的

全部优缺点都来 自三个原 因

露西 哪三个

尤金 他是伊莎贝尔的独生子

。 他是安倍逊家族的一员

。 他是个男孩

。气 铸

露西 那 么

, 彭斯先生 ①

, 这三点哪些是优点

, 哪些是缺点呢

尤金 全都是

内景

・ 乔治的卧室

・ 安倍逊大厦

・ 夜

乔治坐在椅子上郁郁不乐地茫然直视

。 有人轻轻地 敲了一下门

,

门开 了

, 伊莎贝尔走进了房间

。 乔治弯下腰去开始解他的鞋带

。 沉默

。 伊

莎 贝尔困惑不解地用怜惜的眼光察看着他的脸

伊莎贝尔 亲爱的

, 我希望你告诉我 ……

乔治 什么

, 老夫人

伊莎贝尔 你为什么不喜欢尤金

乔治 尤金 摩根 就他的情况来说

, 我已经够喜欢他的了

伊莎贝尔 急促地 不

, 亲爱的

, 我觉得 你今天晚上不怎么接近他

至于你对他的女儿嘛 ……

乔治突然停止解鞋带

, 坐直了身子

乔治 我对他的女儿怎么啦

伊莎贝 尔微笑着

。 ’

乔治 继续说 哼

, 那又怎么样呢 您交了一大堆朋友

, 他们也许根

本没有把您的儿子放在眼里 ……

伊莎贝尔 立刻表示抗议 不

, 没有的事 如果我知道有谁是这样的

,

我就会 ……

乔治

眼里 二 , 二 ,

我没有说我不把摩根先生放在眼里 …… 我也没有说 我把他放在

伊莎贝尔仍然忧心忡忡地察看着他的脸

, 似乎没有 听见他说 的最后那

句话

。 乔洽站起身来

, 走到她身边

, 拍拍她的肩膀要她放心

乔治 继续说 唉

, 老夫人

, 我不会让他看出这一点的 您放心

, 快

回 去睡觉吧

, 我要换衣服了

子、气沪丫、尹峨沪、八沪目、八 、产旧、六六产训 子、、民沪、润曰、

① 彭斯先生是指乐团演唱时站在演唱者两端作滑稽问答的人

, 这里被用作一种

诸称

译嗜

・ ・伊莎贝尔 热切地 可是

, 乔治

, 你说你并不喜欢他

。 一

你为什么不喜

欢他呢 你到底为什么不 ’ …

乔治 唉

, 唉 您放心

, 去睡吧

伊莎贝尔 可是

, 乔治 …

乔治‘ 我现在真的要睡 觉 了

。 晚安

, 老失人

伊莎贝尔 晚安

, 亲爱的

。 可是 ……

乔治 晚 安

, 老 夫人

。 我会对他客客气气的

, 别担心 … …如果我们有

机会在一起的话

。 好吧

, 二晚安 ,

伊莎贝尔 可是乔治

, 亲爱的

乔治 我上床了

, 老失人

。 好吧

, 晚安

伊莎贝尔亲亲他

, 走了

伊莎贝尔出了乔治的房间下 拉上 了门

, 若有所思地站 了一会儿

淡出

外景

・ 白曾搜盖的大路

・ 白天

济治 的轻便雪橇飞驶而过时滑槽的特写

当小雪橇翻倒 时雪橇和 马的全景

。 露西和 乔治被拖出好几码 之后

一起滚倒在一堆雪上

不远处尤金 的汽车的全景

。 坐在车上的是伊莎贝尔

、 芬妮和 杰克

,

全都大惊失色地看着翻倒在地的雪橇

。 一直在修车的尤金从车子 底下 钻 了

出来

。 他奔 向雪橇

,

其他的人也飞快地下了车

翻倒的雪橇

。 那 匹劲头十足的马挣脱了挽具

, 一溜 烟地跑掉 了

乔治和露西面面相觑

, 一言不发

, 全都涨红 了脸

, 气喘吁吁的

。 乔治突然

一把抓住了露西

, 吻她

。 她挣扎抵抗

, 但乔治抓住她不放

。 尤金飞步赶来

,

露西发现他看见 了她 扩 异常尴尬地把乔治推年会小品剧本到 了一边

。 尤金 笑着回头看看

伊 莎贝尔

, 她正在朝他们跑来

, 把芬妮 和杰克甩在后边

尤金 他们没有事

, 伊 莎贝尔 这个雪堆好比一张 羽毛床 … …他们 毫

毛都没有伤一根

伊 莎贝尔进人画面

・伊莎贝尔 气喘吁吁地 乔治 乔治

乔治 别大惊小怪

, 妈妈 什么事也没有

。 那 匹马太指纳长一

伊莎贝尔 泪水盈眶 瞧 你摔倒在底下 … …给拖着走

一晴 , 开 始

抖抖簌簌地替他拍去身上的雪

乔治 别管我

。 别弄胜了您的手套

。 您搞得满身都是雪啦

・ …

‘一

伊 莎贝尔 不

, 不 你会着凉的 你可不能着凉啊 继续拍去他身上

的雪

杰克捡回了露西的帽子

。 芬妮姑姑充当了贴身女仆的角色

, 帮助乔治

和露西整治仪容

, 他们开始大笑起来

, 唯有乔治例外

,

乔治 混帐的马里

杰克 晴

, 潘德尼斯将会赶在我们前面很久就到家了

。 我们的希望只

能全部寄托在尤金

・ 摩根的那 口破锅上啦

他们正在走 向汽车

尤金 它能 走

杰克 哼 ,

尤金 全体上车

尤金伸手搀扶伊莎贝尔

。 芬妮上 了后座

, 乔治帮助露西爬上汽车

, 坐

在芬妮身边

, 他也随着上了车

。 伊莎 贝尔发现他的黑漆皮鞋上沽有雪

, 便

冲上前去

, 掏出一块花边手绢

, 把他 已经登上铁踏板的一只脚上的雪擦拭掉

伊莎贝尔 你可不能着凉啊

乔治 恼火地抽回脚 别擦二

伊莎贝尔

。 那就把雪跺掉

。 你可不能穿着湿鞋坐车啊

乔治 鞋不湿 天哪

, 快上车吧 您自己还站在雪地里呢

。 上车

伊莎贝尔把脸转 向正在心事重重地注视着她的尤金

。 他帮助她上了车

,

然后 自己也跟着上 了车

尤金 在帮助她上车时

, 低声地 你还是我原来印象里的伊 莎 贝尔

你是一个极其可笑的

、 不可思议的女人

他在她身边坐下

。 杰克已从另一边爬上 了车

。伊莎贝尔 并无不快之意 我是这样吗

, 尤金

“ 极其

” ①和

“ 可笑

”正

好互相抵销

, 对不对 , 加一减一等于零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 我 并 无 特点

尤金 不

, 我的意思并不完全如此

他 直在扳一根排挡杆

, 这会儿从汽车底部发出了吓人的响声

尤金 行啦

汽车突然 向前冲去

, 喧闹地上了路

杰克 瞧 , 我们走啦 这无非是个意外事件

尤金 它呼吸

, 它兴奋 它的身子骨里仿佛有‘ 股生命力

大家坐在汽车里

。 尤金开始唱 《 蒙特卡罗 的银行抢劫犯 》, 杰克快

活地 同他一起唱

芬妮 对露西 你父亲要想证明他的不用马拉的车子是跑得起来 的

,

哪怕在雪地里也行

。 还真是能行

露西 当然呷

芬妮 真有趣 他说他要把轮子都换成橡胶的

, 打上气

。 我怕会爆炸

,

可是尤金似乎很有信心

。 我听他说话的神气活象回到了 当年 … … 若有所

、思起来

露西 转 向乔治 你在翻车时想钻到我的身子底下

, 免得我跌伤

。 我

知道你是这么干的 ……谢谢你的好意

乔治 那趟翻车算不上什么 …… 平静地 那个吻怎么样

伊莎 贝尔 我们走出这么远 之后

, 你就可以看见 笼罩在城市上空的 烟

雾可真不小哪

杰克 那是因为它在发展

尤金 是啊

, 它愈变愈大时

, 似乎有点害羞了

, 所以就 制 造 了 一 团

烟雾

, 以便藏身在里 面

。 你知道

, 伊莎贝尔

, 我认为它不如过 去 有意思

① 英文 也有

“ 美妙

”、

, “ 非凡

” 之意

。 伊莎贝尔在这里是利用其歧义

―译者

一 ・伊莎贝尔 我知道你的意思

, 尤金

。 那是因为我们那时年 纪轻

尤金 也许毛 它过去总是阳光灿烂

, 空气也跟 别处不一样

。 在我的记

亿 中

, 过去似乎空中总是金灿灿的

杰克回 头看看露西和乔治

杰克‘ 怎么样

, 年轻人 发现有什么金灿灿的粉末吗

露西 大笑 我怀疑是回首当年多情趣

, 未必当时真如此

杰克 完全正确

露西 我觉得不知为什么我总对现在领略不够

