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拯救大兵瑞恩》二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6-2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奇则很恼火。他向米勒摇着头 ,就像被激怒

的父亲 mdash;mdash;mdash;

萨尔奇 (压低声音 ,只有米勒能听见) :

傻瓜。(稍顿) 长官。

莱宾 :上尉 ,他跑得很快 !

米勒(瞥了萨尔奇一眼 ,向莱宾说) :听

到这一点我很高兴。

厄珀姆在街道对面 ,跟杰克逊一起蜷伏

在门洞里。厄珀姆受惊匪浅 ,与其说是因为

与子弹擦肩而过 ,不如说因为米勒刚才为他

做的事。

米勒冲过街道。德军子弹追着他 ,击碎

了他身后几英寸处的鹅卵石。他过来了。

回头向萨尔奇大喊 mdash;mdash;mdash;

米勒 :把他们带过来。

厄珀姆想对米勒表示感谢 mdash;mdash;mdash;

厄珀姆 :上尉 ,我 hellip;hellip;

米勒不理睬他 ,向萨尔奇、莱宾和魏德

做手势 mdash;mdash;mdash;

米勒 :一次过来一个。

米勒俯身冲出门洞 ,猫着腰跑过这个街

区。经过了一栋被炸毁的楼房。楼房在德

军火力之外。地上 ,十几个美国士兵的尸体

排成一排。尸体曾受重创 ,鲜血淋漓。雨衣

没能把尸体全盖住。一些身负重伤的美国

兵在死者旁边接受治疗。血淌到了人行道

上。米勒看到死者和伤者 ,没有任何反应。

米勒跑到一条小巷里。汉米尔上尉和

他的部下挤在那里 ,在火力之外。他正在派

遣一个班去继续他们的巷战。

汉米尔上尉 :基本战法 :冲过去 ,在拐角

处弯下腰 ,一个人负责内侧 ,一个负责外侧。

小心点儿。出发。

这个班出发了。汉米尔上尉看到了米

勒。两个上尉瞥了一下对方肩章上的杠数 ,

然后一见如故地谈起话来 mdash;mdash;mdash;

汉米尔上尉 :来时的路怎么样 ?

米勒 :直到几小时之前我们还有一辆吉

普车 ,一辆好车 ,上面有一面漂亮的小旗和

几颗星。

汉米尔上尉 :真可惜。

一个接一个地 ,米勒的部下也来到小

巷 ,加入了他们的行动。

米勒 :我们呼叫炮火打击那个炸毁了吉

普车的 88 毫米火炮。但是那个德军弹着观

察员才真正要命 ,不知那个王八蛋在哪里。

汉米尔上尉指着远处的城堡 ,城堡在宽

阔的田野对面 ,里面有一座私人教堂 ,有着

50 英尺高的尖塔。

汉米尔上尉 :你的宝贝在那里。从今天

早上开始我们就想逮住他了。他干掉了我

们两个人 ,他们是想靠近些 ,给他一枪。

米勒看着远处的尖塔 mdash;mdash;mdash;

米勒 :杰克逊。

杰克逊走上前。米勒指了指尖塔。杰

克逊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放下 M1 步

枪 ,取下那个捆在他背上的、长长的、有拉链

的皮盒子。他吐了一口烟草色的唾沫 ,然后

平静地有条不紊地把盒子的拉链拉开 ,拿出

一支极其不同寻常的长枪管步枪。

米勒和他的部下给他让出一些地方。

汉米尔和他的部下 ,跟厄珀姆一样 ,好奇地

观察着。

杰克逊拿出一个两英尺高的三脚架 ,手

腕一抖ldquo;, 啪rdquo;地打开 ,坐下来 ,仔细地把枪架

在上面。然后他从一个窄木盒里拿出一个

望远镜瞄准器 ,装在上面。他调整目镜 ,拉

枪栓。厄珀姆看得心醉神迷。

厄珀姆 :那是什么 ?

杰克逊打开枪膛 ,装上一颗超大号的子

弹。

杰克逊 :30 mdash;0 mdash;6 ,诺顿长枪管 ,双槽 ,

平行膛线 ,高架三片望远镜瞄准器 ,单击铁。

厄珀姆 :军队发给你的 ?

电 影 剧 本

7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杰克逊 :没错。

厄珀姆 :你一定是个神枪手。

杰克逊 :在我家乡不是。

杰克逊瞄准一棵大约在一千码之外的

树 ,开枪。估测了一下。校准目镜。重新装

弹。杰克逊再次射击。估测。结果很完美。

他抹了一把前额上的尘土和汗水 ,看着那片

景象 ,一动不动地等待着。

厄珀姆 :一定会有四千码。

杰克逊(没有把眼睛从目镜上移开) :我

看是四千二百码。

厄珀姆 :你考虑到风向了吗 ?

杰克逊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 ,但他回头

望了一眼 ,表情明显是说 :ldquo;你是什么 ,是他

妈的白痴吗 ?rdquo;

莱宾插到厄珀姆和杰克逊之间 mdash;mdash;mdash;

莱宾(带着装出的南方口音) :妈的 ,当

然 ,他考虑了风的影响 ,你没听说过肯塔基

风力修正量吗 ?

杰克逊眼睛凑在目镜上 ,手指放在扳机

上 mdash;mdash;mdash;

杰克逊 :莱宾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 ,我

是田纳西州的。

莱宾 :他们那儿也有松鼠 ,是吗 ?

杰克逊射击。等待。微微一笑。开始

拆步枪。这给汉米尔上尉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冲着话务员大叫 mdash;mdash;mdash;

汉米尔上尉 :接通指挥部 ,告诉他们到

圣梅勒的路已经打通了。

话务员开始摇动无线电台。汉米尔上

尉转向米勒 mdash;mdash;mdash;

汉米尔上尉 :师里的其他人在后面多远

的地方 ?

米勒 :很远 ,他们不朝这条路来 ,他们要

先去拿下卡昂。

汉米尔上尉 :妈的 ,我就怕这个。我们

这里有一大堆麻烦 ,而且情况在好转之前总

会先恶化。你带来了多少人 ?

米勒 :5 个 ,但我们不会停留 ,我们是去

拉麦勒。

汉米尔上尉 :妈的 ,你们几个是要去找

瑞恩列兵 ?

米勒 :是的。你知道 ?

