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两杆大烟枪》赏析一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6-24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内景

, 审讯室

, 现在

整个段落邮良睛

、 牌

、 轻叩的手指和嘴的大特写镜头组成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双眼睛

。 其中一只带有淤伤

, 略微肿胀

,

但清撤依 旧

艾德

ldquo; 斗三张

rdquo; 是一种简单的扑克牌游戏 只发三张牌

,

不 能 换 牌

。 如 果 你 不 看 自己 的

, 那 就 是

ldquo; 盲打

rdquo; , 只 需下一

半赌注

。 三 张 点 数 相 同 的牌 最

大 拿到 的概 率是 比

。 其 次

是 同花 顺

, 你 知 道

, 就 是 花 色相

, 点数相连 然后 是顺 子

、 同

、 对 子

, 最 后 看 手 中最 大 的

。 有些 迹 象能够 泄 露天机

, 很

有价值 我 不 打算透 露给你们

,

因 为我也花 了很长 时 间才学会

,

这 些 只 能帮帮玩 家

, 但 不 能造 就

高手

。 你们想玩吗

渐隐

, 出片头字幕

渐显

艾 德 你 拿 到 了 什 么

切入一双圆亮的眼睛

, 然后是他正

里奇 丁 王

二了

rsquo; 泣

rsquo;

二泣 rsquo;万二几丁万

一 翻过来的牌 露 出了三张点数不相

节七礴

〔英国 〕盖

潘源

连 的红心

。 一手好牌

艾德 顺子打败 了我的对子

。 你的呢

注 在完成片 中

, 此节 已删

随着这个 问题 的提 出

, 另一双 兴奋的眼睛瞪大了

更 多的牌 一组顺子翻 了过来

艾德 我这是给你们解释 怎么玩这个游戏

。 赌神

,

赌神

切至一小笔钱被手铲起 的镜头

艾德 好 你有现金

渐 隐

。 继续 出字幕

译文

曰艺乞产艺习匀lsquo;。。

我们看到

你们都是

原片名 切曲 吐以水 妹 唯lsquo; 直译为 《枪栓

、 枪托和两根 , 烟 的枪 》

mdash;

译者

, 世界电影 叭尤汗址 八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渐显

艾德 拿起 一大 叠 钱 概率

,

小伙子们

, 你们必须记住概率

响亮 的关 门声

。 切 至 一个 刚进 来

的替察的广角镜头

。 然后我们发现

, 三

个玩牌人 中有两个是普察

。 他们站起来

立正

, 满脸涨红

, 颇为尴尬

瑟格 希望 没有打 断你们

。 舒服

, 艾德

艾德 我 四十八 个小 时没 睡 了

,

断 了 一 打 肋 骨

, 觉 得 像 要 感 冒

, 还

有 hellip; hellip;

瑟 格 打 断他 好 了

, 好 了

,

别 以为我不想打发掉你 但在此之前

,

我得知道 出了什么事

, 孩子

艾 德 如 果 你觉得被蒙在鼓里

,

那我简直就是在黑洞 中

, 漆黑一片

渐隐

。 音乐起

我们 从 黑 暗 中后 拉

, 发 现 正 坐 在

一 支猎枪里 面

。 枪管进 一 步后 撤

, 然

, ldquo; 砰

rdquo; 的 一 声 巨 响

, ldquo; 枪 栓

rdquo; 、 ldquo; 枪 托

,, 的字

幕被射 向银幕上方

。 过了片刻

, 枪管从

烟雾中浮现 出来

。 一根 冒着烟 的枪管

ldquo; 砰

rdquo; 片 名 的其他 字母 射 了 出来

ldquo; 和 两 根 冒 烟 的 枪 管

加 入 到前面 字幕

中去

外景

, 街道 闪回

, 白天

镜 头 拉 开

, 我 们 看到 一 个 穿着 随

意的精明男人

, 他正在街角卖香水和珠

。 一群人被他兜售瓶瓶罐罐的响亮叫

卖声所吸 引

, 聚拢过来

贝肯 瞧 瞧这 些 东西

, 它 们 从 未

见光

, 无论 日光

、 月光还是 以色列可笑

的煤气灯光

, 都没见过

。 如果你看不 出

它们 的价值

, 那你今天根本就不是来买

东西的

, 是偷东西 的

。 拿个袋子

, 拿个

袋 子

。 昨晚我带 了个袋 子 姥子

ldquo; 袋

rdquo; 与

lsquo; 娘子

rdquo; 在英语 中是 同一 个词

少咽

mdash;

