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相声剧本《神秘偏方》

2014-06-17 17:0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马:外国人最钦佩咱们的医学!

王:是啊?

马:很多外国人要学(音xiaacute;o)咱们中-国这个针灸科吗!

王:奥!

马:针、针灸懂吗?

王:针灸,扎的。

马:哎,扎针那个,外国人大夫也有治病的,他扎针他不是这个!他那是什么扎针呢?

王:啊?

马:一个玻璃管,一个针,把那个药水嘬上来,扎静脉,扎皮下。

王:对!

马:扎针嘛。他看看中-国这扎针跟他不一样!

王:奥!

马:就是这个针,不是蘸了药水了,药水泡的。

王:啊

马:全不是!就儿这针。扎时还擦擦,擦干净喽,拿过来就扎,扎了就治病!

王:嘿。

马:外国人就纳闷儿了。他不懂啊!他看着新鲜。这怎么回事儿呢?

王:是啊

马:眼看着,要参观参观。病人来了,捂着心口,啊哟,胃疼。

王:嗯。

马:啊呀,胃疼,直不起腰来。

王:哎。

马:外国人站这儿看着。这怎么办?!

王:嗯?

马:什么办法?一看呐,不给药吃,不开方,拿过来就扎针。

王:嗯。

马:这么大个针,还擦擦。ldquo;伸手rdquo;一伸手,往这儿扎。这儿叫什么?

王:啊?

马:ldquo;内关rdquo;

王:奥!

马:扎进去,捻捻,坐这儿歇会儿吧。一刻钟,针拔出来,再问病人,ldquo;怎么样啊,胃疼?rdquo;ldquo;嗯hellip;hellip;好了?!rdquo;

王:嘿!这么会儿好了。

马:外国人一看怪啊!又来了病人!歪嘴,嘴歪眼邪。嘴歪到这儿了。

王:啊哟!

马:病人坐下了,怎么办?拿过针来,扎!

王:扎。

马:也扎针。耳朵后头,这叫ldquo;风池rdquo;。

王:奥!

马:针扎进去,针一进去,眼看着歪嘴,ldquo;嗯hellip;hellip;rdquo;正过来了!

王:好了!

马:就这么快!那个,啊哟,肚子疼,闹肚子,跑肚子拉稀,蹲地上都站不起来了。来,扎针!

王:奥!

马:肚脐眼儿下边儿,这叫ldquo;关元rdquo;。扎进去,热乎乎的,针拔出来。病人怎么样?拉稀怎么样啦?连干的都不拉了!

王:那好!

马:就这么快!

王:嗬!

马:牙疼!啊哟,牙疼。吃饭吃不了,说话都说不了了!捂着腮帮子来了。ldquo;好,伸手!rdquo;到这儿,一扎针,手,大拇指,二拇指头,正当间儿,这叫ldquo;合谷rdquo;,这儿,扎一针。再重点儿。耳朵前边儿ldquo;下关rdquo;扎一针,再瞧瞧病人怎么样啦?ldquo;好啦,不疼了!rdquo;

王:嘿!

马:外国人看着,怪啊!哎呦,牙疼,扎手这儿,二尺多远,怎么管的事儿?

王:嘿呀。

马:离着二尺多远。学(xiaacute;o)!

王:呵

马:现在外国人净是学咱们这个的。学医学,学这个扎针。

王:是。

马:外国人还没学咱们这个,这个拔罐子。这中-国兴的。拔罐子!腰疼,腿疼,膀子疼,肚子疼,来个罐子,里边点个火,噌,嘬住了。呆会儿肚子好。

王:哎!

马:我还不行。我这人拔不了罐子。

王:怎么?

马:骨头太多,跑气!

王:咳!

马:跑气,嘬不住。我身上哪儿也拔不了罐子。

王:啊。

马:嘬不住。还有大膏药,外国人都没有的。

王:奥!

马:大膏药,贴肚子上。北京卖的狗皮膏,哎呀,那狗皮膏,多大个儿!甭算皮子,就光那膏油子,这么大个儿,圆的,贴上,那是给大胖子预备的。

王:奥。

马:大胖子,肚脐眼儿恁么大个儿!

王:嚯!

马:我不行,用不了。那个大膏药,有一贴,包起来了!

王:嗨!

马:没法儿!外国人还不学咱这个偏方。

王:奥!

马:ldquo;偏方治大病rdquo;,都这么说呀。我们应当相信偏方,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净信偏方。必须要听大夫的话。大夫给你偏方,我们要听:给你副药,告诉你了,黄酒,黄酒送下。这是偏方。偏方配合着药。你这个药啊,起个早儿;你这个药啊,来点儿山楂片儿;你这个药啊,切三片儿姜。

王:嘿。

马:它配合药,不是光用偏方!

王:啊。

马:哎,别象我们那个二大爷似的,我有一个本家二大爷,他就这样,光信偏方,不信大夫。谁要上医院他还拦着。ldquo;上医院干嘛去,倒霉了你这人!上医院干嘛去?偏方治大病啊!lsquo;萝卜就热茶rsquo;啊!lsquo;萝卜就热茶,气得大夫满街爬rsquo;!rdquo;

王:嚯。

马:这人你说,你不信大夫拉倒,还气得大夫满街爬干什么!他就信偏方,那不行,光给偏方,不可能。

王:啊。

马:你多怎瞧大夫光给偏方的?

王:没有吗?

马:没有!你上医院挂号了,光给偏方?哪有那事儿啊!上医院了,挂号,看病。挂完号儿了,二楼一坐,大椅子上等着,就等叫号。等啊等啊等啊,等俩多钟头,好容易盼着哪护士叫号儿了:ldquo;91号,92,93号,93号,93号来了吗?94,95,进来。rdquo;进来了,还没等坐下呢偏方大夫来了,光给偏方。ldquo;怎么样?嘛hellip;hellip;嘛事?嘛病,嘛病?怎么地了?你有嘛病?说话!rdquo;

王:ldquo;我这个,这个胃疼rdquo;。

马:ldquo;胃疼啊,萝卜就热茶!走!rdquo;

王:啊?走啦?

马:完了。白等,白等俩钟头儿。一个lsquo;萝卜就热茶rsquo;,完了,打发出来了。ldquo;您呢?嘛病?您怎么回事儿啊?rdquo;

王:嗯。

马:ldquo;我hellip;hellip;咳嗽,咳嗽,到后半夜,这个痰呐hellip;hellip;rdquo;ldquo;得得得得得,别说了。不是咳嗽吗?买俩梨,买俩梨,煮了连汤喝了。走!rdquo;

王:这也完了。

马:ldquo;您啊,嘛病?你说!说话,嘛病?quot;

王:ldquo;啊hellip;hellip;闹肚子。rdquo;

马:ldquo;闹肚子,麻酱和白糖,走!rdquo;ldquo;老头儿,老头儿怎么回事儿?老头儿嘛病?rdquo;

王:ldquo;哦,您老,喘呐hellip;hellip;rdquo;

马:ldquo;喘?老病。老病没治,买棺材预备着!rdquo;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