汉米尔上尉 :指挥部发来命令 ,想知道

他是否在首批伤者或死者里。

汉米尔上尉的几个部下听到瑞恩列兵

的名字都竖起了耳朵。其中一个列兵脸庞

线条很柔和。

汉米尔上尉 :我们得告诉你 ,在你们走

后 ,他们截获了一封德国电报。德国佬派了

两个连赶往拉麦勒 ,想把那座桥夺回来 ,明

天晚些时候他们会到达那里。

米勒 :好极了。

汉米尔上尉 :如果瑞恩还活着 ,你们最

好在德国佬出现之前 ,把他弄出来。

米勒 :我们怎么从这里出去 ?

汉米尔上尉 :现在别走。得等到晚上。

我们被团团包围了。天黑以后你们试着从

东边溜出去。如果你们走路时能轻手轻脚

的 ,躲开大路 ,再有点儿运气 ,你们很有希望

在明晚之前赶到拉麦勒。

米勒考虑着他的话。汉米尔上尉摇了

摇头 mdash;mdash;mdash;

汉米尔上尉 :很难受 ,呃 ? 死了三个兄

弟。

米勒耸耸肩。

汉米尔上尉 :我们这里非常需要你 ,但

我理解你们的任务。

米勒 :是吗 ?

汉米尔上尉 :祝你好运。

米勒 :谢谢。

汉米尔上尉 :我是说真的。找到他。带

他回家。

米勒对于汉米尔上尉深切的诚挚语气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7有点吃惊。他丢开这种感觉 ,向自己的部下

示意。

米勒 :我们找个地方躲一躲。

米勒向汉米尔上尉点点头 ,然后向小巷

尽头走去 ,经过了厄珀姆身旁。

厄珀姆 :长官 ,对于发生的事我感到抱

歉 ,我 hellip;hellip;

米勒(打断他的话) :没什么。

厄珀姆 : 但是你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

我 hellip;hellip;

米勒 (打断他的话) : 我说了 ,没什么。

(向部下) 别挤在一起。

他出发了 ,在掩蔽物后面屈身前进。厄

珀姆目送他离开。

厄珀姆 :你们看到他刚才的所作所为了

吗 ,就在那里 ? 他走到空地上 ,好让我过街。

杰克逊 :妈的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魏德 :他们打不死他。

萨尔奇 :谁说他们打不死他 !

莱宾 :魏德说的对 ,是某种跟磁力有关

的科学 ,我解释不了 ,但我亲眼看到了。

魏德 :我们都看到了。他有 9 条命 ,或

者他是防弹的 ,或是他妈的其他什么原因。

这些人都是半开玩笑半含崇敬。萨尔

奇却两者皆无 mdash;mdash;mdash;

萨尔奇 :没人是防弹的。没人。(稍顿)

来吧 ,要屈身前进。

萨尔奇随着米勒出发了。

外景 ,圣梅勒教堂 ,薄暮

米勒和小分队露宿在一座中世纪教堂

的废墟里。米勒在瓦砾中找到了一个舒适

的位置 ,吃着应急口粮 ,看上去非常放松。

莱宾踱过来。

莱宾 :上尉 ,你可否从数学角度给我解

释一下这项任务 ?

米勒 :当然可以 ,你想知道什么 ?

莱宾 :呃 ,长官 ,以纯粹算术的角度讲 ,

从什么时候起 6 等于 1 了 ? 让 6 个人冒险

去救一个人意义何在 ?

米勒 :我们的任务不是解释为什么。

莱宾 :呃 ?

米勒 :没关系 ,别担心 ,我们会找到那小

子 ,飞快地逃回师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莱宾 :我更愿意死在卡昂而不是拉麦

勒。这是一个私人问题。

米勒 :莱宾 ,很可能你压根儿就不会死。

莱宾 :你说的倒容易 ,长官。(稍顿) 操

他詹姆斯middot;瑞恩。真想拧断那混球的脖子。

萨尔奇 :基督啊 ,莱宾 ,想想那个可怜的

混球的妈妈。

莱宾 :嗨 ,我也有妈妈 ,杰克逊 ,你有妈

妈吗 ?

杰克逊 :每个人都有。

莱宾 :魏德、萨尔奇、昆虫下士 ,我们所

有人都有妈妈。天哪 ,我敢打赌 ,甚至上尉

也有妈妈。

米勒微笑。莱宾看着他 ,思考了一会

儿 mdash;mdash;mdash;

莱宾 :喔 ,可能上尉没有。但我们其他

人都有妈妈。

米勒 :你还有命令。

杰克逊 :长官 ,在这个问题上我有意见。

米勒 :我很乐意听。

杰克逊 :在我看来 ,上尉 ,这项任务是对

于有价值的军事资源的严重分配不当。

米勒 :继续。

杰克逊 :哦 ,长官 ,我认为自己是个精心

制造的战争工具。我这么说的意思是 ,如果

你把我和这支狙击步枪放到离阿道夫middot;希特

勒一英里的任何视线良好的地方 ,战争就结

束了。

米勒(点头) :莱宾 ,你仔细听杰克逊的

话。这才是发牢骚的方式。杰克逊 ,继续。

杰克逊 :是 ,长官。在我看来 ,长官 ,美

电 影 剧 本

7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国军队的全部资源都应该致力于一件事 ,而

且只致力于一件事。就是把我和这支武器

放到恰好在德国柏林市中心的房顶上。我

现在不想质疑高层作出的决定 ,但是 ,在我

看来 ,去救一个列兵 ,不管他家庭的损失有

多么惨重 ,都是对我这神赐的才能的浪费。

米勒 :魏德 ?

魏德 :妈的 ,我不介意这次任务 ,长官 ,

只要在拉麦勒那里有什么东西让我去 hellip;hellip;

莱宾 (替魏德把话说完) : hellip;hellip;去爆破 ,

是的 ,是的 ,我们听过了。

米勒 :厄珀姆 ?

厄珀姆 :不叫 ①。

米勒 :萨尔奇 ?

萨尔奇 :我来是为了防止一群笨蛋 ,包

括某一个经常采取自杀行为来挑衅命运的

人被干掉。

莱宾看着米勒 mdash;mdash;mdash;

莱宾 :那你呢 ,上尉 ?

米勒 :莱宾 ,你是怎么回事 ? 我不会向

你发牢骚。我是上尉。各级指挥部组成一

道链条。牢骚是单行线 ,向上 ,只向上 ,不向

下。你向我发牢骚 ,我向我的上级发牢骚。

向上 ,明白吗 ? 我不会向你发牢骚 ,我不会

在你面前发牢骚。你入伍多久了 ?