译者 回家

, 我跟你说

,lsquo; 她

开的价可 比十镑多多了

。 告诉我

, 我是

不是卖得太便宜 了

。 不是九十

, 不是八

, 不是四十

, 减半

, 再减半

, 对 了

,

十镑

。 不要 以为这 个盒子 封 着就 是空

。 只有承办丧事的人才卖空盒子

, 瞧

瞧今天诸位 的样子

, 我还不如带着卷尺

做棺材呢

, 那或许赚得更多

一 个 穿 着 入 时

, 颇 为 热 心 的 人

是艾德 挥着钱从人群后挤 了进来

似乎迫不及待地想把钱花掉

艾 德 真便 宜

, 从 没 听 说过 这 么

便宜的货

。 你说十镑 我 出五镑

贝肯 好 的

, 先 生

。 我 给 你包 起

。 他 的注 意 力 转 向其 他 人 请 原

, 这 位 小姐

, 对 不起 先 生

, 女 士优

这 使 一 个 在 看热 闹

、 并 未想 买 的

游客颇 为难堪

。 她意识到 自己此时 己成

为注意 的焦点

, 便慌忙在包里摸索

, 然

后递上钱

, 好似这钱 已被污 染

。 其他人

纷纷效仿

艾德 买 吧

, 你最 好 买 吧

, 它 们

不是偷来的

, 只是没付钱

这 简直 成 了助 燃 剂

。 人们 迫 不 及

待地递上钱

。 正 当生意热火朝天之时

,

第一个热心顾客发 出一声警报

, 似乎不

像先前装成的那样与卖主互不相识

世界电影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艾德 贝肯

贝肯的表 情 出现 了戏 剧性变化

一组快速的变焦镜头在艾德

、 贝肯和第

三者 警察 的眼睛之间切换

, 显然这

里有名堂

。 他们跑 了 同以前干这勾当

时一样

, 他们跑了

。 他们跑过小巷 艾

德跳过几级台阶

, 定格

贝肯 画 外 艾德 跑 得快

, 说

得快

, 吃得快

, 玩牌快

, 但让他盯着条

, 他就他妈的慢 了

艾 德 画 外 管他 叫 贝 肯

, 是

因为他大 部 分 年 少 时光都耗 在 替 察局

, 大家还 以为他也是警察呢

。 但现在

他是个大男孩 了

, 该有所改变 了

切 至 艾德 落 地 的镜 头

。 他 成 功地

跟普察拉开 了一段距 离

内景

, 食品店

, 早展

艾德 来 到 食 品店

。 我们 见 到 了汤

姆 汤姆正跟

ldquo; 希腊人

rdquo; 尼 克说话

汤 姆 你 在 说 什 么 呢 我 很 瘦

, 伙计

尼克 当然

。 好 了

, 艾德

艾德

ldquo; 希腊人

rdquo; 尼克

, 幸会

汤姆

, 吃什么呢

汤姆研 究着 自己 的肚 子

, 露 出 困

惑的表情

汤 姆 好 了

, 两 位 到 我的办公室

内景

, 食品店的储藏室

, 白天

他 们 费力地 穿过 一 堆摆 放 凌 乱 的

箱子

尼 克 赞 叹 地 用 手 指 触 摸其 中 一

个箱子 你说它值多少钱

, 汤姆

汤 姆 你 知 道 它 值 多 少 钱

, 尼

尼克 包括扩音器

汤姆 你知道不包括扩音器

内景

, 餐馆厨房

, 下午

汤姆 和 艾德 费力地 穿过 一 片忙碌

景象的设备齐全的厨房

。 显然

, 这是一

个时髦而正 当的生意

。 他们在一个制服

上沾着血迹 的人面前站住 他像是厨师

份 世界电影 以孔 拟叭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长 我们见到了

ldquo; 肥皂

rdquo; 。

汤姆 近来怎么样

ldquo; 肥 皂

rdquo; 你这 个贪 心 的 白痴

我再也 不跟你买水果 了

, 汤姆

。 那 叫新

鲜 你的水果里那种毛茸茸的带 甲壳的

小东西 比果 肉还 多

。 你应该开 肉铺

, 而

不是卖水果

汤 姆 如果你 从 该 死 的加 德满 都

进货

, 就不要介意你的水果在途 中带上

几个旅客 mdash;

别提这些 了

, 钱呢

,rsquo;巴皂

rdquo; 别碰我的汤

慢镜头

ldquo; 肥 皂

rdquo; 从 自己坐 的位 置 下 面拖

出一个袋子

汤 姆 画 外

ldquo; 肥 皂

rdquo; 之 所 以

得 名

, 是 因 为他不愿 染 指任 何非法 勾

。 他 以 自己 的工作为荣

, 更 以其合法

性为傲

贝 肯 画 外 他 是 一 个 刺 儿

, 但 比谁都有脑子

, 只是他不知道这

一点

注 在完成片中

, 此节 已删

慢镜头结束

艾德瞧瞧袋子里的东西

艾 德 你 确 定拿 得 出两 万 五 千 镑

ldquo; 肥 皂

rdquo; 那 就 看你 怎么 想 了

只要有收益

, 我 当然拿得 出

, 你是这个

意思吧

。 你从胖子和 贝肯那 儿拿到其余

的钱 了吗

汤姆 困惑地看着他

汤姆 谁是

ldquo; 胖子

rdquo;

艾 德 贝肯

、 胖 子 和 我 的钱 都 出

, 现在该给哈利打 电话 了

内景

,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哈 利 的 办 公

, 白天

一 个面 容严 厉

、 年约 五 旬的人 坐

在一张大古董桌后面

。 桌子上

, 一把短

柄斧插在一块木头上

, 样子颇似法官的

判褪

。 显然

, 哈里在经营性游戏用 品

假阳具

、 打屁股板等东西咄咄逼人地散

放着

。 后面放着一柜子漂亮的猎枪

。 银

幕一分为二

, 一部分表现打 电话的艾德

和在旁偷听的朋友们

, 另一部分是

ldquo; 短

柄斧

rdquo; 哈利

, 他一手拿着听筒

, 另一只

手放在猎枪上

ldquo; 短柄斧

rdquo; 都弄到 了吗

内景

, 厨房

, 白天

艾德 十万镑

ldquo; 短柄斧

rdquo; 哈利的定格

汤 姆 画外 你 瞧

, 要在 这 张

赌桌旁混个位置可不容易 赌金不可低

于十万

, 想加入的又不乏其人

艾 德 画 外 决 定 你 能否 入 局

的就是这个人 mdash;

哈利

。 某些人 mdash;

括 他 自己 mdash;

喜 欢 叫他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哈

ldquo; 短柄斧

rdquo; 的定格结束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好

, 如 果 弄 到 手

, 那就没 问题

。 现在

, 我得挂 了 hellip; hellip;

电话被

ldquo; 砰

rdquo; 地挂断

ldquo; 短柄斧

rdquo; 的镜头

ldquo; 肥 皂

rdquo; 画 外 当这 个 老 杂

种不玩牌时

, 他就 去追那成千上万 的债

, 都 是 那 些 倒 霉 蛋 因各 种 原 因欠 他

贝肯 画 外 在 哈 利 的铁 石 心

肠 中

, 性

、 下流玩意儿和古董枪都是高

世界电影 以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深而高贵的

注 在完成片中

, 此节 已删

ldquo; 短柄斧

rdquo; 的定格结束

ldquo; 短柄斧

rdquo; 这 个 艾德 到 底 是何

方神圣

镜头转 向坐 在

ldquo; 短 柄斧

rdquo; 对 面 的

一 个外表 凶 恶 的大块头

。 这 是

ldquo; 施 洗

rdquo; 巴利

巴利的定格

艾 德 画外

ldquo; 短柄 斧

rdquo; 有个

同伙

, 一 个穷 凶 极 恶 的人 mdash;

ldquo; 施洗

rdquo; 巴利

贝 肯 画 外 之 所 以管 他 叫

ldquo; 施洗 者

rdquo; , 是 因为他专 门为

ldquo; 短柄

rdquo; 用水淹人

汤姆 画外 但他需要他

, 因为他

在追讨欠债和保护生意方面很在行

巴利的定格结束

巴利 艾德 让 很 多赌 博 高手 双膝

发抖

。 那小子天赋异察

, 似乎能一眼看

穿牌

, 出老千 hellip; hellip;

