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幽默搞笑的对口相声剧本《双王子》

2015-10-08 19:0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贝:来的人不少啊。

吉:是啊,整个吧都坐满了。

贝:好几千人。

吉:没那么多!好几千人那是海贼王吧!

贝:什么……哪家关东煮?

吉:哪有关东煮啊!

贝:又是海乌贼又是王八的……

吉:那是海贼王!贴吧我说的是!

贝:哦,贴吧,就是让你撒欢儿的地儿,小广告往电线杆子上一贴,你就赶紧跑吧。

吉:没你这么解小品搞笑大全释的。

贝:好了还是作个自我介绍吧,有人认识我们有人不认识我们。不认识我们算你们命大,认识我们算你们命苦。

吉:这叫怎么说话呢!

贝:我叫贝尔菲戈尔,“巴黎鸭”社头牌相声演员。

吉:巴黎的鸭子,还是头牌,值老钱儿了!

贝:你再说我打死你啊。

吉:我这不捧你嘛。

贝:没见过这么捧的。呐这是吉尔#8226;菲戈尔,我的老搭档……

吉:哎等会儿等会儿……谁谁、谁叫吉尔菲戈尔啊!

贝:好多人都这么写啊!

吉:那是讹人呢!我大名拉结尔,简称吉尔,跟菲戈没关系!

贝:哦,一主号一马甲。

吉:也可以这么说。

贝:我们俩合作有年头了。

吉:是够久了。

贝:打小儿就在一块儿练。

吉:亲哥俩嘛。

贝:打娘胎里就天天对词儿,一个捧一个逗,说得不好了有时候我真急,拿脐带勒他脖子。

吉:哪儿有那事儿啊!

贝: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俩是双黄蛋。

吉:对……什么双黄蛋啊!

贝:反正我也不太懂,就那医学术语,叫什么蛋,卵,卵蛋的……

吉:什么卵蛋啊!那叫同卵异生双胞胎!

贝:对就是那个。这玩意儿不是哪家都能碰到,跟抽奖似的。

吉:有一定概率。

贝:真抽着了心里也不痛快。

吉:怎么了?

贝:你想啊,你吃鸡蛋,本来吃一个就够噎得慌了,剥开一看哟呵还俩黄儿,瞅着那大个儿的多余的就来气。

吉:嘿……大个儿的怎么就多余了?你再说我打死你啊。

贝:暴力不能解决问题。

吉:暴力可以解决问题的源头,使他再也不能产生问题。

贝:……我打死你。

吉:嘿!

贝: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俩虽然都是冬至那天生的,不过这男的比我早出来那么0.01秒,结果成了我哥,大人什么事儿都向着他。

吉:我急着出去吃饺子。

贝:不公平啊!凭什么谁先出去谁哥呀?不服。

吉:你不服也得服啊。

贝:有一阵儿我特讨厌他。

吉:你现在也不待见我。

贝:身为一个优雅而高贵的王子,我决定做了他,独揽大权占山为王。

吉:瞧这王子当的,一点儿都不白马。

贝:我、我打小报告,说他调戏侍女。

吉:我长得这么柔弱,侍女来调戏我还差不多。

贝:我把他笔记本里的文艺片儿都删了,偷偷存满了朦胧含蓄充满诗意的东方爱情动作片。

吉:瞧你干的这恶心事儿。

贝:我、我还把他的王冠底下涂上502,让他戴上就摘不下来。

吉:害得我换了个很佛教的发型。

贝:总之这样那样的事情做了不少,现在想想心里真是有些后悔……

吉:嗨!小孩子闹着玩儿嘛……

贝:……当初怎么就没做得更绝一点儿呢?

吉:你去死!

贝:不过长大以后就好多了,我们的心智都成熟不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打打闹闹。

吉:对,懂事儿了。

贝:我们的争斗开始升级成为赌上性命的决斗!

吉:好嘛,火药味儿更重了。

贝:先开始我们都没动手,王子嘛,要有绅士风度。我们相约去网吧,通过游戏来决斗。

吉:半条命,一局定输赢。

贝:我规定只能用小刀互砍,因为我就好这口儿。

吉:太恶趣味了。

贝:我们俩就在游戏里对砍。别看这小子平时不用刀,在游戏里用得还挺顺手,眼看我的血呀就见红了。

吉:你别用见红这么猥琐的词儿。

贝:眼看我快死了,着急啊,情不自禁的拔出刀子把我旁边儿那人给砍了。

吉:死得真不值当!

