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讽刺相声剧本《做官》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08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小品剧本》为您分享讽刺官场的相声剧本
做官


甲 (演唱陆原词《我是一个兵》)ldquo;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hellip;hellip;rdquo;
乙 (旁白)来了个当兵的?
甲 (续唱)ldquo;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hellip;hellip;rdquo;
乙 (旁白)他怀恋着呢。
甲 (演唱孟文豪《我是一个兵》)ldquo;有人曾经问我,此生什么最光荣hellip;hellip;rdquo;
乙 喂。
甲 (续唱)ldquo;啊~当兵的历史当兵的磨练,是我最大的荣耀。rdquo;
乙 你串调了!
甲 啊,我喜欢串门。
乙 你当过兵的?
甲 当然!
乙 怎么从来没听说呀?
甲 在ldquo;全民皆兵rdquo;的年代。
乙 噢hellip;hellip;
甲 ldquo;好孩子,长大去当兵rdquo;。
乙 嗯hellip;hellip;唉,去你的!
甲 ldquo;同学们,长大后做什么?rdquo;ldquo;长大后去当兵!rdquo;
乙 这就对了。
甲 是人民子弟兵让老百姓当家作主的,老师常说ldquo;枪杆子里面出政权rdquo;。
乙 说的不错,后辈应该为祖国多做贡献。
甲 啊!你和我都一样沉在过去。
乙 似乎有点观念落后。
甲 啊,时代变了!
乙 是得变!
甲 我们都乘上新时代的火箭了。
乙 是啊!
甲 我在互联网的高速公路上走遍天下,还想上月球问好嫦娥呢。
乙 胃口不小。
甲 属大象的。
乙 咋不说属恐龙的?
甲 恐龙早已绝迹了,那是虚无的。
乙 是呀,要讲究现实。

甲 不但要现实,还要赶时尚。
乙 所以你也穿起长袍说相声来了?
甲 啊,差远了,差远了!
乙 我觉得你跟得蛮紧的啊。
甲 去问问小孩子ldquo;你长大后做什么?rdquo;
乙 ldquo;我要做官!rdquo;
甲 对!ldquo;官念rdquo;深入人心,三岁小孩也想做官。
乙 好事!
甲 哎,可惜ldquo;棺材rdquo;太少了。
乙 棺材?你是说做官的人才吗?
甲 不,现在是人才大爆发、人才大蒸发的年代,市面上不乏人才,只是德才不多。
乙 那hellip;hellip;
甲 你看这麻雀五脏俱全、只需一个鸟头。
乙 噢,我明白了,你说的是官位。
甲 是呀,这官位成了人鬼争逐的宝座。
乙 唉,资源紧缺。
甲 做官不容易啊,得多一颗脑袋。
乙 嗯,竞争出人才嘛。
甲 如果人人想做官hellip;hellip;
乙 我就不想做官!
甲 ldquo;这家伙说假话!rdquo;
乙 百分之一百的真话。
甲 ldquo;不想当将军的不是好兵!rdquo;
乙 我干得比谁都好。
甲 ldquo;抢打出头鸟!rdquo;
乙 哟,够吓人的。
甲 ldquo;认我兄弟的,好好干;否则,随便你怎么干!rdquo;
乙 我ldquo;身正不怕影子歪rdquo;。
甲 ldquo;什么?末位淘汰rdquo;!
乙 那个鸟官有一手!
甲 俗话说,小女子不可一日无财,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乙 深刻真切。
甲 这回可想做官?