, 因为我似乎从来不考

虑眼下发生的事情

。 我总是想着未来

, 考虑我年纪更大一些时将会发生什

么事情

乔治 柔声地 你是个古怪的姑娘

, 但是你思考和谈论起这种事情时

,

你的声音悦 耳动听

尤金又唱起歌来

, 杰克

, 后来是伊莎贝尔

, 也都跟着唱起来

。 他们正

驾车驶过安倍逊家的一处地产

乔治 瞧那个美人鱼 全弄脏了

他指 向一座铁铸的美人鱼雕像

, 一道黑色的条纹从它的额头延伸到 鼻

, 它的衣饰上也有几条黑纹

露西 这肯定是煤烟

。 周 围有那么 多的房子

乔治 恐怕其中有很多是我外公的产业

, 供出租的二他把大部分土地

都卖掉了

, 可是他应当

,把事情料理得更好些

。 这里房子建得太密集

。 他让

这些人为所欲为

, 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露西用 皮手筒掩住脸

, 笑起来

乔治 继续说 你这又笑 什么

露西 不许笑

乔治 你善于给人一种默默地高人一等的感觉

。 我可不吃这一套

露西 你不

乔治 加重语气地 不

。 别跟我来这一套 我认为这个世界是这样的

有少数人 由于出身和 地位等等使他们高出于常人

, 但是他们 互 相 之 间 应

・当完全平等相待

。 他的声音变得有点激动 我不会用 这种 口 气 跟 人 讲话

露西又笑起来

乔治 继续说 今天我来找你之前就感到我们会吵架

露西 不

, 我们不会

。 一方不吵

, 吵不起来

她开始和别人一起唱歌

从背后拍摄汽车的全景

, 它离开摄影机愈来愈远

, 快乐的歌声渐

渐 消失

。 汽车爬上一个小丘

, 它往下滑去时便看不见了

。 淡出

淡人 外景

・ 安倍逊大厦

白天

全景 若千辆丧车和至少一辆汽车停在前景 中

。 化

大门的近景

, 门上挂着黑纱

。 尤金在前景中

。 越过他的肩膀

, 我

们看 到大门开 了

。 他跨过门槛

内景

・ 大厅

・ 安倍逊大厦

・ 白夭

远 景 尤金在远处进人大门

。 有一个穿着丧服的人在靠近摄影机

的地方穿过 场面

, 暂时挡住 了尤金

。 当我们再次看到尤金时

, 他正在后 景

中穿过大厅

摄影机跟着他摇拍

。 另一个人在靠近摄影机的地方进入场搞笑小品剧本面 , 他走 过

去时俯首低眉

, 神情悲伤

, 摄影机在摇拍时

, 我们看到了处在画格底部的

一 口棺材的边沿

。 前景再次廓清时

, 我们看到尤金 已经停 了步

, 在跟少校

和 杰克谈话

, 但是他们离得很远

, 听不见他们在谈些什么

福斯特太太

、 约翰逊太太

、 约翰

・ 米纳弗叔叔

、 露西和 其他人等在棺材

旁边走过

, 这时尤金正朝前走来 ―

只是在前景 中没有人时才见到他一眼

尤金在棺材旁边走过

, 摄影机跟着他摇拍

, 他在芬妮 身旁走过

, 朝 向

靠窗而立的伊莎贝尔和乔治

。 芬妮坐在一张椅子上

, 因哭泣 过度而颜面肿

, 漠无表情

。 当尤金走过她身边时

, 她抬起眼睛望望他

, 慢慢地转过脑

, 目送他过去

从反方向拍摄 芬妮的近景

。 她背对摄影机

, 但她回头看尤金时

则面对着摄影机

。 她在看到尤金之前已经收住 的眼 泪现在又簌簌地流 下 面颊

。 化出

外景

・ 墓地

・ 白夭

‘ 这是一个只有石头 的场面 看不到任何树木

。 背景中是一根 白色

大理石柱

, 上面刻着

“ 安倍逊

”这个姓氏

, 它比周围的石柱都高出一头

。 前

景中是一块花岗石

, 它那光滑的一面上刻着

“ 米纳弗

”这个姓氏

。 介于前 后

景之间的是若干墓碑

, 上面的镌刻表明那是安倍逊和米纳弗家的墓 地

。 靠

近摄影机的是威尔伯的墓

, 上面的新石碑刻有他的名字和生卒年月

, 墓上

堆满了鲜花

。 化

外景

・ 墓地

・ 白天

。 同上的场面

。 几个月后一个宿雨方霎的 日子

。 墓碑上雨迹来干

,

墓旁水坑累累

, 映现出蓝天

。 雨水冲刷掉了威尔伯墓上的泥垢

, 墓上只有

一小束鲜花

。 淡出

淡人

, 插人镜头

占满整个画格的是一张毕业文凭

。 这是一张很漂亮的文件

, 但内容是

老一套的

“ 兹证明乔治

・ 安倍逊

・ 米纳弗已在 某大学 修毕各项课程

,

成绩及格

, 准予 ……

” 化

内景

・ 厨房

・ 安倍逊大厦

・ 雨夜

乔治身穿丧服

, 坐在桌边大 口地吃着东西

。 他的湿谁媲的大衣

、 帽

子和雨伞放在靠近炉子 的地方烘干

。 近处还有几件行李

。芬妮 也身穿丧服

端来了更多的食物

芬妮 伊莎贝尔哪儿去了

乔治 嘴里塞满 了东西 她累了 ……

芬妮 心不在焉地 她 苍白憔悴 的时候可显不出好看来

乔治 您说 什么

, 芬妮姑姑

芬妮 没有什么

。 我看你母亲在毕业典礼上挺 出风头的吧

, 对不对

她一定无处不在吧

乔治 那怎么行

, 她在服丧呢

。 她只能坐在那里看着

。 露西也不得不

如此

。芬妮 露西是怎么回家的

乔治 什么 她跟我们一起坐火车 回来的啊‘

芬妮 我是说 出了车站以后

。 是你先开车把她送 回家的吗

乔治 不

。 她当然是跟她父亲的车子 回去的

芬妮 啊

, 是这样

。 那 么

, 尤金去火车站接你们 了

乔治 接我们了 那怎么 可能呢

芬妮 阴郁地 我 听不明白

。 你母亲不在的 日子里

, 我也没有见过 他

乔治 那 自然锣

。 他也去了东部嘛

芬妮 你见到他 了了

乔治 那 自然呷

。 他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

芬妮 是吗 他一直跟你们在一起

乔治 不

, 只是在我们 回家前三天 一起上的火车

。 杰克舅舅叫他来

芬妮眼皮聋拉着

, 不说话 了

。 乔治站起身来

乔治 继续说 芬妮姑姑

, 您是个好管家

。 您很善于把一切都搞得井

井有条

, 精致高雅

。 我看您不会老是独身下去的

, 如果城里有哪个单身汉

或鳃夫能发现 ……

芬妮 没有听他说话 这事有点儿古怪

乔治 喝完最后一 口咖啡 什么古怪

芬妮 你母亲没有提起摩根先生 曾同你们在一起啊

乔治 毫不在意地 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狈

杰克从芬妮身后的门进入

。 乔治对他使了个眼色

, 让他停步

乔治 继续说 我告诉您 个秘密

芬妮 吃惊地抬起眼睛 什么

乔治 嗯

, 我 发现摩根先生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显得心神不定 他的衣

着打扮肯定比以前象样多了

杰克 不是象样多了

, 而是精心打扮 芬妮

, 当一个最吃香的单身汉

开始用他的衣着打扮来吸引你的注意时

, 你就应当多少给点面子才行啊

・ ・乔治 杰克舅舅告诉我说

, 那个汽车工厂一直千得相当不错 …

杰克 相 当不错

乔治 说实在的

, 芬妮姑姑 ……

杰克 咳

, 你听我说 尤金的 ”・ …

乔治 自顾 自地说下去 ……如果他要求见您

, 、 表表他的诚意的话

,

我看是完全理所当然的 ……

杰克嘿然一笑

乔治 继续说 ……如果他要求我同意向您献献殷勤

, 我该怎么对他

说呢

芬妮失声痛哭起来

, 淹没了乔治最后那句话

乔治 晴

, 芬妮姑姑

杰克 芬妮

, 我们只是说着玩

・ …”

