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可千万别开车!搞笑的相声剧本《都喝酒惹的祸》 作者:王志攀 时间:2015-09-25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甲:今天由我跟我的搭档给大家来段相声……

乙:(做开车状,上台)呜,呜,嘀嘀闪开,闪,闪开,快闪开……

甲:(躲闪)闪,闪啥呀?你这是干吗呀?

乙:(做刹车状,却刹不住,急得手掌乱拍,终于停下,做下车状)哎呀妈呀!终,终于停下了哎!算你小子命大,你命可真大啊!

甲:啥命大不命大的?你这是在开车?你小子开车还喝酒了?你小子不要命了是不?

乙:我,我不要命了?我,我才不会那么傻呢!咋,咋,你站这儿干啥?我差点把你当电线杆子给撞上。

甲:你还真喝酒了啊?而且喝得还不少。

乙:这大过,过年的,谁,谁不喝点儿啊?

甲:喝点就喝点儿,大过年的喝点酒也算是正常事儿。可是您老也不能喝这么多上路啊!您就不怕警察给逮着?我可早听说啦!现在酒醉驾车不但发现一次要记满12分,而且还要关进去几天呢!

乙:关进去?关谁呀?关不着我。

甲:关不着?咋回事儿?

乙:我说关不着就关不着。哎!你,你还别说,这喝了酒就,就是来劲儿,甭说是开车,啥都敢干。

甲:咋,咋的了?你还干别的了?

乙:也,也没干啥。就,就在今天中午,我在俺亲家家里喝了一瓶二锅头。

甲:一瓶二锅头?

乙:啊?一瓶,二锅头,外加十个易拉罐。

甲:饮料啊?

乙:饮料谁喝?那玩意儿是咱男,男爷们喝的东西吗?

甲:啤酒啊?你玩命啊你!

乙:玩命儿倒谈不上,就是这胆儿有点儿壮。哎哎!你也知道,咱兄弟打小胆儿小,遇啥事儿都让着人家三分。可是今天中午这一瓶二锅头外加,加十个易拉罐喝下去,你,你猜怎么着?

甲:醉了,肯定是醉了。

乙:醉了?才喝多一点儿啊?醉了?醉了亲家咋不留我呢?

甲:你不开着车吗?您亲家肯定不是像你一般见识,非得让你醒了酒再走不可。

乙:醒了酒再走?你,你这是啥话呀?你,你以为我喝醉了?你咋这么瞧不起人呢?

甲:不不,你误会了,我哪是瞧不起人呢?我这不为你着想吗?

乙:为我着想?也小品剧本大全对。俺亲家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你也看,看到了,我没醉吧?

甲:您是不怎么醉。(对观众)就是舌头有点儿发硬手脚不太听使唤。

乙:没醉是,是吧?这就对,对了。醉了谁还开车呀?哪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你,你说句实话,咱是那样的人吗?

甲:对对,您不是那样的人,您也就拿别人的命开开玩笑罢了。

乙:不,不对,别人的命更不能开,开玩笑了。说句实话,我这没喝醉,就是稍稍有点儿,大!不过这酒喝大了,这胆儿也就大了。我亲家不住农,农村吗?我刚刚开着车出了村子,就憋不住想要方便。

甲:您看您,这光天化日之下方便好看吗?得,您还是回家方便得了。

乙:咋的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哪?我说您咋这么抠呢?我这个人大方的很,不就,就方便一下吗?得了,哪儿方便那,那儿轻快,我就在路边上方便一下得了。

甲:不讲文明,酒后失态,不应该呀!

乙:啥应该不应该的?不就啤酒喝多了点吗?在路边上方便一下有啥呢?

甲:是没啥,您自己方便得了,您爱咋的咋的,算我多管闲事行不?

乙:现在知道多管闲事了?所,所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生,生活的方式,别人爱咋的咋的,您千万别管。

甲:谁管啦?我用得着管你吗?这都哪跟哪啊?我才懒得多管闲事呢!

乙:做人要大度,这,这就对了。

甲:得,您还是赶快方便吧!方便完了马上回家,喝了这么多酒,可千万在路上再惹出点儿啥事来。

乙:您,您说的对,我,我是有点儿晕,真得早点儿回家歇着。哎!打那边过来一辆车,那开车的咋的了?咋老拿眼瞅我呢?看我不顺眼啊?

甲:你说大过年的人家一个过路的不过随便瞅你一眼,你犯得着跟人家较劲吗?

乙:谁,谁跟他叫劲了?是他跟我叫劲。

甲:人家跟你叫劲?拉倒吧!你说你就喝了点儿酒,你咋那么多闲事儿呢?

乙:啥,啥叫闲事儿?是他,他老瞅我。干吗呀干吗呀?找事啊?看我不顺眼咋的?再看,再看我踹你两脚。咣咣!

甲:你踹了?

乙:踹了。

甲:你真踹了?

乙:真踹了。谁怕,谁呀?

甲: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喝点酒就喝点酒吧!你又是酒后开车又是踹人家车子,你脑子有毛病啊?

乙:你,你才脑子有毛病呢!

