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男女相声!搞笑的相声剧本《改鼻子》

2015-11-18 15:12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老同学!

乙:你认错人了吧?

甲:怎么刚毕业才一年,就装不认识了?

乙:你是谁呀?

甲:慧妹。

乙:哎哟哦,别开玩笑了,慧妹是我们校花,尤为那张上宽下窄的脸上长得那小巧高挑的鼻子,在艺术学院谁见谁夸。

甲:慧妹还为那张上宽下窄的瓜籽形脸的中间长了一个秀鼻而引来不少男性的穷追猛求,都说慧妹的鼻子美得像一朵盛开的小菊花。

乙:是啊年会小品,为此,我还加入过追美队伍呢,不过人家慧妹没看起我。

甲:慧妹也为父母给了她一个美丽漂亮的鼻子而骄傲。因此,她就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着鼻子,每天花很大时间伺候保养它,感冒奇痒不敢去掐揉它,平时鼻孔干涕不去抠挖,生怕影响了鼻子那种原始自然的光辉形态。

乙:哎,你到底是谁呀,了解得慧妹这么清楚。

甲:你再仔细瞅瞅,我这慧妹是否冒牌?

乙:我瞅了半天,倒是眼睛还有那么点意思。别处吗,看不出一点有像的地方了?

甲:我是千真万确的原装慧妹。

乙:你怎么变成这付模样啦?

甲:哎,真是一言难尽呀。

乙:你毕业后不是让一个大歌舞团招去了吗?

甲:就为进歌舞团才改成这么一个鼻子呢。这不鼻子一改,脸上的其他部位也跟着受牵连而变形了呗。

乙:你那么优秀的鼻子怎么舍得改。

甲:那是刚进团考试时,在团里九位考官面前,都言我业务非常优秀。

乙:这个我知道,你在校就是才貌双优的优等生。

甲:可是考官们说我形象不美。

乙:哎哟哦,你这形象还不美,他们团这么说女人都是天仙,男人都是潘安了。

甲:这是团里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考官们说我脸上大部分部件按插得到位好看,嘴唇厚厚的还是红的很性感,眼睛圆圆的眼皮是双的很有神,眉毛细细的还是弯的很可爱。就是脸中间明显地方的鼻子太小太不起眼太没气质了。

乙:他们这考官是什么眼神和标准?

甲:他们说我丑就丑在鼻子上。故而,歌舞团准备不录用我。

乙: 这就怪了。为何在校最美的地方到了团里就成了最丑的部分了呢?

甲:我听团里朋友传话给我后,我也很不理解。既然由美天鹅变成丑小鸭了,我就用不着再做秀了。我就让朋友领我到歌舞团再游说努力争取一番,看是否有死灰复燃的希望。

乙:对,凭这种优秀的鼻子为什么说不好看,问一问他们都是怎么看得?

甲:我到了歌舞团里这么用心上眼仔细一瞧,你说咋的?

乙:咋的?

甲:哎哟,这团里男女的鼻子就像一个造物神铸造出来的一样,宽宽的趴趴的一个胜一个。尤其是那个女团长的鼻子更有特色,两翼宽得如麻雀展翅而飞翔。

乙:他们团里都这种鼻子呀。

甲:开始考试时我这考生没敢正眼看人家考官的五官。精力也全集中在唱歌和动作上了。你说这么一看我再也不迷茫了。

乙:你明白什么了?

甲:歌舞年会小品剧本团的人们的鼻子是有特色的,他们互相看习惯了他们那种鼻子,所以一下子看了我的这种鼻子就不习惯了。团长是这种鼻子,歌舞团就招了这种鼻子,团里都是这种鼻子,他们就看不上我这种鼻子。

乙:美是受地理、环境、位置等诸多因素牵着的,你在这个区域美到极致可能到异地他乡就丑到极限,就像中-国人看外国人和外国人看中-国人一样都不是一个美的标准。

甲:我如要加入这个歌舞团,小巧玲珑的鼻子就应不惜代价彻底打造一番去入乡随俗了。

乙:他们视宽趴鼻子为美,你就得改那样的。

甲:为了进歌舞团,我就下决心改造鼻子。我到了美容院,人家还不给加工。

乙:为啥?

甲:人家说只有对鼻子加凸的器具,没进口改凹的模子。

乙:可不咋的,咱中-国人现在都将鼻子往高处加工为美。你看这事还真难办了。

甲: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就苦思瞑想,终于悟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我就用一块红砖包上纸压在鼻子上,我仰躺着,两边再用铁钩子勾上两个鼻翼向外扯着。

乙:哎哟哦,这可够苦够危险的。

甲:我常听见软骨压折的咔嚓声。有两次还差点将我憋死。

乙:快算了吧?

甲:不行啊,吃不了苦中苦,没有甜上甜。弄不成趴鼻子,进不了歌舞团。

乙:是这么个理。

甲: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招真见效,没几天我的鼻子就坍塌了下去,两个鼻翼也迅猛地向两边发展而去。

乙:这次准行了。

甲:这天我就直奔歌舞团团长的办公室而去。团长见了我一下子愣了。

乙:她愣什么?

甲:问我是谁,这么美丽。

乙:是认不出来。

甲:我说我是慧妹。 本文转自:http://Pu.OneGreen.Net

乙:她怎么说的?

甲:接着她抚摸着我的鼻子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观察起来了,她还边摸边不住嘴地夸奖说,怎么几天不见变得这么美丽了,真是太美了,比我的都美。

乙:她录取你了吗。

甲:她接着说,从今天起你就被我团正式录用啦。

乙:就这么进了歌舞团啦?

甲:我听后真是悲喜交加,夺眶而出的两行热泪哗哗淌到鼻子时,被两个麻雀翅样的宽鼻翼挡住后又迅速地八字分开横着冲向两边的耳根,最终从两个耳垂扑打扑打地落在了两个肩上。

乙:这泪也真够曲折的了。

作者:崔锡芳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