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电影剧本《古镇爱情》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6-29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1920年,整个中-国都处于军阀割据的争斗当中,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当时的四川正掌握在刘文辉和刘湘叔侄的手中,还处于暂时的平静当中。隐藏在四川西部的上里小镇,四面环山,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就是一条穿行于悬崖峭壁之间的茶马古道,古道时常隐藏在深山密林当中,野兽成群,盗匪横行。小镇上世代藏汉杂居,民风淳朴剽悍,一条小河穿过小镇流向远处的金沙江,在离小镇不远的地方有一座修建于唐代的千年古刹白马寺,香火鼎盛。遇上庙会的时候,整个川西坝子的善男信女们都会涌来朝拜,就连远在西藏的喇嘛和藏民们也以到此朝拜为荣。
这一年的雪顿节,江南贵公子薛晓峰奉母命到白马寺还愿,被小镇和白马寺的古朴的民风与神秘的环境所吸引,于是住进了小镇唯一的客栈宋家老店。
这一天的正午,小镇上最大的财主宋世成用了三匹马作为彩礼,为自己的儿子娶回了雅安城最漂亮的妹子于凤兰,在小镇上引起了轰动。作为一个好奇的外乡人,薛晓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了解小镇风俗的大好时机。当喧嚣的鼓锣声在引领着花轿出现在小镇的时候,得意洋洋的新郎骑在马上东张西望,一只穿着红衣服的猴子,将点燃的爆竹扔在了新郎的马前就逃之夭夭了,受惊的马发狂的将背上的新郎掀了下来,在街道上拖着他狂奔了好远,才被彪悍的山民拦了下来,奄奄一息的新郎当夜就一命呜呼了。于凤兰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新郎是什么样子的,就成为了一个克死丈夫的扫把星寡妇。
宋家唯一的继承人的死亡,让宋财主夫妻陷入了绝望当中,在祠堂里面宋财主想要借种,被老族长一口回绝了,宋财主夫妻想到了不远处的白马寺的嘉措活佛,在宋财主夫妻的苦苦哀求之下,嘉措活佛在众神的旨意下给宋家指引了一条明路。
一天傍晚,被山民们敬若神灵的大熊猫出现在小镇上,避让不及的宋财主不小心掉进了小河中,被追随在大熊猫身后的薛晓峰救了起来,为了感谢救命之恩,在宋财主的一再请求之下,薛晓峰被请进了宋家大院,很快就成为了宋财主夫妻的干儿子。自由的出入宋家大院的薛晓峰这才惊奇的发现,掩盖在丧服之下的寡妇于凤兰竟然有着天仙一般的美貌,就像一朵怒放在山野间的野菊花,完全的占据了薛晓峰的心,薛晓峰的出现也上于凤兰这一个山里妹子的心重新荡起了涟漪。
有一次宋财主的老婆病重,宋财主请薛晓峰和自己一起带着老婆到白马寺找嘉措活佛治病,作为宋家的媳妇,于凤兰自然也跟随着前往,在半道上,宋财主的老婆以于凤兰是寡妇,不能够出现在寺庙里面,以免冲撞了神灵。于是薛晓峰在宋财主的要求下,陪同于凤兰到儿子的坟前祭拜。
当坟茔前燃起了缕缕的香烟,于凤兰娇小的身体跪在荒坟前,薛晓峰再也按捺不住对她的爱慕之心,两颗年轻而又滚烫的心紧紧的相拥了在一起,在蓝天白云之下,山林荒丘之上彼此将自己奉献给了对方,在激情当中,薛晓峰答应于凤兰一定请求宋财主答应娶她为妻。
借着宋财主夫妻高兴的时候,薛晓峰向宋财主提了亲,诡计多端的宋财主一口答应了薛晓峰,前提是等于凤兰守孝一年。不久,于凤兰就显出了怀孕的迹象,宋家大院传出了风言风语。一向将族人名誉看得高于一切的老族长走进了宋家大院,强烈要求将薛晓峰赶出上里小镇。薛晓峰迫于民风的压力,不得不离开小镇,他极力鼓动于凤兰和自己一起私奔,两人沿着茶马古道的悬崖峭壁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宋财主带着护卫追上了。宋财主夫妻没有想到对自己有着救命之恩的干儿子竟然拐带了自己的寡妇儿媳妇。这一场丑闻在小镇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于凤兰在祠堂面前遭受了家法的惩处,在宋财主的哀求之下,总算保住了性命,被关在宋家大院里面。而薛晓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心狠手辣的宋财主从雅安城里请来了最有名的骟猪匠,只用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和大烟就将薛晓峰阉割了,看着昏迷不醒的薛晓峰,宋财主觉得还不解恨,吩咐护卫将他丢在深山老林里面喂熊瞎子。