芬妮 有气无力地 别说 了

杰克 芬妮 ……

乔治 我们是信 口开河 ……

芬妮 别说了

乔治 懊丧地 我不知道您会那么认真

芬妮冲出屋去

。 冷场片刻

。 杰克叹 了口气

, 点起一支雪茄

乔治 你根本不能跟她开任何玩笑

。 自从我们发现爸爸的生意一败 涂

, 死后什么也没有留下之后

, 她就变成这样了

杰克没有搭腔

乔治 继续说 我觉得我们把爸爸的保险金转到她名下之后 … …白白奉

, 不附任何条件

, 她的情绪好了一些

。 可见

, 现在 ……

乔治走到窗口向外张望

杰克 我看我们也许玩笑开 的不是地方

。 芬妮这辈子过得挺惨

。 你 知

, 乔治

, 一辈子净当姑姑可不是什么光采的事啊

。 说真的

, 我看芬妮最

在心的就是她对尤金的剧本感情了

乔治 真糟糕

一 ・他冲出屋去

杰克 乔治

, 怎么啦

但是乔治已经不知去向

。 杰克拿起雨伞去追他

外景

・ 安倍逊大厦

・ 草地和基坑 雨夜

平展展 的草地被互相只有咫尺间隔 的五幢新房的基坑弄得疮 痪 满

。 房基已经砌好 , 到处都是泥水坑

、 饱透 了水的砖堆

、 木 垛

、 沙丘和灰

。 乔治从房子里冲出来

, 停了步

, 不顾风吹雨打

。 杰克稍后来到他身边

,

打起雨伞遮着他俩

乔治 这是什么 象是基坑 象是一大批房子 的房基 激动地指着这

片泥 水淋漓的堆料场 外公这是想千什么啊

杰克 庄重地 我个人看法是他想盖房出租以增加收益

乔治 哼

, 他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办法增加收益了吗

杰克 看来只有此道

。 我 曾经劝他盖一幢公寓楼而不要盖这么些房子

乔治 一幢公寓楼 这儿

杰克 是的

, 这是我的想法

乔治 一幢公寓楼 唉

, 天哪

杰克 别着急 你外公不会听我的

, 可是有朝一 日他会后悔的

乔治 他干吗非要这么干而不肯卖掉点什么呢

杰克 冷冷地 我相信他已经在不时地卖东西啦

乔治 唉

, 真是天晓得

, 他干吗要这么干

杰克 温和地 要钱

。 这是我得出的结论

乔治 我看你是在开玩笑 ……或是想开玩笑 ,

杰克 亲切地

这是最好的解释

。 淡出

淡人 外景

・ 尤金的第一家工厂

。 白天

大门上方有“ 块招牌

“ 摩根车 ―

不用 马拉

”。 门前停放 着尤金

的汽车和 乔治的轻便马车

。 车上却闻无一人

内景

・ 工厂

・ 白天

乔治

、 伊莎贝尔和芬妮在露西和尤金陪 同下参观工厂

。 机器的响

一声很大

, 我们只 能凭众人的表情和 手势来猜度露西大概是在 解答伊莎贝尔

就那些机器提出的各种问题

。 尤金听到露西解答有关的地方便笑起来

。 伊

莎贝尔不论看到什么都高兴地大声赞叹

。 乔治显得很厌倦

, 芬妮则神情惨

。 他们慢慢地从后景中走 向摄 影机

, 不时地停下来听 露西讲解某个新鲜

玩意

现在摄影机拉拍

, 把他们 带到一辆全新的汽车跟前

, 一两个机械师正

在对它作最后的检验

露西 在我们看到汽车之前

, 自豪地 我们现在每天 出产一又 四分之

一辆汽车

他们来到汽车跟前

, 从各个角度观察它

。 伊 莎贝 尔喜形于色

。 乔治的

烦躁也无形冰释

, 他看到伊莎贝尔如此兴致勃勃

, 笑了起来

乔治 对伊 莎贝尔 所有这些噪音和 气味似乎都对您大有益 处

。 您以

后每逢心绪不佳就该上这儿来走走

芬妮 惨淡一笑 啃 她从来不会心绪不佳的

, 乔治

。 我从未见过一

个象她那样乐夭知命的人呢

。 我 真希望我也能如此

伊莎贝尔 不

, 使我 笑个不停的是这个地方

。 一个老朋友凭空来了这

么个主意

, ……多少人嘲笑他的这个主意啊 … …可是他把这个 主 意变成 了

如此壮观的一座嗡嗡 作响的工厂

, 凡 是他的老朋友看到这 番倩景能不感到

高兴吗 ……尤金

, 我 们全都为你感到高兴

她向他伸出了手

。 他迅速地握住 了它

, 看了她一眼

, 其中隐藏着笑意

,

但是在感激之情有爆发为脉脉柔情的危险之前

, 笑意便消失了

伊莎贝尔 转向芬妮 芬妮

, 同他握握手

芬妮 机械地 握手如仪

伊莎贝尔 继续说 唉 如果杰克也在场的话

, 尤金就能在同一时刻

受到他的三个最老的和最知心的朋友的庆贺了

。 我们知道杰克 淮会乐于如

此的

。 真是太好了

, 尤金

露西 挨近乔治

, 低声地 你见过这种美好的场面吗

乔治 不是没有听懂

, 而是想拉长这种紧挨着悄 声 低 语 的乐趣 什么

露西 说你母亲哪 瞧她刚才的举动 她真可爱 而爸爸 〔禁不住要笑

出来 … …爸爸似乎快要乐炸 了

, 或者要大哭一场

尤金 控制住 自己的面部表情

, 恢复到平常的状态 我过去常常写诗

,

不知你们记不记得一

・ …

伊莎贝尔 柔声地 是的

, 我记得

尤金 我有二十来年没有写诗了

。 但是我觉得我大概还能写

, 写首诗

来感谢你们把一次参观变成这样一次庆典

。 化

对 乔治和露西走 出工广

, 登上乔治的轻便马车

露西 啊啃 他们真是多情善感哪

乔治 人到了这把年纪就容易动感情

。 他们动不动就感伤一番

他们驾车走了

。 化出

化人 外景

・ 大路

・ 白天 用合成法拍摄

乔治和露西在轻便马车里

。 他们听到一声汽笛声

, 声音还未消失

,

尤金的汽车

, 上面坐着伊莎贝尔和芬妮

, 已从后面开 了上来

, 驶过他们身

乔治 我反正还是愿意用马

他勒住马

, 让它缓缓行进

露西 啃

, 别这样

乔治 为什么 你要它跑断脚筋吗

露西 不

, 可是 ……

乔治 不

, 可是 … …可是什么

露西 我知道 当你让它慢慢走着的时候

, 你就能集中 全副精神 ……再

次 向我求婚 乔治

, 请让潘德尼斯跑起来吧

乔治 我不

露西 抬腿

, 播德尼斯 跑 跑啊 开始

马毫无反应

,

乔治开心地大笑起来

乔治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了

, 露西 你说什么时候我们可

叮以订婚

露西 哟

, 几年之内办不到 这下回答你 了吧

乔治 露西 亲爱的

, 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看来仿佛要哭啦

。 悲伤地

我每次向你提到结婚的问题你总是这样

露西 喃喃地 我知道

乔治 那你干吗要这样呢

露西 因为我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乔治 为什么

露西 只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

乔治 你毫无理 由 ……

露西 只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

。 我不知道

・ ・ ・ ・ ・

一切都那 么 ……那 么

