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话剧小品,小品剧本《新婚洞房之夜》

2014-11-11 15:2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时间:现代的一个夜晚


地点:洞房内


人物:李刚――男,26岁,消防队队长


王静――女,24岁,小学教师


场景:舞台正中上空悬挂一巨大的双喜字、一张双人床、一个写字台、一把椅子、一个衣架。


(在婚礼喧闹的尾声中启幕)


李刚:(身着消防员礼服上)我是一名消防队长,生来性格直率开朗,我爱消防工作,最怕受人冷落。都夸消防队员好,就是对象不好找。姑娘们都爱“大款”,我们只能干瞪眼,要是她们家着火,回头她准找我。唉!生气归生气,救火我们还是得去。我奉劝姑娘们不要市侩,多少也给我们来一点爱。首先声明,我不需要,我的对象以找到。新娘是位教师,美丽如花一枝。今天成亲,这是洞房,喝了喜酒,吃了喜糖,就盼新娘快入洞房,假装醉酒,我先上床啦!(佯装醉酒躺在床上鼾声如雷)


王静:(着结婚礼服上,发现床上鼾睡的李刚,关切地)李刚,你怎么啦?


李刚:(似在梦中吟咏)新婚佳期良缘配,新娘走入洞房内。


王静:李刚,你喝醉了吧,你等着,我给你拿水去。


李刚:我没醉,(继续吟咏)喜酒入肚千杯少,酒不醉人人自醉。


王静:(端着茶壶)喝!小耗子啃茶壶――还口口咬磁(词)。


李刚:我咬什么词呀?我就想咬你,(扑向王静,王静用茶壶一挡,李刚正好咬在茶壶嘴上)得,我这回还真咬磁了。(再扑向王静)


王静:李刚,你要干什么?


李刚:干什么?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人生四大喜。今天咱们是洞房花烛夜,你说我要干什么?(再扑向王静)


王静:(用裁判暂停手势拦住李)暂停!李刚,你先得听我说。


李刚:先听你说?说什么?


王静:李刚,你爱我吗?


李刚:(捧腹大笑)哈……


王静:你笑什么?


李刚:你说呢?


王静:我问你哪?


李刚:我也问你哪?


王静:讨厌,你欺负我。(上前用雨点般的小拳头击打李刚坚实的胸部)


李刚:(陶醉地)好!打是疼,骂是爱,气急了你就用脚踹!


王静:(耍小性地)我不理你啦!(坐在椅子上生气)


李刚:别介,接着打。你的小拳头儿,好像小馒头儿,打得我真舒服,打得我真痛快,打得我真轻松,打得我真自在。


王静:(极认真地)你调戏我?


李刚:调戏你?好嘛,我还犯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了?(唱)第七不准调戏妇女、流氓习气我坚决要除掉!


王静:(郑重地)李刚,你太不尊重我啦!


李刚:呦,真生气啦,亲爱的?


王静:别理我。


李刚:唉!王静,你别这样。你要笑,我高兴;你要着急,我激动;你要生气,我准发愣。


王静:你只会耍贫嘴。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李刚:你知道,我爱你爱得都快发疯啦,可你还问我爱不爱你?你让我怎么回答?


王静:你是真的爱我吗?


李刚:真爱,千真万确的爱,爱得实实在在,爱你没商量,爱得死去活来!


王静:看你,光耍贫嘴,不见行动。你答应我的考虑的问题,你考虑了吗?


李刚:(莫名其妙地)考虑什么问题呀?


王静:离开消防队,换个单位。


李刚:(认真起来)王静,说句心里话,我实实在在认真考虑过,可我考虑来,考虑去,总也没考虑出我的职业换不换与我爱不爱你这里面有什么矛盾冲突。我爱你,这你知道,而我爱我的职业并不影响我爱你,这你也知道,可你为什么偏要让我放弃我所爱的职业呢?


王静:消防队整天与火打交道,这职业太危险。


李刚:不错,消防工作很危险。就因为它危险才显得神圣而荣耀。我是一个不起眼的消防队长。用一般人的说法:这是一个送死的差事。但我知道我的责任重大。我认为:我如果能为人民而死,我死得其所,死得重如泰山!虽然这样的话很少听到人们讲了,但这正是我人生的价值和崇高的信念。每当发生火情时,我们消防队面对火场就是战场。那个时候我们什么也不想,只感觉到身后有无数期待的目光在注视着我们。那目光里有希望、有信任、有赞叹、更有无穷的力量。多么猛的火势、多么危险的情况,我从来没有退却。生与死从来没有考虑过,也容不得我们考虑。头脑中只想着要尽快地扑灭大火,尽可能地为人民减轻火灾损失。关键时刻决不能忘记国家养兵千日为了什么?更不能辜负人民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和期待。大火扑灭了,损失减少了。人们交口称赞:“如果没有消防队的及时扑救,这损失不一定有多大哪!”事主也拉着我们的手,千恩万谢,赞不绝口。此时,我们消防战士感到无比的自豪,只觉得我们为人民做了点有益的事,人民是那么看得起我们,从而得到了一种无限的满足感!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职业呀!我为我能从事这一职业而感到骄傲和自豪,难道你就不为我同样感到骄傲和自豪吗?


