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名字惹的祸,搞笑的相声剧本《报名的烦恼》 作者:王志攀 时间:2015-10-0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甲:你是来报名参加企业招聘考试的吗?

乙:是啊!

甲:那你为什么不报名啊?

乙:报了啊!

甲:那正在考核,我刚才怎么没有点到你的名字啊?

乙:你没有喊到我啊?我早就在这等了!

甲:我点名时就一个没到?难道是你?你是来晚了吧?

乙:我没有来晚啊?我来时你还没有点名呢?

甲:你是叫再往后吗?

乙:不是,我叫冉佳石!

甲:哈哈,对不起啊,我把你喊成“再往后”了。

乙:你是在搞企业文化的,怎么能把我的名字三个字,念错一对半?

甲:哎呀,你不知道,我这次负责报名工作,出了好多烦恼,好多笑话,你这只是其中之一。

乙:还有错的啊?

甲:错倒没小品剧本大全错,就是好笑!

乙:都有哪些好笑的啊?

甲:有一个小伙子前来报名,我问他叫什么名字啊?你猜他能怎么说?

乙:他能怎么说啊?

甲:他说,随便写。我说什么?他还是认真地说,随便写!你看,这人名我怎么可能随便写呢?

乙:是啊,时间宝贵,他不应该开这样的玩笑。

甲:就是啊?我又问他,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我这一问啊,他倒烦劲了。

乙:那他是怎么烦劲的?

甲:他说,我说你这人是聋啊?还是装啊?你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呢?我听他这么一说,也烦劲了,你这人也真是,要捣乱到别的地方去,我没空和你瞎扯啊!你的名字,我怎么可能随便写呢?他认真地说,我姓“随”,名“便写”,我就叫“随便写”,听懂了吗?

乙:哎呀,我的妈呀?还有叫这样的名字的?

甲:我刚给“随便写”报过名?又来了一个?

乙:又来的是谁啊?

甲:“刘做爱”。我看着他,直笑。他说,你笑什么?别再听不懂了,我姓“刘备”的“刘”,做工作的“做”,爱情的“爱”。我说你就别解释了,我这堂堂大学生还不会“做爱”?

乙:这次你是吸取了“随便写”的教训,不敢多问了。“做爱”你当然会啦!这会,该没问题了吧?

甲:有啊。一会又来一个。

乙:又来的是谁啊?

甲:又来一个李手淫。他说是俺弟兄三个,俺大哥叫李守灵,俺二哥叫李守堂,就数我小,我叫李守银。我问是哪个手,哪个银啊?他说,就是我守卫“守”,银钱的“银”。听他这么一说,我松了口气。

乙:那你紧张什么啊?

甲:我差点给写成李、李、李那个“手淫”了。你看他弟兄三人的名字,守灵、守堂,多难听啊?

乙:你要是真的给人家写成那个“手淫”。不骂你才怪呢?好在你写对了,没出问题。算你巧!

甲:好笑的还在下面呢!

乙:还有啊?

甲:多着哪!不一会,又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啊?她说,我叫李昌富。我看了看她问,你这名字是谁给你起的啊?她说是我爷爷,他穷一辈子,要给我起个好名字,希望我将来事业繁荣昌盛,拥有很多的财富。所以就给我起名叫李昌富。怎么啦?这名字有什么不好吗?我连忙说好好好!

乙:我说你这人啊,就是心眼多。本来是好名字,是你“姨夫”坏了。

甲:你“姨夫”才坏呢?

乙:你这人就是小心眼多。我是说你疑心太重,疑猜坏了。没说你“姨夫”坏啊?这下你的报名工作该完成了吧?

甲:没啊。又来一个。

乙:又来一个叫什么啊?

甲:又来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我一看长得可漂亮啦,简直是亭亭玉立,楚楚动人。我问她叫什么?她说叫陈名妓。我心想,你这名妓大概是摸错门了吧,名妓怎么跑到我这里报名了啊?我问她,名妓是那两个字啊?她说是铭记在心的“铭记”。这下我才弄明白,给她填上——“陈铭记”!

乙:哎呀,这真是太好笑啦!还有好笑的吗?

甲:有啊。隔不多会,又来一个“下贱人”。

乙:咦——,来人头上贴了标签?

甲:没啊?

乙:没贴标签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下贱人”?

甲:是他自己说的。这下是你弄错了,你姨夫又坏了!人家的名字是叫夏天的“夏”,建设的“建”,仁义的“仁”。

乙:哦,这下你没糊涂,写对了。

甲:哎呦,要不是他一字一板地报个清楚,我还真的以为是非常下贱的那个“下贱人”呢?

乙:这么多犯有歧义的名字,怎么都跑到你这报名了啊?

甲:就是啊,夏建仁刚走,又来了一个。

乙:那是谁啊?

甲:你的小姨子。

乙:啊?我的小姨子?

甲:是啊?看样子只有十八九岁。

乙:胡说。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小姨子啊?

甲:你的小姨子是不是叫肚脐眼?

乙:什么?肚脐眼?

甲:是啊?她告诉我的啦!她见了我,和我套近乎说,我的大姐夫名叫冉佳石,他回家告诉我说你们这里招工,待遇优厚。他刚报过名,要我也来试试。那个负责报名的人姓“来”,叫“来月经”。待人可热情啦!我说,你这个姐夫也是太没水平啦?怎么能给你一个女孩子起名叫“肚脐眼”呢?

