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爆笑小品剧本《后爹》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1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都知道后妈不好当,那后爹也不好当,辛辛苦苦养孩子,还尽受气,东北谋农村就上演了一出后爹难当的故事,请欣赏农村爆笑《小品剧本》:
后爹

编剧:王志攀
人物:
程 野:儿子,,憨憨傻傻(请程野注意每句台词后面,他特色的反问口气rdquo;啊?rdquo;)
郝莎莎:母亲,60岁,母亲
闫光明:相亲者,60岁,神经质老头
场景:
东北农村屋内,一张桌子,两边各一张椅子。墙上一张程野老年照片(爹)

入场:
程野上场,样子憨憨傻傻、满腹心事,对观众。
程野:这世上啊!有三种孩子的命最苦,一是没爹的;二是妈又给他找了个爹的;三是,还得给妈陪嫁的!这三种,我全占了!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含情脉脉,煽情)记得、、、, 我爹在世的时候,就经常教育我,说,孩子啊!人生苦短,万事一定要看得开。还说,这人生啊!就好比打电话,时间再长,你总得要挂,不是你挂,就是我挂!结果第二天,我爹就----先挂了!这爹死了,娘要嫁,结果,我是嫁妆!把我妈取走了,还外搭我这么大一个白胖的黄花大小伙(哀哭)唉!我爹的苦命孩子啊!
郝莎莎上场,手足无措,小心翼翼接近程野。
郝莎莎:、、、孩子!、、、孩子?(程野不看不理)、、、小野?
程野:妈!、、、请叫我中文名字!、、、OK(手势),我是中-国人!Do you understand?
郝莎莎:哦!、、、大橙子、、、那个,那个一会啊、、、你、、、你叔来看你!你准备一下!你们也见个面啊!啊?
程野(冷笑):哼!是看我?还是看你啊?啊?、、、都让我管他叫叔了!看来,离管他叫爹的日子不远了!已经很接近了啊!
闫光明提着礼品上场,敲门,紧张,不停的拾掇外表。
郝莎莎:呀!人来了!孩子啊!你一会可别让人难堪!啊!
程野:行!我不让他难堪,我让他好看,总行了吧!
郝莎莎开门,闫光明怯怯的进来。
郝莎莎:来了?
闫光明:啊!
郝莎莎:来!我给你俩介绍介绍!来!这是我儿子!小野!
闫光明(紧张,激动,鞠躬,赔笑):哦哦哦!太君好!
程野:你汉奸啊?谁是太君啊?抗战都结束几十年了!你和我妈就那么排斥我啊!非要给我整日本去啊?
闫光明(吞吐,忙解释):不不不!孩子!我这是看电视剧看多了!叫差了!孩子!你这名字也太民族化了!
程野:抗日神剧看多了吧?怎么,你还想参加八路啊?你不无聊啊?你就不能看点有意思的节目啊?喜洋洋与灰太狼不让你看啊?、、、《熊出没》不让你看啊?、、、大风车!、、、不让你看啊?
郝莎莎:孩子!你别跟那较真!啊!、、、他叔啊!来来来,坐坐坐!
闫光明:哦哦哦!那个,我给孩子买了点东西!(礼品放桌子上)
程野(惊讶):娃哈哈啊?你哄小孩呢?你当我小孩啊?我这么大个人,能喝这玩意吗?我只喝爽歪歪!
闫光明:哦哦哦!对不起孩子!是我的错,以后咱们都一家人!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全都给你买!啊!
程野:谁和你一家人啊?我是大橙子,你顶多算个西葫芦!你不是我们家的菜,我也不是你的点心!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闫光明:孩子!我知道,但是,我真心希望能融入到你们的世界啊!
程野:两瓶娃哈哈!就像融入到我们的世界啊?
闫光明:哦哦哦!对了!孩子,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便给你买了些动漫人物!(从包里掏出奥特曼)看!奥特曼,给!喜欢不?
程野(怒视闫光明):、、、你是诚心接我伤疤,是吧?、、、给我拿一边去!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奥特曼了!就是他,杀了我爹?
闫光明(迷惑,吞吐):、、、你、你、你、、、你爹是怪兽吗?
程野:你爹才是怪兽呢!我爹是蜘蛛侠!
闫光明:这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郝莎莎:嗨!别提了!你不明白!这孩子他爹啊!是个蜘蛛人,每天高空作业的,老危险了!这为了安全啊,他爹每天去上班以前啊,都要拜一拜观音菩萨来保佑他,来乞求平安!这观音菩萨也特灵验,这一直都保佑的好好的,可是有一天,他爹却突然出事了!、、、、、、就因为、就因为这孩子贪玩,把他爹那观音菩萨给他换成了奥特曼!结果,他爹当天就出事了!结果就,就、、、就、、、就、、、