贝:我觉得这方法不好,提议换了一个。

吉:你玩不起还真好意思说。

贝:我们……去厕所,比谁尿的远。

吉:我不记得有这种事。

贝:有!当时你@#¥%(被捂住嘴)*……¥#……

吉:反正最后我赢了。

贝:哪儿啊你输了!你@#¥%……*……

吉:一言以蔽之,最后的最后,王子和王子被罚墩了一个礼拜的厕所。

贝:谁让你浇搞笑剧本得到处都是!

吉:你还弄在天花板上呢!

贝:我要真能尿天花板上我就神了,你说这得需要多大的水压呀?我消防水龙头啊我?

吉:别贫了!

贝:总之我们的决斗就不了了之了。

吉:这种决斗不提也罢。

贝:后来我们到了多愁善感的年龄。

吉:我看见你就挺愁的。

贝:那时的我总是想,我为什么会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呢?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吉: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贝:我因为长得太帅,身份太高贵,经常被拉去跟这个配对跟那个配对。

吉:不许美化自己。

贝:少白头那小子,叫什么来着,拿Just We炸过我的那个。

吉:欲死损人。

贝:对对,还有那掉钱眼儿里的小破孩儿,虽然我对于救助幼儿的慈善事业很是热心但这并不代表我有恋童癖。

吉:其实瞅你这面相,说你干什么都有人信。

贝:还有那绿了吧唧一掐都能出水儿的,叫什么来着……短笛?

吉:咱这不是七龙珠。

贝:哦想起来了!小青蛙!说句实在的,我对跨物种的爱情真是有点怵,又是一两栖动物,多渗得慌啊……还是蜥蜴比较可爱。

吉:行你去娶个蜥蜴回来吧。祝你们幸福。

贝:说完我再说你。

吉:我?

贝:对,你。我一直觉得,有一个靠潜规则上位的哥哥特别丢人。

吉:过分了啊,我可是通过努力工作得到白兰大人赏识的。

贝:哦,努力地被潜规则。

吉:你才潜规则!

贝:其实潜不潜的也没什么,现在这社会风气,大家都这样,也就见怪不怪了。

吉:你也就别管别人的事儿了。

贝:也是,家家都有本儿难念的经。

吉:哪个斗里都有个难逮的粽子。

贝:其实这样也很好,你可以早点儿出阁。

吉:谁出阁啊!合着我嫁出去了!

贝:出阁嘛,不就是从这个房子,从这个城堡里出去住,自个儿出去租房呗!

吉:那也不叫出阁!那就叫搬出去了!

贝:对对搬出去!我是对你审美疲劳了。

吉:怎么了?

贝:你你你太美了,太耀眼了,瞅得我眼酸。

吉:有那么夸张吗?

贝:有!瞧瞧,大家伙儿瞧瞧,这小黄毛儿染的,哎哟喂~

吉:那真是天生的。

贝:烫得多直!你拔一根儿下来能当尺子使。

吉:这尺子忒细了点儿。

贝:你再瞧这眼睛,哎哟喂~

吉:好好说话!

贝:哎,眼睛呢?

吉:……

贝:谁、谁给拿橡皮擦了?

吉:我这眼睛也太脆弱了吧。

贝:还得再瞧瞧这指甲。哎,这指甲油可有讲究。

吉:你给他们讲讲。

贝:黑曜石!听过没?就是从火山灰里扒出来的一种石头,又黑又圆,特别的珍贵。

吉:好物件儿。

贝:你像穷人大冬天的时候都得在家备着点儿,就着炉子烧,取暖。

吉:你说那是黑煤球儿!

贝:咳,反正都一个意思。

吉:差老远了!

贝:黑曜石,得磨成细细的粉末儿,再跟另外几种世上最黑的东西放一块儿活成泥,提炼成指甲油。

吉:你告诉他们都什么东西。

贝:有印度美女的头发。

吉:恩。

贝:有乌鸦的羽毛。

吉:恩。

贝:石油。

吉:恩?

贝:茅房四周十步以内的泥土。

吉:哎等等等等……

贝:猪粪。大猩猩的屁毛。

吉:没有!

贝:啊?http://www.juben68.com

吉:没有这些个!我干嘛那么糟践我那指甲呀?

贝:你……为了美不择手段啊。

吉:是,把猪粪涂指甲上真是不用折手就断了。

贝:嗨!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