举棋不定的

乔治 你真是个最古怪的姑娘 什么

“ 举棋不定的

露西 呢

, 譬如说

, 你还没有决定要干什么

。 你也许有打算

, , 至少你

从来没有谈过

她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 然后侠侠不乐地别转脸去

。 乔治沉默

一 一会儿

,

然后 ……

乔治 高傲地 露西

, 你难道还没有听明 白吗 我既不想去经商

, 也

不打算就业

露西 你打算千什么呢

, 乔治

乔治 我希望过一种体面的生活

。 我希望为慈善事业贡献力量

, 去参

加 …’参加各种活动

露西 哪种活动呢

乔治 一切我感兴趣的活动

。 ……很对不起

, 我想回到我刚 才向你提

出的问题上去

露西 不

, 乔治

。 我认为我 们最好还是 ……

乔治 你父亲是个商人 ……

露西 他是个搞机械的夭才

。 当然

, 他也是商人 ……

・ ・乔治 你父亲的意思是我应 当去经商

, 否则你就不许和我订婚

, 是不

露西 立 即表示否认 不 我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这个

乔治 可是你知道他会这样考虑的吧

露西 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是的

乔治 如果我让别人对我 自己的生活方式年会小品剧本发号施令

, 你看我 还算得上

是个男人吗

露西 乔治 谁在对你

“ 发号施令

” ……

乔治 我对什么擦盘子

、 卖土豆

、 审案子等等之类全都不感兴趣

。 不

,

你爸爸怎么想

, 我管不着

, 我怎么想

, 他也管不着

露西 乔治 … …

乔治 跑啊

, 潘德尼斯

马撒开腿小跑起来

。 他们和少校的破旧的马车擦 肩而过

内景

・ 安倍逊少校的马车

・ 白天 用合成法拍摄

安倍逊少校和 杰克在马车里

杰克 他似乎恢复过来了

。 看上去兴致极高

安倍逊少校 你说什么

杰克 您的外孙

。 昨儿晚上他似乎有点郁郁不乐

安倍逊 不乐什么 不是因为觉得在大学里钱化得太多了吧 我 真不

知道他以为我这个人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杰克 金子

。 柔声地 关于您的那 个部分

, 他倒是想对 了

, 爸爸

安倍逊少校 哪个部分

杰克 您的

』白

安倍逊少校 苦笑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些 日子以来老觉得 它 那么沉

。 这个城市仿佛正在辗压着你提到的这颗上了年纪的心

, 杰克 … …辗压

着它

, 把它埋葬在底下 每 当我想起那些可恶的工人挖掘着我的草地

, 在

我 房子周围大喊大叫 ……

杰克 别在乎

, 爸爸

。 别想它

。 不顺心的事 最好别老记着

・安倍逊少校 喃喃地 我试着这样做呐

。 我拚命想记住我记 事的日子

不会很长了

。 变得快活起来

, 拍 了一下大腿 不很长啦

, 我的孩子

。 不很

长啦

。 不很长啦

化人 外景

・ 阳台

・ 安倍逊大厦

・ 傍晚

乔治和伊莎贝尔

、 芬妮坐在阳台上

。 他坐在栏杆顶上

,

,

背靠石柱

,

坐姿并不舒服

, 但僵持不动

, 他保持着难堪的沉默

, 但是神情严肃

。 除了

他那 白衬衫的笔挺前胸外

, 其余部分几乎模糊难辨了

。 芬妮和伊莎贝尔在

稍远处坐在柳条摇椅上

草地上五幢新房的施工进度又有所进展 , 一幢 已经完工

街上闪烁着三两成群地驶过的 自行车的灯光

, 铃声叮当

, 骑车人笑语

喧 哗

。 四轮双座的游览马车轻快地驶过

, 不时地驶来一辆敞篷马车或轻便

马 车

, 噬哩发响的车轮 闪闪发光

。 间或闯进一辆乒乓作响的汽车

, 吓得 自

行车和行人四散躲避

伊莎贝尔 你一到晚上总是穿上礼服

, 真是好孩子

,

乔治

。 我觉得现

在除了在舞台上和杂志上

, 似乎再也没有人守这套规炬 了

乔治一言不发

。 伊 莎贝尔若有所思地朝外看着大街

。 一辆汽车隆隆驶

, 然后是一片暂时的寂静

芬妮 有气无力地 我不信我们明年夏天还会看见 那 么 多 这 样的汽

伊莎贝尔 为什么

芬妮 我开始同意乔治的看法

, 这种汽车无非只是一种赶时髦的东西

就象旱冰鞋一样

。 再说

, 人们不用 多久也就无法容忍它们了

。 我看一定会

通 过法律禁止出售汽车

, 就象禁止暗藏武器 一样

伊莎 贝尔 芬妮 你是说着玩儿的吧

芬妮 不

伊 莎贝尔 大笑

, 和蔼地 那 么

, 你跟尤金说的今夭下午兜风很有意

思是假话锣

芬妮 我说的时候不是十分兴 高采烈的

。 对不对伊莎贝尔 也许不是

, 可是他肯定认为他讨得了你的欢心

芬妮 缓慢地 我不认为他有权认为他讨得了我的欢心

伊莎贝尔 为什么不 为什么 不可以

, 芬妮

芬妮 犹犹豫豫地然后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 语气中责备多于哀伤

我不认为我想要任何人觉得他现在 已经讨得了我 的欢心‘ 在我看还不到时

一片寂静

, 只 有摇椅发出的吱吱声

。 然后传来低低的 口哨声

, 轻轻地

吹着

《 第阿伏洛兄弟 》中的一支古老的咏叹调

。 吱吱声停止 了

芬妮 突然地 是你吗

, 乔治

乔治 是我什么

芬妮 吹《 靠在那边的岩石上

》。

伊 莎贝尔 那是我

芬妮 生硬地 噢

伊 莎贝尔 打扰你了吗

芬妮 哪里

。 我觉得乔治心事重重的

, 正在奇怪他怎么会发出这么轻

快的声音

。 继续摇动她的椅子

伊莎贝尔 迅速俯身向前凝视着乔治 乔治

, 你有什么心事吗

乔治 生气地 没有

伊莎贝尔 那就好

。 我觉得今夫过得愉快极 了

, 你说呢

乔治 喃喃地 也许吧

伊莎贝尔满意地靠回到椅背上

。 不一会儿

, 她又站起身来

, 走到台阶

上站了几分钟

, 看着大街

。 然后隐约听到她的笑声

芬妮 你是在笑 什么吗

伊莎贝尔 什么

芬妮 我 问你 你是在笑什么吗

伊莎贝尔 是的 又笑起来

从反角度拍摄 镜头越过 阳台上的芬妮

、 伊 莎贝尔和乔治

, 对着

在车马杂沓的大街对面的约翰逊 太太的房子

。 其中一个窗户亮着灯

, 可以

里 之看见窗户后面约翰逊太太的身影

伊莎贝尔 笑那个滑稽的胖老太太约翰逊

。 她总爱拿着一副望远镜坐

在她卧室的窗 口

芬妮 真的啊

伊莎贝尔 真的

。 她东张茜望的

, 但主要是看这 儿

。 有时候她忘 了关

房里的灯

, 瞧她正在那儿名副其实地 当侦察呢

, 镜头 回到原来的位置

伊 莎贝尔 乔治

, 你想过来看看她吗

乔治 什么

, 我没听见

。 我没有注意您在说什么

伊莎贝尔 笑 没有什么

。 只是一个滑稽老太太

。 她现在已经走 了

我也要走 了二

,’

