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赞美友情的搞笑相声剧本《我们是兄弟》

2016-10-21 17: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同志们好!


乙:朋友们好!


甲:先生们好!


乙:女士们好!


甲:我姓狄。


乙:我姓高。


甲:我叫:狄一名。


乙:我叫:高一名。比他强一点,哈哈哈哈。


甲:我是单位的农药师。


乙:我是村里的“兽医师”。


甲:我有国家发给的资格证书。


乙:......国家发给他,没有发给我。我自封的,哈哈哈。......


甲:因为我研究农药水平高,同事们都叫我:“敌杀死”。


乙:因为我的兽医技术好。四邻八舍都称我为:“高手艺”。


甲:我们俩是老乡。小品


乙:我和他是一个村的。


甲:他是我的左邻。


乙:我是他的右舍。


甲:我和他是同班同学。


乙:他和我是前后桌。


甲:我们俩一块上学到高中。


乙:他上完高中就“远走高飞了”。


甲:因为我考上了大学。


乙:所以,我很彷徨。


甲:后来我就工作了,结婚了,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还增加了一个孩子。......


乙:我都增加俩了。


甲:不知家乡的变化有多大?


乙:他把老家早忘了。


甲:我时常低头思故乡。


乙:我感觉得他在撒谎。


甲:因为我父母走得早。所以,我离开家乡是那么坚强!


乙:他坚强,我很迷茫!


甲:唉!时间过得是真快。


乙:真是弹指一挥间。


甲:回到家乡,我可能会有不认识的人。


乙:他说的太对了!


甲:这也没什么奇怪,都十多年了嘛。


乙:就说今天上午吧,我们在车站旁相遇,他不认得我,而且他还戴着眼镜。真气人!呜——呜——呜,......


甲:哎?干什么的?


乙:……卖狗的。


甲:你哭什么?


乙:伤心!


甲:为何?


乙:不认人!


甲:谁?


乙:它!


甲:他是谁?


乙:藏獒!


甲:你是它的主人,怎么会不认人呢?


乙:它不和我说


话!


甲:它?会说话?


乙:会!


甲:那你叫它说说看。


乙:哎,大黑。快叫他:“大爷”!


甲:什么话?叫谁大爷呢?


乙:叫你:“大爷”呀?


甲:你这不是骂人吗?


乙:叫你爷爷行吗?


甲:是它叫,还是你叫?


乙:它叫。


甲: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呢?


乙:不行吗?


甲:不行!


乙:为什么呢?


甲:因为它不是人!


乙:所以,它的辈就低!


甲:什么辈低?!它是狗!


乙:对呀!我没说它是人!


甲:那你刚才为什么让它叫我:“大爷”?


乙:我这不是好心把你的辈提高一下吗?


甲:那我,也不成狗了吗?


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甲:笑什么?笑?!


乙:你说话挺有意思的。


甲:你把我当狗挺有意思的,对吧?


乙:我没有。


甲:还说没有?我问你:狗的大爷是什么?


乙:是老狗啊。


甲:那你为什么让它叫我?


乙:你不是让它说说话嘛。


甲:我说了吗?


乙:你说了。哎?你可别不承认啊?你问问大家,你刚才说了没有?


甲:哦,我想起来了。


乙:对啊。


甲:可你也不该让它叫我。


乙:它叫了吗?


甲:没有。


乙:就是嘛。它没好意思喊出来,……


甲:我都让你气糊涂了。


乙:哈哈哈哈哈。


甲:你要是不让狗叫我大爷也没有这些事。


乙:可它到现在也没叫你一句啊?


甲:是啊,它没叫,你也不能叫。


乙:它都不叫,我能叫你吗?!


甲:哈哈哈哈。


乙:我也被你气糊涂了。


甲:哎?你刚才哭什么呀?


乙:割爱。


甲:那就别卖了。


乙:无奈。


甲:为什么?


乙:因为孩子上大学需要钱。


甲:哦,那就卖了吧。


乙:可我失去了爱犬,......


甲:而你得到了——金钱!


乙:我毕竟养了它那么多年,......


甲:否则,你的孩子就会“望学堂而兴叹”,......


乙:卖了我的爱犬,它不就“倒插门”了吗?


甲:可你的孩子走的是正门。


乙:呜——呜——呜,我还是难以割舍。


甲:哎?哭什么!一个大老爷们,伤心的不要!......


