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舞台话剧!搞笑的话剧剧本《这一世我们牵手》 作者:王志攀 时间:2015-10-22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第一幕旁白:星星拉下蓝天的帆布,淡淡的月光弥漫了整个仲夏,冷宁静静地坐在窗前唱着那首叮叮咚咚的歌谣。

冷宁:晚安,蓝色的夜晚GOODBYE,亲爱的娃娃睡吧…………(走到床边坐下)(说)GOODBYE EVERYONG。

(梦精灵A,B上)

A:小丫头,睡着了。快快把梦还给他!

B:知道拉,知道拉。我又不是故意的,还她啦,还她啦!你不要生气啦!

A:不生气,不生气,三生石,错过了两世,再错过下辈子就陌路啦!

B:知道拉,知道啦。一切都写在三生石上面啊!知道啦,知道啦!

(A,B下场,冷宁熟睡在床上。)

在舞台小品的右边小雪在一角拾落叶。周林上。

“周林”画外音(配乐:《白桦林》乐: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这样安详的黄昏,这样静默的天空,为何会吹涟着血腥的风。战争啊!战争!你挫伤了这皓月的光,黯淡了这黑色的山岗、幸福的安详。雪妍,我无辜的女孩,我可怜的爱人。叫我如何对你说,我将离开,藏着白桦林和你的爱,留下你思念的空白。 (《白桦林》乐止)

周林:雪妍!

雪妍:(抬头起身)杨!杨,你看这些枯落的白桦叶,寥落地铺着满地的忧伤,像不像秋天褪去的蝉翼、寂寞的白桦林。

周林:寂寞的白桦林?哦( e),小雪……。

雪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收集这些枯落的白桦叶吗?

周林:(摇摇头)

雪妍:因为啊我觉得每一片桦叶,从繁盛热烈的活到孤寂寥落的凋逝,都有一个凄美的故事,那些泛黄的残缺,是叶子盛开的伤口,流着无血的回忆,它们铺满山坡,如此苍凉,如此辽阔,却又如此寂寞。一片叶子就是一个故事!

周林:是吗?

周林:雪妍,我……我参军了。

雪妍:你,参军了?

周林:嗯,雪妍……对不起。

雪妍: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难道你做错了什么了么?

周林:(抓住雪妍的肩)雪妍,你不怪我,真的不怪我么?

雪妍: 不,我怪你,我当然怪你,我怪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到现在才告诉我。我只有两种选择,爱你或者 更爱你。

雪妍流泪:我一直坚信,每一片叶子都有一个故事,讲述她繁盛的生存和孤寂的凋逝,我们的祖国也是如此,现在日本人侵略我们,我们必须用青春和生命去书写这个故事。林,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等你的,我会等着你的爱将我的心包围。

(乐起)

周林:(含泪而悦)妍雪,(抱紧雪妍)我就知道你会懂我,懂我眼角明媚的忧伤。

雪妍:林,不要说那个字,我不许你有事。(抽出一片最红的桦叶)这是记载我们故事的那片叶子。为了我,你一定要平安。

周林:我向你保证。(小心的放好)雪妍。我该走了。(不舍的转身)

雪妍:(牵着周林的手)吻我吧,林,我们分离时就该这样,当我孤独的失去梦想,就让这吻永远藏在我的心上。

周林:(在小雪的额头深情的一吻,不舍的下场)

雪妍:林,我等你!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乐停)

雪妍在舞台上。

“周林”画外音: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号,晚。今天的战火异常猛烈,惨淡的月下,死去的人流着血。谁的寂寞,衣我华裳,谁的华裳,盖住我伤痕累累的肩膀,谁的明月,照我黑色的山岗,谁的孤独,挫疼山间呼啸的沧江。雪妍,我寂寞的女孩,是否手捧白桦,日日夜夜,纵情歌唱。那么悲戚,那么彷徨。

“周林”画外音:一九四三年,四月四号,阴天。黄昏那场苦战的硝烟还未褪去,不知是谁唱起黑色的挽歌,又是谁守望白色的村落,我的战友,我的烟火,还有我长满白桦的山坡,热闹的风,寂寞的人,灼灼的光华,清澈的灵魂。雪妍,你是我不肯愈合的伤口。)

旁白:抗战八年,是血写的八年。血染的沙场,死去的,活着的,等待的那人还在。

(战场日军的集中营)

日本军官:你们中-国,一个劣等的民族,是你们害得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园,这样的土地是不配踩在我们大和民族的脚下。

周林:不!是你们,是你们杀怒了中-国,是你们践踏了和平,是你们自己放弃了自己的家园。

日本军官:你是个勇士,可惜你不属于大和民族。

周林:你错了,我为我是中-国人骄傲。

(乐起)

日本军官:我想家了,想念樱花,想念富士山,想念在家的爱人。

周林:我也想家了,但想在我只能怀念。怀念东北,怀念松花江,怀念初恋的白桦林。

(两人沉默!)

