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郭德纲、于谦的作品,相声剧本《养宠物》

2014-11-25 16:1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好喜欢郭德纲老师和于谦老师的相声,小编找到了他们的作品,给大家欣赏一下,希望大家和我一样喜欢他们?请欣赏!



养宠物


甲: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一个人一个样儿。


乙:多新鲜啊,都长一个样儿省着照相了。


甲:不是,我是说一个人的爱好一个样儿。


乙:这倒是。


甲:爱吃酸的他不愿吃甜,爱喝稀的他不愿吃干,爱吃大葱他不愿吃蒜,爱吃馒头的他不愿吃米饭,爱喝酒的他不愿吸烟,爱下海的他不愿爬山,爱去闹市的他不愿逛公园,爱打麻将的他不愿输钱


乙:这不废话吗?谁愿输钱啊!


甲:不过也有爱好相同的。


乙:你说说。


甲:很多人都爱养宠物。


乙:是。还有的人养出了名堂。


甲:在我们院里就有,到了我们院,你说找张玉兰没几个人知道,你要说小亮他妈这都知道。


乙:她儿子叫小亮。


甲:她养的京叭狗叫小亮。


乙:嘿!这是什么辈儿?


甲:听说你也爱养宠物?


乙:是,我也爱养狗。


甲:那你不会是狗爸爸吧?


乙:去你的吧。


甲:我说狗他爸,咱们啦拉手吧。


乙:谁呀?


甲:我也爱养宠物。


乙:你也爱养宠物啊,我跟你说,养宠物你可别养别的,就养狗,狗不但通人性能看家,还有更大好处呢。


甲:什么呀?


乙:抓老鼠。


甲:啊?这不是狗拿耗子吗?


乙:我家本在农村,农村的政策好了,农业税也取消了,农民的积极性高了,打的粮食吃不了了


甲:农民可就富了。


乙:老鼠可就肥了。


甲:怎么呢?


乙:老鼠爱大米嘛。


甲:对呀。


乙:一个个老鼠长得都油光锃亮、肥头大耳、大腹便便、丰乳肥臀啊


甲:好嘛。


乙:天天挺着啤酒肚、擦着脂抹着粉大摇大摆地来吃大米,见人从来不躲。


甲:都成精了!赶紧求他吧。


乙:求他?求什么?


甲:“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硕鼠硕鼠,无食我麦”。


乙:你喊阿弥陀佛也不管用啊。


甲:对,养猫啊。


乙:不管用。


甲:为什么?


乙:现在的猫都不吃老鼠。


甲:那吃什么?


乙:吃鱼。


甲:猫都净吃腥了。那可怎么办?


乙:养狗呗。自打我养上警长


甲:养警长?


乙:我养的黑背叫警长。


甲:养的还是猫。黑猫警长嘛!


乙:自打养了警长,别说我们家,就连隔壁想找只老鼠尾巴都不容易,


甲:谁找那玩意啊。


乙:我们全村现在连一只死老鼠都没有了。别说,上个月,从南方来了两只据说是先富起来的老鼠,想到我们村来吃点新鲜野味,刚进村口,你猜怎么啦?


甲:就吃到野味了?


乙:就成警长野味了。这不,村里人给我起了个外号


甲:叫什么?


乙:呵呵,不好意思。


甲:美什么呀,到底叫什么?


乙:猫王。


甲:再拉拉手吧。


乙:你也叫猫王?


甲:我叫刀螂。好吗,两歌星。


乙:我外号真叫猫王,我现在专职捉老鼠。


甲:你也有这功能?


乙:我专门带着警长捉老鼠。这不,我听说咱们城里还有的地方隐藏着老鼠,前几天我就带着我的警长到北京来开展业务来了。哎,我建议你也养一只狗吧?


甲:养了。


乙:你也养了只狗?


甲:我养了只老鼠。


乙:啊?养老鼠?(狠)你养老鼠?


甲:养老鼠怎么了?你真要捉了吃?


乙:我吃的什么劲?


甲:那你使那么大劲干嘛?告诉你,我这可是从国外进口的吉普赛鼠。


乙:我抓还抓不过来呢,还有人从国外进口老鼠?


甲: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


乙:不吃粮食啦?


甲:那是死老鼠。跟你说,我养的老鼠特别勇敢,他可是螳螂虫的绝对偶像,曾在高粱地里套过母狼


乙:他一定叫小强吧?


甲:我的小强不但


乙:好嘛,我还猜对了。看来准是个特务。


甲:什么特务呀?跟你说,我的小强不但不是特务,对我还是实心实意、忠心耿耿。你没见我小强,告诉你,他特聪明,可以说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能掐会算未卜先知,不敢说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起码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知阴阳懂八卦精通周易通晓奇门遁甲,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


乙:这是你的小强?


甲:这是诸葛亮。


乙:说你的老鼠,你说诸葛亮干吗?


甲:我的小强比诸葛亮还亮。


乙:啊?


甲:我有亲身体验。


乙:是吗?


甲:我刚买来小强的第二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天气好极了,我就跟我爱人说(学高英培)“二子妈妈,听说今天来了一拨咸带鱼,给我烙俩糖饼,我要去钓鱼,咱回来好熬鱼汤喝。”等我收拾完要走,一看


乙:怎么了?


甲:小强把糖饼给吃了。我这个气呀,“二子妈妈,给我烙仨糖饼”,


乙:烙仨啦?


甲:你猜怎么着?


乙:啊?


甲:一转身,仨糖饼又叫小强给吃了。


乙:也没把这个小东西给撑死?


甲:我这个气呦,没撑死你我就打死你,(唱)“我左手拿刀右手拿枪”


乙:套住了?


