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趣说离婚的搞笑相声剧本《我要离婚》

2015-12-06 21:1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我要跟她离,离婚的离,离异的离!

乙:怎么了?

甲:我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

乙: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甲: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的社会离婚多普遍呀?

乙:离婚是最大的破产。

甲:我认为离婚是经济重组,可以使破产的企业重新焕发生机!

乙:离婚使现有的人际关系重新洗牌!

甲:那交往不是更广泛了吗?

乙:我小品看你呀!不听劝了是吧?

甲: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回我非从坟墓里钻出来不可!

乙:为什么要离婚?铁了心了你!

甲:我和她没有共同的爱好,没有共同的追求。

乙:你的爱好是什么?

甲: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溜溜鸟,养养花。

乙:够高雅的!

甲:这些我都不喜欢!

乙:不喜欢你说它干什么?

甲:我喜欢上上网,泡泡吧,喝喝酒,打打架,赌赌博,蒸桑拿。

乙:你这爱好都不太健康,现在都讲究绿色消费!

甲:我们也不是常这样,工作之余偶尔放松放松,人家不是说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嘛!

乙:要说也对!就是别赌博打架!

甲:就是泡泡吧,我一周也就去两次,你说多吗?

乙:那倒不多!

甲:我老婆唠叨我:你一周泡两次吧,你一次就三天呀!你身体能吃得消吗?

乙:啊?一周两次,一次三天,你这一周都在酒吧里了!

甲:那天我正在酒吧玩儿呢,老婆给我发短信:亲爱的,你除了给我一个孩子,还给于我了什么?

乙:这话经典!

甲:你说我给于她什么?她洗衣服时,

乙:你帮着洗了?

甲:没有,她说不需要,只要我在一边看着她就很满足!

乙:女人哪,有时需要真的很少!

甲:你说我正玩儿呢,来一这短信,这不打兴头吗?

乙:你做的就不对,你天天泡吧,家里就不管了?

甲:不对!我改!我不泡吧了。

乙:改了就好!

甲:我去搞经济!

乙:做生意呀?

甲:我赌博去!这钱来的快!

乙:来的快去的也就快!赌钱真不是什么好事!

甲:那天我正打麻将呢,老婆电话来了,“哎,正开会哩!结束就回去!挂了啊!”(小声)

乙:这谎撒的!

甲:刚打一把,电话又来了,“不是说我开会的吗?哦,孩子发烧,你带去瞧瞧不就行了吗?挂了啊!”

乙:孩子病了,你就不玩儿了吧!

甲:说的轻巧,我输的几万你给呀?

乙:瞧这什么人呀!

甲:过了几个小时,电话又来了,你说烦人不烦人?“对,就打牌了!怎么的吧?不回去!就不回去!”(大声愤怒的)

乙:你说小品剧本你赌博还有理了你?

甲:你说打牌需要沉着冷静!这电话给我骚扰的呀?我能不背吗?这钱给输的!都是这猫头鹰嘴给我叫的了!

乙:你手气不好怨人家干啥?

甲:输就输吧!千金散尽还复来,几万算什么?先存他们那儿!

乙:倒是也能想的开!

甲:两天后我回到家,

乙:啊!玩儿了两天两夜?

甲:我真后悔呀!

乙:后悔改呀?

甲:后悔没有把电话关机!省的乌鸦乱叫!

乙:你呀!自己做错还埋怨人家!

甲:我早上刚到家,我老婆就嘟噜开了:你不是说再赌博是狗吗?你看你墙上写的,啊?(吃惊诧异)再赌博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什么时候给添的?

乙:你呀!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甲:我媳妇正说着呢,收电费的来了,我接过电费条子“七十块,咋这么多?媳妇儿,取钱给人家!”“我那有钱?咱俩工资不是你掌握着的吗?”“师傅,(做翻兜儿动作)改天,我钱都投资股票上了,你说现在不熊市吗?赔了!”

乙:赌博输了就输了,死要面子!

甲:送走收电费的,我说:“孩子呢?”“那不,刚吃完药,烧还没退呢!”“来,宝贝,叫爸爸抱抱!”你说气人不气人?孩子不叫我抱!我是他亲爸爸呀!

乙:你带的肯定太少了!

甲:正这时,我媳妇扔给我一张纸,

乙:离婚协议书呀?

甲:不是,她才不愿和我离呢!

乙:那是什么?

甲:我追求她时写给她的诗!

乙:你挺浪漫的呀!念念大家伙听听!

甲:我不好意思!

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看你的脸皮够厚的!

甲:题目是《我是你的小奴隶》:你是海呀,我是鱼,离开你我无法生活,无法呼吸!我是老鼠呀,你是大米,我在暗夜里摸索,得到你是我最大的惊喜!你是主人呀,我是你的小奴隶,任你的皮鞭高举,我沉浸在甜蜜的梦里!爱你!我的女神!爱你!我的安琪儿!我甘心情愿做你的小奴隶!

乙:诗是够肉麻的!我问你,婚后怎么做这个小奴隶?

甲:婚后我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我解放了!

乙:你这叫婚前羊,婚后狼!

甲:我刚把诗看完,我媳妇唠叨上了:你做我的小奴隶?婚后你是从奴隶到将军,我是从将军到奴隶!这个家你尽到什么责任了你?啊?你说!

乙:就是,你说说,就知道泡吧赌博!

甲:我要是没有责任心,我早一封休书给她休了!

乙:现在什么社会,你还休妻呀!

甲:我不想跟她说,她还来劲了:“你天天不在家,家成你旅社了,就是旅社你也得给房间费呀!孩子你也不管,你就外边疯吧?这日子我看是没法过了!”“不过就不过,我还不稀罕!我出去了!”

乙:你这叫什么话?你就不能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甲:不是,我哥们儿叫我喝酒!

乙:你说家都这样了,你还有心事喝酒?

甲:我不也是借酒浇愁嘛!喝酒好呀!可以麻醉神经,特别是喝醉,那感觉,爽!老天爷老大,我就老二!

乙:我看你别喝了,回家吧!

甲:我倒是还想喝,可是没人了!

乙:都走了?

甲:不是,都在桌子下睡大觉呢!

乙:看都喝成什么样了?

甲:晚上我一进家们:来,媳妇,给老公倒点h2o来!(醉酒感觉)

乙:h2o是什么?

甲:没文化!水呀!

乙:哦,还玩儿化学!

甲:老婆把水给我递过来,我又吆喝:给我打点热h2o来,我泡泡脚!

乙:你呀!

甲:等老婆把洗脚水端过来,我就问:小姐,您贵姓呀?

乙:啊!要你这样的男人有啥用!我要是女的我先跟你离!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