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搞笑的相声剧本《阿凡达智斗开发商》 作者:王志攀 时间:2015-11-16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甲:最近有部非常火爆的电影,看了吗?

乙:什么电影?

甲:外国大片。

乙:什么?

甲:3D立体,超大屏幕。

乙: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啊?

甲:嗯,叫什么来着,阿,阿,《阿依达》?

乙:《阿依达》?那是去年非常火爆。

甲:去年?

乙:再说,《阿依达》是歌舞剧,也不是电影啊。

甲:哦,年会小品弄错了,是,阿,阿,《阿凡提》?

乙:你脑袋被他那驴踢了是怎么着?

甲:谁脑袋被驴踢了?

乙:一会《阿依达》,一会《阿凡提》,到底是什么啊?

甲:那是——阿凡提遇到了阿依达?

乙:不能?这俩儿可不是一个朝代的。

甲:哦,对,对,想起来了,《阿凡达》。

乙:《阿凡达》是很火。

甲:你也看了?

乙:没有。

甲:啊?你没看?

乙:没有啊。

甲:你,你,你落伍了你知道吗?

乙:没看怎么了?

甲:你,你,你OUT了你,跟不上时代了你!

乙:不至于。

甲:这么火的电影,你不看?

乙:我倒是想看。

甲:那你怎么不看?

乙:买不到票。

甲:那是,大片嘛。

乙:不好买票。

甲:买票的人,那叫一个多啊,跟世界末日似的。

乙:怎么叫多的跟世界末日似的?

甲:啊?你也没看《2012》?

乙:没有。

甲:你,你,你真OUT了你,真跟不上时代了!

乙:又来了?

甲:《2012》,世界末日,大家为了保命,玩了命的排队买能上救命方舟的票。

乙:那是得玩命,不玩就没命啦。

甲:买《阿凡达》的人更玩命。

乙:一票难求。


甲:你没看,那我看了,给你讲讲?

乙:好啊,可能好多朋友还没看呢。

甲:那我讲给大伙儿听听?

乙:那你讲讲。

甲:讲是讲,你们听完了,可得把省下来的电影票钱给我!

乙:还有偿服务啊?

甲:现在社会,哪还有免费的午餐啊!

乙:你哪这么废话?还讲不讲了?

甲:简单地讲啊。

乙:啊。

甲:3D大片《阿凡达》。

乙:终于言归正传了。

甲:是一部反映北京的钉子户抗击房地产开发商暴力拆迁的影片。

乙:啊?这跟钉子户和开发商有什么关系啊?

甲:怎么没关系?

乙:听说《阿凡达》不是一部科幻片吗?

甲:抬杠是吧?

乙:不是。

甲:你看还是我看了。

乙:你看了。

甲:还是,没看就没有发言权。

乙:那你说。

甲:科幻片?那是宣传,宣传懂吗?

乙:知道,打广告嘛。

甲:广告有几个是真的?

乙:倒也是。

甲:《阿凡达》,是一部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影片。

乙:那就是吧。

甲:说是有一个叫万达的房地产开发商。

乙:是有一个。

甲:有是吧?

乙:有,人家还有万达电影院呢。

甲:对对对,我就是在万达影院,看的《阿凡达》。

乙:巧了,好看吗?

甲:好贵!

乙:多少钱?

甲:250。

乙:是不便宜。

甲:大片嘛!

乙:嗯。

甲:看完电影,我明白了。

乙:明白什么?

甲:敢情开发商啊,不光卖楼时价格高,卖电影票时价格也高。

乙:是啊,人家就指望这个挣钱呢。

甲:万恶的开发商。

乙:咳,你就别发牢骚,赶紧讲电影吧。

甲:哦,这个万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啊。

乙:嗯。

甲:看上了一个叫潘家园的地方。

乙:啊?怎么又扯到潘家园了?

甲:那是哪?

乙:听说不是一个叫潘多拉的外星球吗?

甲:嘘——

乙:怎么了?

甲:掩人耳目。

乙:掩人耳目?

甲:其实就是潘家园。

乙:啊?

甲:电影讲的就是北京房屋拆迁的事儿啊。


乙:好嘛,外国导演拍中-国电影。

甲:这有什么奇怪的!

乙:没听说过。

甲:中-国导演不也拍外国电影嘛!

乙:谁?

甲:大导演李安拍的那个,叫什么,《没有袖子的衬衫》?

乙:什么啊?跑着来卖衣服来了?

甲:那叫什么来着?

乙:人家那叫《断臂山》。

甲:对对,断臂衫,断了臂的衬衫。

乙:断了臂的衬衫像话嘛?

甲:反正就是两个大老爷们儿,干那种事!

乙:干哪种事儿?

甲:就那什么,嗯,啊,啊,哈哈。

乙:别说了。

甲:不说了?我看大伙都爱听这个,是不是啊?

乙:爱听也不能在这说。

甲:那就言归正传。

乙:接着说《阿凡达》吧。


甲:可是呢,潘家园要拆迁的这一片都是老胡同,住的都是老居民。

乙:土生土长的老北京啊。

甲:为了让老居民尽快搬迁,开发商就开始忽悠人了。

乙:怎么忽悠?

甲:说只要搬迁,每家250万的拆迁补偿金。

乙:啊?250万?

甲:不少吧?

乙:是不少,可就是250听着别扭。

甲:开放商嘛,干什么都是250。

乙:嗨!

甲:可是年会小品剧本街坊邻居们都不干。

乙:那为什么啊?

甲:俗话说,鸟恋故林,老恋故土,人年龄一大,就舍不得挪窝了。

乙:是啊。

甲:中-国自古就是这样,安土重迁。

乙:是啊,耗子才没事老打洞呢。

甲:这一点我们没法跟印度人比。

乙:印度人怎么了?

