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关于“送礼”的搞笑相声剧本《送礼与收礼》

2015-12-02 18:5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中-国是礼仪之邦,除了日常礼节之外,互赠礼品也是不可少的。

乙:古语说得好哇,“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

甲:中-国的送礼追溯起来源远流长,不仅物品和动物可以当做礼品送人,就是人也可以当做礼物赠送给对方。

乙:是吗?

甲:西施被范蠡当作礼品赠送给吴王夫差,王允施连环计、美人计而将貂蝉送给董卓。

乙:古代女子没有人身自主权,所以才会被人当做礼品送来送去。

甲:送小品礼的对象也不限于个人,也可以是一个团体、一个家庭、一个行政地区,一个国家。

乙:看来这送礼还大有学问。有没有送礼学校?咱们去短期培训一下。

甲:只要有社会交往,作为礼品馈赠方式的送礼和收礼就会存在。礼尚往来,这是社会交往约定俗成的传统,是民间交友待客的淳朴

风气。可在社会的演变中,平等的人情往来的送礼、收礼变味了,送礼掺进了功利目的,收礼成了敛财手段。时下,下级给上级

送礼、要办某事的给掌管权力能办成某事的送礼成了当然的程序和潜规则,有的人靠收礼发了。

乙:有送礼就有收礼。你收过礼没有?

甲:收过。你忘了,你过年给我送脑白金?

乙:咳,那是我孝敬你父亲老人家的一点心意,这不算。还有么?

甲:有。我有一个小学同窗,家在农村,他不幸受了伤,生活非常困难,我常周济他。他也经常把他自家地里长的蔬菜、水果送给

我,我说,“大老远的,你不用这么费劲地拿来,城里都有。”他说,“我知道,可这是我自己亲手种的。”盛情难却!

乙:礼轻情意重!

甲:是啊,我这个好朋友对我情义这么深,我也不能铁公鸡一毛不拔,只要他不嫌乎,我更新换代的东西都给他。

乙:都是些什么东西?

甲:电视换液晶的了,电子管的给他;电脑显示器换液晶的了、CPU换双核了,换下来的旧电脑给他;洗衣机换全自动的了,旧的给

他;我那旧老婆给他……

乙:停,什么旧老婆给他?

甲:我老婆穿过的旧衣服,他不嫌乎,给他。

乙:你倒是说清楚啊,吓我一跳。还收过什么黑心礼?今天在这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从宽处理。

甲:没有了。

乙:真的没有了?

甲:真的没有了。你知道,我的业务不对外;再说,又不是冒号。

乙:那你给当官儿的送过礼没有?

甲:送过。

乙:送了几回?

甲:三回。

乙:送礼有什么讲究?

甲:那讲究不少。第一,要讲究时间地点。第二,要选择好时机。第三,掌握好礼物的品种、数量或重量。

乙:这第一怎么讲?

甲:晚上人家刚睡下不能去送吧?

乙:那是,刚准备缠绵,打搅了,人家扫兴。

甲:早晨还没起被窝,也不能去吧?

乙:那是,正在缠绵,人家更扫兴。

甲:去你的!

乙:说地点。

甲:地点选择不好,让人尴尬。

乙:是么?

甲:比如说,你一天下午要送一件礼物给一个人,等那个人下班。门外干等不见,你急得进了办公楼里面等。好不容易看到那个人出

了办公室了,可又朝另一个门走去,你急得走上前去,说:“我在这等你半天了,我还有事情,这生日蛋糕表示一点心意……”

那人站在原地,没接你的礼物,这时尴尬的是你送礼的了。

乙:那人为什么不接?

甲:那是卫生间门口。

乙:咳!说第二点。

甲:第二点是要选择好时机。

乙:时机也很关键?

甲:当然啦!比如你想给一个给你办事的上级送一个红包,几天没遇到,这一天在商场遇到了,这个领导正搭肩一个妙龄女子选购商

品,机会难得,你迎上去,说,“王处,在陪我婶子买东西啊?这点东西,不成敬意……”当官的没吭声。

乙:为什么?

甲:他正在陪情人买衣服,让你给搅合了。

乙:为什么说“我婶子”,咋不说“我嫂子”呢?

甲:你送礼的要把自己往小辈说。

乙:我明白了,求人办事给人送礼,就得当孙子。第三点。

甲:第三点是要明白不同时期送礼的品种不一样。

乙:这也重要?

甲:当然重要。

乙:我看不一定,送什么都是心意,俗话说:专打犟嘴的,不打送礼的。

甲:是不打你呀,但如果你送礼没送好,你的事情办不成。

乙:你举个例子。

甲:比小品剧本如说,上个世纪60年代,你拎着几斤地瓜或者土豆到谁家送礼,虽然不是什么重礼,但在那个困难时期这个是大受欢迎的。上

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买上几瓶水果罐头或者一包点心送礼也拿得出手,现在就不行了。

乙:有道理。那现在送什么呢?

甲:现在很少送实物的,送钱,钱可以买到一切。

乙:送现金?百元大钞?