・我要回屋去看书 了

。 屋子里更凉快些

, 不过到了晚上

, 哪

儿也不算太热啦

。 夏天快过去了

。 一近尾声

, 一晃眼就人秋了

伊莎贝尔回屋去 了

。 芬妮停止 了摇动

, 坐直 了身子

, 把黑纱披巾围在

肩膀上

。 她哆嗦 了一下

芬妮 阴郁地 真是怪事

, 你母亲怎么能用 这种字眼呢

乔治 您说的是什么字眼

芬妮 什么

“ 过 去

”、 夕过 去

”的

。 我不明白

, 你可怜的父亲刚过去不 久

,

她怎么就舍得用这种字眼 …… 又 哆嗦 了一下

乔治 心不在焉地 我看您也在用啊

芬妮 我 哪有的事

乔治 您用 了

芬妮 什么时候

乔治 就刚才

芬妮 啃 你是说我重复她的话的时候 这可是另外一码事

, 乔治

乔治 无意继续争辩下去 我看谁也不会相信您说的妈妈是铁石心 肠

芬妮 我不想叫谁相信、 我只是说我有此看法 ……好吧

, 也许我该放

聪明点

, 不说也罢

她有所期望 地停顿 了一下

, 希望乔 治会要她发表她的看法

。 但是乔治

忍正忙着想他 自己的心事

。 芬妮失望地起身走了

。 她伸手抓住纱门的门把时

停 了步

芬妮 我只希望一点

, 我希望她至少在威尔伯去世满一周年之前不要

停止守丧

纱门在她身后拍地关上

, 这响声惹恼 了乔治

・ 他独 自坐在栏杆顶上

, 心情烦躁

。 这时露西出现在老式的匆灯片

上 就象无声片里的幢幢鬼影一样

。 她扑倒在他脚下

露西 乔治

, 你一定要原谅我 爸爸完全错了 我已经对他直说 了

,

事实上我 已经跟你一样也不喜欢他了

, 就跟你一样打从心 底 里 不 喜 欢 他

乔治 露西

, 你肯定你理解我 了吗

露西 哭泣着

, 脑袋几乎低垂到腰上

的话啦

。 我甚至不想再见他啦

乔治 柔声地 那我就宽恕你 了

你说你理解我

,

, 肯定

肯定是这样吗

我再也不听我爸爸

这种温柔的心情一直保持到他发觉这原来只 是一场虚无飘渺 的幻梦

他突然从栏杆顶跳到了阳台上

乔治 宽恕个屁

。 然后乔治想象露西这时可 能处在的实际情况 月光下

, 她坐在 自

己家的阳台上

, 四五个小伙子围着她

, 很可能都在尽情欢笑呢

, 也许有个

家伙在弹 吉他

乔治 流氓

乔治摆脱 了这些想法的困扰

, 开始火 冒 三丈地 在石 面地板 上来 回 躁

乔治 流氓 全是些流氓 化

外景

。 葡萄架

・ 安倍逊大厦

。 黄昏

伊莎贝尔和 尤金坐在葡萄架下

, 相对无言

伊莎贝尔 柔顺地微笑着 有时候结果也许是 ……

沉默

・ ・伊莎贝尔 换成另一种类型的微笑 夏天过得很偷快

, 是不是

, 尤金

叹 了一 口气

, 仍然挂着微笑 乔治这个 夏天一定也 过得很 愉快

, 还有 露

西

・ ・ ・ ・ ・

一个真正的

“ 玫瑰和酒的夏天

” ・ ・ , … 也许没有酒

。 “ 玫瑰堪折直须折

……或者该折报春花 时光流转真如飞

, 或 者也许更象天空 ……和烟

・ ・

沉默

尤金 怎么啦

, 亲爱的

伊莎贝尔 我 的意思是说

, 我们以为是很具体实在的东西

, 却象烟似

, 时光犹如夭空

, 烟就消失在那里

。 你知道 当一股烟从烟 囱里升起时

,

显得既浓且黑

, 急匆匆地冲向夭空

, 仿佛有要事在身

, 将永远停留在那里

似的

, 然后你看着它愈变愈淡薄

, 过不 了多久就荡然无存了 一无所有

, 唯

见天空 , 夭空还是保持原样

, 亘古不变

又是一阵沉默

尤金 伊莎贝尔

, 亲爱的

伊莎贝尔 嗯

, 尤金 ……

尤金 你认为你该告诉乔治 了吗

伊 莎贝 尔 关于咱俩的事

尤金 是的

伊 莎贝尔 时间还来得及 … …

尤金 他应当听你亲口告诉他

伊莎贝尔 当然

, 最亲爱的 ……快 了 … …快 了 … … 化

内景

・ 餐室

・ 安倍逊大厦

・ 白夭

全家人都在场

, 尤金是客人

。 他们正在吃最后一道甜食

安倍逊 少校 我想念我 的好姑娘

伊莎贝尔 我们全都想念她

。 露西在作客

, 爸爸

。 她在一个 同学家里

宁肖磨一个礼拜

尤金 她星期一回来

芬妮 乔 治

,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们啊 关于露西外出的事

,

他役有向

我们透露过一个字

。安倍逊 也许是怕说

。 你不知道他如果谈起此事就会情不 自禁哭 出声

来吗 是这样吧

, 乔治

少校从吃吃而笑发展为哄然大笑

, 因为乔治窘得一言不发

芬妮 在这个当 口 露西告诉过你她要出去的事吗

乔治 粗声地 她跟我说过

安倍逊少校 至少乔治并没有批谁

。 我看你们两个又不说话 了吧

杰克很乖巧地改变了话题

杰克 尤金

, 我 听说有人在郊区某地又开 了一家不用马拉的车子 的厂

安倍逊 我看他们要末是把你挤出这一行

, 要末是你们两家联合起来

把我们这些人挤下马路

尤金 呢

, 我们要把街道拓宽

, 让大家各得其所

安 倍逊少校 你们怎么着手 干这件事呢

尤金 重要的不是距离市中心有多远

, 而是需要多长时间能到达

。 有

了汽车

, 城里的道路就要一直伸展到县 界

杰克 怀疑地 我希望你说得不对

,

因为活动范围如果扩得那么大

,

城里老住宅区的地价就要跌得很惨啦

安倍逊少校 这么说

, 你的汽车就要把你的老朋友们全都毁掉啦

。 你

真的认为他们将要改变本地的面貌吗

尤金 他们已经在着手千 了

, 少校

, 这是不可阻档的

。 汽车 ……

乔治 专横地放大 了嗓门 汽车这东西有百害而无一利

沉默

安倍逊少校 你说什么

, 乔治

乔治 我说汽车这东西有百害而无一利

。 它们除 了惹人讨厌 以外

, 别

无其他

。 根本不该发明这种东西

杰克 当然

, 你是忘记了摩根先生是制造汽车的

, 也是参与发明者之

一吧

。 如果你不是个粗心大意的人

, 他会认为你在蓄意 冒犯呢

乔治 冷冷地 我不认为我能 逃过汽 车的魔掌

・ ・尤金 快活地大笑 我不敢肯定乔治对汽车的着法是否错了

汽车尽

管前进速度很高

, 对文明也许是一个退步

。 它们也许既不会给这 个世界也

不会给人的心灵生活增添美丽

。 这一切我都不敢肯定

。 但是汽 车已经向世

,

而由于它们的影响

, 物质世界的一切都将会改观

。 它们将改变战争的面貌

,

也将改变和平的面貌

。 我认为人的思想也将由于汽车而 发生微 妙的变化

也许乔治是对的

。 也许十年或二十年之后

, 如果我们能看到那时人心的变

, 我竞无法再为汽油引擎辩护而只能 同意他所说的

“ 根本不该发

,

” 汽车

。 看看表 好吧

, 少校

, 我要向您

, 向伊莎贝尔告退 了

, 我要到厂里去

跟 工长谈点事

众人发出一片道别声

安倍逊少校 我 送你到门口

芬妮 我也去

尤金 不必 了

, 先生

。 我认得路

他出去了

。 沉默

伊莎贝尔 乔治

, 亲爱的

, 你是什么意思

乔治 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

他取 了一根少校的雪茄

伊莎贝尔 喃喃地 唉

, 伤 了他的心啦

乔治 我看不出他为什么会有此感觉

。 我没有说任 何针对他的话

。 我

看不出他有什么伤心的感觉

, 他似乎非常愉快呢

。 您怎么会认为他伤心 了

呢厂 乙

伊莎贝尔 压低了声音 我了解他

杰克 天哪

, 乔治

, 你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

乔治 请问

, 怎么个莫名其妙法

杰克 一个小伙子故意找点岔子

, 攻击一个漂亮姑娘的父亲经营的生

, 同他为敌

, 我说这真是一种别出心裁的求婚方式 天哪 这是一种赢

得女人的新方法

乔治怒冲冲地走出饭厅