莱宾 :对不起 ,长官 ,我道歉。(稍顿) 但

如果你不是上尉 ,或者我是一名少校 ,你会

说什么 ?

米勒考虑着他的答案 mdash;mdash;mdash;

米勒 :在那种情况下 ,我会说这是一项

崇高的任务 ,行动目的具有重大意义 ,值得

我付出最大的努力。

莱宾转着眼珠。米勒的语气很诚恳 ,不

像是讽刺。

米勒(继续) :而且 ,正如我刚才指出的 ,

我喜欢奶酪 ,我希望当我们到达那里时 ,我

有机会抽样检查一下拉麦勒的产品 ,看看是

否符合它卓著的声誉。而且 ,我为列兵詹姆

斯middot;瑞恩的母亲感到衷心的难过 ,我极其愿

意牺牲我的生命 ,以及我的部下的生命 ,特

别是你莱宾的生命 ,以减轻她的痛苦。

他的部下都欣赏他的表演。

莱宾 :长官 ,如果你不是上尉 ,我愿意称

赞你是一个说谎高手。

米勒 : 但是我是上尉。如果我不是上

尉 ,我会因为你的奉承而感谢你。告诉你 ,

我之所以有这说谎的才能 ,是因为我是第一

流的牌手。这是从我妈妈那儿学来的。她 ,

按照通行的赞美 ,是最好的牌手 ,在 hellip;hellip;

所有人都期待地把身体往前倾 ,相信他

们就 要 发 现 米 勒 的 家 乡 了。米 勒 微 笑

着 mdash;mdash;mdash;

米勒 (继续) : hellip;hellip;我的家乡 ,我还是不

会提及它的名字。

这些人泄气地挺直身体 ,大失所望。

米勒 :对于这一主题还有要说的吗 ?

莱宾 :是的 ,长官 ,最后 ,我要说 ,操我们

的命令 ,操拉麦勒 ,操法国的奶酪之都 ,等我

们到了那里之后 ,操列兵詹姆斯middot;瑞恩。

米勒 :我会记下你的建议 ,不过我会把

最后那条留给你 ,尤其是在他已经死了的情

况下。

这些人皱着眉笑了。米勒看了看表 ,神

情严肃起来 mdash;mdash;mdash;

米勒 :我们两小时后出发 ,争取睡一会

儿。

这些人知道什么时候该ldquo;收手rdquo;。不需

米勒再说一个字 ,他们都躺到了瓦砾里 ,闭

上眼睛 ,试图按照米勒的命令去做。厄珀姆

东张西望 ,打量着这些奇怪的人。米勒严厉

地瞪了他一眼 ,仅仅一眼 ,就足以让他也乖

乖地听话了。

① 此处厄珀姆用的是桥牌术语。mdash;mdash;mdash;译者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9米勒看看他的部下 ,然后拿出地图和手

电筒。他打开手电 ,借着微弱的光亮 ,在他

的部下休息的时候研究地图。

外景 ,圣梅勒教堂 ,夜(迟些时候)

黑暗。远处有隆隆的炮声。莱宾、杰克

逊、魏德和厄珀姆仍在沉睡。米勒还在借助

手电筒的光研究地图。萨尔奇躺在他旁边 ,

醒着 ,看着他。萨尔奇注意到米勒的地图盒

里有些没拆开的信 ,悄声对他说 mdash;mdash;mdash;

萨尔奇 :你总会拆开这些信的吧 ?

米勒(眼睛盯着地图) :可能。

萨尔奇 :不读家里的来信 ,这不正常。

米勒 :从什么时候起事情变得正常了 ?

萨尔奇 : 你明白我的意思。害怕坏消

息 ?

米勒 :不是。

萨尔奇 :那么是害怕好消息 ?

米勒看着萨尔奇。他们对视了片刻 ,然

后米勒又埋头研究地图。萨尔奇看着其他

人 mdash;mdash;mdash;

萨尔奇 :你觉得他们没问题吧 ?

米勒 : 他们很好。只要他们能够发牢

骚 ,就没问题。

萨尔奇 :那你呢 ?

米勒思考着这个问题 ,没有回答。

米勒 :除非有个营开过来 ,否则汉米尔

他们守不住。

萨尔奇 :是的。

米勒 :指挥部不会让他们撤退 ,德国人

也肯定不能使他们屈服。

萨尔奇 :僵局。

米勒 :如果我们留下来 ,情况可能会有

所不同。

萨尔奇 :你在开玩笑。

米勒 :这事谁说得准呢 ?

他们沉默着坐了片刻。

萨尔奇 :我希望瑞恩这孩子值得我们这

么做。

米勒 :现在是你在开玩笑了。(稍顿) 该

死的任务。

萨尔奇 :没错 ,该死的任务。

米勒看看表 ,站起来 , 向他的部下叫

道 mdash;mdash;mdash;

米勒 :起床洗漱 ,小伙子们 ,让我们出

发。

部下嘟哝着起身 ,背上自己的装备。

外景 ,圣梅勒的街道 ,夜

轻武器的声音在整个村子里回响。远

处炮声隆隆。米勒领着他的部下从教堂的

废墟里走出 ,走向镇边。他们只是一个小分

队 ,但这 6 个全副武装的人令人望而生畏。

外景 ,圣梅勒 ,镇边 ,夜

米勒的部下做好了行动的准备。汉米

尔上尉和他的几个人在那儿给他们送行。

突然 mdash;mdash;mdash;

一道闪电出现在地平线上。接着是一

道又一道的闪电。天空像着了火一样。空

气在颤抖。远处隆隆的雷声像潮水一样在

原野滚过。接着 ,对面的地平线也亮了起

来 ,是大规模的炮战。壮观的炮火显得很奇

异 ,令人难以置信 ,仿佛属于另一个世界。

每个人都仿佛被施了定身术 ,一动都不

能动了。闪电的光照在他们脸上。

米勒低头 ,看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萨尔奇注意到了 ,但他什么也没说。

米勒盯着手 ,强迫它停止颤抖。

他们的目光都移回闪亮的天空。

萨尔奇 (敬畏地) :使你觉得自己很渺

小 ,是不是 ?

厄珀姆的表情中更多的是恐惧而不是

敬畏 mdash;mdash;mdash;

厄珀姆 :我受不了了。

米勒(痛苦地) :你以为我们其他人就受

得了吗 ?