程野(悲伤):结果!我爹就撂电话了!
闫光明:啥意思啊?
郝莎莎:撂电话的意思,就是他爹挂了,人没了!
闫光明:哦!
程野:我爹临死前看着奥特曼,只说了一句话!我终身难忘!ldquo;我说怎么不灵了啊!rdquo;,然后两眼直勾勾的,死不瞑目啊!(悲痛)。
闫光明:孩子!这世事难料!这也不怨你啊!
程野:我这不是寻思着,奥特曼比较厉害吗?谁知道,神仙也分国家啊,人家不受理咱们这边的业务啊!(哭嚎)跨国啊!
闫光明:那、、、那孩子!你别难过!孩子!你要是不嫌弃,以后我就做你爹!你看可以吗?我会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
程野:看吧!狐狸终于露出了黄鼠狼尾巴啊!
闫光明:不是!孩子!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接受我啊!
程野:让我接受你?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你这是屎壳郎给猪拜年,有所企图啊!
郝莎莎:孩子!我说你就不能对你叔客气点吗?
程野(悲哀状):哎呀!妈啊!这家里的局势发生了变化啊!我妈终于和人家站在了一条战线上啊!我爹地苦命孩子啊!爹啊!我想你啊!你来把我带走吧!爹啊!(抱着照片痛哭)我说爹啊!您老也真是的,一生潇洒,你就这么轻轻地来,、、、咵咵地去啊!、、、
闫光明:孩子!那是轻轻地来,轻轻地去!徐志摩的诗!
程野:我爹是轻轻地去吗?他那是直接从20层楼上咚咵一下干下来的!轻吗?很隆重啊!
闫光明:哦!不好意思!孩子!
程野(继续):爹啊!你说你走了,也不带上我!你说咱爷俩在一块多好啊!没事,咱爷俩调戏一下小鬼,没事,再开着你那黑色房车出去兜兜风!多惬意啊!
闫光明:房车?
郝莎莎:棺材!
闫光明:哦哦哦!
程野:没事!咱爷俩在斗斗地主!爹啊!我知道您最爱斗地主,您一个人在下面是不是闷得慌啊!是不是没人陪您斗啊?没事!我陪您斗,咱爷俩斗地主!我爹算牌老好了!
闫光明:那人也不够啊!三缺一啊!
程野:你去不去啊?缺个地主!
闫光明:别别别!我斗不过你爷俩!我不会算牌!
郝莎莎:你爹他会算牌啊?他顶天顺还能被四个K给炸了!他会斗地主吗?他当地主,一副牌起了五个炸,结果当四个三带一打出去了!
闫光明:那不是还有一个炸吗?
郝莎莎:你也彪啊?拆了,三带一给带出去了!最后还挨炸了!
程野:我爹那不是喝多了吗?
闫光明:喝什么酒啊?喝那么高啊!五个炸当四个三带一打,四带二多好啊!
程野:闷倒驴!
闫光明:哦!难怪!倒了没?
程野:倒了!、、、(疑视)要不!你也下去陪我爹喝俩?
郝莎莎(生气):别跟我那提你爹喝酒!
闫光明:怎么了啊?
程野:我爹这喝酒厉害啊!只要我爹晚上超过12点不回家!我妈这就立马准时的,赶着小毛驴车出去找他了!我爹铁定喝多了,回不了家了!
闫光明:哦!那你妈肯定的多少有点怨言啊!难怪啊!
程野:那肯定的啊!小毛驴都有怨言了!别说我妈了!后来,这都成习惯了!我们家那小毛驴,晚上只要一到12点,这ldquo;激灵rdquo;就起来了!
闫光明:起来干什么啊?
程野:去看我爹回来没啊?
闫光明:那你给你爹整个地图不就得了!这用费那么大劲吗?
程野:我爹喝多了以后!只认驴,不认人,更别说地图了!所以,我爹死前啊!就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啊!爹死了以后,你千万别给爹烧那些纸人啊!电器啊什么的!别整那些没用的!你一定要给爹烧头纸驴啊!
郝莎莎:你爹他就属驴!一辈子就跟驴有缘!
闫光明:十二生肖里面!、、、好像、、、好像没用属驴的啊!
郝莎莎(气愤):我看你也是属驴的!而且脑袋还被驴踢了!
闫光明:不是啊!我今年属狗啊!
程野:今年?、、、那你明年属什么啊?
闫光明:我明年属猪啊!
程野:叔啊!你今年几岁啊?
闫光明(数手指):我今年芳龄54,虚岁57!
程野(抓狂状):哎呀!妈呀!你都找个什么人啊?、、、、、、我说啊!(伸一根手指)这是几啊?
闫光明:一像铅笔细又长!
程野(伸两个手指):、、、那这个呢?
闫光明:OYE!
程野:我的妈呀!这思维,也太敏捷了!
闫光明:这不就OYE吗?咱们照相的时候,不都这样吗!(伸出OYE手势)OYE !
后爹当的是不容易啊!更多剧本尽在《小品剧本》中,如需剧本或者投稿请联系我们

上一篇:搞笑小品剧本《发财大法》 下一篇:三人农村搞笑小品剧本《山妹娶老外》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