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幽默搞笑的相声剧本《甲鱼惹的祸》

2014-11-13 13:0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 我来问您点生活的小常识。

乙 可以。

甲 您说人让蚊子叮了以后怎么办?

乙 赶紧抹点碘酒,止痒,止疼,还能消肿。

甲 人要让猫挠了呢?

乙 赶紧抹点红药水,上点消炎粉,防止发炎。

甲 人要让马揣了呢?

乙 那得看看有没有内伤,吃点跌打损伤丸。

甲 人要让王八给咬了呢?

乙 唔!人怎么让那玩艺儿咬了?

甲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比方您养了一盆甲鱼。

乙 你甭打比方,我不玩那个。

甲 你不玩儿是不玩儿,万一它咬您鼻子了。

乙 没听说过,我把它搁脸前边儿干什么?

甲 有时侯吃菜赶上了。

乙 吃我也不吃活蹦乱跳的。

甲 那玩艺儿咬人不撒嘴,您嘴又够不着他……

乙 你等等吧,我咬它干什么?你说的这都不象话。

甲 这事我碰见过。

乙 王八把人咬了。

甲 咬得还不轻哪!

乙 咬谁了?

甲 就是我们那街坊老郭,郭二道。

乙 郭二道?

甲 呵,长两大耳朵,大家管他叫郭耳朵。

乙 嘔,那个南方人。

甲 对。这人在吃上比较讲究。

乙 喜欢营养。

甲 他跟我说过:“(方言)我们南方人在吃上比你们北方人讲究。比方你们吃那个炸酱面……

乙 炸酱面北方人都爱吃。

甲 “那个东西怎么能吃呢?嘔,酱嘛,用油炸一炸,好咸好咸的。面条嘛,也没有汤。把面和酱一搅,黑黑的,干干的,往嘴里一送,呵呀,难过死了!”

乙 嗐,那是你吃不惯。

甲 “我们南方人要吃汤面。最好是鸡汤,里面还有葱油,上面放鸡丝,中间有香菇,放上一点麻油(yé)。

乙 再搁上两蝈蝈。

甲 搁蝈蝈干什么?

乙 吃面有放蚂蚁的吗?

甲 “麻油。”

乙 嘔,就是香油。

甲 “再有,我们还喜欢吃甲鱼,有的地方叫团鱼,有的地方叫鳖,就是你们北方人讲的那个王八。”

乙 嗐!其实北方人也喜欢吃甲鱼。

甲 “嘔,那小品剧本个东西好,大补。喝团鱼汤,吃裙边,可以补元气,提精神,克哮喘,长力气,升津养肾,延年益寿,使人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没了治了。”

乙 嚯!我都听玄了。

甲 就这么喜欢,老想吃团鱼。

乙 农贸市场经常有卖的。

甲 那天去了。嚯,农贸市场的人特别多。

乙 那地方热闹。

甲 卖米的、卖面的、卖葱的、卖蒜的、卖鸡的、卖蛋的、卖花生粘的、卖大衣柜的、卖靠边儿站的……

乙 什么都有。

甲 中间有一堆人,围着一位卖甲鱼的。

乙 碰上了,赶紧买吧。

甲 他这人买东西也烦人:“老同志,你这个甲鱼不错呀,我要挑一挑,我找个团脐的。”

乙 螃蟹呀?

甲 “不是,我要看‘公母’,一般的情况来讲——哎呦!”

乙 怎么了?

甲 他也没什么经验,拿起来上下看,人多后面一挤,正好把这甲鱼对在耳朵边上。

乙 快拿开呀!

甲 不容工夫了。甲鱼冲郭二道那俩大耳朵来了一口,加上他注意营养,您说他那耳朵唇能小得了吗?当时,疼得老郭“哎呦,呦,呦…… ”

乙 怎么唱上了。

甲 “我这是唱嘛?我……哎呦——”

乙 疼得够呛。

甲 按说你疼你找人家卖甲鱼的看看,泼点水就下来了。

乙 就是。

甲 这老郭他跑:“哎呦,哎呦——”,人家那卖甲鱼的也不能追他。

乙 怎么?

甲 把这一个追回来,他那一盆全跑了。

乙 好嘛,还真不好办。

甲 好些人围着老郭,谁也帮不上手。

乙 那玩艺咬人不撒嘴。

甲 其中有一个年轻人给出主意:“大叔,您看对过儿就是咱们省医院,您上那儿吧!”

乙 上医院啦!

甲 不去不行,甲鱼咬着耳朵呢!两只手还不能松开。

乙 怎么呢?