甲:好好,你没毛病,可你没毛病也不能踹人家车子啊?人家过路的汽车碍你啥事儿了?

乙:那个开车的瞅我,瞅了我三眼,他,他那不瞧不起我吗?

甲:叫我说,你喝了点儿酒在路边方便不讲文明,人家瞧不起你也对。

乙:胡,胡说。都是走道儿的他凭啥瞧不起我?就冲这一点,我踹他也没错。

甲:你呀你呀!你说你不过就喝了点儿酒,你赶快回家吧!你就别在外边闹腾了行不?您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呢!快点回去吧啊?

乙:我,我也想回家,可是走不啦!

甲:咋回事?

乙:我刚上车发动起车子,嘟!得,打刚才那轿车上下,下来四个人儿。

甲:得,你现在才知道惹事了不是?

乙:惹事儿?他,他不就四个人吗?我谁呀?想当年武松路过景阳岗,一气喝了十八碗酒借着酒劲儿打死一只老虎。

甲:人家那是武松,人家可是在少林寺学过真功夫。

乙:我,我打小也练过,练了几十年,你看看我这肌肉,大块头,真家伙。

甲:哟!有点儿意思。你练的是那一门的功夫啊?

乙:打小学一年级起,我练过广播体操,第五套,第六套,第七套我全会。

甲:呵!练过广播体操啊?这么说你的功夫还不错呢!

乙:所以我说,谁,谁怕谁呀!他们不就四个人吗?看我咋收拾他们。我当即下车,冲着他们厉声高喝:呔!来者何人?赶快报名受死!

甲:人家报名了?

乙:没,没有。

甲:我说也是啊!人家给你报名,人家神经病啊?

乙:我当时想也是,他,他要敢报名,日后传出去说某某某被我打了,那不丢人现眼吗?

甲:你甭说大个儿的,我问你,真要打起来,你打过人家吗?

乙:这个,这个还真说不准。

甲:所以说,你还是别找事儿了,赶快向人家道个歉,说声对不起,说你喝了点酒儿有点儿失礼,人家兴许就原谅你了。

乙:就,就这么完了?

甲:这还不行啊?你没完了不是?

乙:当,当然了,好汉武松武二郎喝了十八碗才打死的老虎,我这不过才屈屈一瓶二锅头。

甲:外加十个易拉罐。

乙:你说我能怕他们吗?

甲:是不应该怕。不过真要打起来,恐怕你得吃点儿亏。

乙:哎呀!你早看出来啦?

甲:这不废话吗?你说你一个醉三八四的人儿,能打得过人家四个小青年?

乙:我当时也纳闷啊!在车上坐着的时候明明看见他们四个身材一般,可下车走到他们面前一看,我的妈呀!这四个小青年咋都比我肥实呢!

甲:那是你喝多了看花了眼。

乙:我想我,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

甲:算你聪明。

乙:可是已经晚啦!

甲:咋的了?

乙:只见他们四个一拥而上,劈头盖脸就朝我一通揍。

甲:活该,谁叫你没事找事呢!

乙:活该?我不能就让他们这么揍了。

甲:咋的?你还想打回来?

乙:宁可站着生,决不跪着死。死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

甲:你被人家打糊涂了吧?啥乱七八糟的。

乙:你才糊涂了呢!

甲:那你刚才的话是啥意思?

乙:啥意思?既然我,我打不过人家,那我就跑,我快点儿跑,我跑快点儿,看谁敢拦我。

甲:你跑了?

乙:跑啦!我一下子就跑回车里了。

甲:人家让你跑啊?

乙:他们不让跑也不行。

甲:咋的了?

乙:我把车子给发动着了。

甲:你发动着了就发动着了,他们不会拦着你啊?

乙:他们不敢拦。

甲:他们不敢拦?

乙:对,我,我对他们喊:“喂!哥几个,闪开点儿,我这车可没有刹车?”

甲:没有刹车?没有刹车的车子你也敢开呀?你不要命了?

乙:哪能呢?没有刹车我敢开吗?就是这刹车的质量稍差了一点儿。

甲:差到啥程度?总不会该停车了前边先放俩砖头把轱辘给掩住吧?

乙:还没到那程度。

甲:哪到啥程度?

乙:跟,跟您这么说吧!有一次我开着车子上故宫,远远看见故宫门我就开始踩刹车了,你猜怎么着?等车子停住了,我抬头一看,哟!咋到北海公园了?

甲:你那刹车那么差呀?我说,你这车子有问题吧?

乙:没,没问题!

甲:没问题你刹车质量这么差呀?

乙:我,我不就弄了辆二手车吗?

甲:二手车也不该这么差呀?

乙:是,是不该这么差,这不,这不买车的时候连牌也没有吗?

甲:连牌都没有?敢情是报废车呀!

乙:说啥呢说啥呢?啥叫报废车?我,我跟你说,这车子能开得动就,就说明这车子没问题。

甲:得,你说没问题,我看这问题越来越大了。开报废车上路,你就不怕警察抓着你啊?