电 影 剧 本

8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厄珀姆瑟缩了一下。米勒立刻为自己

的话而懊悔起来。他转向厄珀姆 ,看出他确

实是 吓 坏 了。米 勒 控 制 住 自 己 , 柔 声 讲

话 mdash;mdash;mdash;

米勒 :别担心 ,厄珀姆 ,上帝会保护你。

无论如何 ,这该死的景象会闹得他整夜都睡

不着的。

厄珀姆努力挤出一个微笑。米勒又看

了片刻 ,然后假装把这一景象抛到了脑后。

米勒 :我们出发 ,他们给我们开薪水可

不是让我们看这个的。

汉米尔上尉是第二个醒过神来的。他

指出了去路 mdash;mdash;mdash;

汉米尔上尉 :沿着墙走大约 30 码 ,有一

个大门 ,在另一边有一个排水沟 ,弯着腰前

进 ,穿过下一片田野 ,然后你就到树林了。

就在米勒和他的部下背起装备、准备出

发的时候 ,汉米尔上尉的一个士兵 ,那个有

一张温柔的脸庞、非常关心所谈论的瑞恩列

兵的情况的列兵 ,走上前来 ,拿着几条轻机

枪用的子弹带。他把子弹带递给莱宾。

列兵 :给你。

莱宾看着子弹带 ,打算说两句尖刻的俏

皮话 ,但是他看到了那个列兵脆弱的神情 ,

于是管住了自己的嘴。

列兵 :我哥哥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战死

了 hellip;hellip;这些东西可能派得上用场。

莱宾接过了子弹带 mdash;mdash;mdash;

莱宾(柔声地) :正是我需要的。

米勒走上前 ,从莱宾手中拿过子弹带 ,

还给了那个列兵。

米勒 :谢谢 ,但你可能比我们或瑞恩更

需要这个。

汉米尔上尉向那个列兵点点头。

米勒 :我们出发。

米勒和部下沿着墙走入了黑暗中 ,不时

被远处的闪电照亮。汉米尔上尉及其被围

困的部下 ,带着忧虑和一点奇怪的希望目送

他们离去。

外景 ,法国乡村 ,夜

远处炮声的最后几响也消失了。夜很

黑。这 6 个美国人沿着法国乡间的大车路

小心翼翼地前进。萨尔奇走在米勒旁边 ,轻

声跟米勒谈话。其他人听不到。

萨尔奇 :你的手抖了多久了 ?

米勒 :几星期。在普茨茅斯上船时开始

的。

萨尔奇 :有没有恶化 ?

米勒 :没有。忽来忽去。我盯着它 ,它

就停止。

萨尔奇 :你也许该找一个新行当了 ,这

一行好像不适合你了。

米勒 :没事的。

萨尔奇看看米勒 ,看得很仔细 ,估计着

他的状况。他们继续前进。

外景 ,法国大车路 ,夜(迟些时候)

又走了一段路。他们都累了 ,但依然保

持着警惕。杰克逊走在最前面。米勒在他

后面。其他人彼此隔着一段距离。萨尔奇

断后。

有一个声音。杰克逊停了下来。没人

说话 ,他们仅靠手势来交流。

杰克逊向米勒打手势 :10 个、20 个、30

个人过来了。

米勒示意其他人离开道路。他们小心

地慢慢移进灌木丛。片刻后 ,两个警觉的德

国步兵出现了。

莱宾抓住轻机枪 ,眼望米勒 ,等他下令

开火。米勒摇头 ,示意ldquo;放他们过去rdquo;。

片刻后 ,一整排德国士兵转过了弯。50

个人。重武装。莱宾舒了口气 ,放低了枪

口。

这排德军过去了。他们的靴子离藏身

于灌木丛的美国人的脸只有两英尺。厄珀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1姆吓得瞪大了双眼。其他人表情冷峻。

德军走过去了。米勒示意他的部下不

要动。

厄珀姆没有看到这个手势。他站起来 ,

松了一口气。有一个班的德国兵走了过来。

他们跟在队伍的 30 米之后 ,为整个排殿后。

厄珀姆僵住了。灌木的阴影仅能勉强

遮住他。他几乎暴露了。局势一触即发。

恼火的米勒做好了射击的准备。殿后

的德国兵接近了。

然而 ,德国兵走过去了。奇迹般的 ,没

有看到阴影中的厄珀姆。他们向前走 ,消失

了。厄珀姆双膝发软 ,惊讶于自己还活着。

米勒狠狠地瞪了厄珀姆一眼 ,然后示意

其他人跟着他走进树林。厄珀姆急匆匆地

走在米勒后面 ,紧跟着他。

外景 ,田野 ,夜

这一小队美国士兵沿着一片田野的边

缘走着 ,跟大车路平行。他们小心翼翼地前

进。米勒注意到杰克逊和魏德靠得太近了。

他打了个响指 ,简洁地示意他们把间隔拉大

一些。他们服从命令。

外景 ,十字路口 ,夜

黑暗 ,远处传来微弱的炮声。萨尔奇用

手电筒的红光照着一排道路指示牌 ,米勒查

看了一下地图。其中一个指示牌写着 :ldquo;距

拉麦勒 16 公里rdquo;。

米勒收起地图。看了看地平线。已经

可以看到第一缕曙光了。

米勒 :很快就会天亮了。我们得加快速

度。

外景 ,法国乡村原野 ,黎明

第一缕阳光。远处的炮声已经被鸟儿

的啁啾声所代替。美国兵稍事休息。

米勒站在离其他人稍远的地方 ,欣赏着

风景。风景如画。露珠在长长的草叶上闪

烁。战争显得很遥远。

厄珀姆走到他身旁。有片刻时间 ,他们

一起望着风景 ,没有说话。

米勒 :看着像是雷诺阿的画作。

厄珀姆 :是的。你知道西贝柳斯的第四

交响曲《诺曼底》吗 ?

米勒 :我刚才在哼它的曲调。

厄珀姆 :我听到了。

米勒 :似乎很合时宜。

厄珀姆 :你懂古典音乐 ?

米勒 :知道一些。

厄珀姆 :你是从哪儿来的 ,上尉 ?

米勒微笑 mdash;mdash;mdash;

米勒 :赌注现在涨到多少了 ?

厄珀姆也微笑。他被识破了。

厄珀姆 :超过 300 了。

米勒 :听我说 ,如果赌注涨到 500 时我

还活着 ,我就告诉你 ,然后我们平分这笔钱。

厄珀姆 :如果你想分钱 ,为什么不等赌

注涨到一千美元时再说呢 ?

