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流氓就很了不起吗?搞笑的相声剧本《我是流氓我怕谁》

2016-06-27 17:4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拱手)大家好!(做几个武术动作)哈,嘿

乙:你干什么的?瞎摆活什么呀?

甲:外行(xing)呀你!我这叫武术,你知道吗?我是练武的,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锸。

乙:你都会呀?

甲:我都会吗?我当然不会,我练的是空手道,什么兵器都不用,就是空手跟他们捣腾。

乙:你知道什么叫空手道吗?

甲:不就是空手打架,手无寸铁嘛!

乙:空手道是这样来的呀,头回听说过!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功夫?

甲:嘴巴子!我有经验呀!轮圆了,啪,就一嘴巴子!(动作)太有趣了!我太喜欢了!要不我给你试试?

乙:没那个必要!

甲:我对这个很有点研究呀:打对方左脸,要用右手,打对方右脸,要用左手,如果同时打对方两面脸,得左右开功。(动作)

乙:别说了,这叫什么研究呀!全废话!

甲:给你说点高深的?咱们还说打嘴巴子,要是想打更狠点怎么办?你知道吗?

乙:用点力不就得了嘛!年会小品

甲:错误!要用手背打,用右手背打对方的右脸,用左手背打对方的左脸,(动作)效果更佳!

乙:你治病呢?效果更佳!手背全是骨头!那能不疼嘛!

甲:算你有长进!要不我给你试试这个?(动作)

乙:我这小脸受不住那个!

甲:没关系,我只用半成功力!

乙:那也不行,我招你了惹你了你打我呀!

甲:研究嘛!为武术献身嘛!

乙:合着你练武就为打人呀!

甲:我练武的初衷是为了:强身健体!我七岁那年,我父亲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孩子,咱们家三代单传,街坊邻居总欺负咱们,你呀,学武吧!”

乙;欺负你什么了?

甲:“孩子呀!你看电费,水费,清垃圾费每个月来要一回,这不摆明了要欺负咱们吗?这不,收电费的刚走!他们老欺负咱们嘛!你一定要给爸爸争口气呀!”

乙:啊?这是欺负你们吗?电费是应该交的!

甲:怎么不是呀?村长家年年不交电费,电工还说:“应该的!我没给您交费我都失礼了!谢谢啊!”

乙;你们村长也够不教化的!

甲:是呀!欺负别人我不管,欺负我是不可以的!“儿呀,要好好练武,争气呀孩子!将来光宗耀祖,替父报仇!”我说:“爸爸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谆谆教导的!”

乙:这是教你学坏的!

甲:我练呀!练呀!冬练三伏,我夏练三九。没日没夜的练!

乙:等等,那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甲:对呀!我说错了吗?这意思是我下苦功夫练!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我终于满载而归!我临下山时,师傅哭着对我说。不舍得我走呀!

乙:说什么了?

甲:“悟空!悟空呀!”

乙:你是孙猴子呀!

甲:不是!师父看我有练武的天赋给我起的艺名嘛!“悟空呀!你下的山去,如果你建功立业,就说我是你师父,如果你作奸犯科,你就说不认识我!去吧!孩子!上帝保佑你!”

乙:你师父倒是聪明!

甲:我一下山,我先去找导演

乙:演功夫片呢?

甲:像我这样的身价我能演功夫片吗?

乙:那你找导演干什么呀?

甲:你真够笨的!我不刚下山吗?

乙:是呀!

甲:我满载而归了吗?

乙;是呀!

甲:乡亲们要问我学到什么,我不得搞个汇报演出吗?

乙:你不是有真功夫吗?那就露几手!

甲:我在山上这些年天天撵兔子玩儿了,忘了练武了,再说练武太辛苦,我吃不了那苦呀!

乙;那你找导演干什么?

甲:我对李安导演说:“你也别拍同性恋的戏了,给我帮帮忙?”“说吧?咱俩谁跟谁呀!”“你把我家门前的大石板给拾掇拾掇。”“好,明白,我今晚上就派人去!”“好吧,我等你电话!”

乙:拾掇大石板干什么呀?

甲:你就是愚公的妹妹你知道吗?愚昧呀!大伙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好了,电话过来了:“空哥呀!给拾掇好了,保证软和的跟面缸似你,你一打就折。”“真的吗?太好了!你可得保证质量呀!可别我一打,把我指头给弄折了!”“放心!放心!我们是三包服务!有一点你得记住,你回去之前,可别让你家人坐呀!一坐就折了!”“好的,放心!”

乙:原来是作假呀!

甲: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不是要汇报演出嘛!准备点道具也是有必要的嘛!艺

术,你不懂!我快步跑回家,家离好几千里那,我跑呀!跑呀!

乙:为什么不坐车呢?

甲:没钱嘛!钱给李导演了!我拿出撵兔子的轻功,太好了!省钱又能锻炼身体!那个快呀!比火车都快!

