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体现大好河山的搞笑相声剧本《情系滏阳河》

2015-11-22 19:1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说桃城方言,乙说普通话)

乙:(朗诵)啊,桃城,我美丽的故乡,三年大变样为你披上了新装――

甲:(上台,猛喊)停!

乙:(吓一哆嗦)你这是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甲:你是桃城人?

乙:对,桃城人。

甲:你认识俺不?

乙:你也是桃城人?

甲:(yes)噎死你。

乙:干吗年会小品要噎死我啊?

甲:俺也是土生土长的桃城人哪!

乙:哎哟!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感动,欲握手)

甲:(打断乙)你先别“汪汪”哩,知道俺叫啥名字不?

乙:你叫啥名字?

甲:连俺叫啥都不知道,你太狗肉难闻了。

乙:什么狗肉难闻哪?是孤陋寡闻。

甲:反正是不好闻哪!

乙:那你叫啥名字?

甲:俺问你,赵本山有个大徒弟,头年春节晚会一家伙出名那个人是谁?

乙:这我知道,小沈阳。

甲:小沈阳是俺兄弟。

乙:哎,人家是辽宁人,怎么能是你兄弟?

甲:不是亲的,俺俩名字就差一个字儿。

乙:你叫?

甲:小滏阳。

乙:小滏阳?

甲:大名鼎鼎啊!你竟然不知道,还桃城人呢!

乙:我还真没听说过。

甲:俺是小沈阳他三哥。

乙:哦,兄弟四个。那他二哥是――

甲:俺爹,大滏阳。

乙:啊?

甲:老大是俺爷爷――老滏阳。

乙:瞧这哥四个,这辈儿可有点乱!

甲:不乱,你要顺着往下排老五,俺没意见!

乙:我不排!哎,人家小沈阳可是一炮走红,堪称闻名全国的红人。

甲:俺跟他一样。

乙:你也是红人?

甲:俺是一炮走黑,堪称闻名全市的黑人。

乙:没听说过!

甲:俺是黑里来,黑里去,黑灯瞎火,黑咕隆咚,黑不溜秋,漆里麻黑,黑漆绿的。

乙:哎哟,黑了半天你是干什么的呀?

甲:俺是“爱河志愿队“的队长。

乙:爱河志愿队?

甲:爱护滏阳河呀!

乙:哦,滏阳河可是我们的母亲河。

甲:兄弟,这些年咱娘她老人家遭了罪啦!

乙: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啊。

甲:我问你,你对咱娘了解不?

乙:这我得解释一下,我从小在外地跟亲戚长大,还真不了解。

甲:唉,你这孩子算白拉巴了。

乙:这是什么话!

甲:你把娘给忘了,当娘的心里难受哇!(捂胸口,演娘)

乙:娘,你别难受。(顿感失言)你看,把我都绕糊涂了。谁是我娘啊?

甲:你看,你连娘都找不着了。

乙:我是说,你又不是我娘。

甲:俺不是你娘,你也得有娘啊。

乙:我有娘。

甲:有娘就得孝敬娘。

乙:我孝敬着呢。

甲:孝敬娘怎么能不了解娘呢?

乙:这个娘不是我那个娘。

甲:这个娘是后娘啊?

乙:不是,那个娘是后娘。不是,这两个都是后娘。哎哟!我算是娘不清了。

甲:娘不清没关系,俺告诉你,咱娘啊――

乙:求求年会小品剧本你,别提娘了,就直说滏阳河吧。

甲:俺跟滏阳河最熟,感情最亲。

乙:为什么?

甲:俺家祖祖辈辈就在滏阳河边住。

乙:哦,那你得给我们说说滏阳河的事。

甲:先说说滏阳河的过去。

乙:过去滏阳河什么样?

甲:过去的滏阳河跟现在大不相同!(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

乙:你唱得不对呀!

甲:没唱完呢!(唱)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一条大河――

乙:停!我让你说的是滏阳河。

甲:对呀!过去的滏阳河就这么漂亮。

乙:这谁信啊!你看滏阳河污染得多严重,一条大河像荒滩,寸草不生水枯干,谁要把船开进去,定叫臭气熏上天。这些跟你歌里唱的挨不上。

甲:你别不相信,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想当年滏阳河确实是一河清水,两岸花香,三季有绿,四季鱼肥,无比壮观。

乙:滏阳河有这么好?