甲 拽着甲鱼那腿儿,不然咬着耳朵满脸再一爬,什么感觉?

乙 这滋味是不好受。

甲 急诊室的门口摆着一个小桌子,桌子前坐着一个护士。老郭疼得说话都走音了:“护士甲鱼,甲鱼护士——”

乙 这哪听得懂呀?

甲 护士连头都没抬:“挂号了吗?”

乙 嘔,对,先得挂号呀。

甲 护士同志,我等会补一个号,您先看看甲鱼行不行?

乙 护士怎么说?

甲 还是那句话:“先挂号去,不挂号谁也不能看。”

乙 赶紧挂号去吧!

甲 老郭还跟那人对付:“同志,你先看我一眼怎么样?你总不能千篇一律吧……你…… ”这时候旁边站起一位:“(天津口音)老同志,挂号吧您啦!您让她看一眼,那可不容易,我从七点看到她十点,到现在还不知这位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哪!三钟头,那眼皮从没抬过!”

乙 嚯,这位可够有功夫的。

甲 老郭一想,我别费劲了,赶紧上挂号处。到那儿一看,排了足足有四十多人,也不敢往前去,耳朵上挂着那甲鱼,老老实实排在了最后。

乙 可真够难为这位老郭的。

甲 旁边排队的直纳闷儿:“我说,这位怎么这模样?”“八成是敷了药。”“什么药,这么大家伙,嚯,怎么还伸腿儿呢!同志,您这是什么偏方?”

乙 有拿甲鱼当偏方的吗?

甲 老郭也有气:“行啦,行啦!你们就别讨论了,还伸腿儿了。光伸腿能咬我吗?它这是伸脖子,哎,咬上的!”

乙 行了,就别比划了。

甲 众人看清了是怎么回事,还真不错,赶紧让老郭上前面来了。挂号的窗口特别低,老郭又是个高个儿,托着甲鱼,脖子往下使劲儿,这大耳朵,又伸出半寸多来。

乙 好嘛!“喂,您挂哪科?”

甲 我挂急诊。

乙 什么病。

甲 甲鱼咬我耳朵。

乙 这叫什么病,你先把他拿下来。

甲 他不撒嘴,我拿得下来吗?

乙 这号没法挂。

甲 这时候,打窗口里递出一个温度计来:“先试试表。”

乙 嗐!这试什么表呀?

甲 “不是高烧和急性病不能挂急诊!”

乙 对,这是人家医院的规矩。

甲 “那劳驾,这位同志帮我把表接过来。”

乙 可以。

甲 放你胳肢窝里吧。

乙 我试什么呀?

甲 不行,我没有手啦。

乙 对了,他那儿拽着哪。我看你也甭挂急诊了,挂个内科吧!

甲 听人劝,吃饱饭。老郭挂了个内科,嘴里叼着牌就走了。

乙 哎呦,多不卫生呀。

甲 也顾不上啦。在内科那儿足足等了一个钟头,轮着老郭啦。碰见这护士可不错。

乙 不耷拉眼皮啦?

甲 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你这个老同志怎么带着动物就来了?”

乙 这是甲鱼。

甲 “你往后一点儿,我害怕。”

乙 我也害怕,赶紧给看看吧!

甲 “它趴你耳朵那干嘛呢?”

乙 他咬我呢!

甲 “你耳朵怎么长那嚒大呀?”

乙 怎么什么都问呀?

甲 “不行,你再往后一点儿。你是怎么回事?”

乙 甲鱼咬耳朵了,我让大夫把它弄下来。

甲 “你说清楚,他为什么咬你?”

乙 我哪儿知道呀?

甲 “你是不是招它啦?”

乙 你这儿断案哪,我要看耳朵!

甲 “嗨,你看耳朵?那不是内科的事,那是耳鼻喉科的事,去,到那边去!”

乙 嘔,这是五官科的事。

甲 气得老郭直跺脚:“你就告诉我上哪边看不就完了,还问我招它没有,还问它为什么咬我,为什么?它不懂事!它没有感情!”坏了。

乙 怎么啦?

甲 鞋给跺撕了!

乙 开绽啦!?

甲 老郭露着脚趾头,来到五官科。五官科的大夫还真不错,看着老郭这耳朵就研究开了:“这个东西让它张嘴是不大容易。”

乙 那也得赶紧想点法。

甲 “我们呢是五官科,主要是看里面,象什么耳底子、鼻窦炎、咽喉炎等等。您这个在外面,它是外科的事。最好是上外科。外科的情况我简单给您介绍一下……”老郭一听:“你甭介绍了好不好?我上外科好不好,你就告诉我在哪儿好不好?”