, 砰地带上 了门

。 化

一内景

・ 楼梯和弄治的卧室

安倍逊大厦

・ 白夫

芬妮上楼去追乔治

, 他们在登上楼梯

、 走向乔治卧室的过程中演

出下列场面

芬妮 乔治

, 你的对付办法正确极了

。 你做得真对

乔治 冷淡地 您到底想要什么

芬妮 激烈地低声说 你爸爸要能看到你千的事

, 他会感谢你的

乔治 您让我摸不着头脑 别那么神神叨叨东探西问啦

芬妮 我 说你做得对

, 你听了这话也满不在乎吗

她哭起来了

, 但悄无声息

乔治 啃

, 我的天哪 您到底是怎么啦

芬妮 可怜巴巴地 啃 ……你老是折磨我

。 你从小就这样

乔治 晴

, 天哪

芬妮 除了老芬妮

, 你对谁都不会是这样的

“ 老芬妮

” , 你说

, “ 老芬

妮不算什么

, 我可以踢她

・ ・

一谁也不会抱不平

。 我可以 踢她 踢个够

”你

说得对

, 我从我哥哥死后

, 没有到手任何东西 ……谁也不关心我 什么东

西也得不到

乔治 呻吟 晴

, 夭哪

芬 妮 要不是我 发现已经有人告诉了你

, 或者你反正会 自己发觉的话

,

我是决不

、 决不会告诉你的

, 甚至连半点儿暗示也不会有

。 我 ……

乔浪 有人告诉了我什么

芬妮 关于你母亲的流言蜚语

乔治 难以置信地 您说什么

芬妮 当然我很理解你千吗要冲撞尤金

。 我知道你会立刻放弃露西的

,

如果出了你母亲的名誉问题的话 ……

乔治 打断了她的话

, 声音发颤地 别胡说

芬妮

乔治

芬妮

… …因为你说

・ ・

别胡说 大为激动地 您到 底是什么意思

悲伤地擦着她的发红的鼻子 我只想说我替你 感 到悲衰

, 乔治

, 唯此而已

一但是老芬妮不算什么

, 所以无论她说什么

, 那怕是向着

你的

, 也要翘她 敲打她 呜咽

乔治 生硬 地 别胡说

芬妮 敲打她 老芬妮又 穷又孤

, 不算什么

乔治 杰克舅舅说过

, 如果有什么流言蜚语的话

, 那是关于您的 他

说别人会笑您追求摩根的那种方式

, 但也就是这些 了

芬妮 是啊 总是离不开芬妮 可笑的老芬妮 … …没完没了

乔治 听着

芬妮 吃了一惊

乔治 继续说 您原先说母 亲是为 了 您才 叫 他来 的

, 而 现在您又

说 ……

芬妮 凄凉地 我认为他是为我来的

。 不管怎么说

, 他很喜欢和我 跳

。 他跟我跳的次数决不亚于他跟她跳 ……

乔治 恶狠 狠地 您对我说过

, 母亲除了在陪伴您的时候以外从未见

过他

芬妮 你不认为这样就可以堵住别人的嘴了吧 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

们认为我是无足 轻重的

“ 老芬妮

・ 米纳弗不算什么

, ” 我看他们 就 是这样

说的 , 再说

, 谁都知道 他跟她是订过婚的 ……

乔治 什么

芬妮 谁都知道

。 这个城里谁都知道伊莎贝尔这辈子从来没有真心爱

过任何别的男人

乔治 狂乱地瞪着她 我看我要发疯啦 您是说

, 过去 您 对我说外

面没有什么流言蜚语

, 全是骗人话啦

芬妮 如果威尔伯还在

, 那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乔治 您是说

,

摩根也许就会跟您结婚了

芬妮 咽了一 口 唾沫 不

。 因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答应他

乔治 您是想告诉我

, 因为他来这儿 了“ ・ …他们看见 她和 他 去 兜风

了 ……等等

, 等等 …

,二 他们就认为他们 满可以说她是 …… 在我 父亲去世之

一前 … …就爱上他 了吗

芬妮 柔声地 怎么啦

, 乔治

, 你不知道他们就是这样说的吗 你该

知道

, 城里谁都 ”

・ ・“

乔治气得快要晕倒了

乔治 谁告诉您的

芬妮 什么

乔治 谁告诉您外 面有流言 蜚语的 在哪儿 从哪儿 来的 谁散布

芬妮 嗯

, 我看是无人不谈

。 据我所知是相当普遍

乔治 谁说的

芬妮 什么

乔治 您怎么知道 的

芬妮 嗯 … … 犹豫地

乔治 回答我

芬妮 我 看提名道姓不太好吧

乔治 注意

。 您最接近的朋友之一是对门的查利

・ 约翰逊 的母亲

。 她

向您提过这事吗

芬妮 她也许暗示过 ……

乔治 您一直在跟她谈论这件事 您不承认吗

芬妮 怎么

, 乔治

・ ・ , …

乔治 您不承认吗

芬妮 她是一个非常和 气

、 谨慎的女人

, 乔治 但是她也许暗示过 ……

乔治朝门口走去

芬妮 继续说 乔治 … …你要干什么 乔治 ……乔治

但是乔治走 了

。 芬妮 目送着他

, 对 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惊惶

。 化出

外景

・ 约翰逊太太的家

・ 白天

乔治大步走进大门

, 直奔房子而去

内景

・ 约翰逊太太的家

・ 白天

・ 夕

・吞 前门的门铃响个不停

。 约翰逊太太急忙走去开门

, 放进 了乔治

约翰逊太太

, 安倍逊先生

一我是说米纳弗先生

。 欢迎

, 欢迎

乔治 粗声粗气地 约翰逊太太

, 我是来问您几个问题的

约翰逊 太太 沉下脸来

一 当然可以

, 米纳弗先生

, 只要我能 ”

・ …

乔治 我不想浪费时间

, 约翰逊太太

。 您谈论 ……您 议论过一桩涉及

我母亲的名誉的丑 闻

约翰逊太太 米纳弗先生

乔治 我姑姑告诉我

, 您向她传播过这桩丑 闻

。・

约翰逊太太 尖刻地 我看你姑姑不可能说过这种话

。 我们也许议论

过城里某些热门的话题 ……

乔治 对了 我看你们是议论过 我就 是为了 这个才 来 的

, 我想要

约翰逊太太 千脆地 你想要什么

, 我管不着

。 我倒希望 你别在 我 的

房子里把嗓门提得那么高

乔治 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

约 翰逊太太 我完全有权跟你姑姑议论这件事

。 别人也许还 不那么适

可而止呢

乔治 恶狠狠地 别人 我正想知道这个呢 别人

, 有多少人

她不回答

乔治 继续追向 多少人

约翰逊太太 什么

乔治 我想要知道有多少个别人谈论这件事

约翰逊太太 哼

, 这儿不是法庭

, 我也不是一 场控告 诽谤案 里的 被

之匕

七刀

乔治 失去了控制 您也许是 我想要知道谁竟敢谈论这些事情

, 如

果有必要查遍城里每家每户的话

, 我就要让他们收回每一个字 我要知道

每一个向你谈过此事的诽谤者的名字和每一个 听您散 播过 此事的 搬弄是非

者的名字

。 我要知道

・ ・

。 ・约 翰逊太太 直起身子 你很快就会一清二楚的 你上街去听听

, 你

就会知道 的

。 请出去

乔治一时语塞

, 鞠 了一躬

, 大步走出门去

。 化

内景

・ 杰克的浴室

・ 安倍逊大厦

・ 夜 月夜

杰克和乔治

。 杰克在浴缸里

杰克 郁郁不乐地低声说片 唉

, 你怎么千了这种事情

乔治 我千得不光 明正大吗 您认为这些流氓可以 到处糟塌我母亲的

清 白名声吗

礁克

他们现在可以 … …乔治

, 流言蜚语这东西越追究越糟糕

乔治 您认为我就这样让我母亲的清 白名声 ……

杰克 在一张坏嘴里

, 谁也不可能有清白名声

, 在一张 无聊的嘴里

, 同

样谁也不可能有清白名声

乔治 当我告诉您人们传说我母亲要跟这个男人结婚时

, 您理解我的

心情吗

杰克 我 理解

乔治 如果这么一桩 ……这么一桩糟得没法说的 婚事真的 成了事实

,

您认为那会使人们相信他们 当初不该说 … …您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杰克 深思熟虑地 不