ldquo; 短柄 斧

rdquo; 打 断他 好 吧

,

好吧

, 这么说他还不错

巴利 不 止 是

ldquo; 不 错

rdquo; , 他简直

就是他妈的债主

ldquo; 短柄斧

rdquo; 他从哪 儿 弄来 的十

万镑

巴 利 他 有几 个铁 哥 们 儿

, 他 们

帮他筹的

ldquo; 短柄 斧

rdquo; 杰 狄 是他 老 爸

, 整

个产业都是他的

巴 利 没 有贷 款

, 没 有 负债

, 妈

了个 巴子 的 hellip; hellip;别担心

, 一切都在我的

掌控 中

ldquo; 短柄斧

rdquo; 好

, 现 在你去掌控

这件事

克利斯蒂拍卖行精美的宣传册 中

一 对令人 印象深刻的古董枪的照片被推

到 巴利的面前

ldquo; 短柄斧

rdquo; 看来阿 普尔顿

middot; 斯

迈思爵士没钱 了

, 连这些小美人都拍卖

, 但我不打算付二十五万镑去买

, 你

知道我 的意思

, 巴利

。 我的一个合伙人

把这些小可爱所在 的地址和位置告诉 了

。 要确保我们能拿到枪柜子里的所有

东西

。 我不管你找谁下手

, 只要不是 白

痴就行 别告诉他们这东西值多少钱

改变 了话题 扼 等等

, 你觉得这东

西怎么样 我们能卖几百镑

他拿出一个打屁股板

巴 利 呢

, 很 不错

。 那 是 干什么

用的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别 跟 我 装 傻

, 巴

。 当然是打屁股用 的

打 屁 股 板 被 使 劲 地 拍 在 桌 上

ldquo; 啪

rdquo;

内景

, 刑讯室

, 白天

我 们 见 到道 格

。 道 格 是 个 可 怕 的

。 他身高体壮

, 令人生畏

。 施虐是他

的强项

。 镜头从他身上切 至

ldquo; 啪

rdquo; 地

猛击高尔夫球 的画面

。 道格露 出一张暴

虐成性

、 带着可怖 的愉悦的面孔

道 格 这 是 个狗 咬狗 的世 界

, 小

子们

, 我的牙可 比你们 的大

我 们 看 到一 个全 身赤裸

、 用 电工

胶布倒 吊在半空的人

。 一个橘子塞在他

的 口 中

。 道格站在另一个人 的胸上

, 一

个球座插在此人牙间

, 道格从这里 向另

世界电影 叭汇汗比 以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外那个倒霉蛋发射高尔夫球

。 这个倒 吊

着的人 叫戈登

。 另外那个叫斯里克

。 戈

登胡乱地点着头

, 表示 已做出决定

道格 对普兰克说 你的朋友好像

要说点什么

。 顿了一下 也许没有 或

许我该再打一记确定一下

戈登 发 出 了痛 苦 的

、 模 糊不 清 的

尖 叫声

。 当高尔夫球

ldquo; 砰

rdquo; 地打 向戈登

, 嘴中插着球座 的斯里 克恐俱地 闭上

双眼

道格 对 了

, 戈 登

, 你是 不 是有

话要告诉我们

戈登嘴里 的橘子被拿开

戈登 迫 不 及 待地 说道 在 厨

, 地板下面 hellip; hellip;

斯里克 闭嘴

, 你这个 白痴 hellip; hellip;