甲:逃了。得,俩小时折腾过去了,也赶不上这拨了,唉,不去了,睡觉。


乙:不去了?


甲:我刚躺下,只见外面昏天暗地、狂风大作、雷鸣电闪,倾盆大雨外加龙卷风呀,好家伙,这得着没去,这要去钓鱼还指不定谁钓谁呢?和着小强把我的糖饼给吃…哎,别说这小强还真救了我了,敢情这吉普赛鼠算得真行呀!


乙:还不定怎么回事呢。


甲:哎呦,我太感激小强了。“二子妈妈,给我烙一大木盆糖饼”。


乙:干吗?


甲:我要好好慰劳慰劳小强。


乙:看来非要撑死他不可。


甲:等小强拉稀刚好


乙:真撑着了。


甲:我想出趟远门,来到岸边就要上船时,我的小强又开始烦我了,咬着我裤腿死活就是不让我上,没办法,眼睁睁看客船远去,我这个气呀,提溜着他尾巴拿着船票就回了家。


乙:成旧船票了。


甲:到家打开电视,正播报新闻呢。嗯?刚才的那个客船严重超员翻了?啊?人全掉水里了?我看着一个个旅客在水里扑腾,我这个…


乙:难过呦!


甲:高兴啊。


乙:啊?


甲:这我要是上了船,就我,连狗刨都不会,


乙:那就成落水狗了。


甲:这、这,这也太悬啦!


乙:是够玄的,玄的这都离谱了。


甲:这不算什么,还有更悬的呢!去年年底我带着小强到琉璃厂古玩市场去想讨换点儿古董


乙:好嘛,这小强哪儿都带。


甲:我在一家店里发现了一本宋版书,宋真宗年间的,品相好,才要两万块钱,我就要掏钱买


乙:真便宜。


甲:小强咬着我手就是不让我交钱。


乙:有问题?


甲:咬的我手直流血,愣没把钱交上。


乙:买卖没成。


甲:等我过两天再去那家店想买时,那店锁门了。一问,别人告诉我了,那家店卖的都是假的,昨天被工商给封了。得着小强没让我买,者要买了,不全赔进去了?


乙:连假货都能识别,这小东西也太灵了!


甲:灵,跟你说吧,自从养了小强,我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才两三年功夫我就攒了三十多万块钱,这不在北京城郊买了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


乙:干吗在郊区买呀?


甲:那儿不是没人害捕我的小强吗。


乙:大房子住着怎样?


甲:大房子啊,卖了。


乙:卖了?


甲;啊。


乙:怎么卖了?


甲:(笑)嘿嘿。


乙:看来挣钱了。


甲:赔了。


乙:赔了还高兴?


甲:嘿嘿。


乙:到底有什么可乐的呀?


甲:有什么可乐的呀?告诉你,非常可乐!


乙:你还娃哈哈呢,到底什么事?


甲:就在上礼拜天,我刚起床不久,小强就异常不安,这次比以往都厉害,逮哪咬哪,还是真咬,拽着我说什么也不进家门。


乙:又来征兆了?


甲:看来要出事,肯定是这房子要出大事,着火?水淹?坍塌还是下陷?


乙:反正没好事。这可怎么办啊?


甲:怎么办?赶紧逃命吧,还怎么办?


乙:对,一走了之。


甲:不过不能空手走,我得把房子卖了拿着钱走。


乙:那别人不也得遭殃嘛?


甲:他遭他的呗,我能逃走就行了呗。


乙:瞧他这损劲儿!


甲:嗨,买卖来了。(打电话状)什么?才给两万五?我可是花三十多万买的,看来真有占便宜没够的。


乙:也不知谁想占便宜?


甲:不给添?两万五就两万五,两万五也比你个二百五强,想占我便宜?!卖了。


乙:卖完怎么样?


甲:我还纳闷呢。天天看晚报、听新闻怎么就没有动静呢?怎么就不赶紧出事呢?


乙:还有盼出事的。打电话问问吧。


甲:怎么问?喂,你家出事了吧?死了几个人?这不找电呢吗?


乙:你绕个弯儿问呀。


甲: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呢?可急死我了,要不就问问?(打电话)“大姐呀”


乙:大姐?


甲:女主人接的电话。我说“大姐,你们都挺好的?”(学唐山女人)“得得的,大兄弟呀,太感谢您了,这么好的房子住着忒开心,真忒便宜了,比介壁儿便宜多了,简直白捡的一样,我们全家忒高兴了,都说你是个大善人。”


乙:这还大善人呢?


甲:“真挺好的?”,(学)“真忒好啊!”哎呀,不会吧?我的吉普赛鼠可是神机妙算啊,从不打诳语,这怎么会呢?对了,“大姐,介壁儿?隔壁也把房卖了?”“对了,你前脚卖完他后脚就卖了,卖了四十多万呢。”


乙:亏了好几十万。


甲:“新来的也挺好的?”,“好啊,这不刚才进城去了,说到城里要开展啥业务?”,“嗯?他叫什么呀?”,“知不道叫啥,光知道是从农村来的,对了他有个外号。”


乙:嗯?


甲:“外号叫什么?”,“可响了,叫猫王。”


乙:我说听着这么熟悉呢。


甲:啊?猫王?(看乙)是你?我说小强怎么那么不安呢!哎哟,猫王呀猫王,你可坑苦我了,你坑得我倾家荡产啊,呜呜(哭)


乙:别哭啊。


甲:呜呜,我的万贯家产啊!都怨你跟那个缺德的警长!


乙:别怨我们啊,这不正说明小强算得灵嘛。


甲:啊?小强?(哭)小强啊小强


乙:怎么着?


甲:你、你、你…你可真是个特务呀!


乙:咳。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