被倾盆大雨浇醒了的薛晓峰望着血肉模糊的身体,在深山老林里面绝望的嚎叫起来,只是他的嚎叫没有招来人声,倒是在四周传来了各种野兽的迎合。在山上濒临死亡的薛晓峰被一个老猎人背回了一个小小的竹楼,当他再一次从昏迷当中醒过来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和一只吱吱乱叫的小猴子,躺在他身旁的还有一个圆滚滚的大熊猫,薛晓峰认为这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天神,不禁对格桑花顶礼膜拜。在老猎人和格桑花的精心照料之下,薛晓峰总算逃出了死神的双手。薛晓峰对老猎人和格桑花充满了感激,而薛晓峰的俊朗以及柔情也深深的印在了格桑花这个茶马古道上令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独行侠的心上。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群被追杀的土匪闯进了这个人烟不至的深山,将这里当成了重振声威的地方,住在竹楼的薛晓峰和老猎人自然就成为了土匪扩充的首要目标。老猎人说什么也不答应,土匪们一起之下将两人绑到了山上,格桑花带着小猴子,骑着一匹红色的骏马,轻而易举的闯进了彭大爷的山寨,即便是杀人不眨眼的彭大爷,也不敢在茶马古道上的独行侠格桑花的面前轻试虎樱,乖乖的将老猎人放下了山,而一心想要复仇的薛晓峰拒绝跟随老猎人和格桑花下山,心甘情愿的成为了彭大爷的马前卒,干起了杀人越货,劫富济贫的勾当。
坐镇成都的省主席刘文辉不甘寂寞,与侄子刘湘联手吞并了的几个军阀,瓜分了他们的地盘。二人也不甘心互相牵制,都想牢牢的将整个四川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叔侄二人这一次抛开了亲情,大打出手了,整个四川陷入了一场硝烟弥漫当中。
原本驻扎在彭县的张团长奉命前往重庆剿灭刘湘,风流成性的张团长路过成都就被百花楼的老板娘白芙蓉勾去了魂魄,将部队驻扎在凤凰山,自己沉湎与白芙蓉的温柔乡中,不思进取。身为老板娘的白芙蓉为了笼络更多的客人,从不同的地方买来漂亮的女子,充当自己赚钱的工具。
于凤兰从传言当中得知薛晓峰被丢在深山喂了熊瞎子,几次欲追随他的脚步而去,可是看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腹部,她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抚养大。十月怀胎,难产的痛苦纠缠了于凤兰三天三夜,产下孩子的于凤兰还没有来得及听一声婴儿的啼哭就虚脱昏迷过去了。大喜过望的宋财主用一只剥皮的死猴子换下了刚出生的男婴,偷偷的送到了雅安城里,找了一个奶妈抚养。一个寡妇竟然生下了怪物,小镇上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了这样伤风败俗的丑闻,顿时就激起了众怒,在族人的严厉要求之下,宋财主,族长和嘉措活佛一致认为,只有用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惩罚于凤兰才能平息众怒。于是,五花大绑的于凤兰跪在祠堂外面,接受了来自小镇所有人的诅咒之后,奄奄一息的躺在猪笼里面。贪婪成性的宋财主瞒过了族人的眼睛,将一个外乡流浪过来的疯女人穿上于凤兰的衣服,偷换出了于凤兰,转手卖给了成都的妓院,疯女人被当成了于凤兰,在群情愤怒当中被推进了滚滚的金沙江。在跟着彭大爷做了几票生意之后,薛晓峰完全融入了这个刀头上舔血的日子,他的凶残与狠毒,机敏与灵活,很快就赢得了山上众兄弟们的拥戴以及彭大爷的赏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二当家。彭大爷有了薛晓峰这个帮手,在川西坝子上的众多土匪当中,成为了响当当的一霸。为了征战地盘的刘文辉也派人将彭大爷请到了成都当着贵宾款待。不甘寂寞的彭大爷成为了花街柳巷的常客,不仅成功的勾搭上了白芙蓉,成为了白芙蓉床上的最佳伴侣,跟张团长成为情敌,白芙蓉冷眼旁观两个情敌为了自己大打出手。刘文辉很想得到彭大爷这一股最大的土匪势力,严令张团长立刻向重庆开拔,否则军法从事,张团长只得恨恨的离开成都。彭大爷的强悍让白芙蓉心中暗笑,让他亲自调教刚买来的于凤兰。于凤兰在皮鞭与饥饿,彭大爷的疯狂摧残之下,几番寻死不成,却又被白芙蓉的软语温言与复仇的渴望唤醒,以野菊花的艺名成为了百花楼的头牌,引得成渝两地的达官贵人争相前来卖笑,风流成性的张团长自然不甘落后,在半道上偷偷返回,在与野菊花死缠了几日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重庆,不过他没有按照刘文辉的要求与刘湘开战,而是向刘湘抛去了媚眼,暗中保存自己的势力。
躲在深山做了土匪头子的薛晓峰,自认为有了足够的力量,这一晚他带着一群土匪闯进了小镇,在与宋家大院的护卫交锋的时候,激烈的枪声引起了山民们的对土匪共同的仇恨,剽悍的藏族汉子和身手敏捷的猎人纷纷加入了打击土匪的行列。薛晓峰既不想伤害无辜,更不想沦为小镇的罪人,土匪们那里是这些剽悍的山民的对手,很快就无还手之力了,只得在薛晓峰的带领下向深山里面逃命,留下断后的薛晓峰不小心掉进了猎人的陷坑,被抓回了小镇。土匪的暴行惹起了众怒,宋财主和老族长强烈要求嘉措活佛按照汉人的规矩处置薛晓峰。彭大爷在几次暗中营救不成,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二当家被装进猪笼,推进了滚滚的金沙江中。
格桑花又一次在薛晓峰濒临死亡的关头出现,从金沙江的巨浪中帮助薛晓峰逃出生天。
