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郭德纲、于谦相声集!搞笑相声剧本《裸睡风波》

2015-09-30 14:0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郭德纲:今天来的人真不少。

于谦:又是老一套。

郭德纲:哈哈哈,每次和你一起站在舞台上,我总有这么一种感觉。

于谦:什么感觉。

郭德纲:说不好,反正是怪怪的。

于谦:是吗。

郭德纲:这个人大伙都认识,于谦,一个相声艺术家,一个绝对的好人。

于谦:你少来了,每次你夸我时,我总觉得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

郭德纲:你这个人不识夸,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被郭德纲夸奖,容易吗。

于谦:别了,我宁可你见了我沉默不语。

郭德纲:我们在一起合作整整十五个年头了,十五年来,天天腻在一起,这张老脸天天看,说实在的,我都看烦了,你什么时候也去韩国整一整容,头发在弄长一点,嘴唇抹上口红,拉拉皮什么得,也顺点眼。

于谦:我要变性是不是。

郭德纲: 要不怎么说两人接触时间太长了互相之间会产生一种排斥的现象,所谓同性互相排斥,就是这个道理。

于谦:哦,我明白了,这种怪怪的感觉指的是我。

郭德纲:也不是怪你,夫妻间都有七年之痒,更何况我们都十五年了,两个七年之痒,所以我说你要是能够整整容,同性互相排斥,异性呢。

于谦:互相吸引是不是,你干脆让我去泰国整成人妖不是更好吗。

郭德纲: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于谦:反正怎么说你都有理。

郭德纲: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了,总在一起也有好处。

于谦:有什么好处呢?

郭德纲:互相间熟悉呀,你有什么事情我都知道,我有什么事情也瞒不住你,你家有什么事情第一个到场的肯定是我。

于谦:你是巴不得我家出点什么事情。

郭德纲:于谦,我们可以说是割头不换的好朋友,交情之深,用孔夫子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好的恨不能穿一条裤子。

于谦:咳。

郭德纲:我们之间可以说是了解的太深了,谦哥有什么爱好我全知道,比如说谦哥的三大爱好你们都知道,喝酒,吸烟,烫头。

于谦:这都让你说的家喻户晓了。

郭德纲:今天在座的都来着了,我告诉你们一个谦哥从来没有对外讲过的爱好,这除了他媳妇,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

于谦:什么爱好,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郭德纲: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谦哥这个爱好说白了就是一种怪癖,怪癖吗几乎每个人都会有,连古今名人都不例外。

于谦:举个例子。

郭德纲:郑板桥小品剧本大全知道吧?

于谦:这谁不知道呀,郑板桥,原名郑燮,字克柔,号理庵,又号板桥,人称板桥先生。江苏兴化人。“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三绝“诗、书、画”闻名于世的书画家和文学家。

郭德纲:郑板桥有一个怪癖,喜欢吃狗肉。

于谦:是吗?

郭德纲:狗肉你吃过吗。

于谦:吃过。

郭德纲:狗肉香呀,诗经里说:狗肉穿肠过,神仙也不换。

于谦:那是诗经里说的吗?

郭德纲:郑板桥爱吃狗肉上瘾,早年在在扬州卖画,达官贵人、富商豪贾,如想以千金买他的画,还要看他脸色,倘若不高兴,虽千金亦不屑一顾。只要有人送他一碗狗肉,他就会回赠一幅小画。

于谦:这碗狗肉可是值银子了。

郭德纲:还有就是金圣叹。

于谦:哦。

郭德纲:金圣叹是谁你不知道吧?

于谦:你还别考我,金圣叹,明末清初人,著名的文学家、文学批评家。金圣叹的主要成就在于文学批评,对《水浒传》、《西厢记》、《左传》等书都有评点。

郭德纲:这么大个名人,最后因为冒犯皇帝,受“抗粮哭庙”案牵连而被朝廷处以极刑,惨无人道呀。不过我很佩服他视死如归的气节,金先生有两个儿子,分别叫梨儿,莲子,临行前为了安慰儿子,他泰然自若地说:“哭有何用,来,我出个对联你来对,”上联是“莲子心中苦”,儿子心如刀割,那还对得上什么词呀,金先生叹一口气说:下联是“梨儿腹内酸”。

于谦:好对联。

郭德纲:可不是吗,莲子心是苦的,梨核是酸的,金先生形象地用莲子与梨核道出了他此刻舍不得儿子又无可奈何的心情,催人尿下呀。

于谦:你这不像话,催人泪下。

郭德纲:我不知道,反正他儿子是连泪带尿一起来了。

于谦:去你的。

郭德纲:金圣叹是一狂人,他为文倜傥不群,行事荒诞不经。每在睡觉前,必把玩其夫人的三寸金莲,先闻其裹脚布,常赞裹脚布的气味,有如臭豆腐乳之香味,越闻越舒畅,这才昏昏若睡,渐进入温柔梦乡。

于谦:这也太恶心了吧。

郭德纲:你管着吗,你管着吗,不信你试试。

于谦:我有病怎么的。

郭德纲:我说的那些都是名人嗷,名人都免不了有点怪癖,就拿谦哥来说,也有这方面的毛病,谦哥也算是一个名人,现在也算是混个家喻户晓,臭名远扬了。

于谦:这叫什么话,你是在夸我还是在羞我呀。

郭德纲:这说明你厉害,因为您是中-国相声界里的这个(竖大拇指)

于谦:这是什么?