米勒 :我不指望活那么久。

厄珀姆仔细地观察米勒 ,看出他是说真

的。

厄珀姆 :那就 500 美元吧。

米勒最后看了一眼风景 ,放纵了自己片

刻 ,允许忧伤的情绪在心中泛起。然后恢复

了指挥者的身份 ,朝厄珀姆叫道 mdash;mdash;mdash;

米勒 :出发。列兵。

米勒阔步出发了。厄珀姆看着他 ,试图

弄明白这个人 ,然后跟着走了。

外景 ,树篱路 ,黎明

6 个美国兵沿着一条没受到战争破坏的

树篱路走着。树枝在小路上空温柔地交叉

舒展 ,小路两旁是浓密的盘根错节的树篱 ,

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

米勒看到前面有烟。向他的部下示意。

他们继续前进。

外景 ,法国农庄 ,白天

电 影 剧 本

8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熊熊燃烧的房子和谷仓。一个年老的

法国农夫跪在地上 ,啜泣 ,在这个惨遭屠戮

的家庭中 ,有两个成年女人、一个成年男子

和一个男孩 ,不会超过十个人。他的牲畜 ,

几头牛、一匹役马和几头猪也死了 ,被枪打

烂了。一个死去的美国伞兵蜷曲着躺在地

上 ,身边散落着空弹壳。

米勒和部下小心地走过来。米勒向厄

珀姆示意 ,厄珀姆蹲到法国农夫身旁 ,柔声

用法语对他讲话。农夫轻声回答 ,仿佛精神

恍惚。

厄珀姆站起来翻译农夫的话 mdash;mdash;mdash;

厄珀姆 :五天前的夜晚 ,他发现这个伞

兵卡在树上 ,一条腿断了。断腿感染了。昨

晚他去绍莱找医生。医生不肯来。等他回

来时 ,发现家已经成了这样。德国佬肯定是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来过了。

米勒 :他有没有瞧见他们 ?

厄珀姆柔声询问。农夫回答。

厄珀姆 :没有 ,不过他听到了枪声 ,就在

东面 ,不到一公里。

米勒 :谢谢他 ,告诉他我们为他的损失

而难过。

米勒走了 ,没有回头。其他人犹豫了一

下。萨尔奇向他们摆了一下头 ,让他们也

走。他们照做了。

厄珀姆蹲下 ,轻声对农夫说话 ,把手搭

在那个人肩上 ,然后站起身 ,跟着其他人走

了。

外景 ,树篱田野 ,白天

一片长满了高高的茅草、边上有树篱的

美丽田野。最后几颗露珠正在蒸发 ,晨雾即

将散去。6 个美国兵小心翼翼地穿过树林 ,

走到田野边。

米勒注意到了什么。他悄无声息地示

意停下来 ,伏下身 ,扫视着田野以及远端的

树篱。萨尔奇和杰克逊小心地移到他身旁。

杰克逊指了指附近的几丛树木 ,树木刚被摧

折 ,上面还有子弹击出的凹坑。

魏德在交错的树根和灌木丛里轻声呼

唤 mdash;mdash;mdash;

魏德 :上尉。

他们伏低身体 ,移动到魏德身边。魏德

发现了 :

两个死去的美国伞兵。

血迹和被踏平的青草形成的痕迹从田

野延伸出去。

米勒、萨尔奇和杰克逊匍匐前进到田野

旁边 ,目光在远方的树篱中搜寻。其他人匍

匐在他们身后。

米勒 :在哪里 ?

杰克逊 :在那两棵树旁的隐蔽处。

米勒 :我也这么想。

厄珀姆 :是什么 ?

米勒 :机枪。

米勒从田野边小心地慢慢移到灌木丛

的掩护之下。他站起来 ,取下背包。

莱宾 :长官 ,我有个主意 ,咱们绕过去。

米勒 :我们不能把机枪留在这儿。

杰克逊 :我们已经把 88 毫米火炮留下

了。

米勒 :他们不会派飞机来轰炸机枪的。

(稍顿) 两个人从侧翼跑过去 ,其他人火力掩

护。我去右边。不管是谁跑左边 ,都得快。

厄珀姆抖擞精神 ,走上前来 mdash;mdash;mdash;

厄珀姆 :长官 ,我在高中跑过 220 米。

莱宾 :他跑得很快 ,上尉 ,我见过他跑。

米勒估量着他的能力。魏德轻蔑地冷

笑一声 mdash;mdash;mdash;

魏德 :有多快 ?

厄珀姆 :2415 秒。

魏德 :嘁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跑 22

秒整。

米勒 :魏德去左边。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3魏德跟米勒一起取下额外的装备。厄

珀姆很震惊 mdash;mdash;mdash;

厄珀姆 :22 秒整 ?

魏德从厄珀姆的胸带上取下一颗手雷。

魏德 :如果不是有个混蛋在决赛里给我

下绊子的话 ,我能赢全国比赛。

米勒给其他人指出射击位置 mdash;mdash;mdash;

米勒 :萨尔奇、厄珀姆 ,这儿。杰克逊、

莱宾 ,一边一个 ,隔开 10 码。

其他人向射击位置走去 ,米勒和萨尔奇

以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交谈。

萨尔奇 :上尉 ,根据第一规则 ,你应该派

面前这个人去 ,而不是亲自上阵。

米勒看着两个死去的伞兵 mdash;mdash;mdash;

米勒 : 哦 ? 什么样的第一规则有这说

法 ?

萨尔奇 :我去右边好不好 ,长官 ?

米勒 :你就位好不好 ?

萨尔奇(犹豫着) :那么 hellip;hellip;

米勒(打断他) :你闭上嘴 ,就位好不好 ?

萨尔奇(点头) :是 ,长官。

萨尔奇选定了一个位置。米勒走过去

站在魏德身旁 ,离厄珀姆不远。等着其他人

进入射击位置。

厄珀姆 :祝你好运。上尉。

米勒 :不需要 ,我是猫 ,有 5 条命。

厄珀姆 :人们说猫有 9 条命。

米勒 :他们知道什么 ! (稍顿) 我本来有

9 条命 ,但我在 7 岁时掉进了冰窟 ,是我哥哥

把我拉出来的。在西西里 ,有一颗手雷落进

我所在的隐蔽所 ,却是枚哑弹 ,于是我又用

了一条命。在海滩上用去一条 ,悬崖上用去

一条 ,来这里的路上用去两条。

厄珀姆 :那就只剩三条了。

米勒 :够用了。

米勒看到其他人已经就位 ,朝魏德点点

头 mdash;mdash;mdash;

米勒 :准备好了吗 ?