刘文辉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派人上山游说彭大爷,在薛晓峰的极力鼓动之下,彭大爷被收编了,薛晓峰也成了名符其实的副营长,随彭大爷一起到雅安驻防。自持有了枪杆子撑腰的薛晓峰不听彭大爷的劝告,带着几个当兵的穿过了茶马古道,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宋家大院。宋财主丝毫也不示弱,毕竟给刘文辉送了不少的军饷,腰也挺得笔直。薛晓峰的嚣张跋扈再一次的引起了小镇山民的愤怒,这个土匪竟然敢换了一身衣服公然上门挑衅。暴怒的山民们将这几个兵痞,作为秋季狩猎活动的祭祀品。五花大绑的薛晓峰被架上了天葬台,幸亏还是彭大爷不忘旧情,跑到安仁镇刘文辉的老家讨来了一张救命符,又跪求了小镇真正的执掌者嘉措活佛,才在薛晓峰即将命丧黄泉的关键时候让他逃出生天了。薛晓峰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在雅安也呆不下去了,刘文辉可不愿意为了这么一个土匪得罪雅安的一帮豪绅,在宋财主的压力之下,薛晓峰只得拉着遍体鳞伤沿着茶马古道向成都爬行。复仇的烈火在他的心中燃烧,总有一天他会让宋财主的一家人为于凤兰偿命,他一定要顶天立地的站在小镇山民们的面前。
张团长在初会了野菊花之后,到重庆连找了好几个姨太太都不称心,于是跑到成都花重金从白芙蓉的手中将野菊花买了下来,并且承诺野菊花一定要亲手杀死宋财主,为她报仇。可是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张团长毫无一点为她报仇的意思,野菊花一怒之下,偷了一把枪就逃出张团长的府邸,结果半道上就被张团长的部下抓了回来。为了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张团长将野菊花派到炊事班给士兵做饭。没想到野菊花干得还挺带劲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到张公馆做游手好闲的姨太太,张团长一时心血来潮,又将她送到了重庆医院去学习战地救护,不久,于凤兰就成为了张团长旗下的一名随军医生。
薛晓峰在成都流浪了几个月,很快就在成都打出了自己的名气,成为一霸,但是他知道做强盗土匪是报不了自己的大仇的,也是不齿于人的。于是薛晓峰带着自己的兄弟准备到重庆去投奔刘湘,一路之上有不少的绿林好汉早就想要与他结交的,在薛晓峰的说服下,都纷纷加入了他的行列,在到达重庆的时候,这一支乌合之众已经达到100多人了,张团长一见之下大喜,当即上报刘湘,封薛晓峰做了营长。
在刘湘与刘文辉的征战当中,土匪出身的薛晓峰再一次露出了他狼一般的狠毒残忍,机敏灵活,屡立战功,不久就被刘湘提升为团长。在与刘文辉争夺成都的时候,薛晓峰不幸被流弹所伤,送进了战地医院。让薛晓峰和于凤兰都没有想到的,两个都已经死了的人,上天还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让两人相聚。张团长自然不甘心自己的姨太太心里还有别的男人,于是处处跟薛晓峰过不去。
刘湘占领了成都,在省政府大办庆功宴,请来了成渝两地的达官贵人名流绅士,张团长和薛晓峰作为刘湘的功臣自然也免不了跟随在左右,正当一群人在谈笑风生之中,大厅里面闯进来了一只小猴子四处乱窜,扔下一颗炸弹就窜出了人群。薛晓峰大喊一声,将刘湘扑倒在地上,救了刘湘一命。在慌乱当中,一个蒙面女子冲了进来,用枪指着刘湘的脑袋,将他们两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薛晓峰认出了格桑花,拼死护在刘湘的面前,面对着深爱的男人,这个茶马古道上令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独行侠一时之间露出了女性的柔情,束手就擒了。刘湘大怒之下也想看看格桑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他亲手撕下了格桑花脸上的面罩,熟悉的面孔让刘湘的心在滴血,刘湘没有想到失散多年的女儿会以一种刺客的身份出现在面前。原来在十几年前,刘湘有一次到康定去游玩,认识了一个藏族女子卓玛,在卓玛怀孕不久,刘湘就回到了重庆,随后派人到康定去接卓玛,不想在茶马古道上遭遇了一群土匪,不仅财物被抢劫一空,连卓玛也死于非命,如果不是格桑花与卓玛长得一模一样,今日的刘湘也绝对不会相信站在面前要自己命的人会是自己的女儿。
刘湘虽然损失了几个人,却找回了自己的女儿,又将不可一世的刘文辉赶到了雅安,心愿以足,在成都心安理得的做起了省主席。不过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土匪出身,而且还是半残废的薛晓峰,于是强令张团长跟于凤兰离婚,两个历经了几番生死劫难的有情人终于走到了一起。格桑花不服父亲的强令,一气之下独自离开了成都,回到了茶马古道,她要去查清多年前的冤仇。薛晓峰本想借着打败刘文辉的机会,到雅安报仇的,没想到刘湘得到了成都,就有心放叔叔一把,让薛晓峰驻防在邛崃,只要刘文辉老老实实的呆在雅安,就不准有任何军事行动。但是仇恨在身的薛晓峰却等不及了,他带着自己手下的精兵,沿着邛崃山脉的一条兽道,悄悄的摸到了小镇,将小镇包围起来了,为了不引起民族之间的纷争,薛晓峰这一次没有蛮干,而是将嘉措活佛争取了过来,希望以政府的名义将宋财主一家法办。