道 格抡 起 高尔夫 球 杆 向斯 里 克的

下 巴打去

, 将他击晕

道格 继续说

戈 登 在厕 所

, 去 拉 马桶 下 面 的

渔线

。 上帝呀

, 看在上帝的份上

, 把我

放下来

普兰 克 噢

, 道 格 ldquo; 一我 想 你

该瞧瞧这个

普 兰 克 拿 着 一 堆 毒 品 和 现 金 回

。 戈登开始尖叫

。 道格拿起一个磨刀

用 的钢 锉 掷 了过 去

。 ldquo; 挡

rdquo; 一 片寂

。 普兰克的脸扭 曲起来

普兰克 噢

, 道格

外景

, 艾德和 贝肯的住处

, 傍晚

艾 德

、 贝肯

、 ldquo; 肥 皂

rdquo; 和 汤 姆 把

车停靠在楼外

。 他们 下车时

, 正好经过

也刚刚停好车的普兰克和约翰

。 双方互

未理睬

, 各 自走进 自家房门

内景

, 艾德和 贝肯的住处

, 夜晚

贝 肯将一 攘 钱放在 桌 上

。 其他 人

在吃饭

, 汤姆一直厌恶地盯着 自己的盘

贝肯 我

、 汤 姆

、 ldquo; 肥 皂

rdquo; 和 你

各 出两 万 五 刚好 十万 镑

。 你 不 必 数

艾德 如 果你 不 介 意的话

, 我还

是想数

汤 姆 仍在 吃 所 以

, 根据 以

往经验

, 每人投 资两万五

, 合理 的收益

应该在十二万镑左右

rsquo;巴皂

rdquo; 那是乐观 的看法

汤 姆 不 管 怎样

, 还 是 够 你 去上

烹饪课的

ldquo; 肥 皂

rdquo; 你 并不 好 笑

, 汤 姆

你很胖

, 看上去应该好笑

, 但并没有

汤 姆 并未超 重

, 事 实刚 好 相 反

他研 究着 自己

, 看是 否 多 长 出 了些 什

汤 姆 胖 你 管这 叫 胖 这 些 关

于肥胖 的笑话是怎么 回事

灯 在 汤 姆头 上 晃动

, 冒出 一 些 火

。 出于 自保 的本 能

, 他 猛 然 蜷 缩起

汤 姆 天 哪 这 儿 真 不错

, 是 不

是 头上跑火车

, 墙都要塌 了 hellip; hellip;你们

他妈的干 吗要搬进来

艾德 因为这儿便宜

贝 肯 还 有

, 没 人 愿 意住 在 我 们

邻 居 的 隔壁

。 你 知 道

, 他 们 有 点 反 社

贝肯示 意 汤 姆 来到 一 个嵌在墙 壁

中的壁橱前

世界电影 叭汇汗让 喊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汤姆 你是什么意思

艾 德 他 是 说

, 他 们 都 是 些 毛

贝肯 我是 说

, 当他 们 不 去 小偷

小摸时

, 就去抢那些倒霉蛋辛苦弄来的

毒品

贝肯打 开壁橱 门

, 并将手 指 放在

唇上示意安静

。 隔壁 的声音马上大 了起

。 墙不太厚

道 格 画 外 不

, 你 这 个 笨

, 那是我的

内景

, 道格的房间

, 夜晚

道 格正 在 给他 的手 下 分配 一 小叠

钱和一些药丸

道 格 普兰 克

, 我跟 你 说过 多少

遍 了 只要你找到好活儿

, 你的进账就

会增加 hellip; hellip;现在还有问题 吗

他显然没有

内景

, 艾德和 贝肯的房间

, 夜晚

汤姆冲贝肯皱起 了眉头

外 景

, ldquo; 大 亨

rdquo; 健 身 房 日光 浴

, 夜晚

我 们 见 到 大 克 利 斯 和 小 克 利 斯

大 克利斯 他在里 面 多久 了

, 儿

小克利斯 差不 多二十分钟

大克利斯 他孤身一人

小克利斯 只带 了个包

大克利斯 我们去看看

, 如何

外 景

, ldquo; 大 亨

rdquo; 健 身 房 日光 浴

, 夜晚

大 克 利 斯 儿 子

, 看 看 那 个 下

小克利斯朝一个日光浴床里看

小克利斯 不是他

, 爸爸

大克利斯 到那儿看看

小 克里 斯 瞥 了一 眼 后 回来

, 点 头

确认

小克利斯 睡得像个婴儿

大 克里 斯走 过 去

, 掀 起 日光浴 床

的盖子

大 克利 斯 这 是 一 个 大 功 率 的

,

是吗

约 翰

middot; 德 里 斯科 的眼 睛瞪 大 了

大克利斯使劲地将他上面的日光浴床盖

砸下

大克利斯 给 你带 来些坏 消息

,

约翰

约翰

middot; 德 里 斯科 他妈 的什么

大 克利 斯 再 次将 约 翰 上 面 的 日光

浴床盖砸下

大 克利 斯 在 我 儿 子 面 前把 嘴 巴

放干净点儿

约翰

middot; 德里斯科 耶稣基督

大 克利 斯 把 此 前 的动 作又 重 复 了

两次

大 克利斯 也 不 许 裹读 神 灵

。 现

, 告诉我

, 约翰 hellip; hellip;

约 翰

middot; 德 里 斯 科 告 诉你 什 么

,

克利斯

一个男人打开 日光浴室的房 门

日光 浴 室 管 理 员 我 说

, 你得 等

会儿

小克利斯 我说

, 把 门关上

日光浴室管理员 你说什么

大克利斯 他说把 门关上

世界电影 以礼 日 以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大克利斯露出凶相

。 门关上 了

大克利斯 告诉我

, 约翰

, 当你

手头有更要紧的事需要处理时

, 你怎么

会专心晒太阳

, 尽管晒得很好看

约翰

middot; 德里斯科 告诉哈利 hellip; hellip;

日光浴床盖再次

ldquo; 砰

rdquo; 地落下

大 克利斯 我 允许你 说话 了 吗

就凭你

, 得叫

ldquo; 哈利先生

rdquo; hellip; hellip;现在

,

别让我失望

, 好好说话

。 你可 以说 了

约 翰

middot; 德 里 斯科 再 过 几 天 我 就

能给哈利先生弄到钱 了

。 我一直很忙

,

我差不多办到 了

大 克利斯 儿 子

, 去 查 查他 的储

物柜

约 翰

middot; 德 里 斯科 你 能不 能把 日

光浴床盖打开

注 在完成片中

, 此节 已删

大 克利斯 哦

, 好吧

大 克利斯掀 起 它

, 然后 又猛 地 砸

大 克利斯 现 在

, 还 想让 我 再 打

开它吗

小 克 利 斯 熟 练 地 数 着 他 搜 到 的

, 他突然说道

小 克利斯 mdash;他 可 不 穷

。 光 是 钱 夹

里就有五 百六十镑 hellip; hellip;他妈的约翰

, 你

总是揣着这 么 多钱到处走吗

大克利斯脸上的表情为之一变

大 克利 斯 哦 下 次 你要 是 再 说

粗话

, 小子

, 你可得小心着点儿

小克利斯 对不起

, 爸爸

大 克利斯 好 了

, 把其他 的 东西

也装进去

, 儿子

。 约翰

, 你今天就 穿塑

料袋 回家吧

。 欠债还钱

, 天经地义

, 在

你的古铜色变淡之前

, 最好把钱还清

大克利斯一 拳把约 翰打 晕

, 然后

调大 日光浴床的计时器

内景

, 杰狄的酒吧

, 夜晚

杰 狄 的酒 吧 是城里 的一 个 不 凡 的

去处

, 有漂亮女孩伺候男顾客

。 小伙子

们靠在吧 台上

, 眼睛盯着前方

, 一 言不

。 他们看上去很紧张

。 艾德打破 了沉

艾德 我要去厕所

他走开 了

汤 姆 你跟 我们 说干 吗 我 只 关

心你是否休息得好

ldquo; 肥皂

rdquo; 汤姆

, 你太紧张 了

汤 姆 听着

, 宝 贝

, 你要 让 那 个

家伙在玩牌之前休息好

。 那对我们都有

好处

杰 狄 酒 吧 的 主 人

, 艾 德 的 父

亲 都好 吗

, 小伙子们

ldquo; 肥皂

rdquo; ,

一 向可好 饭做得还好吧 我的那个儿

子哪儿去 了

每听 到 一 个 问题 时

, 小伙 子 们 都

试 图回答

, 但只是张着嘴没说 出话来

,

当一个漂亮妞儿 黛茜 穿过酒吧 时

,

他们的嘴 巴仍未合上

内景

, 纹终子弟的实验室

, 夜晚

切 至 一 个 为牟利 而 种 植 的 小 型

潮湿

、 人工照 明的非法林带

。 一个人在

抽大麻

, 他冲他 的朋 友扬起眉 毛

。 两人

分别是杰和 查尔斯

。 他们 发长及肩

, 留

着小 山羊胡

, 穿着实验室的工作服

, 下

面几乎没 穿什么

杰 咳 嗽 你知 道

, 查 尔 斯

,

这个种大麻 的活儿越来越重 了

。 我开始

世界电影 钧心凤刀 州叭 们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觉得我们本来应该去当火箭科学家