。 我不认为如此

。 我敢说坏嘴里坏水更多

, 无

聊 的嘴里 无聊话也更多

。 但这对伊莎贝尔和尤金并无 损害

。 如果他们决定

要结婚

・ , ・

乔 治 夭哪 您说这话时竟然那么心安理得

杰克 咳

, 如果他们想要结婚

, 他们千吗不该呢 这是他们 自己的事情

乔治 佰们干吗不该 他们干吗不该

杰克 是啊

, 他们干吗不该呢 如果两个人都是 自由的并且 互相关心

,

那么他们的结合我 看是没有什么荒唐可言的

。 他们结婚 了又 怎么样呢

乔治 大叫

‘ 那将是荒唐的 即便没有发生这种可怕 的 事情

, 就 已

经够荒唐的了

, 可是现在

, 眼看着要发生这种事情了 ……啃

, 您还 能 稳坐

泰 山

, 甚至谈笑风生 这是您的亲姊姊啊杰克 看在上 帝面上

, 别那 么夸张其词 啦 发现乔治拔脚 要走 回来

你不许去跟你母亲提这件事情

乔治停 了步

, 看着他

杰克 继续说 我 看她身体不怎么好

, 乔治

乔治 母亲 我 这辈子还没有见过一个比她更健康的人呢

杰克 她经常去找医生

, 不过不让任何人知道而 已

乔治 女人总是经常去找医生的

杰克 要是我

, 我可不想去打扰她

, 乔治

乔治出去了

内景

・ 二楼门斤

・ 安倍逊大厦

・ 月夜

乔治从杰克的房间里 出来走 向 自己的房间

。 他快走近房门时

, 伊

莎贝 尔的房门开 了

伊莎贝尔 乔治

, 亲爱的

乔治躲在阴暗处不吭声

。 伊莎贝尔走到他的房门前

, 打开 门朝里看了

‘ 看

。 房里还亮着灯

。 她发现乔治不在房里

, 便回到 自己房里去了

。 乔治镊

手镊脚地走 向楼梯

, 拾级而上走向舞厅

月光透过玻璃屋顶洒落在房间里

。 乔治走到舞厅 的中央

, 在那里

站定

, 镶满四壁 的大镜子里映现出他的身影

。 然后他听 到一阵急促 的脚步

, 又响起伊莎贝尔的声音

伊莎贝 尔 乔治

, 是你吗

传来伊莎贝尔登上楼梯的声音

。 乔治无处可躲

, 于是 就午 脆站 立不

。 伊 莎贝尔在楼梯上停 了步

, 她看见 了他孤零零 地站在舞厅里的身影

伊 莎贝尔 我正在奇怪你上哪儿去 了呢

, 亲爱的

乔治 是吗

沉默

伊 莎贝尔 祛生生地 不管你上 了哪儿

, 我希望你过 了一个偷 快的夜

沉默

卫 了乔治 毫无表情地 谢谢

沉默

伊莎贝尔 让我吻吻你

, 道个晚安

, 可以吗 发出一阵短促 的聊 以 自

慰 的干笑 当然罗

, 你年纪大啦

沉默

, 沉默得比刚才更空虚

伊莎贝尔 她的声音也是空虚的 晚安

她走下楼梯去

内景

・ 书房

安倍逊大厦

・ 白天

乔治走进书房来

, 打开包装纸

, 取出一幅配 了镜框的威尔伯的照

, 把它放在桌子上

, 站在那里看着

。 ・

乔治 伤心地低声 自语 可怜

, 可怜的爸爸 可怜的人哪

, 幸而您一

直毫无所知

他朝客厅走去

乔治走 向一扇前窗户

, 坐在那里从窗帘后面朝外张望

。 房子里一片

沉静

。 然后传来伊莎贝尔的歌声

伊莎贝尔的歌声

“ 贝特曼爵士是一位高贵的老爷

,

一位高级的贵族老爷 ,

他航行到西方

, 航行 到东方

,

见识远方的国家 ……

歌词 变得含糊不清 她还在心不在焉地哼着曲调

, 然后又变成 口哨声

,

并渐渐消失

, 房子里重归寂静

。 乔治望着窗外

拍摄角度从窗帘后窥视着外面的乔治转向大街

。 一辆汽车停住 了

,

尤金轻快地跳下车来

。 汽车是新式的

, 车身低而长

, 后座非常宽敞 一个

专职司机坐在驾驶座上

, 无动于中地瞪着眼睛

。 尤金衣着讲究人时

, 柔软

的灰色皮上衣

, 灰色的羊皮帽子和手套

。 他的外表象个百万富翁

, 高高兴

兴地走上便道

。 乔治离开 了窗户

门铃响 了

。 乔治进来伫候 在客厅的 门 口

, 直到玛丽走 出来应门

一乔治

。 玛丽

, 你不用管了

。 我去看看是谁

, 有什么事

。 也许只是一个

小贩

玛丽 谢谢

, 先生

, 乔治先生

。 她出去 了

夕 乔治慢吞吞地走到门前停住

, 端详着布满霜斑的门玻 璃上尤金的

模模糊糊的身影

。 等了一会儿

, 可以看出尤金的手臂又朝门铃那边伸去

再次按铃

。 但在这个动作尚未结束之前

, 乔治突然 打开 了门

, 直挺挺地站―在

门槛中央

。 尤金的脸色稍有变化 高兴的期待让位给某种彬彬有礼的表情

尤金 你好吗

, 乔治 米纳弗太太准备和我 出去兜风

,

麻烦你进去通

报一声说我已经来了

乔治 纹丝不动地站着 不

尤金 对不起

。 我说

・ ・

乔治 我听见 了

。 您说您跟我母 亲有约会

, 我告诉您不行

尤金 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尤金

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乔治 保持着平静的声调

, 但掩盖不住熊熊的怒火 我母亲不想知道

您今天光临此地

。 哪天来也是如此

尤金继续逼视着他

, 一股怒火渐渐升起

尤金 对不起

, 我听不明 白

乔治 稍稍提高了声音 我不知道我能否把意思说得更明白些

, 不过

我可以试试

。 您在此间不受欢迎

, 摩根先生

, 无论是现在还是其他任何时

。 也许您该听明白了吧

他砰地关上 了门

。 然后

, 他仍在门后面伫立不动

, 看着布满霜斑的玻

璃上的模糊身影 过 了一会儿

, 身影消失了

。 乔治朝客厅走去

外景

・ 安倍逊大厦

・ 白天

中远景 越过 尤金的汽车看到大厦的大门

, 尤金迷惑不解地退出

, 慢慢地走下台阶

, 踏上便道

, 走 向他的汽车

尔 从反角度拍摄 越过 乔治的肩膀

, 从客厅的窗口看到尤企慢吞吞

地上 了汽车

, 始终没有回头

。 看到他那步履沉重的样子

, 乔治感到喉头堵

谬得难受

, 那是因为高兴的缘故

内景

・ 书房

・ 安倍逊大厦

乔治重又坐在书桌边

,

汽车开走后

,

白天

乔治离开 了窗口

桌上放着他父亲的照片

。 他拿起一本书

,

假装在读

。 伊莎贝尔走进书房

, 一路上还在用 口哨吹着

“ 贝特曼爵士

” 。 她

胳膊上搭着一件皮大衣

。 由于这个大房间里厚实的家具太 多

, 百叶窗又 挡

住 了绝大部分阳光

, 所以她一下子并没有发现乔治

。 她走到临街的窗边

,

焦急地朝外张望 然后又忙着扣上手套上 的钮扣 扣上钮扣之后

, 她又朝

大街张望 她停止 了 口哨

, 回头朝屋里 看了看

伊莎贝尔 啃

, 乔治

她走到他背后

, 俯过身去吻 了吻他的脸颊

伊莎贝尔 亲爱的

, 我等你吃饭

, 等 了将近一个小时

, 可是你不来

你在外面吃的饭吗

乔治 继续看书

, 连 眼都不抬一抬 是的

伊莎贝尔 吃饱 了吗

乔治 饱 了

伊莎贝尔 肯定饱 了吗 要不要让玛吉给你在餐室里准备点东西 要

不就拿到这儿来给你

, 如果你觉得这样更舒适的话

,

乔治