乙 嗯,还是做官好。
甲 可是你做不了。
乙 公平竞争啊,为何我做不了?
甲 啊,碰到我们单位的那个,你只有倒霉的份。
乙 咦,为什么呀?
甲 ldquo;一山不容二虎rdquo;呗。
乙 申明!我不是吃人的老虎。
甲 可是,你不能犯错误呀。
乙 我刚来,又犯了哪门子错?
甲 那天,群众以为你是领导,对不?
乙 这种误会哪儿都有。
甲 这就对了!伤人家的自尊了。
乙 嚄!
甲 你不该高人一截。
乙 矮我一截应该怪谁啊?
甲 所以你做不了官,朝不保夕。
乙 所以我剃了光头、不穿鞋子、吃压缩饼干减肥hellip;hellip;
甲 ldquo;话不投机半句多rdquo;,你叫他ldquo;干爹rdquo;也没用。
乙 嚄!他叫我ldquo;干爹rdquo;还差不多。
甲 所以很多人把做官作为首选职业,享受奢侈的大餐。
乙 真是趋之若鹜,难道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甲 啊,ldquo;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rdquo;嘛。
乙 是呀。
甲 所以,追求幸福的顺口溜唱开了。
乙 唱出来听听。
甲 (唱西皮流水)有人说幸福就是:住美国房子,娶日本老婆;
雇中-国厨师,用英国管家;开德国汽车,去韩国美容;
穿法国时装,戴瑞士手表;飞泰国旅游,炫南非钻戒。
什么才算最幸福?只有在中-国做官。
乙 看得准!
甲 啊,那黄鱼头这方面的嗅觉特灵,靠投机钻营弄到了官位,
猴子称王,党同伐异,营私舞弊。
乙 那究竟谁能在他的手下做官?
甲 归纳一下有四种。
乙 哪四种?
甲 第一种是有钱人。
乙 哦,油水足。
甲 如果有权人有一千零一个在后面跟着,那么,
有钱人就有一千零一个在前面等着。
乙 彼此彼此。
甲 开工厂办公司既要本钱又要冒风险,还要和地方官打交道。
乙 赚钱也不容易。
甲 啊,弄不好人财两空。
乙 可想而知。
甲 恰巧来了个擅长公关的,两个相遇蛇鼠一窝,
一个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一个如蝇逐臭欲罢不能。
乙 人家是大老板嘛。
甲 啊,开皮包公司的。
乙 一只皮包装财富。
甲 ldquo;哎呀老板,你的资金怎么迟迟不到位啊?rdquo;
ldquo;黄鱼头,我聘请你老婆到我公司做兼职管理还不行么?rdquo;
ldquo;行,就这样说定了。rdquo;
乙 这叫借鸡生蛋。
甲 ldquo;老会长那么古板,我挂不上号啊。rdquo;
ldquo;啊,下一届你准备接任!rdquo;
ldquo;多谢鱼头提携,藏着。rdquo;(往乙衣袋里塞东西的模样)
乙 什么呀?
甲 ldquo;红包,酬劳酬劳你的。rdquo;
乙 (旁白)难得做回领导。
甲 唉!真是富贵一家亲,权钱好兄弟。
乙 下一种呢?
甲 第二种是马屁精。
乙 哎!
甲 啊,千错万错马屁不错。
乙 有哪些马屁?
甲 响屁、闷屁、臭屁、还有连环屁。
乙 还不少呢!
甲 啊,只要配胃口,闻起来就香!
乙 也讲究适销对路。
甲 ldquo;哎哟,怎么踢我啊?rdquo;(作趔趄状)
乙 怎么啦?
甲 该是拍在马腿上了。
乙 跑错庙了。
甲 啊,所以其擅长的就是会看风势,眼乌珠骨碌碌的像什么来着?
乙 喏,得势了就会摇头甩尾巴的。
甲 一点不错!所以,你不会拍马屁,只会深受其害。
乙 凭什么要害我?
甲 你问我我问谁去?不信听着。
乙 我洗耳恭听。
甲 ldquo;鱼头,我和你鱼水情深啊。rdquo;ldquo;又有新消息了?rdquo;
ldquo;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圈套中,那家伙野心大着呢。rdquo;
乙 天哪,我在做梦啊。
甲 在他眼里,你做梦就证明你有ldquo;野心rdquo;。
乙 嗷,看来我要遭殃了。
甲 啊,你遭殃了还不知道害你的是谁。
乙 我没那么苯!
甲 ldquo;领导耍你了,还不晓得?rdquo;
乙 ldquo;我知道,lsquo;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rsquo;rdquo;
甲 ldquo;你窝囊,好坏不分。rdquo;
乙 这样下去非要我和那鱼头干一仗不可了。
甲 怎么样,受不了了?
乙 难受!
甲 他们开心了,ldquo;领导,我干得不错吧,rdquo;

