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电影剧本《李汉章》赏析三 作者:总编剧 时间:2014-07-11  来源:未知
剧本正文 :
接上一篇:近代纪录篇微电影剧本《李汉章》赏析二,请继续:
汉沽大街 日 外
恶僧背着一条长凳,风风火火的走在大街上。
镇长(OS):、、、这恶僧上来,什么也不说,仗着自己一身硬功夫,逮着百姓就是一顿毒打、、、
恶僧放下长凳,一脚踩上:、、、以后,这条街我说了算,我是爷。
恶僧面前的地上,躺着一地被打得呻吟、哀嚎的众人。

汉沽店铺日 内
镇长:从此!这恶僧就赖在我们这里不走了!这镇上做营生的,他是一天讹一家,谁也跑不了、、、

汉沽大街 日 外
恶僧大口吃肉、喝酒,大把抓钱。
镇长(OS):、、、他往那凳子上一坐,(比划)这一伸手,好酒拿来;这再伸手,好肉拿来;这三伸手,铜钱银两拿来,只要稍微有一点慢,就是一顿狠打。

汉沽店铺 日 内
镇长:被他打断手脚、打得躺床不起的人是不计其数啊!
店铺的女儿吴英(以后的李吴氏)擦一下眼泪。
吴英:只因我父、兄端的酒肉不合口,就被他打得至今百日仍不能下床走路(抽泣)。
镇长:咱们这汉沽大街,现在是人人自危、所有人都害怕他,至今也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啊!、、、这年头,本来就生计困难,再被这恶僧这样折腾,我们都更不好过啊!老天爷啊!
老汉章(OS):那年头!和尚都想出来当爷、、、
李汉章看着床上的父子,看着抽泣母女无助的眼神。
老汉章(OS):、、、看着他们无助、绝望的眼神,我想起我小时候受欺负的样子、、、
剪切,小汉章小时候受欺负的无助眼神。
老汉章(OS):、、、人的一生,太多的无奈。
李汉章转身快步走出去,镇长一惊。