乙:我给忘了,撵了十五年兔子,能不快嘛!

甲:我回到家,父亲抱住我就哭:“儿子,你回来完了,收电费的刚走!”我说:“爸爸,你别管了,下个月再收拾他!”乡亲们也都围过来,我露脸的时候到了,我挽起袖子,气走丹田,冲着大石板子就一掌,“哈,哎吆,哎吆,我的手呀!”

乙:怎么了?

甲:太疼了!王导演骗我?不会吧?他那么大的导演能骗我!我又一看,明白了?

乙:明白什么了?

甲:我家门前两块石板,拾掇的很可能是那一块,肯定是!“乡亲们别笑了,刚才我用了一分功力,看来不行,我这回要用二分功力,来,这块石板,咱们换一块!”我一发功,只听的“噗”的一声,

乙:怎么了?

甲:大石板折了,手把石板打个窟窿!王导演太高了,这活做的真漂亮呀!手一点都不疼!再看乡亲们都傻了,小巴掌拍的那叫响!有几个小孩过来摸石头。“一边去,危险,少儿不宜!去,一边玩去!”

乙:怕给拆穿了!

甲:我这一招还真管用!村里的人没有不怕我的,我人物了!谁不听话,我就给嘴巴子:“你,去,给我买包烟去,去,快点,要大中-华!”“空哥,我没钱!”“去你的!”“你打我!”“我打你了吗?”“没有!”“没有你捂什么脸!”“我牙疼!”“我告诉你我才用了十分子零点五的功力,我用一成功力你受的了吗?”“受不了!我脑袋没有石板硬!”“那还不快点买烟吸!”“好好,我先设一包。”“哎!对了,算你识相!”

乙:这不欺负人吗?

甲:我欺负人了吗?他自愿的!“你,你,说你呢!去给我买瓶酒!快点!茅台的!不然我抽你!”

乙:这也太欺负人了!年会小品剧本

甲:我父亲对我说:“人呢!一定要学会欺负人!你看动物世界了吗?那个动物厉害,它不但有自己的领地,还有美丽的爱情!咱比如说狮子吧,战败的狮子呀,眼巴巴的看着别的狮子谈恋爱呀!”

乙:那是动物!人可得讲理!

甲:人不就是动物吗?没学问!

乙:人是高级动物!

甲:高级动物也是动物呀!我天天想着得找个人欺负欺负,哎,正在我百无聊赖的时侯,收电费的又来了。“空哥,该交电费了?”“是呀!谁给谁交呀?”“你给我呀?”“美死你!我告诉你,我没把电线往地下插就是好的,还来要电费,不想在地球上混了吧?”“你不讲理!”“啪,”“去你的。”哎!这小子说话还挺横。

乙:你不对嘛!就不能向邪恶低头!他都说什么了?

甲:他说:“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给我站住!”他比兔子跑的还快呢!我父亲高兴呀:“好孩子!以后咱们终于可以不交电费了!”

乙:合着叫你练武就是为了不交电费呀!

甲:不,为了争气!为了面子!在我们村不交电费的都是人上人!了不起的人!我也成人上人了。“哈哈!”

乙:看把你美的!

甲:能不美嘛?我成功了!很有成就感!这找到人生的意义了!“哈哈”

乙:你活着就为赖电费呀!

甲:当然不是,追求无止境嘛!我还得继续工作,继续欺负人!哎,机会来了,有个叫老实的,他不小心把化肥施我地里了,他不是作死吗?我正挑不出刺呢?这可赖不得我了!

乙:算了!人家不给你要化肥就不错了,你占了便宜了!

甲:那不行!欺负人是不可以的!我说:“过来!老实呀!你起个名字叫老实,其实你够不俏皮的!你给我听着,把我庄稼烧死了,可没你好果子吃!”

乙:那能烧死吗?给庄稼施肥对庄稼有好处!

甲:这时别人给老实出注意:“你呀!招谁不行呀!你偏惹他!我给你给注意:你放点水浇浇不就没事了吗?”

乙;这什么注意呀?

甲:过两天,放了水浇了。

乙:这回就算了吧!

甲:我说:“老实!你过来!我们家的责任田成你们家的了,你想施肥就施肥,想灌溉就灌溉!你作吧!我早晚收拾你!”

乙:这什么理呀?

甲:别人又给老实处注意了:“你看炉子捅大了,给你个注意吧!你上饭店请他吃一顿,我给你说和说和就没事了!”

乙:别再听他的了!

甲:酒席摆好,我吃的高兴!“我说老实呀!我看你态度不错,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在欺负我了!啊!欺负人是不可以的!”

乙:这谁欺负谁呀?

甲:从此老百姓送我一雅号。

乙:什么雅号?

甲:流氓!我喜欢这个!我太喜欢了!

乙:怎么喜欢别人叫你流氓呀?