魏德 :是的 ,长官。

米勒和魏德深呼吸。

米勒 :出发。

米勒和魏德全力奔跑。他们在田野上

向相反的方向跑。有片刻时间什么都没有

发生。然后 ,一挺德国重机枪开火了。致命

的声音响彻田野。打破了寂静。

一小队德国兵在深挖的掩体里操纵着

施瓦茨洛兹重机枪发射子弹 ,这件武器威力

惊人。掩体里有四个德国兵 ,外面还有四个

步枪手。

米勒招来了第一轮火力。他扑倒在地

上。子弹在他头顶呼啸而过。

机枪口掉转 ,朝向魏德。

米勒跳起 ,全力奔跑。

魏德扑倒在地上。子弹擦过他钢盔的

后面。

萨尔奇、莱宾、杰克逊和厄珀姆瞄准机

枪。全力射击。他们的子弹重重地打在树

篱上。徒劳无功。

机枪的枪口又摇回来 ,对准米勒。

魏德跳起 ,全速奔跑。

米勒扑倒在地上。子弹击中了米勒身

边的土地。

萨尔奇用汤姆森冲锋枪打出一梭子子

弹。没有作用。他很恼火。呼地打开弹夹 ,

装进另一梭子弹。开火。

机枪枪口从米勒身上移开。

他跃起来飞奔。真是神速。他几乎到

达远处的树篱了。

魏德又跑了十码。太慢了。一排致命

的子弹向他飞去 ,打在了地上。

米勒跑到了田野的另一边 ,顺着树根爬

过去 ,冲进了灌木丛中。

魏德刚刚跃起。还没来得及扑在地上。

一排子弹飞来。他绝望地向前冲。

电 影 剧 本

8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魏德被击中了。沉重的子弹打进了他

的小腹。他一阵眩晕 ,摔在地上。

萨尔奇、厄珀姆和其他人大惊失色。向

掩体射击。

米勒在树篱里挣扎前进。跌跌撞撞地

冲上小路。滚翻 ,站起来 ,奔跑。把冲锋枪

拉到适于开火的位置。冲向敌方掩体。

萨尔奇和其他人拚命向掩体射击。

米勒沿着小路飞奔。看到一个德国步

枪手。打了一梭子 ,把他干掉了。他从尸体

上迈过去 ,一步也没有停。

萨尔奇走到空地上 ,故意把德军火力从

米勒那里吸引到自己身上。

德军瞄准了萨尔奇。子弹击中了他周

围的地面。然而并没有击中他。

米勒在树林中飞奔。用冲锋枪开火。

又打倒了两个德国步枪兵。他抓起一颗手

雷。拉环。掩体里的德国兵看到米勒冲过

来了。他们从萨尔奇身上掉转枪口。但是

太晚了。

米勒扔出了手雷 ,回身扑倒在地。手雷

爆炸了。

掩体里的四个德国兵被炸死。

萨尔奇朝其他人大叫 mdash;mdash;mdash;

萨尔奇 :继续开火 !

米勒一个翻滚站起来。又打出一梭子

子弹。打死了最后一个德国步枪手。他丝

毫没有停顿。跑向田野。

萨尔奇和其他人看到米勒跑向魏德。

他们立刻冲上田野。

魏德躺在草丛里。捂着腹部。他不相

信伤口竟会如此之痛。

美国兵全都跑向魏德。米勒没有减速 ,

用手指着 ,大叫 mdash;mdash;mdash;

米勒 :莱宾 ,厄珀姆 ,周边 ! 掩护 !

莱宾和厄珀姆立刻停步。转身朝向田

野的四周。

萨尔奇一边跑一边在医药箱里翻寻 ,把

不需要的东西在身后洒了一路。

魏德瞪大了双眼。他甚至没有因为痛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5苦而扭动。因为太疼了。

米勒和萨尔奇冲到魏德身旁 ,跪到地

上。他们都撕开了磺胺药包。萨尔奇发狂

般地摸索着撕开一包。药粉洒了出来。

莱宾和厄珀姆一再地回头看魏德。

萨尔奇把魏德的手从伤口上移开。倒

上磺胺药粉。

米勒也打算倒出他的磺胺药粉。他看

到伤口 ,停了下来 ,明白伤口是致命的。

米勒 :他妈的 !

他把磺胺药丢到一旁 ,迅速拿出一包吗

啡。

萨尔奇摸索着找到了第二包磺胺药。

萨尔奇 :磺胺 ,再来些磺胺 hellip;hellip;

魏德因为疼痛而身体僵硬。他看着米

勒。看到米勒在准备吗啡针剂。他们都明

白这意味着什么。

魏德 : 是的 hellip;hellip;吗啡 hellip;hellip;双份儿 hellip;hellip;

呃 hellip;hellip;上尉 hellip;hellip;?

米勒把针头刺入魏德的脖子。是主静

脉。直接把吗啡推入了魏德的大脑。米勒

不耐烦地向萨尔奇打手势 mdash;mdash;mdash;

米勒 : 再 拿 些 吗 啡 来 , 快 点 儿 , 快 ,

快 hellip;hellip;

萨尔奇犹豫了一下 ,放下了磺胺。在他

的急救包里摸索 ,找到了吗啡。

米勒从萨尔奇手里夺过吗啡。迅速高

效地准备好第二针。他以前也这样干过。

担任警戒的莱宾向后瞥了一眼 ,恨恨地

骂 mdash;mdash;mdash;

莱宾 : 他 妈 的 hellip;hellip;他 妈 的 hellip;hellip;他 妈

的 hellip;hellip;

厄珀姆吓得要命。他想把目光盯在田

野周围 ,却做不到。

杰克逊看着这一切。

米勒给魏德打了第二针。

魏德感觉到了第一针的效果。他看到

厄珀姆 ,努力挤出了一丝微笑。

魏德与米勒对视。目光里既没有谴责 ,

也没有宽恕 ,而是因为吗啡而恍惚。然后 ,

魏德死了。

所有人都僵在原处。厄珀姆开始啜泣。

莱宾(愤怒地嘟囔着) :他妈的 hellip;hellip;他妈

的 hellip;hellip;他妈的 hellip;hellip;