乙:我说“来月经”啊?这就是你的不是啦?我给孩子姨起名,是岳父羡慕我有文化,要给小姨子起个有文采的名字。我就给她起名叫杜奇燕啦。不然,她的名字怎么能轮到我起啊?人家是杜鹃的“杜”,奇怪的“奇”,燕子的“燕”。不是你说的“肚脐眼”!懂吗?

甲:哦,原来如此。懂啦,懂啦!

乙:懂了就好。慎重些就不会出错啦!

甲:就错一回。

乙:错在哪儿啊?

甲:猪一群。

乙:噢,猪一群?

甲:对啊,猪一群。来人叫朱逸群,朱洪武的“朱”,以逸待劳的“逸”,群众的“群”,我非常自信地把三个字只写错了一个,把以逸待劳的“逸”写成了一个的“一”。

写成了“朱一群”。

乙:那人没吱声?

甲:怎能不吱声?他说,老师傅,“一”字写错啦,我那是“张云逸”将军的“逸”。不是一个两个的“一”。我说对不起啊,改一下吧。

乙:这下你该轻松些了!

甲:哪能轻松?又来一个?

乙:那是谁啊?

甲:杨伟。我一看,来人是个棒小伙。怎么就阳痿了啊?我不敢擅自决定,就问他,是那两个字?他说,是杨子荣的“杨”,木易“杨”,伟大的“伟”。我一听,心上的石头落了地,才没写成“阳痿”!

乙:那是你精神上阳痿,乱想一气。没有一点正见!

甲:嗨,你甭说,就来一个证件!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证件!我说,这是报名,不要证件,等录取审核时才要证件!他说,我姓郑州的“郑”,见面的“见”。我的娘嘞,这世上什么名字都有叫的啊!

乙:嗯,你这名额该快报齐了吧?

甲:没有。还有六个唻。

乙:那六个都是谁啊?

甲:我按顺序说啊!

乙:好,层次分明。说吧。

甲:第一个叫禽兽生。他一报这个名字,我往他一看,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是禽兽生的啊?他看我犯疑,就自我解释说,我的名字是秦桧的“秦”,长寿的“寿”,生产的“生”。听后我才恍然大悟,把心里想的错误的“禽兽生”,才写成正确的“秦寿生”。

乙:那第二个呢?

甲:第二个叫脚后跟。

乙:什么脚后跟?

甲:对啊,脚后跟。

乙:(往自己的脚后跟一摸说),就是这个脚后跟?

甲:错。人家姓矫枉过正的“矫”,厚德载物的“厚”,根本的“根”。你真没水平。这次你报名也是白报。(往自己脚后跟摸)还“脚后跟”?

乙:好好,我没水平,行了吧?那第三个是谁?

甲:第三个是,肚子疼。是杜鹃的“杜”,孩子的“子”,腾飞的“腾”。我可告诉你哦,这下我可全写对了啊。别再说我没水平啊!

乙:第四个?

甲;第四个是刘产。

乙:什么?流产?

甲:是啊?刘产?

乙: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甲:男的!

乙:男的也能怀孕啊?不然怎么流产?

甲:人家姓刘少奇小品剧本网的“刘”,生产的“产”。你都想到哪儿去啦?

乙:那第五个呢?

甲:第五个是史珍香。历史的“史”,珍贵的“珍”,香草的“香”!你可不要歧义成“屎真香”哦?

乙:那第六个是谁啊?

甲:第六个是我的弟弟?

乙:你的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甲:我的弟弟叫犯贱。就是模范的“范”,宝剑的“剑”。

乙:不对啊,你不是叫“来月经”吗?怎么你弟弟叫犯贱啊?

甲:你搞错了我,也搞错了你的小姨子。“来月经”是我的连襟,人家是依赖的“赖”,越过高山的“越”,东京的“京”不是你说的“来月经”?真笨!我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姓范,名统。叫范统是也。

乙:哎呀呀,这次我可算是长了见识啦。搞错了这么多名字,你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饭桶”“师爷”!

甲:冉佳石,你给我少罗嗦!再啰嗦,我还给你写成“再往后”!

乙:我们甭瞎扯了,还是虔诚地向大家拜年吧!

甲:对,我们给大家拜年啦!我在给大家拜年之前,向大家汇报一个我这次破例做主,直接录取的一个。

乙:你那么大胆啊?总经理授权给你啦?

甲:没有?是我擅自做主的!这人堂堂一表,凛凛一躯,年轻有为,我一看就看中了。

乙:他叫什么名字啊?

甲:他叫中-国强!我给总经理一汇报,他乐得很,他说,这个家当得好啊!你是慧眼识英雄。这下啊,中-国强了,我们企业也就更强了!

乙:嗯,好,这个中-国强,你录取的太好啦!那我们给大家拜年吧!

甲乙:拜年喽! 我们祝福大家春节愉快,万事如意,合家欢乐!祝福我们家强、业强、乡强、市强、县强、省强、中-国强!

上一篇:幽默搞笑的相声剧本《三下乡》 下一篇:幽默搞笑的对口相声剧本《你是猪!》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