正在这个时候,格桑花也查出当年在茶马古道上截杀自己母亲的人就是宋财主这一伙马帮。宋财主当年的暴行被揭发出来,而且多年来在小镇上依仗财力横行一方的做法让很多人不满,这一次政府为众乡亲伸冤报仇得到了老百姓的拥戴,于凤兰也找回了了被宋财主抢去的儿子。宋财主虽然死了,薛晓峰也把自己送上了刘湘的军事法庭,刘湘可不想为了宋财主这样的人,就失去一名得力的干将,不久刘湘派人给嘉措活佛送了一笔大礼,又在白马寺做了一场法会,总算消弭了薛晓峰在小镇上所造的余孽。上里小镇总算又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薛晓峰:年轻英俊,头脑机敏灵活,富有侠义之心,对爱情忠贞不渝,在遭遇不测被迫沦为土匪之后,成为劫富济贫的豪侠,最后终于成为刘湘手下的一名出色的战将。
于凤兰:漂亮的山里妹子,敢爱敢恨,在被嫁给痨病儿子成为寡妇之后,勇敢的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在历经生死磨难之后,依然没有泯灭心中的善良,终于跟薛晓峰有情人终成眷属。
宋财主:曾经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赶马人,在一次截杀了刘湘的小妾卓玛之后,一夜暴富成为了上里小镇上最大的财主,一生精于计算,贪婪成性,心狠手辣,时常依仗自己的财富危害乡邻。
宋老太:宋财主的老婆,将金钱看得比什么都值钱,充当着宋财主的幕后参谋,与宋财主狼狈为奸。
族长: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在利益与维护宋氏家族的名声之上,把家族名声看得胜于一切。
嘉措活佛:白马寺的主持,在藏民和汉民当中都享有极高的威望,小镇政治与宗教的实际领导者。。
老猎人:一个习惯孤独的与野兽为伍的藏族老人,身手敏捷,心地善良,乐于助人。
格桑花:老猎人捡来的孙女,刘湘与藏族女子卓玛的私生女,在母亲被土匪截杀之后,被老猎人捡回来当成自己孙女抚养长大,武艺高强,枪法出众,茶马古道上的独行侠,亦正亦邪,令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
彭大爷:典型的川西汉子,有名的土匪头子,极有江湖豪情,带兵如子。
白芙蓉:妓院的老鸨,年轻漂亮,极有手段,善于与各色人等打交道,一生都在为了金钱而奋斗。
张团长:最初是刘文辉的手下,在被派到重庆不久之后,就成为了刘湘的手下,典型的老兵油子,吃喝嫖赌样样齐全,有奶便是娘,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一切。
1 晨 古镇 外
在川西坝子上有一个被绿树环绕四面环山的小镇,青砖灰瓦中掩藏着古朴的门墙,青石板铺成的街道闪着青幽幽的光芒
在一片青砖灰瓦当中露出一道高大的门墙,这就是小镇上最有钱的宋财主的家,
紧靠着宋家大院不远处就是宋家祠堂,斑驳的黑漆大门述说着久远的沧桑。
穿着草鞋,挑着箩筐,用青布帕包头的,穿长衫的山民和剽悍的藏民们穿梭在小镇上。
鸡鸣犬吠声回荡在小镇的缕缕炊烟当中
一条小河穿过了小镇,缓缓的流向了镇外
一条小小的便道像一根绳子,弯弯曲曲的盘旋在悬崖峭壁之间,这就是有名的茶马古道。
离小镇不远就是一片莽莽的原始森林,林间常常野兽出没,小镇上的男人大多都是一个打猎的好手,茶马古道就是连接小镇与外界的唯一通道。
2 午 白马寺 外
寺庙屋脊上的风铃在叮叮当当的响着,
经幡迎风飘荡,
转经筒飞快的旋转着,
祈福灯一只只的点亮了
僧侣们将长长的法号吹响,呜呜的轰鸣声在上空回荡
一阵阵的梵音佛语在寺庙响起
远处的天葬台上也被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经幡,几只秃鹫在上空盘旋,不一会儿就徒劳的跌落在天葬台前。
虔诚的藏民们叩着等身长头,一步步的从各地来到了白马寺
多姿多彩的藏画挂满了白马寺
嘉措活佛在喇嘛们的簇拥下,用金碗装满了圣水,轻轻的洒在善男信女们的身上,
等待摩顶的信民跪满了白马寺前面的空地
江南贵公子薛晓峰鹤立鸡群一般的出现在叩拜的山民和藏人当中。
3 晨 小镇 外
小镇上的每一家门前都挂上了一盏盏的红灯笼
祠堂外面更是披红挂彩,搭起了高高的戏台,川剧班子的锣鼓叮叮咚咚的敲着,背着背架子的,挑着筐,提着篮的,扛着猎枪的,抽着烟杆的,挤满了前来观看热闹的四乡八里的山民。
宋家大院挂着两盏大大的灯笼,高大的门楼照壁上一个大大的囍子
宋财主夫妻穿着簇新的长袍马褂,站在大门前迎接前来贺喜的客人
几个家丁护院背着枪站在大门两边,趾高气扬的注视着来往的人群
一些孩子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
4 晨 客栈 内
薛晓峰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的街道
一旁的客栈老板抽着旱烟袋:少爷,没有见过乡下的娶亲场面吧,
薛晓峰摇摇头笑了
客栈老板吐出一口烟:乡下的玩意,也莫得啥子好看的,最好看的还是白马寺的庙会,还有山顶上的天葬台,那些东西除了我们这儿,你要想看就得到康定那边才行,不过就是太远了
薛晓峰:今天娶亲的人家是谁呀?