甲:那当然,咱先说滏阳河的水。

乙:这水什么样?

甲:那叫一个清呀!清凌凌,蓝汪汪,清清白白,清澈见底,没有一点杂质,没有一点污染,往河边一站――

乙:怎么样?

甲:俺就能看清河里的大鱼大虾是公的是母的;乌龟螃蟹是正怀孕呢,还是刚做完月子。

乙:嗬,这水可够清的。

甲:咱再说滏阳河的风景。

乙:这风景什么样?

甲:那叫一个美呀!河边的树木排成行,一棵更比一棵强;柳树爱跳芭蕾舞,杨树天天练站岗;春天燕子遍地飞,夏天蝴蝶追蚂螂;鲜花绿草齐招手,百鸟聚会大合唱;男女老少来散步,就跟赶集一个样!

乙:不错!风景秀丽。

甲:滏阳河曾经是咱桃城老百姓的活菩萨!

乙:为什么?

甲:洪水来了,滏阳河给咱挡住;庄稼旱了,滏阳河给咱浇地;庄稼涝了,滏阳河给咱排水;缺物资了,滏阳河给咱运输。

乙:滏阳河还能搞运输?

甲:想当年,滏阳河整天介船来船往,络绎不绝啊。前面有个小火轮,后面拉着一排小木船,有的装煤炭,有的装水果,有的装粮食,“闷儿――”咕嘟咕嘟一趟,“闷儿――”咕嘟咕嘟一趟,比现在的京九铁路都忙啊。

乙:嘿,真不错!

甲:守着滏阳河是渴不着饿不着。夏天捧起水来能解渴,那叫散装矿泉水;冬天掰块冰凌能解馋,那叫滏阳老冰棍。舀点河水能做饭,鱼鳖虾蟹当海鲜。河里的鱼就跟现在街上的汽车一样,满满当当。

乙:哎,要是想吃鱼呢?

甲:这好办。拿起个大网兜子,往河里一支,那鱼就跟奥运会开幕式一样,呼噜呼噜往里钻。

乙:鱼可够多的。哎,这鱼味道怎么样?

甲:味道好啊。想当年,俺爷爷打渔为生,日本鬼子都馋咱滏阳河的鱼肉。有一回,一个鬼子跟俺爷爷要了几条鱼,走的时候说话还挺礼貌。

乙:怎么说?

甲:“啊里噶都过杂一吗四。”

乙:这是什么意思?

甲:这在日本话就是“谢谢”。俺爷爷也回敬了一句。

乙:你爷爷懂日语?

甲:不懂。他模仿日本人的发音,笑着说:“滚你妈的,滚你妈的。”

乙:好嘛,把鬼子骂了一顿。

甲:那个鬼子一听还挺高兴,给俺爷爷打了个敬礼:“嗨!”

乙:这鬼子还真够礼貌!

甲:那年头,滏阳河是真正的大自然餐厅,咱桃城人吃的全是免费自助餐。唉,可惜呀!最近这些年,滏阳河全被污染了。

乙:是啊。

甲:水少了,鱼死了,鸟飞了,花蔫了,树秃了,河里的臭味也泛上来了。

乙:滏阳河的污染,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甲:滏阳河一下子变成了酱油厂,要黑没它黑,要臭没它臭,尤其是俺们在河边住的人,可倒霉透了!

乙:是吗?

甲:过去住在河边人人羡慕,后来住在河边整天想吐,那味是真难闻啊!

乙:深受其害。

甲:俺们出门必须戴头盔。

乙:对,骑摩托车安全。

甲:别人戴头盔是为了安全,俺们戴头盔是为了防臭。

乙:也是,这污水太味了。

甲:到了夏天,俺们个个红光满面,身宽体胖。

乙:这是条件好了,吃的喝的营养高了。

甲:不是俺们营养高了,而是蚊子营养高了,俺们天天义务献血,浑身都给咬肿了。

乙:是吗?

甲:滏阳河的蚊子人高马大,嘴尖腿长,一到晚上成群结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