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小品剧本《网恋与爱情》讲述现代夫妻与网络的故事

2014-07-17 09:5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互联网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也给一些用互联网聊天和交友的人们带来困惑和故事。这个小品就反应了现实生活夫妻间的一些故事。
小品剧本: 网恋与爱

人物:主持人mdash;mdash;男。称:主。
北风吹,男,三十多岁,称:男。
雪花飘,女,三十多岁,称:女。

布景道具:城市楼群的天幕。正面挂有《网恋与爱情》牌匾一个,沙发、茶几、烟、酒。

入场:
主:观众朋友们,央视的崔永元主持的lsquo;小崔说事rsquo;办得很好,我们XX电视台向央视学习,创办了lsquo;XX谈心rsquo;栏目,该节目有我XX主持,下面,我们请一对中年夫妻作为我们的佳宾,大家欢迎。
体育进行曲中,男西服革履大大方方地,女白领服饰畏畏缩缩地上。
男兴奋地:大家好,我叫北风吹,牙科大夫,括弧,主治医师。电视台要我录节目,我终于要在电视上露脸了,爽!
女胆怯地:大家好,我叫雪花飘,牙科护士,括弧,长。电视台叫我录节目,但是,我温柔的心里有点怕怕hellip;hellip;。
男:怕什么?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头,咱们上了电视,说不定还弄个明星当当呐。
女:上一次电视就成明星了?别想好事儿了,咱们回家吧。
男:好不容易弄了个机会,走吧。(抱起,走)
主逗趣地:抱着上来了?真亲啊!
男:女人上不了台面儿。(把女放在连椅上)宝贝,坐好了,别怕。(吻一下)
女:(摸脸)怎么没感觉?
主:那是你太紧张了,雪女士,你好,欢迎你参加我们这个节目。(伸手)
女推托:我拒绝和异性握手。
主逗趣地:什么时代了,还搞男女授受不亲啊?
女:我,怕他吃醋。(战战兢兢地畏缩在一旁)
男鼓励地:握吧握吧,有我在,没事儿。
女:我不敢,我犯过男女方面的错误mdash;mdash;
主:性质严重吗?
男讪笑着:没事儿没事儿,红杏稍微出了点墙mdash;mdash;
主:红杏都出墙了?
男赶紧用腋下夹住女的手,握住主的手:不是不是,您好您好,感谢您给我们两口子露脸儿的机会。
主: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男:您太客气了,我对您的邀请表示感谢,一鞠躬。(拉着女一同鞠躬)
主:别别别。
男:我们对您的夫人也表示感谢,二鞠躬。(鞠躬)
主:这与我老婆有什么关系?快别这样了。
男:我们对您的女儿也表示感谢,三鞠躬。(鞠躬)
主:这与我女儿有什么关系?弄得和遗体告别似的?
女:没有你女儿就没有你嘛。
主:这是什么话?
男:口误hellip;hellip;,是没你女儿就没你老婆。
主:更不像话了。
男:又口误了,是没你和你老婆就没你的女儿。
主:这还差不多。
女:我们准备和你攀亲家呢。
主:这要看孩子们的,咱们不能做主。
男女:那是那是。
主:坐吧。
男坐下,安抚着女。女扭扭捏捏地。
主:北先生,雪女士,第一次来电视台吧?
男女:是的。
主:但凡第一次面对摄像机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有点紧张,咱们谈一会就不紧张了。
男:我不紧张,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拿出烟)来一支?
主:录像的时候不能吸烟。
男拿出小酒瓶:那来一口?
主:酒也不能喝。
男:我喝。(喝一口,呱嗒呱嗒嘴)爽!
主:雪女士,你看北先生一点都不紧张,你也不要紧张,就像在家里一样。
女迷惑地看着:像在家一样?
主:对。
女脱衣服。
主迷惑地看着。
男:你脱衣服干吗?
女:我出汗了,想洗澡。
男:洗什么澡,也不看看是在哪里?!