甲:你想呀!如果别人说我是好人,我拾一百块钱,我不得交了吗?我是流氓,我就装自己兜里,没人说我呀!我是流氓呀!谁说我呀!我是流氓我怕谁呀!

乙:不要脸了!

甲:懂什么呀?当时不要脸,过后不作难吗?这么跟你说吧,从此以后,我们家什么都不交了,什么电费,水费,清垃圾费,没人要了。哈哈,正当我得意的时候,有人给我找别扭了!

乙:谁呀?这么大胆!

甲:有个叫李逵的,个子1。98米,膀扎腰圆。300多斤的体重。

乙:李逵不是宋朝的吗?咋成你们村了?

甲:同名同姓嘛!他说了:“都悟空他流氓!我比他还流氓!我要是见他非收拾他不可!”这不是公开向我挑战吗?我生气呀!“好小子,敢和我挑战,他不是挑战极限吗?作死的吗?”翻过来想想算了!不和他一般见识!

乙:说的那么厉害,你怕了?

甲:我能不怕吗?他那么大个子,300多斤,我怕打不过他呀!

乙:你也有怕的呀!

甲:正这时我父亲说话了:“孩子呀!好名声不能叫这小子给破坏了!”

乙:还好名声呢?

甲:“你跟他武斗看来胜算不大,来个文斗你看如何。”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好我明白了!(咬耳道)

乙:明白什么了!

甲:我扛着我们家铡刀就去找李逵家了,后面跟一群看热闹的我把铡刀地上“咣当”一撂,脑袋往铡刀下一伸,我说:“李逵,来吧,是爷们你把我铡了!”“不,不,我铡你干什么?”“别客气!”“你真不铡呀!那好,你脑袋放铡刀下,我铡你!”“不,不,那不行,咱们又不是唱戏!”那好!我问你说咱俩谁流氓呢?“你!你!你真流氓!”(翘大拇)大家都齐声叫“好!好!好!”等我扛着铡刀回到家,我小便都失禁了!

乙:看把你给吓的!

甲:他要是真把我铡了!我不就没命了吗?叫谁谁不害怕呀?我又胜利了!我挑战自我成功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嘛!以后我的工作方向定下了,我得有钱呀!我赚钱去!做个有钱有势的人!我给他们要去!

乙:当乞丐了?

甲:不是!好过来一位,看!远远的过来一位,“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此处过,留下买路钱!”

乙:劫道的!

甲:不能那样说,咱以自愿为原则!

乙:这有自愿的吗?

甲:不自愿就动武呀!不白瞎我这功夫!哎,来了一人,“站住!说你呢!钱拿出来!”“我跟你拼了!”

乙:遇上个不要命的!

甲:我心想:这念头还有不怕恶人的!还有不要命的?没道理呀!“哎,别,我跟你玩呢?算了!不给我不要了。”“那也不行,我非送你去公安局不可!”这可是你逼你我,兄弟,别怪我心狠!想到这里,我气蕴丹田。

乙:打气来了!

甲:我气蕴丹田,跑吧!

乙:啊!跑了!

甲:遇上个不要命的,我能不跑吗?我跑呀!他追呀!真倒霉呀!遇上个死脑筋的!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前面出现一辆车,车里人给我摆手那:“兄弟,快上来!快快!”

乙:你的人来接应了!

甲:那个人也赶上来了,车上的人说了一句话,把我给气的呀!

乙:说什么了?

甲:“我们是公安局的,算你见义勇为了,留个姓名吧,过后给你发奖金!”

乙:啊!撞警车里了!

甲:可不是吗?我太慌了,忘了问了?这不倒霉了吗?

乙:活该!

甲:“我说警察叔叔呀!我是跟他闹着玩儿的!”“以前劫路也是闹着玩的吗?”

乙:没话说了吧?

甲:“您认识我吗?我悟空呀!”“我如来佛呢!”你说这气人不?

乙:你孙猴子能耐再大也逃不出如来的掌心呀!

甲:“我们家有的是钱,我手下好多人呢!你们放了我吧,我一定不忘您的大恩大德!”“你有钱,有中-国人民银行钱多吗?”“没有!”“你有人有中-国人民子弟兵多吗?”“没有!”“老实呆着吧!”

乙:没辙了吧?

甲:这下我完了!我后悔呀!我太不明智了,为什么不换条路呢?你说老是在这条路上作案,能不被抓获吗?

乙:我当你悔改了呢?

甲:在我判刑那天,我父亲来了,来劝慰我:“孩子!去吧!才十五年,一晃就过去了,蹲过号子就是资本呀!出来咱当村长!俗话说的多好呀!宁嫁老改犯,不嫁老实蛋,我等着你呀!孩子!”

乙:有这样劝人的吗?

甲:“不过呀!孩子!电费以后咱们要交了!”

乙:还记这电费呢!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