, 或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什么的

一声号角响起 是门铃

查尔斯 该死

, 是谁

内景

, 纹绮子弟的住处

, 夜晚

门打 开 了

, 是 威 利

, 他 的胳 膊 下

面夹着一大袋肥料

威利 帮我 一 把

, 查 尔斯

, 我 快

冒汗了

一个 声音从他们 后面 传 来

, 是 站

在楼梯上 的温斯顿

, 他缓缓走下来

温斯顿 查尔斯

, 我们为什么要装

这个铁门

查尔斯顿 了一下

, 耸了耸肩

查尔斯 呢

, 为了安全

温 斯 顿 没 错

, 为 了 安 全

。 那

, 告诉我

, 查尔斯

, 如 果我们他妈的

不用它

, 那干吗要装

查 尔斯 哦

, 因 为是 威 利

, 威利

住这儿

温斯顿 对

, 查 尔斯

, 但你 并 不

知道是威利

, 对不对

威利 别 紧张

, 温 斯顿

, 是 我

,

查尔斯知道是我

, 有什么 问题吗

温 斯顿 问题 是

, 威 利

, 大部 分

时候查尔斯和你反应都不是很快

, 所 以

照 我说 的去 做

, 把 那 个 该 死 的铁 门锁

门 口 的两 个 人 被 抢 白 了一通

, 看

上去有些恼火

, 他们沉默 了

。 温斯顿 叹

了 口气

, 去看威利拿的东西

温斯顿 你拿的是什么

, 威利

威利 呢

, 是肥料

温 斯顿 六 个 小 时前 你 出 门去 买

点钞机

, 现在却拿着两袋肥料回来

。 你

有毛病吧

, 威利

威利 我们需要肥料

, 温斯顿

温斯顿 我们也需要他妈的点钞

, 威利 我们星期四得去交钱

, 我可

不想 自己去数 hellip; hellip;如果非要去买那该死

的肥料

, 你就不能小心点儿

威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温 斯顿 我 的意思 是

, 我 们种 的

是大麻

, 而你看上去又他妈的实在不像

该死的农夫

, 这就是我的意思

, 威利

温斯顿转身走开

内景

, 杰狄酒吧

, 夜晚

艾 德 回 到 酒 吧 去 找 汤 姆

、 ldquo; 肥

rdquo; 和 贝肯

, 他们诧异地看着他

汤 姆 指 着表 该死

, 你在这

儿干吗

艾德 怎么 了

汤 姆 呢

, 让 我 猜猜

, 我踢 到你

的屁股 了 想想赌牌和

ldquo; 短柄斧

rdquo; 哈利

。 你应该去休息

, 伙计

艾德 的父 亲走过 来

, 艾 德皱起眉

。 他的父亲 已听到最后一句话

杰狄 你今晚跟哈利赌牌

艾德 犹 豫 片刻 别傻 了

, 老

。 那种事我才不沾边呢

内景

, 艾德和 贝肯的住处

, 夜晚

我 们 平静 了一 会 儿

。 一 段 很 酷 的

音乐正在播放

。 艾德现在衣冠楚楚

, 坐

在扶手椅 中

。 他 的脸部特写 他一动不

, 闭着双眼

, 像是睡着了

。 镜头慢慢

顺着他的身体摇下

, 我们看到一只手

他正在熟练地切牌

, 手法完美

。 他很清

, 传来敲门声

, 他睁开眼睛

世界电影 以礼 州 拟以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内景

, 杰狄的酒吧

, 夜晚

几 乎 全 裸 的女孩 正在 绕 着蓝 色 的

竿子旋转

, 吸 引着男人们 的注意力

。 我

们见到两个利物浦人 mdash;

盖瑞和迪安

这两个利物浦人年近

, 一个高大

, 一

个矮小

。 盖瑞 那个小矮个儿 烫了一

ldquo; 爆炸式

rdquo; 发型

。 他们带有浓重的利

物浦 口 音

, 正在跟 巴利

ldquo; 短柄斧

rdquo; 的

人 交谈

盖瑞 枪 什么

, 就 是用来射击

的枪

巴利 哦

, 你 显 然 是个聪 明人

没错

, 就是用来射击 的枪 hellip; hellip;记得把枪

柜子 里 的东 西 都拿 来

。 柜 子 里 装满 了

, 我都要

。 把枪送来时我付你钱

。 柜

子外面 的东西你都可 以拿

, 都归你了

盖瑞 嘲讽 地 哦

, 那 太 感 谢

。 希望我们也能捞点好处

巴 利 那 是座 豪宅

, 当然 有 油 水

可捞

迪安 比如什么呢

巴利 比如古董

迪 安 古 董 我 们 哪 儿 懂 古 董

啊 我们专 门抢 邮局和偷汽车

, 哪儿懂

古董啊

巴 利 很 简单

, 看着越 旧 就越 值

。 别再抱怨 了

, 去动手吧

盖 瑞 那 个 家伙 是 谁 我 们 为谁

千 的

巴 利 你只 要 知 道 是 为我 干 的就

行 了

。 你们 只需要知道这么多

盖 瑞 我懂 了

, 就 是 只 需 知 道基

本信 息 的那 种活

, 就 像

ldquo; 詹姆斯

middot; 邦

rdquo; 电影那样

, 是吧

巴 利 小心 点 儿

, 记 住 是 谁 给你

的这份工作

他 们 略显 困惑地 转 了转 眼珠

。 最

, 巴利看了看表

巴 利 我走 了

, 现在 就 看你们 的

。 完事后给我打 电话

他 离开 了

, 这 两 个利 物浦人 反感

地 目送着他

盖 瑞 对 迪 安说 我讨厌 这 些

南方佬

巴 利 往 外走 时 自言 自语 该

死 的北方瑚盼

外景

, 拳击俱乐部入 口

, 夜晚

艾 德 和 小伙 子 们 来之 前 显 然 用 心

打扮 了一番

。 看门人将他们拦住

看门人 邀请卡

艾德 邀请卡

看 门人 对

, 邀 请 卡

, 就 是 印着

你名字的漂亮的 白色小纸 片

艾 德 我倒是 有 十 万 张 印着 女王

头像的漂亮小纸片

。 那行不行

看 门人 好 吧

, 只 许 你 进

。 其他

人可 以在隔壁 的

ldquo; 萨摩亚

middot; 乔

rdquo; 等着

艾 德

ldquo; 萨 摩 亚

middot; 乔

rdquo; 你 是 说

那家酒馆 等着 hellip; hellip;