乙:警察抓着我也不怕,我这车牌是假的。

甲:你车牌是假的?那你驾驶证是真的吧?人家抓住你肯定得吊销你的驾照罚你的款。

乙:吊销我驾照我也不怕,不就二百块钱吗?

甲:二百块钱?现在学一个驾照得两、三千呢!

乙:啥两、三千哪?两、三千谁去学啊?我这就二百块钱,二百钱,买的。甲:二百块,闹半天你这驾照是假的啊?二百块钱买来的?

乙:啊?这有啥大惊小怪的?不就买个驾照吗?开车谁不会啊?那还用得着学吗?花两、三千块钱去学个驾照,你脑子有毛病啊?

甲:你脑子才有毛病呢!得,我现在才知道你啥人物了,你整一个全是伪造的,你干脆就是马路杀手得了。

乙:我老婆也这么说。

甲:那你就听您老婆的劝,赶紧学个驾照买辆新车啊!

乙:别价。啊?我再去花两、三千学个驾照再花好几万买一部新车,我有毛病啊?

甲:甭管有毛病没毛病,只要你平平安安让走道的人都平平安安就成。那时候你开着车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优哉悠哉地走遍祖国大好河山,饱览美好的风光,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儿啊!

乙:你傻啊?我现在不就优哉悠哉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啊!

甲:可你现在不但严重违犯交通法规,而且还严重危害到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你这样干,迟早有一天是会被警察抓到的。

乙: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呢!啥时候被他们抓着啥时候再说。

甲:得,像你这种人劝你你也听不进去,我不跟你说了。接着刚才的话题,你说你踹人家车子人家四个人从车上下来要揍你,你想跑不是?你跑得了吗?

乙:你,你这叫啥话呀?啥跑得了跑不了的?我,我一加油门,那车子“轰”地一声,把他们仨吓了一跳,就趁他们一愣神的功夫,我冲出去了。

甲:真冲出去了?

乙:真的。他们四个全,全都站路边上,一个敢拦的也没有。

甲:还真没人敢拦你。

乙:车子冲过去之后,我、我还回头冲他们招手致意呢!拜拜!

甲:你还冲他们招手?得了吧!你还是看着前边的道儿好好地开车吧!

乙:我、也这么想啊!我、我想要是回到家里,我肯定今天再也不出门了。酒后驾车多危险啊!这要伤着人咋办?

甲:你有这点儿意识就好,对了,回去以后你这车可不能再开了,这报废车多危险哪!

乙:危险?这车是有点儿危险。我刚刚回头向他们招手,还没等回过头来呢!就觉得手里一松。我就纳闷儿,哎!方向盘咋被我提溜下来了?

甲:连方向盘你都摘下来啦?

乙:说时迟那时快,我当即立断准备把方向盘给装上。

甲:车子还在跑着吧?你松油门啊!你快点儿松油门,踩刹车!

乙:可是来不及了。

甲:咋得了?

乙:就听见“咣荡”一声响,我,我就见得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醒来之后,我发现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甲:出事了吧?我说呢!你早点儿踩刹车啊!车子失控的时候,只要你头脑冷静正确处置情况,应该不会出大事的。

乙:你忘啦?我那车子的刹车不太好使。

甲:噢!我把这岔给忘了。那你赶快去修修啊!

乙:修不了了,车子已经完全报废了。

甲:这一回真的报废了?报废了好,省得你再开着破车吓唬别人。

乙:可惜小品剧本网了我那车子哎!

甲:哎!你说你出了事,谁救你上医院的?

乙:还不那,那四个家伙吗?

甲:咋了?就那四个小青年啊?这还不错,你找人家岔,人家没揍你还救了你,你得感谢人家才是啊!

乙:感谢啥呀?他救我是应该的,可不该把警察找来。

甲:又咋了?

乙:你说你救了我就救了我吧!谁成想他们把我出的这点点小意外给报了案,这不,警察上医院找我一查,我的妈呀!啥事儿都被他们知道了,人家二话不说,给我定了仨罪状。

甲:哪三个?

乙:第一,酒后驾车;第二,无照驾驶;第三,开报废车上路。其实哪有那么多罪状?不就一个无照驾驶吗?其它的应该不算数才对。

甲:你倒挺明白的。警察是咋处理的?

乙:车子报废了他们也不嫌弃,愣找个车给拖走了。我那驾照人家也给收了,人家还说,现在只是暂时作个笔录,等我腿上的伤好了,还要我到交警大队去交待问题呢!

甲:嗨!这事儿太应该了,像你这样的人,就该接受点儿教训才是。

乙:你说,我要不去交警队成吗?

甲:哪那成啊?你驾照不是被人家收去了吗?

乙:我估摸着不去也成,我那驾照上用的是假名,他们查也查不到我的真实身份。其实出了事之后我左思右想,我就一个后悔哎!

甲: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乙:你知道我后悔啥呢?我要是少喝点儿酒,你说也不会出这么大乱子吧?

甲:啊?你还心存侥幸啊?

上一篇:献给国庆节的搞笑相声剧本《外婆家的故事》 下一篇:趣说生活美好的搞笑相声剧本《我一天的生活》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