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还有如此小气的人,搞笑的相声剧本《分烤鸭》

2014-10-28 19:4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我晕!还有这么小气的人,什么都舍不得!怪不得都四十好几了,连个老婆都没有,赶紧改正改正你的坏毛病吧!欢迎欣赏下面的相声!

甲:今天我们给大家讲个故事。这故事的主人公姓胡。

乙:唉,小胡。

甲:这小胡一个人,住个大院。临街的几间当门市房租出去,自个儿住里边几间。

乙:嚯,这条件可不错。

甲:条件不错吧?四十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呢。

乙:他眼光高?

甲:哪是他眼光高,人家姑娘都不干。

乙:为什么呀?

甲:小胡这人哪,特别小气。

乙:哦?

甲:这一处女朋友就得约会啊。

乙:是

甲:约会前,小胡就琢磨了:大热天的,见两面了,都是人家姑娘请我吃的冷饮,这回怎么说也轮着我了。

乙:这么想对啊!

甲:可请她吃冷饮还得花钱。

乙:废话!不花钱人白给你呀?

甲:怎么办呢?这样吧,我前两天在门口捡了个空饮料瓶子,我在家灌点水拿去给她喝。

乙:嘿!这可太小气了!

甲:灌开水吧,还得点火烧,太费!

乙:这还费呢?

甲:不如直接灌点自来水,把煤气钱省下来。

乙:这还算计!

甲:可灌自来水水表也得转哪。

乙:啊?

甲:诶,有了!

乙:有什么了?

甲:小胡想出个好办法,他拿起瓶子就跑到马路边上。

乙:他要干什么呀?

甲:一会儿,洒水车过来了,小胡“噌”就蹿过去了,伸瓶子就接,边接嘴里还说哪:师傅开慢点,容空我打点肥皂,我连接水带洗澡这就全齐了。

乙:呵,把洒水车当淋浴喷头了。

甲:我这儿半年多没洗了。

乙:得什么样儿啊?

甲:洗干净了,小胡拎着这瓶水就跟姑娘见面了,两人遛跶了没一会儿,姑娘就拿手帕擦汗,(学女声)天儿可真热!

乙:是够热的,快请姑娘喝水吧,别白接了。

甲:是。小胡说了,你看你,出了这么多汗,一定渴了,快喝水吧。

乙:快喝吧。

甲:喝是喝呀,可得省着点喝,我就带一瓶。

乙:啊?

甲:姑娘不乐意了,说你自己喝吧,我再买一瓶。

乙:人家要自己买。

甲:小胡一听急了,怎么着,瞧不起我?一瓶水我还请不起了?不许买!就喝这瓶!不过喝完瓶子你可别扔了,我前天在家门口就捡着这一个,下次咱约会的时候,我还得用它给你灌水呢。

乙:还有下次呢?

甲:哪有下次了。人家姑娘是绝尘而去。

乙:嗨!

甲:所以啊,小胡这对象是总也处不成。四十来岁了还一个人过呢。

乙:这么小气,谁能嫁他呀。

甲:诶,话说这回租小胡房的,是位女士,姓洪,租房开了个烤鸭店。

乙:哦。

甲:这烤鸭店原本是小洪丈夫经营,可是很不幸,半年前出了车祸,人没了。

乙:哎哟。

甲:所以现在就小洪一个人支撑这个买卖。

乙:小洪这人怎么样?

甲:人不错,就是脾气急点儿。急到什么程度呢?她丈夫活着的时候,邻居们从来没听到过小两口吵架。

乙:是吗?

甲:要说这两口子过日子,哪有舌头不碰牙的?可小洪从来不吵,一有矛盾,就说了:咱们别吵吵,多费事,直接上手打吧。

乙:这比吵还厉害呢!

甲:小洪吃东西还有个习惯,她不吃鱼、

乙:她不爱吃鱼?

甲:她不爱挑刺儿,小时候一吃鱼,她妈就给她把刺儿挑出去。等长大了,该自己挑了,得,她就不吃了。

乙:能忍住吗?

甲:这不上个月没忍住吗,几个朋友一起吃饭,有盘鱼,这个也说好吃,那个也说好吃。小洪实在忍不住了,一伸筷子,把剩下的全夹过来了。

乙:嚯!这急脾气!

甲:漓漓拉拉半桌子汤呦!大伙儿还没回过神来,这鱼可就放嘴里了。

乙:鱼刺还没挑呢!

甲:顾不得那么多了!嗝喽一声,连鱼头带鱼尾全咽下去了。

乙:这么吃能行吗?

甲:大伙儿也都看愣了。忙问:没扎着吧?

乙:扎没扎着啊?

甲:没事儿,嗓子一点都不疼。诶?诶?谁挠我呢?

乙:正吃饭呢,谁挠你啊?

甲:没人挠我,后背怎么这么疼呢?不对不对,肯定有人挠我!您给看看,您给看看!(甲不后背转给乙,乙作观察状)

乙:哎哟!是鱼刺儿扎出来了!

甲:哎呀!疼死我了!快打120吧!

乙:是得赶快送医院!

甲:到了医院,赶紧把她送进手术室,一开刀,嚯,大夫说了,

乙:说什么?

甲:这位女士,你就是不吃这鱼,也该做手术了。

乙:为什么呢?