甲:你又老土了不是?现在你送百八千的,人家说你寒惨他,再说现在时兴送存折。

乙:你刚才不是说你给当官儿的送了三回礼么?都送的什么礼?送了多少?如实招来。

甲:第一回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老婆农转非,求我们单位的头儿给开个证明。晚上我到他家去……

乙:送的什么礼呀?

甲:送纸。

乙:你的这个领导还挺儒雅的,练书法,你给他送写书法的宣纸去了?

甲:他会什么狗屁的书法,不是送宣纸。

乙:那是你这位领导家里有什么人过世了,你给送去烧纸?

甲:也不是,是送钱。

乙:送钱?

甲:钱不是纸做的么?

乙:钱也有金属制的……

甲:用金属币送礼?――那我得背一口袋,送大额纸币,重量轻,目标小。

乙:哎,那你这个领导收下了你送的纸钱了么?啊,是纸币。

甲:开始不收,后来我放下就走了。

乙:你说说过程,我学学经验,我也了解了解怎样送礼,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得着。

甲:我说:“这事儿求你帮忙了!”

乙:他怎么说?

甲:他说:“这事儿很难办啊!”

乙:打官腔!

甲:于是,我把一沓钱放到茶几上推到他面前。他说:“你这是干什么?拿回去……”

乙:你这个领导还挺廉洁的。

甲:你往下听啊!我急了,办不成事儿,回家我老婆肯定埋怨我,我交不了差。

乙:是啊!

甲:我急了,站起身,把墙上的电灯开关按了一下,灯灭了,屋里一片漆黑。我说:“这是一点小意思,没有人看见,我也什么都没

看见。”然后我就出门走了。

乙:事情后来办成了吗?

甲:办成了。后来他胆子越来越大,收钱的数额不断升级,被纪委发觉了,降级了,处分了,调走了。

乙:你每次都是送钱么?

甲:不是,一个贪官一个口味。

乙:那你第二回送的什么?

甲:性。

乙:杏?甜杏?送了多少斤?

甲:一百来斤。

乙:一百来斤?这么多的杏啊?他们家没吃完就得烂!

甲:什么啊,我送的是“性”,****的性,不是杏子的“杏”。

乙:你这是性贿赂啊!哎,你这回找办事的领导是女的呀?你把你自己送上门,性贿赂?

甲:是男领导。

乙:那你怎么性贿赂?

甲:这是前几年的事了。这个领导又贪又色。为了我评高级职称的事儿,一天晚上我把他请到家里吃饭。

乙:吃一顿饭解决问题……

甲:没那么简单。席间,我说起此事,他说:“这事儿很难办啊!”

乙:和前边那位领导都是一样的口腔!

甲:我说,“那是,好办就不找你了。”我老婆这时从旁说:“求求张处帮帮忙,我们会感谢张处的。”

乙:张处怎么说?

甲:张处看见我老婆说话,眼睛色迷迷的盯着我老婆看,看得我老婆脸通红离席到厨房去了。

乙:你是说这个张处打你老婆的主意?

甲:是的。

乙:那你怎么办?

甲:张处走后,我跟老婆说:“张处的意思,你看怎么办?”

乙:你老婆什么态度?

甲:我老婆两眼一瞪,说:“你真浑!真窝囊,老婆你都不要了!哼!”

乙:你老婆比你强!后来呢?

甲:第二天上班,张处又故意念叨说:“你这事儿不好办啊!”晚上回家,我跟老婆说起……

乙:你老婆怎么说?

甲:我老婆说,“你这个男人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服侍张处,不就是陪睡觉么!”

乙:你老婆生你气啦!

甲:第三天晚上我老婆让我跟张处用手机联系好酒楼,然后她就去了。”

乙:你真忍心?

甲:半夜,我老婆回来了。我急忙问:“你,你,你真的和张处那个了?”

乙:你老婆来真格的啦?

甲:我老婆哈哈大笑说:“张处现在和他老婆在一起!”我问:“怎么回事?”我老婆说:“我去了,张处非常高兴。我说,‘好事

要有好酒!’于是,张处就叫了一桌菜,我一杯一杯地劝酒,我装模着喝,张处很快就喝多了。我服他进了房间躺下,然后在

他的手机里找他家的电话号码……”

乙:找到了吗?

甲:我问我老婆:“你也不知道他家的电话号码呀?”我老婆说:“不知道,找呀!张处手机里电话号码真多,我一个号一个号地

打:‘喂,是张处家吗?’‘不是,你打错了!’‘喂,你是张处家吗?’‘你有病啊!’‘喂,你是张处家吗?’‘你是谁

呀?’一连打了十来个都不是,最后终于打通了。‘喂,你是张处家吗?’‘是,你是谁呀?’‘不要问我是谁,你赶快到德胜

大酒楼302号房间,去晚了,张处就没命了!’打完电话我关了手机出了房间走下楼在外面观察,不多一会儿看见张处老婆急急忙

忙上了楼,我就回来了。”

乙:你老婆挺有心计的!――那你职称的事办成了吗?

甲:办成个屁!听说张处的老婆和张处大吵了一架,我的事当然也就无限期搁置了。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