王静:我……


李刚:王静,我热爱消防事业,我喜欢消防工作呀!


王静:你喜欢,你喜欢,你就知道你喜欢,可你知道我怕吗?我越想越怕,我越来越怕,我怕我会失去你呀!


李刚:不会的。王静,我爱你,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王静:可大火不留情啊!


李刚:即使我死了,也是光荣献身,我……


王静:(急拦李)不。我不许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李刚,为了我,你还是离开消防队吧!只要你离开只要你离开消防队,我一不在乎你的工资多少,而不在乎你的职位高低,我只在乎你平平安安地陪伴我一生一世!


李刚:王静,我爱你,所以我才和你结婚,我爱消防事业,所以我才从事消防工作。如果你让我离开消防队到我不爱的岗位上去工作,就如同你硬逼着我同我不爱的人结婚一样啊!


王静:对呀,今天你已经和你所爱的人结婚了,即使离开了你所爱的职业,你总算得到一半了。李刚,你爱我,就不能再有其他的爱。


李刚:王静,你的爱是自私的。


王静:是的,李刚,爱本身就是有排他性的,爱就是自私的。我求你了,李刚,为了我,不要留恋消防队长的职位,离开那让人提心吊胆的消防队吧,我求你啦!


李刚:不。王静,你不要这样,你这样苦苦地逼我,让我的心都快碎啦。


王静:我乞求着你的回答,你必须回答我。要我,还是要消防队。


李刚:(难以启齿)我……


王静:李刚,亲爱的,我爱你(主动上前依偎在李刚怀里)我今天就是你的啦,你今天自然也就是我的。李刚,为了我,为了我们彼此相爱,为了我们新组成的小家,也为了我们的未来,答应我的乞求吧!


李刚:(艰难而勉强地)我……我……答……应。


王静:(顿时露出胜利地微笑)李刚,是真的吗?


李刚:(茫然地)是……真……的。


王静:(更紧密地依偎在李刚的怀里)李刚,你真好!


李刚:(扶住王静的肩)好啦,添已经不早了,咱们快休息吧!


王静:(娇嗔地)瞧你,总是消防队长的那种风风火火、猛打猛冲的脾气,说休息就休息呗,干嘛还加个“快”字呀?


李刚:我这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王静:(调皮地)我就爱的是你始终如一、坚定不移的性格。


李刚:怎么,不生我的气啦?


王静:傻样儿。(再次扑到李刚怀里)


李刚:好啦,我们还是快……哎!不,我们休……息……吧?


王静:(撒娇地)不嘛,我就愿意这样地多呆一会儿。


李刚:那好,就依你。我们就这样站着度过新婚之夜吧!


王静:看,又着急了不是?好,我依你,咱们马上……(突觉失口感到羞愧地)嗯……


李刚:(见状追问)马上干什么?


王静:你……你真坏!(又是一阵小拳头)


李刚:好,好舒服,太美啦。


(BP机的呼叫声响起,李刚推开王静)


李刚:哎,有情况。(看BP机)王静,队里值班员在呼叫我哪!


王静:烦人!人家新婚之夜也不知道照顾一下,真没人情味儿。


李刚:看来有紧急情况。王静,我得马上归队。


王静:马上、马上、你把我刚才的“马上”用这儿啦?


李刚:没有紧急情况队里是不会呼我的。


王静:(疑惑不解地)你果真要走?


李刚:(果敢坚定地)我必须得走。


王静:那我呢?


李刚:你等着我,处理完情况我会马上回来的。(到衣架上取消防服,欲下)


王静:(拦住李刚)我不准你去。


李刚:(郑重地)王静,我是消防队长,我不能不去!


王静:你已经答应我调离消防队啦!


李刚:可我现在还没有离开呀!


王静: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李刚:紧急情况,在职不再位,你是人民教师,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


王静:这么说你非去不可?