郭德纲:泰斗呀。

于谦:不敢当。

郭德纲:谦虚,谦虚过分就是骄傲,咱们要低调,低调你懂不懂。

于谦:我懂。

郭德纲:其实谦哥为人已经很低调了,不像有些艺人,那自己的隐私作文章,欲盖弥彰,又唯恐天下不知,谦哥不这样,在座的谁知道他的怪癖,谁知道?


于谦:我有病是不是,那自己的隐私满天下说去。

郭德纲:其实谦哥的这个怪癖说起来也不算什么,无伤大雅,也不会祸国殃民。

于谦:有那么严重吗,你说了半天,我究竟有什么怪癖?

郭德纲:哈哈哈,不好意思,其实作为谦哥最好的朋友,我不该暴露您的隐私。

于谦:得得得,你都说到这里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郭德纲:人家本家都不在乎了,那我就说了,谦哥爱裸睡。

于谦:我怎么不知道呀。

郭德纲:这事你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我知道就行了。

于谦:这叫什么话。

郭德纲:其实裸睡不算什么,在自己家里,又不是在马路上裸睡。

于谦:在马路上裸睡叫神经病。

郭德纲:这就要看你怎么理解了,有人管它叫行为艺术。

于谦:没听说过。

郭德纲:我个人认为哦,裸睡其实也不错,一是返璞归真,原始人没有衣服穿时白天晚上不都是裸睡吗;二是裸睡很舒服,是不是?

于谦:这怎么说呢……

郭德纲:实话实说。

于谦:是很舒服。

郭德纲:我始终认为,裸睡是个人行为,不危害他人,官不究民不举,除了谦哥的媳妇知道,一般人是不会了解的。

于谦: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郭德纲:很不好意思,我也是偶尔才知道的。

于谦:偶尔才知道的,这话听着很费解。

郭德纲:是偶尔,是偶尔,要不是出了那一件事情,谦哥喜欢裸睡恐怕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于谦:出了什么事情呀?

郭德纲:不好说,不好说,今天这个话题咱们就此结束,换一个话题好不好。

于谦:别的,你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还想坐回去,没门,我到要听听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你说清楚了。

郭德纲:真的,非要我说出来。

于谦:你说。

郭德纲:哈哈哈,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于谦:别的,我都没不好意思,你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郭德纲:那我就说了,谦哥爱裸睡,很正常,你管不着是吧,比如谦哥在家里睡觉,警察去敲门,你裸睡了是不是,有伤风化,三俗,带走。这是找尅呢。

于谦:可不是怎么的。

郭德纲:要是再别的地方,这就不好说了是不是。

于谦:别的地方,你说明白了,这别的地方是那里。

郭德纲:我们都知道,谦哥喜欢喝酒。

于谦:我到爱喝几口。

郭德纲:就是嘛。就是嘛。

于谦:这和裸睡有关系吗?

郭德纲:当然有关系了,你想想呀,这酒喝多了是不是想睡觉。

于谦:倒也是。

郭德纲: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谦哥和几个朋友出去喝酒,喝多了点,迷糊了,不过属于半醉不醉那种,心里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行为上有点失态。

于谦:那就回家吧。

郭德纲:是这个理呀,回家不就得了,回去睡一觉,第二天醒过来,什么事情没有,照常说相声。

于谦:就是。

郭德纲:问题是他的朋友太热情了,见谦哥醉了,就给找了一个宾馆住下了。

于谦:没回家。

郭德纲:是呀,没回家。

于谦:这与裸睡又有什么关系呢?

郭德纲:有关系呀,睡觉前你不得脱衣服是不是。

于谦:对了,我喜欢裸睡。

郭德纲:是呀,进屋先脱衣服,先是外罩、毛衣、衬衣、外裤、秋裤、毛裤、都脱了,然后是背心,(手伸到背后解扣)。

于谦:别的,咱们没这个爱好。

郭德纲:是吗,错了,没有,然后是毛线内裤。

于谦:这扎不扎的呀。

郭德纲:全脱光了,往床上一躺,裸睡了。

于谦:啊,裸睡了,在宾馆里,又怎么样呢?

郭德纲:没怎么样呀,你想怎么样呢?

于谦:那就没怎么样了。

郭德纲:可是睡到半夜,出事了。

于谦:出什么事了?

郭德纲:那天警察突击检查,说是什么扫黄行动,服务员把门打开,警察走进去,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于谦:看见什么了?

郭德纲:那天屋子里热,谦哥躺在床上,被子踢倒一边去了,四仰八叉的,张大乐嘴,还在乐呢。

于谦:咳,我跑那里去丢什么脸呢,

郭德纲:警察也乐了,上前一看,这人很熟悉,叫什么来的,嗯,想想,对了,于谦,说相声的,是,是他,正想逮他呢,就送上门来了。

于谦:我怎么了?就想逮我呀?