米勒沉默着 ,一动不动。然后他温柔地

合上了魏德的眼睛。在摘下魏德的身份识

别牌时 ,他的手在轻微地颤抖。他笨手笨脚

地弄掉了牌子。萨尔奇注意到了。

米勒盯着自己的手 ,在部下发现之前稳

住了它。他捡起身份识别牌 ,装进了口袋。

然后米勒小心地重新装好没有动用的

吗啡和磺胺 ,站起身 ,拾起冲锋枪。

厄珀姆(摇摇头) :不是 22 秒整。

米勒在冲锋枪里重新上了一梭子弹。

米勒 :他说谎了。我们走吧。

米勒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开。其他人犹

豫了一下 ,然后慢慢地跟上了他。

外景 ,法国乡村小路 ,白天

一条狭窄的人行小径 ,两旁的树枝在头

上交叉搭拢 ,几乎像一条隧道。5 个美国兵

拉开距离前进。

莱宾 :操詹姆斯middot;瑞恩列兵 ,操他 ,操这

个狗杂种。

杰克逊 :住嘴 ,行不行 ?

莱宾 :你住嘴。这是我听说过的最混账

的任务。该死的瑞恩。操这个小混蛋。

杰克逊 :住嘴 ,不是瑞恩杀了魏德。

莱宾 :谁说不是他 !

米勒向他们简洁地做了一个手势 mdash;mdash;mdash;

米勒 :别再说了。

他们闭上了嘴。米勒与萨尔奇并肩行

进。他们轻声说话。其他人听不见。

米勒 :我们得找个地方躲一会儿。

萨尔奇仔细地打量米勒 mdash;mdash;mdash;

电 影 剧 本

8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萨尔奇 :你还好吧 ?

米勒 :我们去找个地方。

外景 ,狭窄的沟壑 ,白天

米勒领着部下走进一条树丛茂密的沟

壑。这是一个理想的藏身之地。

米勒 :休息一小时。杰克逊、莱宾 ,在周

围放哨。睁大眼睛。我要去侦察。

米勒的语气很权威 ,发布的命令也正

确。但是某种东西没有了。很微妙。只有

萨尔奇注意到了。他看着米勒独自钻入灌

木丛中。

外景 ,林中的小块空地 ,白天

米勒走到一小块林中空地 ,放慢脚步 ,

然后停下了。生命从他身上流失了。他站

在那儿 ,眼睛盯着地面 ,微侧着头 ,仿佛在倾

听遥远的细微的声音。他的表情显示出他

内心在激烈地交战 ,而他竭力挣扎着 ,以免

一败涂地。在他身后 ,萨尔奇走到了空地边

上 ,观察着米勒。米勒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

转身看着他 ,仿佛他是在一千英里外。萨尔

奇坐到一根原木上等着。

米勒 :安齐奥那个脸被烧焦了的小伙子

叫什么 ?

萨尔奇 :韦基奥。

米勒 :是的 ,韦基奥 ,我记不住他的名字

了。他是个好孩子 ,还记得吗 ? 他经常倒立

着走路 ,唱那首荡秋千的歌。

萨尔奇 :是的。

米勒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成为这么好的

军官吗 ? 因为我妈妈。我跟你讲过她吗 ?

萨尔奇 :只言片语。

米勒 :她是你见过的最好的牌手。我父

亲以前经常参加周六晚间的牌戏 ,每每连衬

衫都输掉。最后 ,我妈妈给他下了最后通

牒 ,要么让她在牌桌上占一个固定座位 ,要

么她每周六都把他锁在家里。他提抗议 ,他

的伙伴也提抗议。但是后来他们屈服了。

从她坐到牌桌边的第一夜起 ,她就没输过。

她能够看出那些自以为是的混蛋的心思 ,就

好像他们的牌都亮在外面似的。她会唬人

吗 ? 是的 ,她是个牛皮大王。她的眼睛 ,她

的声调 ,她的打赌 ,她的玩笑 ,她啜饮咖啡的

样子 ,她是个大师。在玩牌的历史中 ,没人

比她赢的钱更多。每周六晚上 ,我父亲都会

输两三百美元 ,而她全能赢回来 ,还有富余。

从 5 岁起 ,我就站在桌子旁边 ,紧挨着她的

肩膀 ,观察着每一只手 ,每一个动作 ,向她学

习。(稍顿) 这就是为什么我能成为一个这

么好的军官。我看着一个人的脸 ,能够准确

地说出他在想什么 ,如果是一只手 ,我知道

用什么牌去对付他。

萨尔奇 :你自己的手呢 ?

米勒 :没事。不就是掷了几个两点吗 ?

或者更少。那又怎么样 ? 我能唬人。过去

如果我的人死了 ,我心如刀绞。但我该怎么

办 ? 在那些站在那里等着我告诉他们怎么

做的人面前崩溃 ? 当然不能 ,所以我唬人 ,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 ,我就被自己唬住了。这

很了不起 ,事情也变得容易多了。

萨尔奇 :你的手就因为这个而颤抖 ?

米勒 :原因可能更糟。你知道他们在候

补军官学校教给你的第一课是什么吗 ? 对

你的部下说谎。

萨尔奇 :哦 ,是吗 ?

米勒 :他们简明扼要地告诉你 ,即使你

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火力 ,如果你的兵没有

士气 ,火力也一钱不值。所以如果你害怕

了 ,或者失去信心了 ,或者马上就要疯了 ,你

会告诉手下吗 ? 当然不 ,你唬人 ,你说谎。

萨尔奇 :那你是怎么哄骗你自己的 ?

米勒 :很简单。用数字。每次你的一个

部下被杀 ,你就告诉自己 ,你救了两条、三

条、十条、一百条其他的生命。什么 ? 我们

在悬崖上居然丢失了三十一条生命 ? 我敢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7打赌我们打下那些火力点后 ,我们拯救的人

数会十倍于此。这就是三百多人。可能还

是五百 ,一千。然后再以千为单位计算。想

说多少说多少。明白了吗 ? 很简单。它能

让你总是把任务置于人之上。

萨尔奇 :除了这次。任务就是人。

米勒 :难就难在这儿。我喜欢魏德。谁

是瑞恩 ? 如果他们都站在我面前 ,而我不得

不向其中一个开枪 ,我会怎么选择 ? 看看我

的手 ,它又开始抖了。

萨尔奇 :约翰 ,我不得不对你说 ,我觉得

你快要心力交瘁了。

米勒 :我想你是对的 ,基思。

萨尔奇 :你想让我接替你吗 ?