客栈老板:是宋财主的独养儿子,不过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屎上
薛晓峰:宋财主家大业大,给独养儿子娶一个漂亮的媳妇也是应该的
客栈老板摇摇头:你不晓得,宋财主的儿子得了痨病,这不是害人吗?
薛晓峰:那新娘的爹娘难道不知道宋财主的儿子有病吗?
客栈老板:晓得又咋子嘛,宋财主一出手就给了女方娘家三匹马,那女娃子的爹当即就答应了,听说这个女娃子是雅安城里长得最漂亮的。可惜了呀
薛晓峰淡淡的一笑:还是宋财主有本事,把家业做的这么大?他以前是做什么发家的呢?
客栈老板:说起宋财主,从前也就是跟着马帮从西藏和四川运货的,穷的叮当响,不晓得是咋个的,突然有一天就发了大财,回来就把镇上好多的地方都买了下来,
5 午 小镇 外
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从镇外传来
宋财主的独养儿子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洋洋自得的东张西望
一乘大花轿在几个轿夫的晃悠下跟在新郎的身后
两旁的行人都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一只身穿红色衣服的小猴子从树丛里面窜了出来,引起了一阵骚乱,小猴子将一颗很大的爆竹仍在了新郎的身上,吱吱乱叫着,就窜到了一棵大树上,转眼就消失在树林新郎惊慌的看了一眼燃烧的爆竹,抖动着自己的衣服
爆竹掉在地上突然就爆炸了,巨大的声响将马惊的人立起来,惊慌的在街道上横冲直撞
病歪歪的新郎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向皮球一样被惊马拉着在地上翻滚
山民们一愣之下,总算有人惊醒过来,大声喊道:把马拦到起
有几个剽悍的猎人和藏民冲上前来,好不容易才把惊马拉住了
新郎满脸鲜血得被送进了宋家大院
大街上只剩下孤零零的花轿
6 夜 宋家大院 内
大厅上一片素白
宋财主和老婆双双坐在桌子前长吁短叹
财主婆擦着眼角的泪:都是这个扫把星给把我的儿子给克死了呀
宋财主抽着旱烟:你就别哭了,再哭也哭不回儿子了,现在要想的是咱们这么大的家业以后交给谁呀?
财主婆:老不死的,难道你还想娶小?
宋财主:你看你,一天就小的胡说八道,我要是想娶小,还用等到现在,我是怕后继无人呀
财主婆急忙擦干了眼泪:那咋办呀?在本家去过继一个儿子?
宋财主摇摇头:不行,这些本家一个个对咱们家的财产早就虎视眈眈的,过继了他们的儿子,还不把咱们扫地出门呀?
财主婆点点头:买来的孩子,咱们也不知道性情如何,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待咱们呢?
宋财主急了:难道我苦心经营了这么大的产业,到时候还是得白白的送给外人吗?
财主婆擦了一把鼻涕,转头望了一眼儿子从前住的地方: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宋财主急忙问道:啥好主意?
财主婆恶狠狠的说:借种!