汉沽大街 日 外
小汉章走出,径直朝大街上的那条长凳走去,镇长,店铺母女慌忙跟出。
镇长(紧张):汉章啊!你去干什么?
李汉章一脚挑起长凳,接在手里。
镇长大惊,上前拦住:汉章啊!你干什么?这凳子碰不得!你可千万别找事啊!快放下!惹不得!惹不得啊!
李汉章扔起长凳,一脚踢的粉碎。
店铺母女大惊失色。
镇长痴痴的看着地上踢碎的长凳:完了!这下完了!要出事了!
太阳正照当空。
恶僧风风火火走在大街,张虎、胖七紧跟左右。
恶僧看着地上碎掉的长凳,大怒:、、、谁?是谁?、、、他奶奶的!、、、是谁?
张虎、胖七怕的发抖。
店铺窗户、门缝内很多人张望。
恶僧:大街上的人全部给我滚出来!(渡来渡去)他奶奶的!
众人陆续从各店铺内走出来。
大街上站满了人,没有人敢说话。
镇长不停擦汗。
恶僧(走来走去):胆子不小啊?都有人敢在俺的头上撒野了!、、、是谁摔坏了俺的长凳?、、、要是没人承认,俺就把你们统统一顿狠揍、、、、、、(大声)是谁?
人群中的吴英紧张不安。
众人后面,阴凉处的李汉章:我!
人群分开,李汉章走进来。
李汉章架着胳膊:我摔得!
张虎看一眼胖七:李汉章?
恶僧:你?(快步上前)你个不怕死的东西!找揍。
恶僧上前一把揪住李汉章的衣襟,一甩不动,再甩,李汉章仍纹丝不动,恶僧用上两只手,仍甩李汉章不动。
和尚摸一下头,打量李汉章:哦!原来也是个练家啊?既然是同道中人,那就报上名号吧?
李汉章:在下!李汉章?
恶僧(疑惑):李汉章?没有听说过、、、(恍然大悟)可是那个一背靠倒了程延华影壁墙,又在北京西苑一枪挑杀了十三个强人的铁背熊李汉章?
李汉章:正是在下。
众人骚动。
恶僧:好!铁背熊?好小子!到有几分本事!有意思!、、、
恶僧揪住胖七、张虎的耳朵,把他们按到在地,一屁股坐他们背上。张虎、胖七呲牙咧嘴。
恶僧搬起腿:、、、那你可知?俺又是谁?
李汉章: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欺压百姓的强人。
恶僧:哎!怎么这样说话!、、、俺可是那打遍江淮、两广,踢馆200多家的四川行安和尚,江湖人称ldquo;斗狠佛ldquo;,至今,俺还未曾遇到过对手!怎么样?听说过吧?名号还够响吧?
李汉章:至今没有对手?我呸!你打的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吧?
恶僧猛的站起(大怒):好啊你!敢瞧不起俺!让你看俺的本事。
恶僧搜寻一圈,走到一店铺门口的石狮子前,挽起袖子,发力把石狮子抱起来,又扛在肩上。
众人吃惊,骚动,害怕,后退。
恶僧猛的把石狮子扔到李汉章面前:小子!我让你瞧不起人!看到了吧?怎么样?敢不敢和俺较量较量?
李汉章:有何不敢。
镇长叹气,跺脚。
恶僧:好!小子有胆识!有意思!俺也好久没有和个像样的人打架了!今天到可以舒展一下筋骨。不过,俺可先说好了,俺一生有两种人不打,一是不打女人,二是不打没断奶的娃娃。今天是你找事,被我打死可是白打。
李汉章取下包袱,走到人前:有哪位老乡,能帮在下暂时拿一下?
吴英上前,一把接过李汉章的包袱。
李汉章(抱拳):谢谢!姐姐!
吴英:不谢!
镇长看也不看李汉章,不停摇头擦汗。
众人围成一个大圈,恶僧站在里面。
恶僧抱拳:、、、金刚拳、、、四川、斗狠佛。
李汉章走入,抱拳:、、、形意拳、、、天津、李汉章。
吴英紧张的抓紧李汉章的包袱。
场面气愤紧张,所有人都为李汉章捏一把汗。
恶僧打出两招开场拳,向李汉章攻去。
打斗场面,李汉章和恶僧平分秋色。
镇长慢慢正眼去看打斗。
打斗场面,、、、李汉章一拳打过恶僧的掌尖,直中恶僧喉咙,恶僧倒地,爬地上咳嗽,喘不上气。
众人叫好。
恶僧恼羞成怒:不许叫好!不许叫!
恶僧脱下僧袍,摔在地上,又向李汉章扑去。
打斗场面恶僧渐败下风,招架不住,恶僧腾空一记飞脚,李汉章一个转身,把背亮出来,恶僧一脚击中,被震飞,李汉章就势拉住恶僧的脚,一脚上踢,击中恶僧膝盖关节。恶僧倒地。
众人叫好。
恶僧一拳一拐站起,拍一下头顶:铁头功!
恶僧顶着头向李汉章顶去,李汉章一拳击中恶僧天灵,恶僧猛的趴地上,昏昏蒙蒙。
众人一片叫好。
恶僧爬起:不许叫好!不许叫好!
众人收声。
众人中一个人开始叫好,两个、三个、全部。
恶僧恼羞成怒,ldquo;啊rdquo;的一声怒吼,向李汉章恶狠狠冲去。
打斗场面恶僧只有挨打的份。李汉章最后一记双跑拳,猛的打在恶僧胸膛,恶僧的身体被打的向后飞滑出去,狠狠砸在店铺的墙上,墙上被顶得凹下去一片,恶僧口鼻流血,没再起来。
恶僧(奄奄一息):、、、我、、、我、、、输了!、、服了!
众人一片欢呼。
李汉章:你走吧!
几个人抄家伙冲上来:不能放他走!整天欺负我们,打死他!打死他!
李汉章拦住:哎!这和尚虽然可恶,可恨!但也算耿直、坦率,罪不至死!让他走吧。
几人停下。
李汉章:你走吧!以后不许再欺负人!
恶僧努力站起来,勉强向李汉章抱一下拳,一瘸一拐离去。
众人一起欢呼:好!、、、铁背熊李汉章!、、、铁背熊李汉章!、、、铁背熊李汉章!、、、李汉章、、、
镇长擦一下汗,长松一口气,脸上渐渐露出喜悦。
镇长:汉章啊!多亏你啊?快回家啊!别让你娘等着!
李汉章:不好意思!镇长爷!把墙打坏了,我一会来修!
镇长:嗨!你别管了!我找人来修!快走吧!
李汉章走到吴英跟前:谢谢!姐姐!
吴英递上包袱,李汉章背上。向镇长、吴英抱拳,吴英点头还礼。李汉章迫不及待跑去。
吴英一脸羞红、爱意,看着李汉章跑去的身影。