这个问题帮助米勒重新振作起来。他

看着自己的手 ,再次强迫它停止了颤抖。

米勒 :不 ,但如果我情况恶化的话 ,你就

不得不接替我了。

萨尔奇(叹气) :我正想接替你呢。

他们会心一笑。

米勒 :你知道 ,魏德是咱们那 12 人里的

第 11 个死的 ,你是最后一个还活着的人。

萨尔奇 :我知道。

米勒 :别送命。如果你死了。他们可能

会要求我交还勋章 ,这样我就不能再跟上校

顶嘴了。

萨尔奇 :我尽力而为。

他们为这疯狂的一切而摇头。

米勒 :见鬼的 hellip;hellip;(稍顿) 啊 ,别再提了。

米勒拿起他的汤普森冲锋枪 ,环视四

周 ,重新给自己定位。他已经恢复了 95 %。

米勒 :谢谢你为我引开机枪的火力。

萨尔奇 :不用谢 ,长官。

米勒 :不过 ,这是我自己的愚蠢招牌 ,我

觉得对此多少有些专利权。如果你再这么

干 ,就让你降职。

萨尔奇(微微一笑) :是 ,长官。

米勒朝萨尔奇摆了摆头 ,示意他跟着自

己。他们走向其他人。

外景 ,空地 ,白天。

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想着魏

德。没人交谈。米勒和萨尔奇走回空地。

米勒朝他的部下叫道 mdash;mdash;mdash;

米勒 :起来。我们走。

莱宾 :我以为你说的是我们休息一小

时 ,长官。

米勒 :现在我说的是我们走。把屁股抬

起来。

这些人站起来。杰克逊动作有点慢。

米勒 :你他妈的是怎么了 ,杰克逊 ?

杰克逊 :长官 ,由于魏德的事 ,我不可能

感到高兴。

米勒 :谁是魏德 ?

没人回答。

米勒 :我说 ,他妈的谁是魏德 ?

他的部下交换着眼神。杰克逊代表他

们说话 mdash;mdash;mdash;

杰克逊 :长官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

敬请你允许我以自己的方式哀悼魏德。

米勒 :你必须以我告诉你的方式进行他

妈的哀悼。没有魏德这个人了。曾经有个

人叫魏德。但他很久以前就死了。太久了 ,

以至于你几乎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明白了吗 ?

杰克逊 :长官 ,我明白了。我不喜欢这

样 ,但是我明白了。

米勒 : 很好。现在背上你那该死的装

备。

他们背上装备 ,准备出发。萨尔奇和米

勒沉默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米勒对自己摇

了摇头 ,惊讶于部下依然会让这种混蛋办法

起作用。他知道他们别无选择。

外景 ,法国道路 ,白天

米勒和他的部下沿着道路前行。他们

电 影 剧 本

8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沉默而坚毅。

外景 ,法国道路 ,白天

米勒查看地图 ,找出他们的方位。然后

叠起地图 ,指出道路 ,他们又出发了。

外景 ,法国田野 ,白天

又走了很远。他们依然坚毅。

莱宾 :你知道最好的可能是什么 ?

杰克逊 :知道。就是你踩在一根锈铁钉

上 ,得了破伤风 ,在有生之年再也说不出一

句话。

米勒(开怀大笑) :要是我就咬人 ,莱宾。

莱宾 :对此我已经深思熟虑了 ,长官。

最好的可能 ,就是我们找到了瑞恩。而他已

经死了。

米勒 :为什么这样讲 ?

莱宾 :哦 ,长官 ,考虑一下各种可能性。

第一 ,瑞恩还活着。我们不得不把他弄回到

海滩上。我了解你 ,你不会让他替我背背包

的 ,虽然他真的应该这么做 ,而且 ,为了让他

活下去 ,我们都会送命的。

米勒 :除了最后一部分 ,这个可能还不

错。

莱宾 :第二 ,瑞恩死了。他被一个像魏

德那样的德国爆破手给炸上了天。我知道

你不想让我提起魏德的名字。什么都找不

到了。最大的一块也不过有豌豆那么大。

我们在周围徘徊 ,寻找 ,直到德国人把我们

一个接一个地干掉。

米勒 :我不喜欢这个可能。

莱宾 :我也不喜欢 ,长官。第三 ,这是最

糟的一个 ,我们找到了瑞恩 ,他受伤了。不

但没法让他扛着我的装备 ,我们还得扛着他

的装备 ,以及他本人。

米勒 :但是我们完成了任务。

莱宾 :可能。但如果他死在回去的路上

怎么办 ? 你明白我的话了吧 ,长官 ? 最好的

可能性是 ,他死了 ,我们找到了他的尸体 ,多

少还算完整 ,我们摘下他的身份牌 ,飞奔回

海滩 ,或者更好的是 ,我们冲向卡昂 ,赶上大

部队。

米勒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你是当军官

的材料 ?

莱宾 :没有 ,长官。

米勒 :这真是太奇怪了。

没有人微笑 ,但他们的脚步轻快了一

些。

外景 ,十字路口 ,白天

重武器开火的声音。米勒在十字路口

附近的灌木丛中查看了一下地图。一块指

示牌写着 ldquo;: 拉麦勒 ,3 公里。rdquo;米勒把地图叠

起来。

萨尔奇 :看起来我们似乎正在把那些德

国佬往拉麦勒赶。

突然 ,米勒停下来 ,一动不动。他倾听

着 ,听到了其他人没有听到的某种声音。他

示意他们不要动。他们服从命令。声音逐

渐响起来。是不祥的轰鸣。

米勒 :我不这样认为。

外景 ,法国公路 ,白天

轰鸣变成了德军护送部队的喧嚣。兵

车、装甲运兵车、一整团德国国防军 ,是精锐

部队。装备着重武器 ,威风凛凛。他们在过

桥。

摄影机向下摇 ,展示出 :米勒和他的部

下挤在桥下的一个涵洞中。灌木和枯枝多

多少少地遮住了涵洞的两端。

德军侧翼队伍在公路两侧急行军 ,要跟

上车辆。

米勒和部下瞥见德军侧翼的一个班走

了过来。他们尽力伏低身体 ,贴近肮脏的水

面。拿好武器。准备开火。

德军的这个班走到了桥的附近。

几个德国列兵看到了被灌木遮掩的涵

洞。走过去 ,想检查一下。

拯救大兵瑞恩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89

上一篇:人生必看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剧本赏析 下一篇:电影剧本《拯救大兵瑞恩》三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