周林:你动手吧!

(日本军官缓缓举起枪,对着吴杨‘砰’地一声)

《白桦林》乐: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失在白桦林。

冷宁:啊!(从梦中惊醒,口中叫着)不要啊!我不许你死!不许……为何我的眼角有一道明媚的忧伤。

画外音:冷宁,快起床啦!不然你会迟到的。

(冷宁应了一声便匆忙起床,下场)

第二幕(换场:把冷宁的床换成电脑桌。)

“冷宁”画外音:白桦林是一个梦吗?怎么我会哭出泪来,把它写进我的校内日志,让那个梦好美好美的梦不止在我心里唱着挽歌。

齐凯:(唱《菊花台》的调)我的双手,温柔的颤抖,太久没打电脑。心都发痒,对太漫长,挤成了两行,是谁在对尾冰冷的绝望,我轻靠近,刷网卡的窗,最后的台电脑被我刷上,梦在这里化成一缕香,随风飘散我的傻样。

旁白:齐凯在自己的校内网上看到了冷宁的《白桦林》,嘻嘻哈哈的齐凯感动不已。

齐凯:亲身经历的梦境,‘怀念东北,怀念松花江,怀念初恋的白桦林’似乎我也曾对谁说过,是对谁说过?记得我也有一个梦,一个梦好美好美的梦…………

(音乐起,王紫幽(与冷宁是一个人)从舞台右边开始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过一会腾冲气喘吁吁的跑进舞蹈室。)

腾冲:紫幽……紫幽……!

(音乐停,紫幽停下来看了看腾冲)

紫幽:(笑)腾冲,你干嘛呢?你以前从来不打断我跳舞的啊!

腾冲:那小品剧本个……那个……通知下来了!

紫幽:什么?……通知下来了?哎,看你的表情我也知道没希望了!

(紫幽坐在舞蹈室的地板上收拾在东西。一脸沮丧。)

腾冲:紫——幽——啊!我给你样好东西,要不要啊!

紫幽:我不要!好啦,你不要烦我啦,心里烦呢!

(腾冲从背后拿出一个红本子在紫幽眼前晃着)

腾冲:你看这是什么?

(紫幽看了一眼,惊叫这站起来。)

紫幽:腾冲,是我的通知吗?是我的通知,是我的通知!呵呵呵呵~~~~~我要去唐山啦!我要去唐山啦!呵呵呵呵~~~~~

(腾冲拿着通知跑起来,紫幽笑着在后面追着。下场)

齐凯:如果没有那封通知多好啊!

(乐起。紫幽在舞台中间,腾冲愣愣的在紫幽身旁。)

腾冲:紫幽,我去送你吧!

紫幽:你傻啊!我是部队一起走你怎么送嘛!你忘了我爸爸也在唐山的啊!

腾冲:那你记得要给我写信,还有……就是……那个……嗯……

紫幽:你说什么啊?

腾冲:那个……我帮你把行李送上车。

(腾冲,紫幽一起下场。《一路上有你》乐起。腾冲一个人那着信走回舞台)

“紫幽”画外音:一九七四年,四月十七日,晴天。当暮色伴着妖艳的晚霞安详的埋葬落日的时候,

黑夜进入了我的世界,皓白的月光是黑夜里的一丝光芒,心总在异地有一缕向往。在这样的夜里我一人舞动着爱的旋律。腾冲,这个春天,你是否还在高高的木棉树上,看跳着舞回家的女孩。你一定以为那就是我吧。傻瓜,我才不会再在路边跳舞了呢!到了唐山才发现,其实好想你……

“紫幽”画外音: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一日,阴天。秋天和春天是一对恋人,他们总是在一起唱啊,跳啊。鸟儿为他们奏乐,花儿为他们点缀,蝶儿为他们伴舞。可夏天和冬天只能默默的度过,他们嫉妒春天的万紫千红,嫉妒秋天的硕果累累,嫉妒春天和秋天的爱情。于是,夏天和冬天去求上帝给他们幸福,上帝答应了,从此夏天和冬天就隔在春天和秋天之间。春天和秋天再也不能见面。只有在地球的另一半,春天才能把属于自己的三月寄给秋天,表示他的思念。这便是三月秋的传说。腾冲,你说你要去地球的另一半寻找那三月秋的唯美。再过几个月等我从唐山就回来了,我就和你一起去寻找那美丽的三月秋。

腾冲:(幸福)紫幽……紫幽……紫幽……(下场)