女:洗澡不行啊?
主:嗯。
男:快穿上,咱家的东西对外保密。
女穿上:有什么保密的?
男:那也不能拿出来展览啊!
女:不洗就不洗,你吼什么吼?反了你了!
男乖乖低下头。
主:雪女士,教育孩子要注意场合。
女:哈hellip;hellip;!
男:你说什么?
主:口误,我说的是教育丈夫要注意场合。你也不能训斥你的妻子。
男:我说X大主持人,你怎么向着她呀?你看我老婆漂亮怎么的?
主摆摆手。
女站起:漂亮怎么的?漂亮是女人的资本,漂亮的女人人见人爱,是不是,X?
主:对。你看,雪女士通过说了几句笑话,就不紧张了嘛。
女:我不紧张,有什么话?说。
主:雪女士,北先生,现在,搞网恋的人挺多的,我们搞了一档节目叫lsquo;网恋与爱情rsquo;,据我所知,你们都是过来人,孩子都大了,在网恋中中经历了不少,现在,请你们谈谈你们的感受,好吗?
男:要我们公开私生活的秘密啊?
女:要我们爆料隐私啊?
主:我不是那个意思mdash;mdash;
男:你什么意思?家丑不可外扬啊。
女:就是,电视台拿别人的隐私提高收视率,什么意思你?走,不拍了。(走)
男:让我们把实话说出来,怎么见人啊?走!
主急忙拦住:二位,我不是那个意思,坐下来,咱们先进行一下美好的回忆,谈谈你们两是怎样成为亲密爱人的怎么样?
女:那还差不多。(坐)
男:那我谈谈我们当年是怎么谈恋爱的,让现在的小青年学学。
主:好。谁先说?
女:女士优先,我先说。
主:你说。
女:我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那真是漂亮啊。
主盯着:你现在仍然非常漂亮。
男:你看着我老婆干嘛?
主:谈话节目,主持人就是要看着对方的眼睛的。
男:扯淡,我看你就是打我老婆的主意。老婆,走。
女:干什么?我刚和别的男人活两句话就吃醋了?
主:北先生,我老婆也非常漂亮,而且我爱情专一,你就放心吧。
男:说话算数?
主:当然算数。
男:那我就放心了,老婆,说。
女:那时候,我眼睛,这么大个儿(比划),像一潭秋水,迷人。
主:哦。
女:我嘴唇,这么大个儿(比划),像樱桃,招人。(咧着大嘴)
主:哦?
男指着女的嘴:好大的樱桃啊。
女:你干什么你?!
男:现在,科学发展了,樱桃比苹果都大了。
女:你!?
主:北先生,别打岔么。
男:我不说了,你说。
女:我那身段儿,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性感。
主嬉笑着:对。迷倒不少人吧?
男:迷倒一大片中老年男人。
女:胡说,追我的可都是清一色的小青年儿。
男:哼。
女:那时候,我穿一身超短衣裙,打着口红,系着领带,描着黄眉,染着一头金色的头发,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百分百。
男:哼。
女: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呢。
男:人们喊,快看啊,人妖来了!
女:什么人妖?我是正宗的中-国美女。
男:快看啊,这个女人神经啦!
主:北先生,你别这么说嘛。
女:就是嘛。嗳,X,你知道中-国四大美女吗?
主:不知道。
女:那我告诉你,第四名西施,第三名貂蝉,第二名章子怡,第一名雪花那个飘。
男:咦mdash;mdash;
主:头一回听说。雪女士,您这么漂亮,怎么会在众多的追随者中看上北先生呢?
女:都是名字惹得祸,他叫北风那个吹,我叫雪花那个飘,富有诗意嘛。
主:就因为名字富有诗意就看上他了?
女:是的。
主:那么北先生,你是怎么看上雪女士的?
男:王八瞅绿豆mdash;mdash;对眼了呗。
主:北先生,听说你们婚后生活挺幸福的?