7 夜 祠堂 内
老族长端坐在大堂上,抽着烟,用威严的眼睛盯着坐在下手的宋财主
宋财主夫妻将一包礼品放在桌上:太爷,一点小意思孝敬太爷的
老族长从鼻子里面发出了一声,
宋财主恭敬小声说了自己的打算
老族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胡子气得直跳:借种?荒唐,胡扯!这种事情你也说的出口,你给我记住了,只要我还活一天,我就不准有伤风败俗的事情在我的眼前发生,一挥手,气哼哼的走出了祠堂的大门
宋财主望着远去的老族长,尴尬的拎着礼物,灰溜溜的走出了祠堂的大门。
8 午 白马寺 内
嘉措活佛端坐在经堂,闭目打坐
宋财主夫妻虔诚的跪在后面
好一会儿,嘉措活佛才睁开了半闭的双眼:长生天的旨意,找一个外乡人来完成你的心愿。
宋财主夫妻急忙叩拜,虔诚的送上了精美的礼品,这才半躬着腰退出了大殿。
嘉措活佛夭折转经筒,长叹了一声,默默的站起来望着远处蓝天白云下面的天葬台,几只秃鹫还盘旋在天葬台嗷嗷叫着,不肯离去。
9 黄昏 小桥上 外
宋财主靠坐在石板拱桥上,用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小镇上的一切
夕阳斜下,将金色的余晖洒在缓缓流淌的小河中,泛起一阵耀眼的金光,几只鸭子在水面扑腾着
一缕缕的炊烟袅袅的升起
远处的山崖上一群群的归鸟在鸣唱
深山中不是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
几个山民穿行在陡峭的茶马古道上
一串串的驼铃声在山间响起,几声嘹亮的山歌从山林间传出来
宋财主低头望着自己的脚下,长长的叹着气,慢慢的吐出了一串寂寞的烟气
一直大熊猫笨拙的爬上了桥头,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宋财主的脚下
宋财主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用旱烟杆敲着自己的鞋帮,去去,一边去,别烦我
大熊猫喘着粗气呜呜的叫着,呲牙咧嘴的
宋财主这才回过头来,吓得一下就跳了起来,慌忙往桥下逃去,不想忙中出错,一下子栽进了小河中
薛晓峰站在对岸,突然发现了落水的人,大喊道:快救人,有人落水了,急忙跳下河去,好不容易才将慌乱的宋财主拉上岸来
大熊猫好像对落水的人毫不在意,摇摇摆摆的返回了树林
小镇上围上了几个人来
宋财主家的护卫匆匆跟在宋婆子的身后赶来
宋婆子一见湿漉漉的宋财主就拉着他大哭起来
宋财主哆哆嗦嗦的说:别哭了,先谢谢恩人
宋婆子急忙跪在薛晓峰的面前,磕头:谢谢恩人
宋财主拉着薛晓峰:你是我的恩人,今天一定要到我家去,让我好好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薛晓峰百般推辞不了,只得在宋财主夫妻和护卫的簇拥下,走进了宋家大院。
10 夜 宋家大院 内
宋家大院内一片欢声笑语
宋财主夫妻坐在主位上热情的招待着薛晓峰
寡妇儿媳于凤兰站在宋财主夫妻的身后,充当着侍女的职责,
薛晓峰不时的看一眼低眉顺眼的于凤兰
宋财主的老婆不停的给薛晓峰夹菜:薛少爷,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今天要是没有你,我家老爷就没命了
薛晓峰急忙说道:是我应该做的,
宋财主端起一杯酒:薛少爷,我宋某以前就是一个马帮的赶马人,长年累月的穿行在茶马古道上,今天你救了我的命,我得知恩图报,以后你在雅安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我宋某一定在所不辞。
薛晓峰赶紧站起来:宋老爷,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宋财主的老婆愣了一下,对宋财主悄悄的耳语了一阵
宋财主高兴的笑了:薛少爷,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该不该说?
薛晓峰:宋老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
宋财主笑了:我们老两口唯一的儿子死于非命,看到你,我老婆子就想起了儿子,想请你做我们的儿子,我知道这个要求实在很冒昧,还请薛少爷谅解
薛晓峰沉吟着
宋婆子一把将于凤兰推来跪在了薛晓峰的脚下:薛少爷,我就是一个老婆子,一看到你就想起了儿子,我可怜的儿呀,你死得好惨啦
薛晓峰急忙说:快起来,我答应了
宋财主夫妻顿时就喜上眉头
薛晓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于凤兰递上了茶
宋财主夫妻笑着连连点头,宋财主将薛晓峰从地上拉起来:晓峰,我明天就去找族长,选个黄道吉日,正式收你为子。
宋婆子笑着拉着薛晓峰的手:我又有儿子了。
11夜 祠堂 内
老族长坐在八仙桌前,听着宋财主唠唠叨叨的说完,抽了一口旱烟:不行,你要过继儿子就必须得在本家的侄子辈中找人,我偌大的宋家难道还找不到一个合适做你儿子的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乡人来分宋家的财产。
宋财主迟疑了一下:可是我们老两口都觉得他合适
老族长气得胡子直跳:宋世成,你还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中吗?没有我的许可,那个外乡人永远也进不了宋家祠堂,你问问他们,有谁同意你过继外乡人的?