郭德纲:警察上前扒拉扒拉他的头说:起来起来起来。谦哥醒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警察说了;我们是突击检查,你,起来穿衣服,跟我们走一趟吧。

于谦:凭什么呀?

郭德纲:就凭你裸睡了。

于谦:(火冒三丈)我裸睡怎么了,也不犯法,凭什么就抓我,这还讲不讲理了。

郭德纲:我也是这么寻思的呀,裸睡怎么了,那条法律规定裸睡犯法,这不是胡闹吗。我们谦哥大小也是个名人,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乱抓人,得告他们去。

于谦:可不是吗,得告他们去。

郭德纲:告不了了。

于谦:又怎么了?

郭德纲:警察说了,如果单单是于谦一个人裸睡,我们管不着,问题是他不是一个人在裸睡,这就不好说了。

于谦:啊,我不是一个人,那还有谁呀。

郭德纲:谁呀,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你,是一个身材和你有点不一样,白白的胖胖的,身上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也烫头,长长得,卷卷的,和狮子狗似地。

于谦:女的呀。

郭德纲:你以为呢?

于谦:这是告不了了。

郭德纲:我也纳小品剧本网闷呀,按道理来说,谦哥与嫂子的关系好的我们都羡慕,谦哥不会和嫂子在一起吧。又一想,不会,要是和嫂子在一起,警察抓他们干什么,不是没事找事吗。

于谦:这下麻烦了。

郭德纲:麻烦大了,你说怎么办,嫖娼是要罚款的,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告诉嫂子,嫂子是一个刚烈女子,非和你离婚不可,不行。告诉谁呢?××不行,毕竟是小辈,让他知道,自己这张老脸往那儿放。告诉谁呢,谁是我最好的朋友,告诉他,会给我保密,不说出去。谁呢?你说谁呢?

于谦:这还用问吗,自然是你了。

郭德纲:我吗,你就这么相信我吗?

于谦:我相信不相信有什么用,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郭德纲:也是嗷,哈哈哈。

于谦:笑得我心里直发毛。

郭德纲:接到谦哥的电话,我也傻了,谦哥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颠仆不灭的,如果说我是月亮,谦哥就是太阳,月亮只有在太阳的辉映下才能发出光芒来,我心中的太阳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弄错了,与谦哥同名同姓,不行,我得好好问问,先打个电话给嫂子证实一下。

于谦:得得,你添什么乱呀,这一证实,她不就全知道了吗。

郭德纲:也是,怎么办呢,找谁证实呢?

于谦:谁也别找了,在等就要被拘留了。

郭德纲:我去了,见着谦哥我差点没掉眼泪。

于谦:有那么严重吗?

郭德纲:只见谦哥两手着地,伸着舌头在那里直喘气。

于谦:我是狗怎么的。

郭德纲:见了我,谦哥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扑上来,(两手朝前抓)最可怜的是身上只披着一条毛巾被。

于谦:我还光着呢。

郭德纲:我得救你呀,交多少钱咱们认,谁叫咱们没管好自己呢,从力学的角度来看,自己裸睡或者和自己的媳妇裸睡都没事,千万不能和自己媳妇以外的人在一起裸睡。

于谦:这不是废话吗。

郭德纲:我和警察商量,你看这得交多少罚金,交完后人我能不能领回去。

于谦:这个问题很关键。

郭德纲:警察说你是谁呀,他媳妇还是他老爸,这事得直系亲属来担保,你是他什么人?

于谦:是呀,你是我什么人?

郭德纲:我心想这下麻烦了,直系亲属,我不是呀,怎么办?要不我吃点亏,说我是他爸爸怎么样。

于谦:你还吃亏呀,你占便宜了。

郭德纲:警察看我一眼说:你蒙我呢,你蒙我呢。我认识你,你叫郭德纲,是他的搭档,上次我去德云社想听听相声,走到售票口,我吓了一大跳,门票要500元一张,买人肉怎么的。

于谦:得,这下坏事了。

郭德纲:是呀,我赶紧解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一张月票,不年票,你就说,我是他爸爸,是直系亲属。

于谦:倒霉催的。

郭德纲:警察说:我不信,我不信,直到现在,他也没管你叫一声爸爸。

于谦:这警察找抽呢。

郭德纲: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你现在是落到人家手里了,儿子哎,你受苦了。赶紧叫爸爸,叫呀。

于谦:非得叫?

郭德纲:得叫,韩信有跨下之辱,秦琼有卖马之时,过了这一关,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你以为我愿意当你爸爸呢,过年还得给你压岁钱。

于谦:这都不挨着。

郭德纲:叫,快叫。

于谦:那就叫吧,爸爸。

郭德纲:哎。

于谦:这下捡了大便宜了。

郭德纲:交了罚款,把你领出来,这事情才算是完了。我这个人够朋友讲交情,直到今天我都没有透露一个字。

于谦:你还没有透露,这不全说出去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