乙:唉!......不哭了。gt;甲:就是啊。想开点,不就完事了吗?


乙:嗯,你请多关照。


甲:关照?哈哈哈哈哈,我还不知道谁关照我呢?


乙:我关照你。


甲:你?


乙:我!


甲:你一个卖狗的,你怎么关照我?


乙:你买我的狗,我便宜卖给你。


甲:我买你的狗?你给我便宜?


乙:啊。


甲:哈哈哈哈哈。


乙: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


甲:哦?能便宜多少?


乙:五千。


甲:你卖多少钱?


乙:五万。


甲:哈哈哈哈哈哈哈,......


乙:哈哈哈。


甲:才便宜五千啊?


乙:嗯。已经是不少了,也是半万哪。


甲:你送给我一只不就得了吗?


乙:不行啊,已经是关照你很多了。


甲:这不更显出你有风度吗?小品剧本


乙:不行啊,我卖的是藏獒啊,好贵呀。


甲:这样才显示你的豪气嘛!啊?哈哈哈哈哈,......


乙:这?目前我还没有。


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目前还没有,什么时候有?


乙:不知道。


甲:哈哈哈哈。


乙:你别笑。以后我养的多了,说不定还真想送给你一只小狗仔呢。


甲:是吗?


乙:是啊。可我现在真的需要钱。


甲:需要钱?请问:谁家不需要钱呢?


乙:我是说,我是农村的。最近,我家刚盖了一栋二层小楼,本来是给儿子娶媳妇用的......


甲:哇塞!都住上小楼洋了?还在这里哭穷、说没钱?


乙:不是的。我是说,我的孩子考上了大学,我没想到......


甲:没想到结了婚就有孩子?


乙:唉!可是盖楼,也是为了孩子啊。


甲:你还是沉不住气,目光短浅。


乙:谁说不是呢,情况有变了。


甲:你要重视孩子的教育!


乙:是啊。


甲:别耽误孩子上大学!


乙:可不是嘛。


甲:想出办法了吗?


乙:想出来了。


甲:什么办法?


乙:打发爱犬出嫁!


甲:那你得找个买主啊?


乙:找到了。


甲:在哪?


乙:你买了不就得了?


甲:哈哈哈哈哈,......


乙:哈哈哈哈。


甲:你还挺幽默呢。


乙:啥幽默?为孩子的学费急的呗。


甲:你和别人借一借嘛。


乙:我本来是想和别人借点,度过难关。


甲:就是嘛。


乙:可我张不开嘴呀。gt;甲:哦,你在家也喝点酒吧?


乙:有时也喝点。


甲:你这不是会张嘴吗?


乙:啊?


甲:哈哈哈哈。


乙:哈哈哈,我都让你给绕进去了。


甲:哎?老兄,你老家是哪的?


乙:山东泰安的。


甲:哦?泰安哪的?


乙:满庄的。你也是满庄的吧,老师?


甲:哦?你怎么知道的?


乙:我觉得有点面熟。


甲:你贵姓?


乙:我姓高。你呢?


甲:我姓狄。


乙:哦。……


甲:哎?那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乙:你说吧,满庄的人,我没有不认识的。


甲:是吗?你认识一个外号叫:“高粱叶”的人吧?


乙:认识。这是他小时候的外号。不过,他现在不叫这个了。


甲:叫啥?


乙:“髙手艺”。


甲:“高收益”?他从“高粱叶”变成了“高收益”了?看来他发财很“给力”呀!哈哈哈,......


乙:哈哈哈,你认识他?


甲:当然啦!何止是认识?我们是一块长大的兄弟。


乙:你看,我是谁?


甲:你?卖狗的呗。


乙:再看看。


甲:再看看,你也是卖藏獒狗的啊。还能是谁?


乙:你是“地黄根”吧?


甲:啊?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的绰号?


乙:我是你的同学,......


甲:啊?你是?


乙:我是高一名。


甲:啊?你是“高粱叶”?


乙:是我!“地黄根”!


甲:哈哈哈,你怎么会在这里?


乙:我这不是卖狗嘛。


甲:哦,瞧我这记性。


乙:怎么?你这是专程回老家看看?


甲:我是出差,正好路过。不知道家乡变化怎样?


乙:变化大着呢!