男:是的,我们结婚后非常的甜甜蜜蜜,她爱我,我爱她,不到半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嘻mdash;mdash;。
主:结婚半年就生孩子,够快的。
男:打了点儿提前量嘛。
主:未婚先孕啊?
女:别那么说,难听。
主:好,不说。
男:眼看着孩子大了,她把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了,不理我了。有一次,我出差一个多月,急急忙忙赶到家里,想,想mdash;mdash;
主:想亲热亲热mdash;mdash;
男:小别胜新婚嘛,理解万岁吧,可她不让mdash;mdash;
主:雪女士,你为什么不呢?
女:他满嘴的大蒜味儿。
主:你也是的,不会刷牙吗?
男:我是牙科医生,这点常识还不知道吗?我都刷了三次了,可她还是不让。
主:雪女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女:哼。
男:后来我发现,不是这么个事儿,她搞上网恋,有网上情人了。
女:你怎么爆料家庭隐私呀?
男拍了一下嘴:忘了,家丑不可外扬啊。
主:在网上和异性谈谈不算家丑,你还是谈谈嘛。
男:老婆和人那个,我说不出口啊,这不是戴绿帽子吗?
主:这不算戴绿帽子,你就谈谈嘛。
男搓着指头:有这个吗?
主沉思一下:只要你们谈得好,有。
男:那我就说。
女:见钱眼开。我先说。
主:好,您先说说你对网上情人是怎么说的?
女:你是辣椒面儿,你是味精,你是我倾诉时的对象,你是我爱情寂寞时的一盏mdash;mdash;二十瓦的灯。
主:这比较正常嘛。
男:她不是这么说的,比这肉麻多了。
主:那是怎么说得?
男:我打开她的qq,花花肠子说mdash;mdash;
主:花花肠子是谁呀?
男:她的网上情人呗。
主:噢。
男:花花肠子说,我亲爱的老婆mdash;mdash;小花儿蕊蕊。
主:小花蕊蕊是谁?
女:我的网名呗,美吗?
主:不错。你说。
男:花花肠子说,你是我的太阳,你是我的月亮,你是我的星星,你是我的小小鸟儿。
女不在乎地:哼。
男:有你这麽丰满的小小鸟吗?
女:哼。
男:小花蕊蕊说,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肺,你是我的肝儿,你是我的胃mdash;mdash;
主:都是主要内脏。
男:你是我的前列腺啊!
女:哼。
男:你有前列腺吗你?
女:哼。
男:你打算把你的前列腺按在你哪儿啊?
女不说话。
主:别说了,雪女士都不反驳你了。
男:她没话可说了。
主:话说到这儿,雪女士,你对网上情人是怎么看的?
女:网上情人是使人兴奋的人,是躺在丈夫身边心里想着的人,是可望不可即的人。
主:挺现实呀。
男:谁知道是不是可及了?我离家一个多月,还不知道幽会多少次了呢?不行,离婚!
主:为了这点小事儿就离婚,值得吗?
男:为了男子汉的尊严,必须离!
主:雪女士,你同意吗?
女:同意,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根腿的男人到处是。
主:离了?
男:现在,离婚的人很多,我们也不能落后啊。
女:我们也要时髦一把。
主:到底离没离呀?
男女理直气壮地:离了。
主:哦。
男:我儿子听说我们离婚了,可高兴了,说,(倒口)老爸,你给我找一个新妈,老妈,你给我找一个新爸,我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多好啊!
主:这孩子。离婚后,你们分开住了?
女:哪有房子?同在一个屋檐下。
男:好在是三居室,我们三口一人一间。
主:那也行。
男:行什么呀?刚过几天,那花花肠子就来了。
主:雪女士,是真的吗?