甲:你看你这胃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吃的西瓜籽、核桃、梨核儿,一堆啊!都长出芽了,绿油油的呦,看这根藤,都结小西瓜了!

乙:有这么夸张吗?

甲:诶!就这么个急脾气的小洪租了小胡的房子开了个烤鸭店。

乙:哦。

甲:刚开始的时候,两人相安无事,可没多久,小胡就有事没事往人家店门口那站,斜着眼睛往里瞅。

乙:他看上小洪了?

甲:他看上小洪卖的烤鸭了!

乙:啊?

甲:这鸭子!油汪汪,金灿灿,闻着就香!

乙:馋就买啊!

甲:买不还得花钱嘛!

乙:还是心疼钱。

甲:小胡啊就开动脑筋,到底想出了个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这天啊他踱进小洪的烤鸭店,开始夸鸭子。

乙:夸鸭子?

甲:嘿!小洪,你看你这鸭子,烤得多好!外酥里嫩的!(作伸手抓鸭子状)嚯!还烫手呢!你这技术,没的说!(五指张开,举着手)告辞了,告辞了!

乙:干吗急着走啊?

甲:都摸一手油了,还不赶紧回去?

乙:回去干吗啊?

甲:回自己屋,赶紧用另一只手盛了三碗大米饭。

乙:啊?

甲:看着没?就着烤鸭油我吃大米饭,这就算过年了!(伸舌头做舔手指状)

乙:哎呀,哎呀!

甲:中午我先舔这三根手指的,

乙:那还剩两根呢?

甲:留着晚饭舔。

乙:嚯,这个会过!

甲:平时啊,这小胡一顿就吃一碗饭;今天菜好,多吃了两碗,一一撑着呢,就容易犯困。哎,他可就困了。

乙:困了就睡吧。

甲:睡吧。小胡躺沙发上就睡着了。睡着是睡着了,手可还伸着呢。

乙:嚯!

甲:真是无巧不成书!他这一睡着,巧了!小洪养的一条小狗跑过来了。

乙:小洪还养狗呢、

甲:对啊,小洪年纪轻轻守了寡,养个狗看家护院的,多有安全感啊。

乙:这倒也是。

甲;这狗啊,小洪平时都把它关在一个小屋里,不让它到处乱跑。这天也不知道怎么,没关好,跑出来了。

乙:跑出来了。

甲:正跑到小胡屋里,小胡正扎着手睡觉呢。狗进来,闻着味了,伸出舌头就舔这两根手指头。

乙:嚯!

甲:舔啊舔啊(伸舌头做舔状)

乙:行了行了!

甲:把小胡舔醒了。睁眼一看,这火是噌噌的上蹿。好啊!我都没舍得一顿吃光了,敢情是给你留着的?

乙:跟狗治上气了?

甲:小胡是伸出腿就想踢狗,狗很机灵,噌一下就跑了,小胡在后头就追、

乙:真追啊?

甲:没两步就追小洪店里了,哎,这是你养的狗啊?

乙:对,是我养的。

甲:你养的怎么不好好看着?

乙:怎么了?

甲:跑我家里把我预备晚上吃的菜它都吃了!

乙:还真好意思说!

甲:小洪是个急脾气,一听到这儿,直接从挂钩上摘下来只鸭子,往小胡手中一塞:来,这个赔你!

乙:嚯,这小胡不占大便宜了吗

甲:是啊,小胡乐的呦,搂着鸭子就回去作计划去了。

乙:什么计划啊?

甲:都说我小器,这么多年,亲戚朋友都不走动,今儿白拣个大鸭子,我得当礼物提溜着去看望看望大伙!

乙:还挺认亲!

甲:这亲戚也是多点。

乙:多少啊?

甲:七个舅舅,九个姑妈,十六个大爷,二十四个姨夫。

乙:你哪那么多亲戚啊?

甲:我们家人丁旺,你管得着吗?

乙:一只鸭子,这么多亲戚,你送给哪位啊?

甲:什么叫送给哪位啊?都是亲戚,不能分出厚薄,我个个都送到!

乙:就一只鸭子,你怎么能个个都送到啊?

甲:鸭子虽然是一只,但是大啊!

乙:再大也是鸭子。

甲:我把它分割了。俩翅尖送大舅妈和二舅妈,俩翅中送三舅妈四舅妈,俩翅根送五舅妈六舅妈。

乙:嚯,敢情多少年不见面,这回您就拎个鸭翅膀尖去看人家啊?

甲:这怎么了?千里送鹅毛,还礼轻情义重呢,我这不比鹅毛贵多了?

乙:是贵多了!

甲:哎呀,我这十六个大爷能吃啊,我就一人根好了。

乙:送一根?一根什么啊?

甲:鸭排骨。

乙:有拿鸭排骨送人的吗?

甲;哎,分来分去,我自己也没剩下点儿啥。

乙:你还想剩呢?

甲:连鸭屁股都分四份儿送四个表妹了。

乙:嚯!

甲:我还有个好朋友,说相声的,叫(乙名),也得看看他去,有好事别落下了。

乙:还认识我呢?

甲:可实在也没什么了,这么大一个鸭子都分完了。亲戚太多!

乙:跟我不用客气!

甲:哎,有了!小洪家那狗啊,没把这两根手指头舔净,你再唆了唆了得了。

乙:去你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