看 门 人 少 说 废 话

, 我 的 意 思

, 今晚除了打牌 的人之 外

, 小子

, 其

他人都不许进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艾 德 独 自一 人 进 入 拳击 馆

, 想 到

还得爬上拳击 台

, 他整起 了眉毛

。 其他

人 已经坐好

, 正在数 自己 的钱

, 把它们

换 成 筹 码

。 艾 德 在 唯 一 的 空 位 上 落

, 迅速环视 四周

, 特别是身后

世界电影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艾德 晚上 好

, 弗雷泽

、 菲尔

, 有点戏剧化

, 是不是 这意味着什

么吗

菲尔 唐 好 了

, 艾德

。 很 明显

,

是为了保险起见

艾德 早 知道 我 就把 拳击手套带

来了

ldquo; 短 柄斧

rdquo; 你 一定 是杰 狄 的儿

子艾德吧

艾 德 没 错

, 那 你 一 定 是 哈 利

吧 抱歉

, 我不认识你的老爸

ldquo; 短柄斧

rdquo; 没关系

, 孩子

, 如

果你继续 胡扯 的话

, 很快就 会见 到他

一 个金 发 碧 眼

、 颇 具魅 力 的赌牌

管理员正在洗牌

艾德 晚 上 好

, 塔 尼 娅

, 好 久 不

外景

, ldquo; 萨康亚

middot; 乔

rdquo; 酒馆

, 夜

小伙 子们 正 要走进酒 馆

, 一 个满

身是火的人从 门里冲出

, 后面跟着他的

几个朋友

, 正试图帮他扑灭火焰

。 小伙

子们有些震惊地看着

汤姆 听说这儿 的人有点粗野

外景

, 华古宅

, 夜晚

利物浦 人 来 到 前 门

, 打 开 他 们 的

撬锁工具箱

内景

, ldquo; 萨康亚

middot; 乔

rdquo; 酒 馆

, 夜

ldquo; 肥 皂

rdquo; 这 是 个 什 么 样 的 酒

萨摩亚

middot; 乔 萨摩 亚 酒 馆

。 还 想

知道什么

贝肯 对方给他一杯怪异的

、 插

满叶子的鸡尾酒 那是什么

萨摩亚

middot; 乔 鸡尾酒

, 你不是点了

鸡尾酒吗

贝肯 不

, 我 是 让 你 给我 来杯提

神的饮料

。 没想到你给我的是他妈的热

带雨林

。 在那里面

, 你会爱上一只大猩

猩 的

萨摩 亚

middot; 乔 要 是想 喝啤酒

, 你

就去酒馆

贝肯 我 以为这儿就是酒馆

萨 摩 亚

middot; 乔 这 儿 是 萨 摩 亚 酒

贝肯 好 了

, 无 论 怎样

, 你 能让

你的人把 电视声音调小一 点儿吗

萨摩 亚

middot; 乔 你要 是愿 意就 自己

去跟他说

, 但我要是你

, 就不去惹他

贝 肯 看 着 那 个 正 在 看 电 视 的 人

mdash;