下面的宋家人轰然说道:不行,宋家媳妇现在是寡妇,就是入赘也轮不到一个外乡人
众人议论纷纷,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宋财主说话的
老族长拍着桌子:宋世成,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想要一个儿子,要吗就在本家侄子中找一个,要吗就让你的寡妇媳妇招一个女婿,但是也得在宋家找,你自己看着办吧宋财主垂头丧气的走出了祠堂
老族长挥挥手:都散了,都散了,回家去
族人在议论纷纷中走出了宋家祠堂
11 晨宋家大院 内
宋婆子用一块青布帕抱着头,躺在摇椅上哼哼唧唧的呻吟着
于凤兰半蹲在她的旁边,给她捶着腿
宋财主坐在一旁抽着旱烟长吁短叹
薛晓峰递上一杯茶:干妈,你喝点茶,干爹,要不我倒雅安去请一个医生来给干妈看看吧?
宋婆子:晓峰,干妈信不过那些医生
宋财主:还是到白马寺找嘉措活佛给瞧瞧吧
宋婆子点点头:晓峰,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薛晓峰急忙答应
宋财主:凤兰是儿媳,按理也应该一起去
宋婆子点点头:一起去求求活佛保佑我们家,请活佛做做法事,说不定就好了
薛晓峰:那我现在就去吩咐准备马车,我们一会儿就去白马寺
宋财主点点头:行,你去准备吧
12 山道 外
宋婆子坐在滑竿上
宋财主和薛晓峰骑着马走在前面
于凤兰无精打采的骑在马上,走在宋婆子的身边
几个护卫背着长枪,懒懒散散的跟在后面
翻过了一道山梁,白马寺出现在面前
宋婆子招呼大家停下来:老爷,凤兰是寡妇,能进寺庙吗?
宋财主一拍脑袋:我还把这一茬给忘记了,不能去
于凤兰不安的站在宋婆子的面前:那我就回家吧
宋婆子摇摇头:都出来了,你回去路上也不安全,
薛晓峰:我送嫂子回家吧
宋财主:老婆子,这儿离儿子的坟地不远,让凤兰去他的坟地上烧烧香吧,等我们从白马寺回来在一起回家
宋婆子点点头:也行
宋财主:晓峰,你陪凤兰去坟地,明天在这儿等我们
薛晓峰:干爹,那谁陪你们呢?
宋财主:我们带有护卫。不会有问题的,凤兰是一个寡妇,你要看好她,宋财主带着一群人沿着山梁到白马寺去了
薛晓峰和于凤兰看着远去的人影,默默的向山梁的另一边走去。
13 午 山谷 外
痨病儿子的坟上已经长满了荒草
于凤兰从篮子里面拿出一些贡品,一一摆在坟前
薛晓峰蹲下来,点燃了蜡烛
于凤兰点燃几柱香,插在了面前,跪倒在坟前
薛晓峰一边撕着纸钱,一边说:嫂子,你不要太悲伤了
于凤兰站了起来:我不会悲伤的,在我知道宋财主用三匹马就将我买下来,我的眼泪就流尽了
薛晓峰:你还年轻,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好的
于凤兰望着远处的青山:我连这一座山都走不出去,更逃脱不了宋财主的掌控,哪里还会有什么好的生活
薛晓峰:凤兰,你一定会走出大山的,也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外面的世界早就不一样了
于凤兰:连我爹都狠心的丢下我,我还能相信谁呢?
薛晓峰动情的抓住了于凤兰的手:你还有我,你可以相信我的
于凤兰慌忙抽出被薛晓峰抓住的手:我,我,我是一个寡妇,一个克死丈夫的寡妇!扫把星!
薛晓峰再一次的抓住了于凤兰:他的死跟你没有关系,哪天的情景我在客栈都看见了,是马惊了才把他摔下来的,他们怎么能够把这样的罪名安在无辜的你身上,
于凤兰捂着脸蹲在地上,放肆的哭起来
薛晓峰将于凤兰搂着怀中:凤兰,你知道吗?第一次看见你在花轿前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好痛,薛晓峰疯狂的吻在于凤兰的脸上
于凤兰一边躲闪着,她的话被薛晓峰堵在了嘴里,她从不知所措到疯狂的回应着薛晓峰
两人滚到在地上,压倒了一大片的青草
蓝天白云见证了两个疯狂的少男少女蜕变成为男人和女人的过程
14 午 山梁上 外
宋财主正在山梁上等待
远远的看着薛晓峰和于凤兰牵着马从山梁过来
宋婆子一脸的鄙视
宋财主将烟杆在鞋帮上磕了一下:你可千万不要坏了大事
一群人汇合之后下上了
15夜 宋家大院 内
宋财主夫妻端坐在堂前高兴的谈天说地
薛晓峰陪坐在一旁,听宋财主将自己以前赶马帮的事情,趁着宋财主夫妻都高兴的时候,薛晓峰向宋财主夫妻提出了要娶于凤兰的事情
宋婆子一脸的恼怒:天啦,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宋财主迟疑了一下:晓峰,你看我们夫妻两都喜欢你,还把你收为义子,凤兰是你嫂子,你可不该打她的主意,
薛晓峰赶紧站起来:干爹干妈,我是真的喜欢凤兰,如果我能够娶凤兰,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给二老养老送终
宋婆子在一旁不说话
宋财主默默的喝着茶,好半天才说:晓峰,我们可以答应你,不过凤兰还在守孝
薛晓峰笑了:干爹,我可以等她的
宋财主松了一口气:按理再少也得让凤兰守孝三年,不过,我们老两口是真的希望你可以一直在我们身边的,这样吧,就让凤兰守孝一年,一年之后就让你们成亲,怎么样?