乙 怎么又跺上脚了?

甲 这只鞋前面还没有开!

乙 嗐,上外科吧。

甲 外科是个大诊室,坐着五位大夫。门口这个瞧见老郭往左一呶嘴。

乙 嘔,让那人看。

甲 老郭托着甲鱼一错步,到第二个这儿,这位又一呶,老郭又托着错一步,到第三个这儿了。第三个还呶,老郭到第四个这儿了,第四个又一呶。

乙 该上第五个那儿了。

甲 又回第三个那儿了。

乙 怎么又回来了?

甲 这位往右呶的。

乙 嘿,两边儿呶。

甲 弄得人家还不高兴:“你转悠什么?”老郭也委屈:“你们不呶嘴,我就转悠了?”

乙 怎么回事呀?

甲 一打听,赶情看病得从最里面那儿看起,里面那儿看不了就往外来,一个挨一个,到门口这还看不了,就出去了。

乙 这都什么规矩?

甲 老郭挤到紧里边儿,赶上这位还近视:“呀,你怎么养起这种动物来?”

乙 快帮弄下来吧!

甲 “我们这可是外科,你看见没有,除了刀子就是剪子,要我们看,就得想法拉下来。”

乙 拉什么?

甲 “要先拉耳朵…… ”

乙 嗯?

甲 当然不能那么干。

乙 你吓我一跳。

甲 把它这脑袋拉下来倒行。

乙 那就干吧!

甲 就怕刀子一上,它咬得更紧。

乙 受不了。

甲 老郭急了:“我这里疼得那么厉害,您快一点拿主意好不好?”

乙 就是,老这么托着也不是回事。

甲 这位还急了:“你这个病人什么态度?谁看病都着急,这是急的事吗?比你这个病严重的多了!要不你先打一针。”

乙 打针?

甲 “打麻药咱们先止疼,我给你开个条。”

乙 甭管怎么说这位还是先给处理了。

甲 老郭嘴里叼着条来到了注射室,一位小护士拿着条猜了半天。

乙 大夫的字一般是不好认。

甲 好容易看清了药,拿起针头装上药水。过来一看老郭这耳朵,她自己犹豫了:“也没写清楚,病人同志,医生告诉你没有,这麻药给谁打呀?”

乙 什么叫给谁打?

甲 “不是……是给你……还是给它……不是你们俩,不是……我不清楚是不能乱打呀!”

乙 还真不好办。

甲 把老郭气的:“我不打啦,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我不看了,我在脑袋上栓一个盆子,在耳朵上养着它!”

乙 你别发火呀。

甲 生气呀。老郭扭头往外走,不小心撞在一位大夫身上,老郭正要发火呢,抬头一看,嘿,认识!

乙 谁呀?

甲 住在我们二楼的一个老街坊。

乙 邻居!

甲 老郭一看象见了救星似的,求这位大夫帮忙,这位还真热情:“郭二道,我早跟你说什么来着?有病上这儿来找我呀,咱们抬头不见地头见,你这人就这毛病!从不联络人。你说人吃五谷杂粮,能没个三灾六病?谁都有求着谁的时候。象你似的,心眼死,死心眼儿,从来不出家门坎儿,碰点事麻了爪儿,么人帮你干瞪眼儿。现在您眼睛尖、路子宽,有点关系就得沾,到时候处处有方便,摔个马趴都能上天!”

乙 这位数来宝出身!

甲 “来吧!上我这儿来吧!”

乙 这回可好了。

甲 您瞧吧,熟人看得是非常仔细:“老郭,这东西虽然大凉,可您呀,现在心火可不小。我呀,先给您开两付药,您先去去火,弄点止痛的药,咱们把疼止住。这两方子,是营养药,您合着吃,您吃不了,留着,家里边谁吃对身体都有好处。我这儿全熟,取药您也甭排队,那儿又划价,又取药,又交钱,您也排不起。您稍微等我一会儿,我直接上药方给您拿去。”您看咱们这街坊怎么样?

乙 喝,可真够热情的。

甲 真是有熟人好办事。没一会儿,这位回来了,药拿来一大堆,把老郭乐的:“真没想到碰上您,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转了,刚才我都要不看了,没想您这么快解决了。来来来,我来装。”老郭兜里装着药瓶,手里拿着药片儿,胳肢窝夹着药包,心满意足的离开医院,走到街道一琢磨,老郭心里这气儿大了!

乙 怎么呢?

甲 那甲鱼还在耳朵这儿挂着哪!

乙 没看哪!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