ldquo;那个副主任帮他说话,该是做到头了,你去坐他的位置。rdquo;
乙 唉!人家也替我受罪了。
甲 为了除掉你,他们费了不少劲呢。
乙 君子面前挑刺也难啊。
甲 ldquo;鱼头,你的皮鞋脏了,我给你擦擦。rdquo;
乙 一等贱民,阴毒!
甲 是啊,为了巴结权贵,他们可以如此奴颜婢膝、曲尽人情,
踩着别人往上爬、捞好处。
乙 还有一种呢?
甲 第三种是关系户。
乙 哦,裙带联盟。
甲 黄鱼头只是树上的一个结节,他能为所欲为,必有上家为其撑着。
乙 要不然,凳子还没坐暖,头顶着火了。
甲 他自己也常说ldquo;上梁不正下梁歪rdquo;。
乙 我家三岁小孩也会说。
甲 庙不大僧倒不少,找他的还真络绎不绝呢。
乙 假如我是科长。
甲 ldquo;你家侄子,就委屈搞后勤吧。rdquo;
乙 ldquo;还算爽快!rdquo;假如我是所长。
甲 ldquo;你家外甥女,我让她当出纳。rdquo;
乙 ldquo;够意思!rdquo;我是他老婆的伯伯。
甲 ldquo;我给哥哥安排了人事工作。rdquo;
乙 挺会发牌的!还尊卑分档呢。
甲 所以,彼此一呼百应、互相袒护。
乙 最后一种呢?
甲 第四种是二流子。
乙 无赖痞子。
甲 因为危害别人、威胁别人而受人讨厌。
乙 是的,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甲 可是在我们单位很吃香。
乙 是否还有表彰?
甲 那当然!

乙 强!
甲 啊,强就强在撒赖上。
乙 如何?
甲 逼人买账!
乙 无话说了。
甲 其实,黄鱼头与乌贼之间也有矛盾冲突。
乙 显而易见。
甲 虎狼相对,难免撕咬。
乙 那就别搞在一起,当心黑吃黑。
甲 不行!当他发现一夜之间,他的亲信站到那边去了,
就知道其厉害了,主动采取合作态度。
乙 这回黄鱼头栽在二流子手里了。
甲 啊,互相利用的戏剧开场了。
乙 彼此成了对方的工具。
甲 大权在握,自然有更多的好处。
乙 烂芋在手也有好处?
甲 黄鱼头为了官位,排斥异己,有了小喽罗,他可省事多了。
乙 噢,我明白了。
甲 ldquo;鱼头,那家伙不把你放在眼里啊。rdquo;ldquo;整死他!rdquo;
乙 叫他怎么死?
甲 ldquo;给我盯住他,让他走投无路,连环套!rdquo;
乙 嚄,搞追杀了。
甲 号令一下,连ldquo;飞机rdquo;、ldquo;坦克rdquo;也出动了,ldquo;围追堵截rdquo;压境来。
乙 真是ldquo;躺着也中枪rdquo;啊!
甲 想拖人下水!
乙 哎!
甲 想把人吓倒!
乙 嗷hellip;hellip;
甲 想让人自赴黄泉!
乙 呸!想得倒美。
甲 哈哈,可人家没那么容易死啊。
乙 呃,天大地大命大。
甲 只嫌自己权力不够大,怕只怕法网恢恢。
乙 后来怎么样了?
甲 二流子被封为治安队长。
乙 嚄!谁给黄鱼头发个ldquo;废物利用奖rdquo;?

上一篇:学生相声剧本《没考好》 下一篇:四人学校爱情话剧剧本《我们之间的爱》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