薛晓峰笑了:谢谢干爹干妈,我和凤兰一定把二老当成亲爹娘一样孝敬。
宋婆子在一旁大喊:凤兰,你过来
于凤兰匆匆的跑进大厅:爹娘,垂手站在一边
宋婆子:刚才晓峰跟我们提亲了,等你满一年守孝期,我们就给你们成亲。
于凤兰急忙感谢,但是突然一阵恶心,捂着嘴跑出了大厅
宋财主不高兴的说:这孩子,一点都不懂事
宋婆子看了宋财主一眼,将烟杆在桌子上磕着
16 午 祠堂 内
老族长在祠堂里面焦急的走来走去
宋财主匆匆的走进祠堂:族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老族长拍着桌子:不像话,不像话!在我的眼皮底下出现这样的事情,让我颜面何存?
宋财主擦着脸上的汗珠:族长,什么事情让您发这样大的火?
老族长怒气冲冲的指着宋财主的鼻子: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说,你家的寡妇儿媳跟那个外乡人是怎么回事?
宋财主:他们没什么事情呀?
老族长:你还给我装蒜?在我的面前发生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你还把我放在眼中?你老实给我说,那个寡妇是不是怀上了野种?
宋财主大惊失色:怎么可能?一定是有人往我的脑袋上扣屎盆子,老族长,我们一家可是清清白白的,你一定要给我做主,把诬陷我的人找出来。
老族长:我告诉你,三天之内,把那个外乡人给我赶走,要不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宋财主:老族长。你千万别生气,我回去让老婆子好好的问一下,真有此事,我绝对不能让别人往我的头上扣屎盆子
老族长气冲冲的坐在凳子上: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你回去吧!
17 夜 宋家大院后院 内
于凤兰靠在薛晓峰的身上
薛晓峰握着于凤兰的手:凤兰,你以后会跟我回家乡吗
于凤兰将薛晓峰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羞涩的说:我有了
薛晓峰:你有了?有了什么?
于凤兰扭了一下身体,锤着薛晓峰的胸膛:都怪你,都怪你薛晓峰大惑不解:我怎么啦?
于凤兰伏在薛晓峰的耳边:你要做爸爸了、
薛晓峰高兴地拉着于凤兰的手:真的吗。真的吗?
于凤兰点点头
一个声音从前院传过来:薛少爷,老爷找你
薛晓峰:干爹在找咱们呢,我们先到前厅去
18 夜 前厅 内
宋财主忧心忡忡的在大厅内转来转去
宋婆子不耐烦的说:老爷,你就别转了
薛晓峰和于凤兰相跟着走进来
宋婆子拉着于凤兰回房间了
宋财主指着椅子:晓峰,你先坐下
薛晓峰连连答应:干爹,这么着急的找我,出什么事情了
宋财主对着祖宗的牌位出神,好一会儿才说:晓峰啊,我可是把你当亲儿子看待的,你怎么能做出畜生般的事情,你让我太失望了
薛晓峰不解:干爹,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样生气?
宋财主:你和凤兰的事情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我已经答应你们的婚事了,难道就这么短的时间你们都等不及吗?你以后让我怎么有脸去面对族人?
薛晓峰低下了头:干爹,对不起,是我的错,不关凤兰的事,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
宋财主长叹了一口气:晓峰,你还是赶紧回家,等风声平静下来再找个好日子来娶凤兰吧
薛晓峰急了:干爹,我现在不能走!
宋财主:为什么?
薛晓峰鼓起勇气:凤兰怀了我的孩子!我不能丢下她
宋财主气急败坏的说:晓峰呀,我还是看错了你?虽然我们老两口都喜欢你,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保不了你,族长限你三天之内离开小镇,你还是赶紧走吧
薛晓峰:干爹,能让凤兰和我一起走吗?
宋财主一口回绝:不可能,凤兰现在还是宋家的媳妇
19 夜 茶马古道 外
薛晓峰拉着于凤兰在陡峭崎岖的茶马古道上艰难的前行
于凤兰擦着汗水
薛晓峰拉着她:凤兰,我们得赶紧走,只要到了雅安就安全了
山林中不时传来野兽的嚎叫,
悬崖下金沙江在怒吼
于凤兰:晓峰,咱们走小道吧
薛晓峰:不行,小道上到处都是野兽和土匪,不安全
20 夜 茶马古道 外
宋财主带着一群护卫和山民骑着马,打着火把,沿着茶马古道追击
一个护卫说:老爷,你就回家吧,我保证把这两个奸夫淫妇抓回来
宋财主:不行,我一定要亲手把他们抓回来,薛晓峰这个禽兽,竟敢拐带我的儿媳妇,赶快追!
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在茶马古道上追击,惊起了一群群的夜鸟呱呱乱叫
上一篇:神话类电影剧本《女娲的眼泪》 下一篇:都市电影剧本《不会微笑的蒙娜丽莎》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