村外槐树下 日 外
李张氏坐在槐树下等到。
李汉章跑过田间。
李张氏叹口气,站起来转身离去。
李汉章(OS):娘!
李张氏一惊、停下,转过身。
李汉章跑向李张氏:娘!我回来了!
李张氏(激动):、、、我儿回来了?
李汉章跑到李张氏跟前:娘!我回来了!
李汉章跪下磕头。
李张氏激动的捂住嘴巴:、、、好!、、、好!回来就好!、、、我儿长大了!我儿长高了!起来!
李汉章:、、、娘!您有白头发了!、、、、、、来!娘!我背你。
李汉章背起李张氏,转几个圈。
李张氏:、、、好了!好了!放下!
李汉章放下李张氏。
李张氏拉李汉章:走!回家!和娘好好说说!

李汉章家 日 内

老汉章(OS):解放后!我又回到汉沽,继续收徒授拳!
渐隐
黑幕
良久,一只火柴点燃。
1962年 李汉章家 夜 内
李拓原点燃蜡烛,坐在床边看着李汉章。
睡着的李汉章眼角挂着依稀的泪花。
李拓原为李汉章掖好被子,又躺回自己的被窝。
我们看到燃烧的蜡烛,迅速燃烧殆尽,窗户慢慢微亮。
黎明,李汉章坐起来,下床穿上褂子,看李拓原、李雨生,为他们盖一下被子。
李汉章打开门,看着外面。

李汉章家院子 黎明 外
李汉章扣着扣子走出门口,看一下微亮的天空,低头看到门口的一篮子鸡蛋。
鸡蛋上面压着几块钱。
李汉章提起篮子,走向厢房。

李汉章家厢房 黎明 内
屋子内很暗,李汉章开门进来,放下鸡蛋,巡视一下,给一个弟子盖好被子。
李汉章走到里面,又把另一个徒弟漏出来的腿放好,盖上被子。
李汉章捡起搭在地上的衣服,给一个徒弟盖在被子上。
李汉章又巡视一圈。

汉沽马路上 黎明 外
李汉章步履缓慢的走在马路上,不时低头看路。
李汉章好像发现了什么,加快脚步向前。

李张氏墓前 黎明 外
我们看到一个墓碑,上面写着ldquo;故显考李公雁骥大人之墓rdquo;,尽头向左拉,我们又看到一个墓碑ldquo;故显妣李门张氏夫人之墓ldquo;。
后面,另一个墓碑ldquo;故先室李门吴氏夫人之墓ldquo;
李汉章表情沉重,快步走向墓碑,边走突然开始哽咽、慢慢弯腰跪下。
李汉章跪在李张氏墓前低头痛心抽泣。
镜头向上拉,一阵风吹动所有树叶。
李汉章渐渐止住哭泣,用袖子擦拭一下眼泪,缓慢站起来。
李汉章看到四周轻轻摇晃的树叶,看一眼墓碑,慢慢转身离去。
李汉章的背影离去,走向马路。

汉沽马路上 黎明 外
李汉章的背影走在马路上,突然停下。他提起胳膊,开始慢慢跑起来。
渐渐的,李汉章的背影跑远。
李汉章在马路上各角度不停的跑。
李汉章跑过路边不同的景象。