罗里

middot; 布雷克

贝肯 对 不起

, 能把 电视 声音调

小一点儿吗

罗里

middot; 布雷克 不

他 喝 了一 大 口 不 知 是什 么 东西

,

皱着眉瞪着 贝肯

。 贝肯也瞪着他

, ldquo; 肥

rdquo; 打破僵局

ldquo; 肥 皂

rdquo; 英 国对 巴 西 的 比赛

,

是吧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赌 台管理 员 这 是

ldquo; 斗三 张

rdquo; ,

先 生们

。 三 张

ldquo; rdquo; 最大

, 其次是三个

ldquo; rdquo; , 然 后 顺 序 下 去

, 同花 顺

, 顺

, 同花

, 之后是对子

。 看牌打 的人不

能看不看牌打的人的牌

, 如果想看对家

的牌

, 就得拿出双倍的赌注

, 不许出老

rdquo; 世界电形 钧 凤刃 拟以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 小伙子们

, 你们都了解规则

, 你们

知道我不容许作弊

弗雷 泽 你穿 的那 叫什么 衬衫

,

艾德 三百镑

, 看牌

艾德 就 是 前面有 纽 扣

, 上面 有

领 子 的那 种衬衫

, 弗雷泽

。 一 百五 十

, 不看牌

唐 三 百五十镑

, 看牌

菲尔 不跟

注 在完成片中

, 此节 已删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三 百 五 十 镑

, 看

弗 雷 泽 在 伦敦

, 穿那 种衬 衫 的

只有你一个

。 三百五十镑

, 看牌

艾 德 不

, 弗雷泽

, 我是 你在伦

敦能有幸见到的唯一一个上等人

。 一 百

七十五镑

, 不看牌

唐 四百镑

, 看牌

ldquo; 短柄斧

rdquo; 四百镑

, 看牌

弗 雷 泽 八 百 镑

。 喜 欢 吗

, 孩

艾 德 我 的膝 盖不 抖 了

, 还 撑 得

。 四百镑

, 不看牌

内景

, 拳击馆 的更衣室

, 夜晚

巴利 坐 在 一 堆 汗 巾中

, 拿 出一 个

四英寸的监视器

, 把它打开

, 我们 马上

看到 了牌桌

。 摄像机就 安置在艾德背后

的拳击柱上

。 巴利将焦点移近 目标

, 停

留在艾德脑后 的位置

, 调整焦距去看艾

德的牌

, 停顿片刻后重新调节焦距

, 因

为艾德盖着牌打

, 没举起牌

, 巴利无可

奈何

。 画面切至 巴利的另一只手

。 他正

在敲击一个遥控器 的按钮

。 画面又切至

哈利接收敲击信号的腿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ldquo; 短柄 斧

rdquo; 听 着

, 碎 嘴 婆们

,

现在是在打牌

, 男人打牌

。 你们要想说

悄悄话

, 就去他妈的美容院

, 所 以闭上

, 打牌

。 戏剧性地停顿 我不跟

弗雷泽 两千镑

, 看牌

艾德 一千镑

, 不看牌

唐 两千镑

, 看牌

弗雷泽 僵局

, 呢 不跟

艾德 两千镑

, 不看牌

唐 你什么

唐 顿 了 一 下

, 研 究 着 艾 德 的 表

, 想找到一丝紧张的迹象

唐 两 千 你还 在盲 打 呢

。 你 的

英 国牛 肉吃太 多了吧

, 伙计

, 喝醉 了

疯子

ldquo; 短柄斧

rdquo; 得了

, 你玩不玩

注 在完成片中

, 此节 已删

唐 他 妈 的

, 没 错

, 我 要 玩

。 好

, 三千镑

赌 台管理 员 四千 就 要 开 了

, 你

知道的

我 们 能够 感 觉 到 艾德 的 自信

。 唐

继续研究艾德额头

, 等待他 冒出紧张的

虚汗

, 但那里就像沙漠里 的迪斯科舞厅

一样干燥

艾 德 唐 纳德

, 你 会 玩 吗 我 只

下一半赌注

, 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手头是

什么牌

。 现在要么玩

, 要么退 出

寂静

外景

, 街道

, 夜晚

唐被扔 到 大 街 上

, 他 尖 叫着

, 咒

骂着

外景

, 衰华古宅

, 夜晚

世界电影 以孔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利物浦人现 已进入 大宅

, 在大房

子里摸索

迪 安 好 了

, 盖瑞

, 我 们 可 以互

ldquo; 肯尼

rdquo; , 怎么样

盖瑞 好 的

, 肯尼

迪 安 略 显 厌 恶 地 看 着 盖 瑞 的装

。 他只用长丝袜遮住半张脸

。 一个性

感的箍袜夹被改造成 了做作的

、 带褶边

的小胡子

, 但 并未达 到预 期 的威慑效

。 头上还顶着那一大蓬头发

迪 安 你就不 能把长 袜再 拉一 拉

, 肯尼

盖 瑞 这 个头型 刚花 了我 五 十英

。 洋洋 自得地用手理 了理头发 如

果你认 为我会为两个老浑蛋毁 了它

, 那

你可就错 了

, 肯尼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音乐起

。 艾德

、 ldquo; 短柄斧

rdquo; 和 正

在忙活着的巴利的蒙太奇镜头组接

。 艾

德的赌注肯定 已达二十五万英镑

, 但这

场牌局 已不在他的控制之中

。 有人在一

些纸上签 了字

, 是借条

内景

, 丧华古宅的卧室

, 夜晚

迪 安抱 着 一 堆 来 复枪 沿 着 走 廊 回

, 进入大卧室

。 两个英国贵族被绑在

床上

。 其中那位老先生每个脚趾 间都缠

着一些盖瑞认 为适合 点燃的薄纸

, 以便

逼 出更多信息

。 我们看到 了阿普尔顿

middot;

斯迈 思爵士夫妇 mdash;

他们是温斯顿和黛

茜的父母

迪安 你在干什么

, 肯尼

盖瑞正要点燃另一片薄纸

盖瑞 逼他说出钱藏在哪儿 了

迪 安 肯尼

, 你这 个笨蛋

, 这 些

人看上去像有钱吗 他们连新家具都买

不起

。 我们枪都到手 了

, 如果你不介意

的话 hellip; hellip;

就 在 这 时

, 他 们 被 一 声 枪 响 打

。 老管家意外地 出现在门口

。 他正举

着跟他同样古老的古董枪 宣传册上的

那对

。 显然

, 他控制不好枪

, 后坐力

使他仰面跌倒

, 第二枪射 向天花板

, 老

管家身上落了一层石灰

。 切至仰躺在地

的老管家的视点

。 迪安向下俯视

迪 安 你应 该 更 小心 一些

, 老 家

。 你 差 点轰掉我朋 友 的头

。 你没 事

, 肯尼

切 至浑 身颤抖

、 目瞪 口 呆

、 被枪

声震晕了的盖瑞

。 子弹穿过盖瑞蓬松头

发的中央

, 剩下 的头发 冒着烟

, 形状酷

似米老 鼠的耳朵

。 惊愕使他无法作答

迪安 肯尼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艾德 一万

, 不看牌

ldquo; 短柄 斧

rdquo; 感受着腿 上接收到 的

信号

。 他看上去老谋深算

内景

, 拳击馆更衣室

, 夜晚

巴 利 再 次 调焦 搜索 目标

, 但 什 么

都看不到

ldquo; 短柄斧

rdquo; 两万

, 看牌

艾 德 看 了看 自 己 的牌 他 有 同 花

艾德 两万

, 看牌

内景

, 拳击馆更衣室

, 夜晚

巴 利 松 了一 口 气

, 敲 入 相 关 信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接 收到信 号 后

, ldquo; 短柄 斧

rdquo; 顿 了

世界电影 以孔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一下

, 然后 hellip; hellip;

ldquo; 短柄斧

rdquo; 我不跟 了

我 们 听 到 了啼嘘 感叹之 声

。 艾 德

眉头微处 这是一场古怪的牌局

。 他并

未喜形 于色

, 而是 谨慎地 回头 膘 了一

。 看到并无不妥

, 便满意地揽过他赢

来的钱

ldquo; 短柄斧

rdquo; 钱别一下子都花 了

,

孩子

内景

, 攀击馆更衣室

, 夜晚

巴 利 的手 机 响 了起 来

。 他 吓 了一

大跳

, 四处摸索着寻找

巴利 什么事

内景

, 红色 电话事

, 夜晚

利物浦 人 在 通 话

。 遭 受枪击 的经

历使盖瑞仍说不 出话来

迪 安 我想 你 说过 没 有用人 的

,

巴利

巴利 你们把枪弄到手 了

迪 安 你 该 看 看他 们 对 可怜 的盖

瑞做 了什么

盖 瑞 神 情 恍 惚 地 从 电 话 亭 旁 走

。 显然

, 他 已晕头转 向了

迪安 盖瑞

, 回车上去

巴利对着电话皱起 了眉头

迪安 对

, 对

, 到手 了

巴 利 好

。 我 稍 后 再 跟 你 们 联

巴 利关掉 手机

。 迪 安看着盖 瑞

,

提高嗓 门说话

, 就像对方是个聋子

迪安 盖瑞

, 盖瑞

, 能听到我的话

吗 我想我们现在最好还是回车上去

,

好吗

迪安举起手来示意他回车上去

内景

, 拳击馆

, 夜晚

赌注 已 大 幅增加

。 弗雷 泽 看 了看

自己的牌

, 顿了一下

艾德 两万

, 看牌

菲尔 我 的医 生 要 是 知 道 这 儿 发

生的事

, 准得把我打得心脏病发作

。 我

不跟 了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拿 到 好 牌 了

, 孩

子 三万

, 该你了

, 艾德

ldquo; 短柄斧

rdquo; 不耐烦地望着门口

艾德 五万

ldquo; 短 柄斧

rdquo; 扫 视 艾 德 的额 头

, 那

里仍很干爽

ldquo; 短柄斧

rdquo; 八万

内景

, 拳击馆更衣室

, 夜晚

蝎 尽 全 力 想 看 艾 德牌 的 巴 利 颇 感

受挫

, 他不停地调着焦距

。 最后

, 艾德

掀起 牌 的 高度 刚 刚 好

。 巴 利努 力着

,

, 成功了

, 他看到艾德 的牌 了

艾德只 有一对

ldquo; rdquo; 。 巴利 开始兴

奋地发信 号

内景

, 攀击馆

, 夜晚

艾德 十万

弗 雷 泽 等 等

, 伙 计 们

, 我 知

middot; rdquo;

lsquo; rdquo;