一不要

门铃响了

, 她走过门廊进入门厅

伊莎贝尔 我 出去兜风

, 亲爱的

, 我 …… 发现玛丽正从门厅那边走

来 玛丽

, 我看是摩根先生来了

。 告诉他我立刻就去

玛丽 是

, 太太

几秒钟后

, 玛丽 回来了

玛丽 那是个小贩

, 太太

伊 莎贝尔 惊讶地 另一个小贩 刚才铃响时你也说是一个小贩

玛丽 乔治先生说的

, 太太 , 是他去应的门

。 说完走 了

伊莎贝尔 看来小贩真不少

。 你看到的那个是卖什么的

, 乔治

乔治 他 没有说

・伊莎贝尔 你准是没有容他开 口 她大笑

, 仍然站在门廊上

, 注意到

了银色的大镜框 啊哟

, 你买 了东西 啦 她走进书房

, 想看清究竟

, 一面

怯生生地用开玩笑的 口气说 那是

, 是露西吗

但她很快就看清了那是谁的照片

, 她一言未发

, 只是长长地勺阿

”了一

, 轻得刚能听见

。 乔治既不抬眼睛

, 也没有动身子

伊莎贝尔 你真好

, 乔治

。 我 当初给你的时候本该就配上镜框的

他一声不吭

, 她站在他身边

, 温存地把手放在他肩膀上

, 然后又温存地

缩回 了手

, 走出书房

。 过 了一会儿

, 乔治站起身来

, 心存戒备地走进门厅去

乔治走出书房

, 竭力不弄 出任何声响

。 可以从客厅的开着的合扇

门里看到伊莎贝尔的侧影

。 她 坐在一张椅子里焦急地朝窗外张望 ―她有

点心烦意乱 了

。 他走回到书房里去

。 化

半小时后

, 乔治悄无声息地回到门厅里能看到伊莎贝尔的同 一 位

置上

。 她还在窗边耐心地坐着

。 化

乔治的房间门开着

。 我们听到门铃声时

, 乔治走出房间

, 直奔楼

梯而去

从反角度拍摄 从楼梯上拍摄下面的门厅

。 乔治进人镜头

, 走到

楼梯的半腰

, 站停在前景中谛听着

。 玛丽出现在门厅里

, 但朝前瞥了一眼

后便转身退走了

。 伊莎贝尔显然已经前去应门

。 听到一阵低语声

杰克 急促而认真地 伊 莎贝尔

, 我要跟 你谈 ……

又一阵低语声

。 然后伊莎贝尔和杰克走过楼梯的底部

。 伊莎贝尔的大

衣搭在胳 膊上

, 杰克搀着她的手默默地进入书房

, 她的态度有点异样

, 微

微地低着头

, 显得既吃惊而又无力反抗的样子

。 他们消失在书房里

, 厚实

的合扇门关上了

。 从门后隐隐约约地传出杰克的声音

。 他在详细地解释什

么事情

。 每次伊莎贝尔说话时

, 他的声音便暂时中断

, 但她的声音太低

,

一点也听不见

。 然后

, 突然

伊莎贝尔的声音

清晰而―高亢 晴

, 不 这是一声抗议

, 纯粹是痛

苦的爆发

就在乔治的头顶上响起了强烈的抽噎声

。 他抬头朝镜头外望去

卫习越过乔治仰拍楼道

。 他看见芬妮在楼梯平 台上

, 身子倚着栏杆

,

用手绢擦着眼 睛

芬妮 沙哑地低声说 我能 猜到那是怎么回事

。 他刚把你对付尤金 的

事告诉 了她 老

乔治 您 回 自己房里去吧

他开始下楼

, 但是芬妮 冲下来抓住他的胳膊

, 止住 了他

芬妮 沙哑地低声说 你不是想上那儿去吧 你不 ……

乔治 放开我

芬妮 使劲地抓住他 不

, 别去

, 乔治

・ 米纳弗 你别上那儿去

乔治 您放开 ……

芬妮

我不 你回来 别去管他们

她坚定不移地抓着他

, 往后拖他 乔治试图挣脱她

, 但她硬把他一步

一跌地拉到了楼梯平台上

乔治 愤怒地 简直可笑 ……

芬妮把抓住他袖子的那支手抽出来掩住 了他的嘴

芬妮 仍然沙哑地低声说 别作声 别作声 这不象话 … …好比 在手

术室门外吵架似的 到楼梯顶层上去 … …上去

乔治勉强地服从了

, 芬妮在楼梯的最高一级上用身子堵着他

芬妮 咳 你居然想上那儿去 杰克在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 …你在这

儿耽着

, 让他告诉她 他 已经替她想好主意 了

乔治 您 以为我没有替她着想吧

芬妮 你 你不替任何人着想

乔治 愤怒地 我是替她的清 白名声着想 哼

, 我看您倒是大大改变

战 术了 …

, 二

芬妮 我本来以为我所知道的一切你都己经知道 了

。 我那时感到很痛

, 所以我要发泄发泄 … …啊

, 我是个笨蛋 尤金哪怕没有碰 上伊莎贝尔

,

他也不会正眼看我 的

。 他们也没有做出损害别人 的事啊

。 她给威 尔伯带来过

幸福

, 在他活着的时候

, 她一直是个忠实的妻子

。 而我现在播上一脚

, 对

・ ・我 自己一点没有好处

, 而只会 … … 又扭着 自己的双手 … …只会毁了他们

乔治 啊呀

, 真叫人恶心 您给我讲了城里那 些王八蛋如何对她说东

道 西

, 可是我刚伸出手去保护她

, 您又开始责怪我 … …

芬妮 嘘 她止住 了他

, 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 你舅舅走 了

,

可 以听到书房门打开的声音

, 过 了一会儿

, 又听到大门关上 的声音

乔治走 向楼梯口

, 站在那里谛听着

, 但房子里静悄悄的

。 芬妮轻轻地顺 了

顺 嘴唇

, 以引起他的注意

, 而 当他 回头看她时

, 她急切地对他摇 了摇头

芬妮 别管她

。 她一个人在底下

。 别下去

。 不要管她

她朝他走了几步

, 又停 了下来

, 她脸色灰白

, 神色惊惶

, 然后两人都

站在那里谛听着

。 没有任何声响

芬妮急促地喘了口气

, 打破 了这长时间的沉默

, 然后悄无声息地回房

间去了

她走后

, 乔治有气无力地朝周 围扫了一眼

, 然后摄手镊脚地穿过 门厅

,

回 自己房里去了

乔治摄手镊脚地穿过房间

, 沉重地坐在面对窗户的一张椅子里

窗外夭色渐暗

, 只能看见最近处的新房子 的墙壁

。 乔治睁大了眼 睛饱含辛

酸地凝视着窗外的一片灰色

。 当他身后响起脚步声时

, 室 内已经 昏黑无光、

。 伊莎 贝尔跪倒在椅子 旁边

, 无限深情 地用双臂围住他

, 她把头温柔地

靠在他的肩头上

伊莎贝尔 低声地 你千万不要烦恼

, 亲爱的

。 化

内景

・ 小起坐间

・ 摩根家

・ 夜

杰克身穿大衣

膝上放着帽子

, 神色忧伤踢踏不安地坐在那里等着

摄影机沿着墙壁摇拍

, 进入隔壁的房间

, 可以看见 尤金坐 在书桌前写

。 他提笔离纸

, 看着他刚写下的东西

特写 尤金看着放在桌上 的信

。 他又开始写

, 我们听到奋笔疾书

的沙沙声

, 他 的声音念出他正在写的内容

, 但他的嘴唇一动不动

尤金的声音 最亲爱的

, 昨天我以为时机 已经成熟

,

可以向你求婚了

,

而你也 曾慨然相许

“ 有朝一 日将会实现

。 ” 但是现在我们的难题不是流言蜚


上一篇:20世纪美国经典爱情电影剧本《安倍逊大族》剧本赏析上 下一篇:20世纪美国经典爱情电影剧本《安倍逊大族》剧本赏析下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