汉沽海边 黎明 外
李汉章奔跑在海边的马路上,看着东方渐红的天空。
几只海鸟在海边飞翔。
老人慢慢停下,朝海边走去。
他来到石头跟前,慢慢坐下,眺望着大海。
海上几艘货轮,发出低沉的汽笛声。
李汉章看一眼被海浪冲刷的岩石,又抬头看一眼上空逗留的海鸟,轻轻一笑。
他从身上取出那本严实包裹着的折册,慢慢打开。
折册被翻开,第一页写着ldquo;母亲rdquo;。
李汉章又翻了几页,然后合上,紧紧握在手里。微笑着深长的看向大海。
海天交接之际,见见明亮。
我们渐渐听到ldquo;沙沙rdquo;的脚步声。
李汉章(OS):拓原啊!、、、现在,你知道什么是ldquo;武rdquo;了吗?
李拓原(OS):知道了!爷爷!、、、武是、、、ldquo;和、平rdquo;,、、、武是、、、ldquo;自、强、不、息rdquo;、、、
李汉章身后,李拓原和上百人的脑袋,渐渐露出马路地面线,他们在跑步。
李汉章(OS):、、、我习武一生,我贫穷、平凡、困苦,我可能什么都没有,但我收获了ldquo;真诚rdquo;,收获了ldquo;无、悔、的、一生rdquo;!
李汉章看着露出海面的太阳,脸上露出微笑。
李汉章喃喃自语:、、、天津、、、李汉章!
李汉章轻轻一笑,脑袋一载,坐着死去。
天空中逗留的海鸟,突然飞走。
一丝海风,轻轻吹动李汉章手里的折册。
我们看到蒸蒸日上的日出。
我们鸟瞰到,李汉章周围跪着家人、弟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上百人,不时有几声女人的抽泣声。

范家屯大街 黎明 外
空旷的范家屯大街上,空无一人。
一扇货铺的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接着是另一家货铺的门被打开,接着是三家、四家、十家、更多家、、、
各色各样的百姓、习武者、大学生不约而同的聚集大街,一个、两个、十个、更多,他们都没有说话,表情很沉重、严肃。
大街上聚集越来越多的人。
矗立着很多人的大街上,却格外安静,他们纷纷开始朝同一个方向抱拳、作揖、鞠躬、、、、、、
人群中有几个妇女,在轻轻抽泣。
几个年轻人跪下磕头。

汉沽大街 黎明 日
很多人朝天空一方抱拳、作揖,两个年轻人磕头。

范家屯脚行 黎明 日
所有百姓一起朝一方抱拳、作揖。
一个小孩看的入神,走到父亲跟前:爸!你们都在干什么啊?
父亲:、、、哦!、、、武术界一代宗师,天津李汉章去世了!、、、这些人都来送他最后一程。
小孩:一代宗师?
父亲:嗯!
小孩立马跪下磕头。
小孩:爸!我也要习武!我也要做一代宗师!

汉沽李汉章墓前 黎明 外
李拓原面带微笑,跪在李汉章墓前,磕头后站起来,离去。
李拓原的背影走在马路上,突然停下。他提起胳膊,开始慢慢跑起来。
李拓原奔跑在马路上,慢慢的,他的脸和身体发生了变化(特技),他变成了一个老人(真实李拓原出演)。

2014年 汉沽海边 黎明 外
老年李拓原奔跑在海边。
叠印 2014年
李拓原坐在石头上,眺望着大海。
李拓原的背影远去在一条干净的马路上,一辆高级轿车挡住了老人远去的背影。
渐隐
黑幕
幻灯片,李汉章像。
字幕:1962年,李汉章去世,享年82岁。习武一生,一生授徒数百人,弟子、门人遍及北方。
幻灯片,ldquo;一代宗师rdquo;牌匾。
字幕:1980年,孙剑云为纪念李汉章诞辰100周年,特赠ldquo;一代宗师rdquo;牌匾。
幻灯片,李拓原与众师兄弟、众弟子、门人合影。
字幕,李拓原,时年77岁。
全剧完!更多精彩尽在《小品剧本》中,这里绝对有您需要的剧本
上一篇:动作电影剧本《李汉章》赏析二 下一篇:美国电影剧本《马 尔 霍 兰 车 道》赏析一
本类最热剧本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