李刚:我不能再耽搁了,(边说边准备行装)呼叫就是命令,火场就是战场。王静,回头见。等着我,我速去速归!(毫不留恋、义无反顾地下)


王静:李刚,李刚!(看着李刚远去,气愤至极)李刚啊李刚,你心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既然你不顾怜我,那就别怪我了。


(王静伏在桌子上给李刚写留言,画外音诉说着王静的心声)


李刚,你走了。带走了我的梦。美满幸福的洞房留不住你的身,空空的洞房更留不住我的心。在我和你的事业面前,你终于选择了你的事业。不错,我信奉“爱是自私的。”这句格言。既然你爱消防事业,你就和消防车过一辈子吧!曾经爱过你的王静。


(静场片刻)


(李刚头上缠着纱布,浑身泥水,急冲冲上)


李刚:王静,我回来了!(发现没有人)嗯?人哪?王静,你在哪儿?(看到桌子上的纸条,顿有失落感,激动地)王静,你身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为什么如此对待我和我的事业呀?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我错了吗?


王静:(急上)不,李刚,是我错啦!


李刚:(惊奇)王静,你回来啦?


王静:李刚,把那个(指留言)还给我吧!我错怪你啦!我不该对你那样,请你原谅我。


李刚:原谅你?为什么?是因为你家里着了火?


王静:对,这把火把我烧醒了。没有你,我们家会烧得片甲难留。快,快让我看看你的伤。


李刚:没事,皮肉之伤算不了什么。可我内心的创伤使我难以承受。


王静:内心的创伤?


李刚:(把留言递给王静)这上面的话刺痛了我的心哪!


王静:我已经请求你原谅啦,现在我收回我的话。


李刚: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能收得回来吗?


王静:我已经认错了啦。你还要我怎么样?我回到家一看是那种情况,都没有帮助收拾一下就跑回来啦!


李刚:请问,如果不是你们家里着火而是别人家里着火,你会回来吗?不,王静,你不要欺骗我,也不要欺骗你自己啦!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一切。你并不爱我!


王静:不,我是爱你的,现在我也爱你的职业啦!我家里的这场大火等于是对我的惩罚。它深深地教育了我,使我如梦初醒。我现在认识到了我的错误,你们消防队员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你们为人民奉献着赤诚的爱!我承认:我的话刺痛了你的心。所以,我急着跑回来想撕碎我的留言,我怕你看到会受不了。可结果你还是看到了。李刚,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一定接受这次教训,我会好好爱你,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的。


李刚:晚啦!王静,这并不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的留言,而是从一开始就是我错啦!我不应该把和你的关系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哇!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提出来要我换个职业的请求,我是答应考虑考虑,可并没有认真地去考虑。我认为只要你爱我,总会慢慢地转变你对消防工作的看法,是我骗了你,也骗了我自己。请求原谅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你。我……


王静:(突然大声地)别说啦!(哭泣着)的的确确时我错了,我不该要求你更换职业,我不该要求你只爱我而不准爱消防事业,我不该新婚之夜不在洞房等你归来而跑回家去,我更不该给你写那刻薄的留言。李刚,我真心的求你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我现在就去准备水,你好好洗个澡,解解乏,好吗?


李刚:不,不必了你还是回家去帮助收拾一下吧!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你走吧!


王静:李刚,你赶我走?


李刚:你本来就不该回来。


王静:不!既然回来了,我决不会去!


李刚:你家里都快烧得焦头烂额了啦,你还有心思跟我在这儿入洞房?你必须回去!


王静:不,我不能回去,我也没法回去。我回去怎么面见父母?家里人会怎么看?社会上舆论会怎么说?新婚之夜你为我家救火受了伤,而我却离开了你,你让我怎么面对世人?我怎么面对我的学生?不能,我决不能离开你!我……


李刚:够啦!王静,别再说下去啦!你只关心你自己,你就不能关心别人吗?你再不回家去看看,街坊邻居、大人小孩、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就连过路的都在帮你家救火,帮助你家收拾,可你却瞻前顾后胡思乱想地只考虑你自己,你还像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吗?


王静: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李刚:你想和我在一起干什么?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们的爱已经结束啦,你还是回去吧!


王静:不,我们的爱没有结束。我爱你,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爱你啦。李刚,我求你,别再逼我走好吗?


李刚:好吧,既然你不走,那么,就只有我走啦!(欲下)


王静:(拉住李刚不放,痛哭着)李刚,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跪下抱住李刚腿)


李刚:你知道我上哪儿吗?你不让我走?


王静:你上哪儿我也不让你走。


李刚:我是上你家去。


王静:(止住哭泣)上我们家?


李刚:上你们家帮助收拾一下。


王静:(站起,擦着眼泪)那……那我也去!


(定格,切光)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