旁白: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4秒,在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7.8级强烈地震,震中区烈度11度,地震波及天津市和北京市。死亡:24万2千7百69人,重伤:16万4千8百51人二十四万人。唐山大地震,是四百多年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

(《灰色空间》乐起,腾冲跌跌撞撞上舞台。)

腾冲:一朵花,开了又枯萎,为何你要如一朵残花,残缺我生命的绚烂。在天堂,你会不会想回家,想念南方小城梅雨的味道,想念我们深爱的木棉花。没有我,是否有天使伴你左右,是否有烛光送你回家!我知道,我没有哭泣的理由,可是,我想你,想念我拥有的,却再也找不回来的你。阳光没了笑容没了,你折断的翅膀拖不起你美丽的舞蹈,一个人静静的发呆,那好好的一份爱,就这样变坏。

(腾冲说完后音乐再放二十秒,腾冲下场。齐凯站起来走到舞台中间深思着,沉默被手机铃声打断。手机铃声要搞笑,齐凯惊觉,接起电话。)

齐凯:晕哦,老班差寝去啦!

(齐凯下场)

第三幕旁白:这个世上有一块叫做三生石的石头,每一段美丽的爱情都刻在三生石上面,一个人可以错过两世,但不可以错过第三世。因为,再错过下辈子就陌路了!

(冷宁抱着书从舞台一边上场,齐凯从另一边上场。两人擦肩而过,蓦然停下回头对望。《爱你在心口难开》乐起。两人对着跳舞。30秒左右A叫冷宁,乐停,白翊,曾迪上场。)

白翊:你快点嘛!你陪我上课还要我等你,真是没天理啊……

曾迪:来啦,来啦!是你要借书的嘛。

白翊:冷宁,你不是先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啊?……噢……齐凯你也在啊?今天没课吗?

曾迪:(拍齐凯的肩,一脸贼笑)你小子来图书馆干嘛呢?

冷宁:白翊吃益达吗?(冷宁翻出益达,有一瓶掉到地上,白翊接过冷宁手上的一瓶。)

白翊:(边吃边说)曾迪你不去啦,我和冷宁一起啦。走吧,走吧。

齐凯:(捡起地上的益达对着走掉的冷宁)啊……你的益达!

冷宁:(转头笑)那是你的益达!

(冷宁,白翊下场)

齐凯:(举着益达)为什么这么熟悉?那个女孩在哪见过?

曾迪:你被雷打啦!冷宁可是学校的才女哦,你熟悉很正常嘛!

齐凯:不是,不是。在哪里,在哪里呢?(唱)是她,是她,梦见的就是她。在梦里,在梦里见过她,她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哦,在梦里。(深情陶醉)

曾迪:你不是爱上她了吧?一见钟情?不是吧?

齐凯:你不懂啦,走喝奶茶去……我请客……

曾迪:那……好吧……

(齐凯,曾迪下场,冷宁,白翊上场)

冷宁:好熟悉,好熟悉,那个男生在哪见过?在哪儿?在哪儿?

白翊:谁啊?益达天使啊?

冷宁:啊……(唱)是他,是他,梦见的就是他。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他,他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哦,在梦里。(深情陶醉)

白翊:又一个被雷打的!喂,你没事吧?

冷宁:什么啊?走啦,回寝室啦!

(冷宁,白翊下场。乐起。)

旁白:有一些很好很好的事,在很久很久以前。太久了,我们便以为我们忘记了,直到有一天在一个转角遇到一个人,那很久以前很好的回忆又浮上心头。于是,便有了那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乐停)

(寝室里。画外音:校园化妆舞会!等着大方,幽默的你。)

白翊:冷宁,一起去舞会咯!……我好想去的哇!

冷宁:可是,你知道我很忙啊!

白翊:去咯……去哇……去嘛……!

冷宁:那……好吧!

白翊:哇!冷宁最好咯!

(白翊,冷宁下场。音乐起。几对在舞台中间跳舞,白翊和曾迪也在舞池中。)

“冷宁”画外音:白翊玩得真开心,没有我她也是快乐的。闪烁的星星,追随着圣洁耀目的月亮。我想我也可以到那夜光下去。

(跳舞的慢慢下场,冷宁坐在舞台闭上眼,手机里上放着《原来你也在这里》。齐凯走近冷宁,坐在冷宁身边。)

齐凯:噢,原来你在这里啊!

(冷宁睁开眼看到齐凯笑着。)

冷宁:噢,原来你也在这里啊!http://www.juben68.com

(音乐小声,剧组成员从两边上场,围着冷宁,齐凯。)

大家:噢,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谢幕

剧终

上一篇:根据童话故事改编的恶搞话剧剧本《灰姑凉》 下一篇:关于亲情的心理话剧!搞笑的话剧剧本《只是因为爱》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