女:是的。他左手提着一只鸡,右手提着一只鸭,头一次看我来了。
主:第一次见面应该送玫瑰。
女:烧鸡、烤鸭比玫瑰实惠,他知道我爱吃肉。
男:黄鼠狼给鸡拜年,等喂肥了收拾你。
女:这你就别管了,离婚了,我自由了。
主:对,北先生,你就在一边看着吧。
男:我不干看着还能怎么地?只见那花花肠子和她坐在客厅里,两个人又敬酒,又夹菜,(倒口)你吃hellip;hellip;,你喝hellip;hellip;,嘻hellip;hellip;,哈hellip;hellip;,(白)把我给气得mdash;mdash;
主:这可是合理合法的,你生气也白搭。
男:我老婆守着我和外人亲亲热热的,我能不生气吗?
主:那是你前妻,你就忍忍吧。
男:我忍得住吗我?更为可气的是,两个人吃饱喝足了,手拉手到卧室里去了。
主:问题严重了。
男:我赶紧到门口偷听,里面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了。这时,我儿子过来了,高兴地说,爸,我妈要和我新爸keisi吗?
主:你儿子挺支持啊。
男:儿子,你起什么哄?走hellip;hellip;。我儿子说,(倒口)你看你那样子,脸儿都白了,至于吗?我妈和我新爸keisi,你也给我找个新妈,和我新妈keisi不就平衡了吗?(倒口)我不是下不去嘴keisi吗?(倒口)你不keisi,那就怪不得我妈和别人kesi了。
主:是啊。
男:我儿子又说,(倒口)爸,要不这样,你既然下不了嘴keisi,那我就去找个姑娘多keisi几次,把你的keisi补回来。
主:你儿子和小姑娘接吻也代替不了你啊。
男:我儿子说,老爸得不到keisi儿子得到了keisi,就当是老爸得到了keisi嘛,老爸,你别老想着我妈和我新爸keisi了,你就是想也不能和我妈keisi了,我替你keisikeisi去了。他走了。这时,里面没动静了。
主:哟,雪女士,你们在里面干什么了?
女:网上情人一见面还能干什么?潜规则mdash;mdash;
男:不行,我不打麻药给他拔牙,疼死这个花花肠子!
主对男说:别冲动。(对女)你同意了?
女:我怎么能当着我的前夫干那事儿呢?不行,我要考验考验他。
主:怎么考验的?
女:我说,我有艾滋。
主:你这个考验也太厉害了。
女:花花肠子一听,lsquo;噌rsquo;地一下就跑了。
主:哦。
女:我的眼泪哗哗地涌了出来,回想起我牙疼需要拔牙时,我的丈夫是那样无微不至地呵护着我,打了三次麻药,一点儿都不疼。特别是当我查出患有子宫肌瘤时,医生怀疑是恶性的,丈夫说,亲爱的,别怕,就是你真的得了那种病,我也陪你战斗到底mdash;mdash;。
主:北先生,是真的吗?
男:是的。
女:可是,我的网上情人让我一句话吓跑了,吹,还是你好啊,我不该嫌你的嘴里的大蒜味啊,我,我对不起你呀!
主:北先生,你前妻都哭了,快去劝劝啊。
男:我赶紧走进去,拉着她的手说,飘,亲爱的,俗话说得好,浪女回头金不换,男人的胸怀似大海,你的缺点我包容!
主:你们和好了,够快的。
男:该和好时就和好,再找一个能和我的飘一样漂亮吗?
女:不和好能找到吹这样温柔的吗?
主:好!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北风那个吹和雪花那个飘夫妇经过风雨,爱情更加牢固了,但愿你们两口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男女:谢谢。
男:X大主持人,我们谈的怎么样?
主:很好。
男:那就拿钱去吧。
主:好。(拿出一个钢镚)
女:一块钱也是钱嘛。这真是,又出名又得利,实惠!
男:谁要拔牙,请找我!我的网址是:保证不疼点儿com
主:让你做广告来了?
剧终。
欢迎来到中-国剧本联盟,这里绝对有您需要的年会小品剧本,欢迎投稿!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