甲:你看电影里,印度人,整一个大篷车,满世界颠簸,四海为家。

乙:是啊,人家民族好这口儿。

甲:到了中-国就不行了,尤其是北京。

乙:北京人住老胡同住惯了,有感情。

甲:所以,任凭开发商忽悠加利诱,不为所动。

乙:那怎么办呢?

甲:开发商有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先礼后兵。

乙:怎么讲?

甲:开发商先把老居民集合起来。

乙:干嘛?

甲:语重心长地说,(学冯巩)“街坊邻居们,我想死你们了!”

乙:开始套近乎。

甲:“要说我们拆迁,也是为了让街坊邻居们住上宽敞明亮的楼房里。”

乙:一番好意。

甲:“同时也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国家的GDP。”

乙:拔高自己。

甲:这时候,人群里,有个大娘,喊了一声,(唐山口音)“放你奶奶个屁”。

乙:啊?赵丽蓉老师也住在这呢?

甲:这是居委会主任赵大妈。

乙:哦。

甲:谈判失败。

乙:那怎么办?

甲:后来,开发商又绞尽豆汁儿。

乙:开发商卖不卖油条啊?

甲:卖油条干嘛?

乙:你不是说开发商,绞尽,豆汁儿吗?

甲:是啊。

乙:光有豆汁儿?没有油条?

甲:不是,有句成语,绞尽什么汁儿?

乙:那是绞尽脑汁儿。

甲:脑汁儿?豆汁儿?

乙:你弄混了。

甲:没有,开发商的脑汁儿跟豆汁儿差不多嘛!

乙:都够糊涂的!

甲:开发商绞尽脑汁,是吧?

乙:这对了。

甲:开发商绞尽脑汁,又找了几位所谓的专家。

乙:干什么?

甲:组团忽悠啊。

乙:结果呢?

甲:结果?

乙:嗯。

甲:结果是,外甥提灯笼——

乙:怎么讲?

甲:照旧(照舅)。

乙:还不不搬迁?

甲:不搬。

乙:那怎么办?

甲:开发商心狠手辣,权大势大,有的是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敬酒不吃吃罚酒!

乙:这要干什么?


甲:先礼后兵。

乙:礼已经失败了。

甲:那就只有兵了。

乙:要打还是怎么着?

甲:后来,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

乙:听着都瘆得慌。

甲:开发商花钱雇了一批地痞流氓、无业人员。

乙:这要干嘛啊?

甲:一个个手中拿着棍棒。

乙:这要打人啊?

甲:不打,砸!

乙:砸什么?

甲:从胡同口开始,挨家挨户的砸玻璃。

乙:一帮土匪啊!

甲:一边砸玻璃,一边还骂骂咧咧的。

乙:骂什么?

甲:“老东西,让你不搬走!”

乙:就这么嚣张!

甲: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乙:那是啊!

甲:但是,潘家园的老头老太太也不是好欺负的。

乙:那怎么办?

甲:不一大会的工夫,大爷大妈都出来了。

乙:都打到门口了,还能不出来。

甲:人人手里都拿着自制的武器。

乙:自制的武器?

甲:相当具有杀伤力。

乙:都什么啊?

甲:大爷们拎着什么镰刀子,酒瓶子,烟袋杆子,绷弓子。

乙:就这些啊?

甲:大妈们拿着什么菜刀子,剪刀子,裤腰带子,麻绳子。

乙:这能有啥用啊?

甲:每家还都养着飞禽猛兽呢,都带出来了。

乙:还有飞禽猛兽呢?

甲:猫啊,狗啊,鹰啊,猴啊……

乙:这些是飞禽猛兽吗?

甲:怎么不是?

乙:这不就是家禽宠物吗?

甲: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乙:也是。

甲:都是被逼的。

乙:就用这些对付流氓?

甲:不急,作战要讲究战术。

乙:什么战术?

甲:邻居们先派几个老头把胡同两头堵死。

乙:这要干嘛?

甲:然后,大伙儿呐喊着把这群流氓往胡同中间驱赶。

乙:想瓮中捉鳖啊!

甲:再加上老胡同里地形复杂,道路崎岖。

乙:怎么像地道战啊?

甲:老胡同嘛!

乙:好嘛,把流氓当日本鬼子打了。

甲:他们比日本鬼子还可气呢。

乙:那后来怎么样了?

甲:几个流氓被围了起来。

乙:跑不了了。

甲:一个老大爷一声呐喊,“同志们,抓住这群活土匪。”

乙:老大爷声音还挺洪亮。

甲:老大爷是老红军。

乙:宝刀未老啊。

甲:大爷一声令后,邻居们纷纷把手中的武器,狠狠地砸向这群土匪。

乙:是该砸。

甲:他们各家的飞禽猛兽也不甘落后。

乙:怎么样?

甲:纷纷玩了命的扑向这群土匪。

乙:嚯!

甲:猫抓,猴挠,狗咬,鹰啄。

乙:真够热闹的。

甲:最后,这帮流氓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乙:该打。

甲:谁跟我们老年人过不去,我们就不能饶了他。

乙:是啊。

甲:最后,这帮流氓啊。

乙:怎么样?

甲:抱头鼠窜,狼狈逃跑。

乙:那是,双拳难敌四手。

甲:那是。

乙:好汉架不住人多。

甲:哎,你怎么这么说话?

乙:什么?

甲:你管这群流氓叫什么?

乙:没有啊。

甲:你管他们叫好汉?http://www.juben68.com

上一篇:超搞笑的相声剧本《白字先生》新版! 下一篇:年会相声!搞笑的相声剧本《你好、我也好》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