甲:你说说看。


乙:好的,我给你简单地概括一下吧。


甲:行。


乙:现在,举国上下是一片欢腾,到处都是莺歌燕舞。我们村也和全国一样,都沉浸在欢乐幸福之中。......


甲:哈哈哈哈哈哈。......


乙:现在全村的人家,多数住上小洋楼了。去年,你哥哥家也住上了,唯一的空白就是村里没有高楼大厦。……


甲:哈哈哈哈哈哈,是吗?家乡的变化这么大呀。


乙:大着呢。


甲:不行,你得赶快卖,我们一块回去。......


乙:可我还没卖呢,你再等一会。哎?谁买藏獒呀?非常优秀的藏獒,......


甲:哎?你刚才说什么?你的孩子考上大学了?




乙:是啊。


甲:是个女儿还是儿子啊?


乙:是个儿子。


甲:那很好啊,孩子肯定比你优秀!


乙:嘿嘿嘿,那当然啦。


甲:我们都快二十年没见面了。你还是老样子,没有变。


乙:嗯。你变了,你变得有文化了。怎么样,在哪上班?


甲:在河北一家农药厂搞研究工作。


乙:哦?研究啥?


甲:农药。


乙?什么农药?


甲:敌杀死。


乙:哈哈哈哈哈哈,......


甲:哈哈哈哈。


乙:敌杀死?你从“地黄根”变成了敌杀死啦?看来,你够有杀伤力了!啊?


甲:这都是同事给起的,因为我姓狄嘛。


乙:哈哈哈哈,......


甲:哈哈哈。哎,老高,我常常回忆少年时代。那时,我们俩很快乐。


乙:是啊,我们的确很快乐。


甲:我还记得,我们玩过捉迷藏。


乙:还掏过鸟窝呢。


甲:白天下河摸过鱼。


乙:夜间上墙偷过狗。


甲:哎?我可没干哪。


乙:哈哈哈哈哈,我没被派出所抓去啊?怎么自己就招供了?


甲:哎?老高,自从我上大学后,一晃就是十几年。你现在具体干什么生意?


乙:养狗。


甲:养狗?你懂狗吗?


乙:你怎么问这样幼稚的问题?


甲:我是说,你懂关于养狗的知识吗?


乙:不懂就学呗。


甲:哈哈哈,你养的都是藏獒吗?


乙:是的。


甲:是纯种吗?


乙:不是,是串种的。


甲:这也很贵吧?


乙:是啊。


甲:那你可看管好了,我听到过不少关于盗窃狗的传说。


乙:我懂,我会防着他们。


甲:怎么防?你说说看。


乙:不就是在北风那个吹,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就开始下手......


甲:往下说。


乙:我不想说了。


甲:为什么?


乙:我一说,我就想起自己那不光彩的事来。......


甲:你干过小偷小摸?


乙:干过。那时,我没有战斗经验。


甲:战斗经验?你还想偷呀?


乙:不了,现在改良了。


甲:为什么要改呀?


乙:被逮住过,还挨了揍,为什么不改呢?


甲:是吗?你说说当时偷狗动力和经过。


乙:你上大学的那一年的腊月里,有一天,我发现我们同村的一户人家养着一条大狼狗,我眼馋的。......


甲:哦,就行动了?


乙:嗯,我


为此而侦查了好几天,我怕夜长梦多嘛。


甲:你发现什么啦?


乙:我发现这户人家的男人不在家。


甲:哦。


乙:我一讲起这事,心里就有点紧张。


甲:我身上带着半壶酒,你喝一口。慢慢说,......


乙:好的。……你的酒真够辣的,但味道很香。你还真够哥们的,如果不给我喝两口,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呢。


甲:嘿!他还不好意思呢。你继续慢慢说,......


乙:等一下,我再喝一口。


甲:还喝?再喝就醉了。


乙:没事,我酒量大着呢,就这点酒,我都喝了也没事。


甲:哎?我记得你以前不喝酒呀?


乙:那是以前。这不是都在变化吗?


甲:哦,你也发展了。


乙:嗯,与时俱进嘛。你要想了解我的具体情况,请登录我的博客:www.gaoshouyifuwu.com.


甲:哈哈哈,看不出来,你都有博客了?


乙:所以,你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世界。


甲: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你接着讲。......


乙:那天晚上,我也是喝了点酒。


甲:壮了壮贼胆。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