ldquo; 短柄 斧

rdquo; 打 断 他 我 知道

世界电影 以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你不跟

, 没人在乎你知道什么

。 二十五

ldquo; 短柄斧

rdquo; 和 艾德仔细研 究着对

, 等待对方出现紧张的迹象

。 汗 冒了

出来

。 在艾德的额头有一个汗滴

, 这个

汗滴充满了整个屏幕

。 镜头跟随这滴汗

沿艾德眉脊摇下

, 最后 出现一只连眨都

不眨一下的大眼睛

, 就在这 时

, 沉默被

打破

艾德 赌注 加得真高

, 比我 的十

万还 多十五万

ldquo; 短柄斧

rdquo; 对

middot;ldquo; hellip;你还 有什么

要说的吗

艾德 你 是知道 的

, 这使我 们 陷

入 了尴尬境地

。 我的钱不够

, 没法继续

顿了一下

赌 台管理 员 如果没人 借钱给艾

德让他继续玩

, 那我们就得开牌了

。 是

借钱

, 还是开牌

又 陷入 沉 默

。 其余 的人 不 是抓 搔

鼻子

, 就是查 看指 甲里 并不 存 在 的污

。 看来 hellip; hellip;

ldquo; 短柄斧

rdquo; 打断她 我愿意

艾德 你愿意什么

ldquo; 短柄斧

rdquo; 我愿意借钱给你

沉 默

。 汗 滴 己 流 至 艾 德 下 巴 底

, 抖动 了一秒钟

, 然后脱离艾德的下

, 慢慢滴落

。 我们追随着它那漫长而

寂静 的旅途

。 最后

, 它掉落在艾德 的牌

的背面

, 带着戏剧性的声响和状貌进裂

开来

, 象征这一令人堪忧的消息

艾德 我想我 宁愿开牌

ldquo; 短柄斧

rdquo; 我对你宁愿怎样不感

兴趣

。 我想继续

。 我也可 以借钱给你

,

所 以我们没必要开牌

, 因为你可 以借

艾德 我需要二十五万

ldquo; 短柄斧

rdquo; 不

, 你得要五十万才

能跟我

艾德此时汗如雨下

艾德 那得看我是否要跟

ldquo; 短柄斧

rdquo; 好

, 你打不下去 了

,

对吧

难熬的沉默

赌台管理 员 你还可 以不跟

艾德 不 喜欢 这 句话

, 她 的声音 里

带有怜悯

。 透过眯缝的双眼

, 哈利 目光

锐利地盯着赌台管理员

, 赌台管理员是

在给艾德台阶下

艾德 我跟

ldquo; 短柄斧

rdquo; 五十万

艾德 除非你肯接受二十五镑

ldquo; 短柄斧

rdquo; 你还有幽默感

。 那不

是小数 目

, 孩子

。 你还可 以不跟

。 顿

了一 下 好 吧

, 在我把钱借给你之前

,

我是说如果你输 了的话

, 你得在一周之

内还钱

, 懂吗 礼拜天还钱

, 知道吗

最 后 几个字 在 艾德 和 我 们 的

脑海深 处回响

。 他答应 了

, 但此时 已意

识模糊

。 ldquo; 短柄斧

rdquo; 翻 开第一张牌

, 是

ldquo; rdquo; 。 艾 德 示 意他 继 续

。 又 是 一 个

ldquo; rsquo;

, 看上去他像是有三个

ldquo; rdquo; 。 然

, 第三张牌

, 是一个

ldquo; rdquo; 。 反常 的

寂静

。 长时间沉默之后 hellip; hellip;

赌 台管理员 就这样

注 在完成片中

, 此节 己删

弗雷泽 他在虚张声势

, , 世界电影 以孔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两 杆 大 烟 枪

ldquo; 短柄斧

rdquo; 看上去心满意足

, 且相

当冷静

ldquo; 短柄斧

rdquo; 让我们看看你那 该死

的牌

ldquo; 短 柄斧

rdquo; 的牌并不 惊人

, 所 有

的眼光都充满期待地落在艾德身上

。 镜

ldquo; 嫂

rdquo; 的一声急推至艾德 的瞳孔

。 他

的瞳孔缩至针尖大小

。 他的世界从此永

远地 改变了

艾德 的定格

艾 德 画 外 我知 道 他在 虚 张 声

, 但不知 怎么

, 这个牌桌上最烂 的牌

手用一对

ldquo; rdquo; 就把 我给耍 了

。 跟 这相

, 我宁愿笑着承受棒球拍在我头上 的

一 通 乱 砸

。 十 分钟前

, 我拥 有 二 十万

, 现在

, 我欠 了五十万

艾德的定格结束

哈利走到艾德身边

, 对他耳语

ldquo; 短 柄 斧

rdquo; 我知 道 大 部分 钱 是

你朋友筹的

, 所 以都有份儿

, 我给你们

一星期去弄钱

。 之后

, 要是不还钱

, 每

过一天

, 我就剁 掉你和你朋友的一根手

, 等你们 的手 指 都 剁 光 了

, 然 后 怎

, 谁知道 呢

艾 德站 起 身

。 摇 晃 的慢镜 头跟 随

着他

。 他几乎站立不稳

。 他跌跌撞撞 向

门走去

。 哈利仍在后面说个不停

哈 利 生 意 归 生 意

, 我 经 营 有

。 我喜欢你老爸 的杰狄酒 吧

, 所 以别

自作聪 明或偷懒

。 如果一周 内不还钱

,

几个手指和 一个酒吧就是我 的了

艾 德 蹄 姗 地 走 过 大 门

, 弯 腰 吐 得

满 门秽物

内景

, ldquo; 萨摩亚 乔

rdquo; 酒馆

, 夜晚

艾德走 进酒 吧

。 他 的朋 友们 都睡

着了

。 贝肯睁开 了一只眼睛

, 看到艾德

在清洗

贝肯 看上去不太妙

听 到他 的话

, 其他人 也 醒 了

。 镜

头在小伙 子们 及 他 们 惊愕 的表情 间切

小伙子们震惊的定格镜头

于 , 吸一 曰 日

艾德 画外 我解释 了我们 的不幸

处境

。 一周之后哈利就要来数我们的手

指 了

, 因为他知道我 自己不 可 能解决这

么庞大的债务

。 哈利认 为牌桌上的钱是

我们 一起凑 的

, 所 以债务也都有份儿

我虽然不愿承认

, 但我真想为这个想法

亲这个老混 蛋

。 如果我说想要独 自承担

这个债务

, 那是说谎

小伙子们 的定格结束

艾 德 听着

, 我 宁 愿 他 让 我 独 自

承担这个债务

汤姆扔下 自己 的酒 向艾德扑去

汤姆 我要杀了他

贝肯 拦 住 汤 姆 别 闹 了

, 汤

, 好好想想吧

。 我们 该怎么 办

ldquo; 肥 皂

rdquo; 哈 利有 什 么 了不 起

我们为什么不干脆赖账

世界电影

目 自曰卜

二 、

copy;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

上一篇:电影剧本《拯救大兵瑞恩》三 下一篇:电影剧本《两杆大烟枪》赏析二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